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511 識破身份

回到別墅后,韋志堅帶著十幾個保鏢模樣的男人坐在大廳里等待,他一看到龍定回來暗暗舒了一口氣。“主席,你能回來就好。”
  “小韋,他們是?”龍定看著這些保鏢問道。
  “我聽到你在路上被人襲擊后,便馬上帶著他們過來保護你了。”韋志堅看了看到后面新的mc自衛軍負責人信一,好象沒有說真話。
  陳天明明白地對信一說道:“信一先生,按照以前的安排,你們這20人在外面巡邏,有事就向我匯報,我有什么需要會跟你聯系。”
  信一聽陳天明這樣說,躬了一下身子說道:“是,我們出去了。”說完,他帶著一群mc自衛軍出去了。
  韋志堅見信一他們出去了,便小聲地說道:“主席,陳先生,這十幾個保鏢是良子小姐的人,她怕我們的人不夠用,所以派這十幾個高手過來,他們全部會說z國話,當是我們z國的保鏢用就行了。良子小姐說,這些人由陳先生指揮,等事情解決完后,他們會自己離開的。”
  聽韋志堅這樣說,陳天明心里感覺溫暖,柳生良子讓她的人過來幫自己,這里就是一個非常大的風險,如果讓泉善知道的話,柳生家族就不要在木日國混了。“主席,你相信良子嗎?”陳天明轉過身問龍定。
  “我相信良子小姐和你,天明,你安排就行了,至于對良子小姐的感謝,以后我們再說了。”龍定肯定地點點頭。他沒有理由不相信柳生良子,柳生良子為z國所做的不僅僅是這些。“天明,你簡單安排一下人手,然后快去洗個澡休息一下。”
  “好,”陳天明點點頭,他跟那些木日保鏢交待一些保衛的事情,便上樓去了。他現在渾身是血,洗好澡換件干凈的衣服,再調整內力。幸好今天不用刺激氣戶穴,要不然自己都不知道會有什么后果。
  陳天明上樓去后,楊桂月他們也跟著上樓。由于今晚有柳生家族的保鏢參與保衛,四s他們正好休息一下,今晚的打斗大家多多少少都受了一些傷。
  陳天明剛把房門關上,拿著衣服準備進洗澡間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他打開門一看,是楊桂月。“小月,你有事嗎?”陳天明見門外的楊桂月好象有點臉紅,天啊,胸女也有臉紅的時候?難道今天太陽是從西邊升起?
  “你,你洗澡嗎?”楊桂月小聲地說著,好象怕被別人聽到似的。
  “是啊,全身是血,要洗澡才行。”陳天明點點頭。
  “要,要人幫你嗎?”楊桂月低著頭不敢看陳天明。她今天看到陳天明受了很重的傷,還吐了不少的血,她非常擔心他,所以想過來幫他調息練功。楊桂月知道陳天明有一種非常齷齪的練功方法,是可以讓他恢復得很快。
  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我又不是小孩子,還要什么人幫我啊?”突然,陳天明的眼睛一亮,“小月,你的意思是說你幫我洗嗎?”
  “你是不是嫌老娘的手粗?”楊桂月一邊說一邊生氣地進來,然后用力地把房門閂上。
  “不是,不是,你的手很白很軟,”陳天明拼命地搖著頭。楊桂月的小手其實蠻柔軟的,上次她的手抓著自己的小明時,自己感覺就非常不錯,只是可惜她的技術差了一點。
  “你現在給我進去洗澡間,然后等我進去。”楊桂月把手里的一個袋子扔到陳天明的床上,她也把自己的衣服拿過來了。
  陳天明馬上猴急地跑進洗澡間,不一會兒的時間就把衣服給全脫了。“小月,我可以了,你快進來啊!”他身上的衣服全是血太臟了,他干脆全扔到垃圾桶里。而且他怕楊桂月見自己身上的血嫌棄,干凈先用熱水稍微沖洗一下。
  楊桂月一進洗澡間,就看到陳天明光著身子舉著小明對著自己,她不由小臉一紅,啐了口說道:“你給我老實一點不要動,你,你就坐在那個馬桶蓋上。”楊桂月指了指旁邊的馬桶。
  “坐在那里洗澡?”陳天明有點疑惑,但他還是非常聽話地坐在那里。
  楊桂月走過去一把抓住小明就動了起來,小明本來就有點強悍了,現在給楊桂月這一弄就更加強悍起來了。
  “不,不是說洗澡嗎?”陳天明有點糊涂了,胸女同志也太急了?她如果要想做那種事情的話,大家可以先互相洗一下,再到外面的大床上好好地大戰幾千回合啊!
  “你快練你的功,不要胡思亂想。”楊桂月的耳根都紅透了。“你明天還要保護龍主席呢?你不恢復武功是不行的。”
  我靠,原來是想我快點恢復內力保護龍主席,而不是好心幫我洗澡。想到這里,陳天明的小明沒有剛才那么強悍了。
  “咦?陳天明,你的那個東西好象有點軟了?你不會又不行了?”楊桂月感覺手感不一樣,她低下頭一看果然是有點不對。“你不會又是被人打傷那里有點不行了?”楊桂月想起那天在地下室里,陳天明的那個也是不行,幸虧自己“妙手回春”幫助他恢復武功。想到這里,楊桂月有點自豪,好象陳天明有現在的成就離不開她這個背后的女人。(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個女人。)“我怎么會不行呢?”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算了,恢復內力就恢復內力,反正自己一樣可以跟她xx00,想到這里,陳天明伸過手抓住她豐滿的酥峰,用力地捏了起來。人家說處子的酥峰是軟中帶硬,可胸女的怎么也是啊?她不是被自己xx00了嗎?這時,小明像吃了偉哥一樣昂首挺胸了。
  “嗯,”楊桂月發出一聲呻吟,陳天明的手好像魔手一樣捏著自己非常難受。“陳,陳天明,你不要流氓老娘好不好?你快練你的功。”楊桂月定定神,忍住自己騷動的心。
  陳天明聽了暗暗點頭,自己還是按楊桂月所說,先把內力恢復再跟她xx00,還有兩天才能回z國,這兩天一定還有更大的危險。于是,他練起特殊的香波功。由于陳天明受的內傷不是很重,而且有楊桂月的幫助,他練了三十六個周天就恢復得七七八八。
  嘿嘿,是時候跟楊桂月xx00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故意輕嘆了一口氣,接著一付要死要活的表情。
  “陳天明,你怎么了?”她一邊摸著小明,一邊看著他的變化。她覺得自己也越來越難受,上次她嘗過男女之歡后,非常懷念那樣的感覺。所以她一摸到陳天明的那里,就感覺自己的小溪有點酥癢酥癢,好象是情不自禁似的。
  “唉,我還差一點點就可以恢復得七七八八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楊桂月問道。
  “有,有,”陳天明急忙點著頭,“你刺激我還不夠,如果你跟我做那種事情的話,可能就差不多了。”
  楊桂月哪會聽不出陳天明話里是什么意思,她紅著臉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有點想那種事情,就當便宜他算了。想到這里,楊桂月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露出她里面紅色的罩罩和小褲。
  陳天明看著楊桂月傲人的高峰,不由困難地吞了吞口水,m的,胸女就是胸女啊!接著她把小褲脫下后就站了起來。
  “咦?小月,你的罩罩還沒有脫呢?”陳天明好心地提醒著。
  “干那種事情一定要脫那個嗎?一點水平也沒有。”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她跨坐在陳天明的上面,接著慢慢地坐下去。
  “啊!”陳天明感覺到她里面的濕潤。呵呵,胸女啊胸女,原來你也想跟我xx00啊!想到這里,陳天明用力地頂了一下。
  “嗯,”楊桂月抓著陳天明的肩膀,她被陳天明這樣頂著,那一下子的充實讓她差點崩潰了。“陳天明,你不要動,你是老娘的人,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只能是我動,你不能動。”楊桂月非常拉風地說著。
  陳天明愣了一下,“什么?我是你的人?”
  楊桂月好象很高興自己的說詞,“對啊,你是老娘的人,以后我叫你向東,你不能向西。另外,我是女權主義者,以后我們做這種事情的時候,我在上面你在下面,不得改變。”說完,楊桂月用力地一上一下地動作起來了。
  天啊,楊桂月,你怎么這樣啊?什么以后都是你上我下,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只用一種姿勢怎么可以呢?陳天明在心里苦笑著。他準備跟楊桂月好好理論一下,但她的動作非常大,那下面傳來一陣陣的快樂讓他快活地享受著。現在如果自己還說話的話,是對不起自己了。
  就這樣,楊桂月兩手按著陳天明的肩膀快活地運動著,她胸前的罩罩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被陳天明給偷偷地解下,露出那對雪白的肉球。那白肉球在陳天明的眼前一上一下地晃動,直引得陳天明口水直流。
  “啊!”楊桂月舒服地叫了一聲。那到達天堂的快樂不是能用筆墨可以形容的,她抱著陳天明的脖子,胸前的酥峰壓著他的臉。她不管了,她渾身都在顫抖著。
  陳天明看到人家送上門來的小紅豆,當然是要親一下了。他用舌頭在小紅豆上打著轉,直把楊桂月給親得哼了一聲。
  “陳天明,以后你好好服侍老娘,老娘包你吃香喝辣的。”楊桂月強悍地說道。
  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嗎?陳天明摟著楊桂月的細腰,用力頂了起來。
  “啊,陳天明,你要死啊!”楊桂月又發出誘人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