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8)      第1943章(08-08)      第1944章(08-08)     

流氓老師1508 月心來了

陳天明故意讓番國總統跟龍定在一起,就是想著要跟總統同進同退,為了番國總統,估計泉善是不敢不第一時間派人過來增援。另外,現在多了安得烈幾個高手,他們的勝算不是很低。
  “是,我們會死死頂住。”信介掛斷了通話,他也知道這個時候再跑反而不好。元首的車是特殊制造,敵人不靠近是根本傷不了他們,只有拖延時間才是道理。
  這時,陳天明的耳麥也響了起來,“陳先生,我是安得烈,情況很危急,那些自衛軍抵擋不住了,我們要不要過去幫他們?”安得烈焦急地叫著。他剛才接到負責保護他們番國總統的mc自衛軍負責人的消息,自衛軍快頂不住了。
  “安得烈,你冷靜一下,如果我們沖出外面只有跟著他們一起死。”陳天明冷冷地說道。敵人的武器不是一般的強,沖過去只有挨打的份。“這次的事情發生在木日國,還是讓勇敢的自衛軍負責,前天晚上都發生一次了。”
  “你的意思是讓那些自衛軍去送死?”安得烈驚訝地說道。
  陳天明陰森森地說道:“軍人以執行任務為天職,如果我們跟著那些自衛軍一起死可以救我們元首的話,那我們現在就去死。可事實不是如此,我們只有消耗敵人的力量,才能救得了我們的元首。”
  安得烈沒有說話了,他明白陳天明的意思,雖然陳天明的話非常冷酷,但也是事實。mc自衛軍的火力沒有敵人的強,但是可以消耗敵人,只要敵人越少,他們活下去的機會就越大。
  “安得烈,你明白我的意思了沒有?”陳天明問道。
  “明白了。”安得烈回過神馬上說道。
  “告訴負責保護你們的自衛軍,讓他們死死守住,另外打電話叫總部增援,否則這一切都歸木日國負責。另外如果敵人攻破自衛軍的防線,你們就死死守在那里,有什么特殊情況向我報告。”陳天明嚴厲地說道。其實這話不要陳天明說,在車里的番國總統已經給泉善打電話,讓他馬上派人過來增援。
  “是,我知道。”安得烈掛斷電話,死死地看著他們負責的方位。敵人來的人數很多,雖然自衛軍拼死抵抗,但也只是讓他們傷亡少數。
  陳天明冷冷地看著mc自衛軍一個個地倒下,這不能怪他,要怪就怪他們的天王。如果不是他們天王的指示,殺手不會熟知他們的路線。而且這條道路的警衛很少,估計已經被殺手給干掉了。
  如果那些自衛軍是自己的人,陳天明會不顧性命地去救他們,畢竟他們現在也是死保護元首的安全而死。但是,斗爭是殘酷的,為了龍主席的性命只能是犧牲他們,而且他們也只是泉善的一顆棋子。
  再說,現在陳天明他們不出手,只是自衛軍在抵擋的話,自衛軍是責無旁貸,他們只有拼死抵擋不能逃命,否則明天木日國將會成為全世界的大笑話。但如果陳天明他們跟自衛軍一起抵擋的話,后面發生的事情誰也不知道,這么多的自衛軍,難免有一些可能會收到密令充當殺手殺陳天明他們。所以,最安全的做法就是讓“老虎打老虎”,陳天明他們在后面冷眼相待。
  “啊啊啊!”敵人還有火箭筒,當炮彈射到自衛軍中時,有些來不及逃跑的人被炸飛上天。陳天明捏著拳頭倒吸冷氣,自衛軍,對不起你們了,要怪就怪你們的天王!陳天明在心里暗暗說道。
  這次如果不是加上番國總統的40個自衛軍,可能負責保護龍定的自衛軍一早就被殺手們干掉。不過饒是如此,那些自衛軍也沒有剩下多少了,估計也還有十來個人。陳天明他們這些保鏢躲在車子的后面,遠距離的武器根本對付不了他們。
  “殺。”一道聲音從天空中響起,蒙面殺手見自衛軍剩下不多,他們也快速逼近想靠近龍定的商務車。只要讓他們靠近龍定的車,他們可以用烈性炸彈把商務車炸翻,再把里面的汽油給點著。
  從暗處馬上涌出幾十個蒙面殺手,剛才由于是他們一早準備做好偷襲,自衛軍只是殺了他們二十多個同伴。就在蒙面殺手現身的時候,兩邊的路燈馬上滅了下來。
  的,這群殺手很專業,連路燈都控制起來了。陳天明臉色一變,暗暗罵著。自衛軍也不是弱手,他們也把殺手的一些重武器給干掉,看來下面的戲就是要近戰了。“各位請注意,把守好你們那邊,不讓一個敵人過來,大家準備戰斗。”陳天明按了一下耳麥說道。
  現在是夜晚,路燈又全暗了,全是漆黑一片,這正是殺手殺人的好時機。如果武功不高的人只能是被人家屠殺。
  “來,我讓你們見識一下厲害。”陳天明看著已經有十幾個蒙面殺手向自己這邊飛過來。近戰的話是不能用武器,所以陳天明并沒有用手上的槍。而那些蒙面人武功很高,個別自衛軍向他們射擊的時候,他們輕松地躲地子彈飛到自衛軍的面前。
  自衛軍發現敵人靠近,馬上躍起要格殺蒙面人。但他們哪是這些殺人如麻魔鬼組織殺手的對手,而且對方人多,只是一交鋒,他們就被對方合擊打死。
  看著蒙面殺手逼近,陳天明站起來看著他們。其中一個蒙面人見只是陳天明一個人把守,他高興地撲過去想把陳天明干掉好領功。但當他剛飛到陳天明的身邊,陳天明身上蕩起一股真氣擊中他的心臟。這個好功的蒙面人被打得飛出幾米外,然后一命嗚西。
  “這個保鏢武功很高,”蒙面殺手們驚訝地叫著。他們沒有想到陳天明只是一招就殺了自己的同伴,雖然這些人個個為了錢而殺人沒有感情可言,但畢竟大家一起戰斗了這么長時間。
  “你們都得死!”陳天明冷森森地說道。只見他飛身上前,兩手一伸,全身馬上充滿了真氣。當他飛進那些蒙面人群中時,蒙面人馬上把陳天明給圍了起來,同時向陳天明進攻。他們就不信以十幾個的力量還不能殺掉陳天明。
  十幾個蒙面殺手一齊擊向陳天明,“啪”,雖然他們同時出手,但他們好象擊到一股強大的氣墻一般。陳天明的身上突然發出強大的白光,那白光向十幾個蒙面人涌去。“啊啊啊啊……”那些蒙面殺手被白光擊中如被雷擊一般,發出一聲慘叫后便倒地身亡。
  “嘩,陳勇士厲害啊!”在車里的番國總統看到本來漆黑一片突然發出白光,他當然轉頭看一下,當他看到陳天明一個人干掉十幾個蒙面殺手,他不由驚訝地叫了起來。
  陳天明喘了一口氣,急忙看著其它方位。雖然他是一招擊殺十幾個蒙面殺手,但也是砂了一些內力。這些殺手武功跟南中海保鏢差不了多少,而且后面還有不少,他們可能抵擋不住。
  安得烈他們也是跟十幾個蒙面殺手廝殺起來,楊桂月和四s他們也跟蒙面殺手打得難分難解,如果不是他們的武功高,可能一早就被殺手們給殺死了。另外還有二、三十個蒙面殺手在后面向陳天明殺過來。
  的,泉善從哪里找來這么多殺手,他們全是不要命了。陳天明見再這樣不是事,急忙叫道,“你們邊打邊退把圈子縮小,這樣我可以幫你們。”說完,陳天明自己先往龍定的商務車退了過去。
  番國總統看到陳天明往后退害怕了,“龍,龍主席,陳勇士支持不住了嗎?”
  “總統,你放心,天明這是故意示弱,他一定可以把敵人趕走的。”龍定安慰著總統,不管陳天明想用什么方法,他現在只能是讓總統鎮靜。
  “那個該死的泉善,他怎么還沒有派人過來?”番國總統生氣地罵道。
  在陳天明退后的同時,那二、三十個蒙面殺手也趕過來。陳天明舉起左掌對著他們就是一擊,一道白光向著蒙面殺手擊過去。
  “有暗器!”魔鬼組織的頭領魔鬼一邊叫著一邊躲閃。雖然他躲過去,但他后面的殺手卻沒有那么好命,陳天明發出去的飛劍洞穿幾個殺手飛了出去。
  “呵呵,這就是惹我們z國的下場。”陳天明哈哈大笑,“你們如果還想活命的話,現在是可以走,要不然你們一個也走不了。”四s和南中海保鏢他們用上四人聯擊還勉強可以支持得住,但是安得烈他們卻不好過了,有兩個保鏢被打倒在地上,估計是沒命了。
  “干掉這個z國人,***,我就不信他一個人能對付得了我們這么多人。”魔鬼惡著臉叫道。這次他們偷襲成功,本來以為可以輕易干掉龍定,可沒有想到困難的還在后面,這些元首保鏢好象很棘手。
  陳天明把手一揮,那飛劍向安得烈他們那邊飛去。由于現在陳天明的內力比以前強了很多,飛劍的速度和攻擊也比以前也是強了不少。有一個蒙面殺手正想在后面偷襲安得烈,螳螂捕蟬,黃雀在后,飛劍馬上射進蒙面殺手的后背。
  安得烈聽到后面傳來蒙面殺手的慘叫聲,他才得知自己剛從鬼門關里走了一回。他看到一個白光一閃,那白光向陳天明那邊飛去。
  “安得烈,你要小心,我救不了你那么多。”陳天明叫著。
  “陳先生,謝謝你。”安得烈感激地叫道。
  “那白光有蹊蹺,大家小心。”魔鬼不愧是組織的魁首,他看出陳天明的飛劍有問題,那不是一般的暗器,要不然也不會聽陳天明的指揮暗殺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