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507 對不起樊煙

“我喜歡,這酒很好。”陳天明喝了一小杯,感覺整個人都被酒給淹蓋住似的,好酒就是好酒,如果這酒說要100萬一瓶,估計也是有很多人買。
  “如果你喜歡,我回去后會讓人送兩瓶到我們在z國的大使館,你到時過去拿就行了。”番國強調要自己回到番國后。
  “謝謝總統,”陳天明故意高興得要跳起來。
  番國總統見自己的目的達到,他轉過頭對旁邊的龍定說道:“龍主席,明天我們的安保工作一定要加強,你們的人多,這個事情就要你們負責才行啊!”說完,總統看了陳天明一眼,他現在非常信任陳天明,最好陳天明24小時都站在他的身邊保護他。
  “對,總統所言甚是,我們一定要加強保衛,這個事情還是交給天明來負責。”龍定笑著看了陳天明一眼。
  “是啊是啊,交給陳勇士就好。”番國總統拼命地點著頭。有陳天明在,他還怕什么呢?“龍主席,我們番z兩國以后要多有來往,我回去看看大家有沒有什么可以合作的項目,到時大家派專員好好談談。”
  “行,我一定派人過去。”龍定心里也是高興,沒有想到陳天明上午這么一弄,就能把番z兩國的關系改善不少,看來陳天明真是福將。
  總統看著陳天明媚笑著,“陳勇士,明天就看你的了,你一定要做好安全工作,保護好我和你們的龍主席。”總統不再信任泉善,如果再有昨晚的事情,他一定馬上打道回番國。
  當番國總統回到別墅時,發現泉善已經在他的別墅里等著他。“泉善天王,你來干什么?”總統警惕地看著泉善,難道泉善是想把那兩個美少女要回去?他能從泉善的眼里看出不舍,要不然他干脆送給自己帶回番國,而不是讓自己只玩幾天。不過像這么嬌嫩的美女非常少見,漂亮得如畫上的天仙。
  “總統,你不是明天回去嗎?怎么又不走了?”泉善從保護番國總統的mc自衛軍負責人口中知道,他還留在這里,而且跟龍定走得非常近。
  “呵呵,不急,我就這么走的話,別人會取笑我膽小如鼠,我倒要看看那些殺手能把我怎樣?”總統自信地說道。他是對陳天明的武功非常自信,他還期待明天有殺手過來殺自己,讓陳天明干掉他們。
  “沒有人會笑話你的,你想回就回!”泉善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番國總統跟龍定在一起,可能會造成誤傷,這下慘了,如果魔鬼組織把z國和番國的元首一起干掉,麻煩就大了。
  番國總統搖搖頭,“我不急,泉善天王,你是不是對你的安保工作沒有信心啊?如果是的話,我們幾個國家的元首今晚就走。”如果大家一起走,番國總統也是不怕,別人要笑話也笑話不了自己。
  泉善哪會說自己的安保工作有問題呢?以后哪還有人敢來木日國訪問啊?自己這個天王也要下臺了。“哪會呢?我們的安保絕對沒有問題。”泉善拍著胸膛說道。
  “沒有就好,泉善天王,你請回,我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番國總統的眼里露出***光,是要好好地玩那對美少女才行。
  泉善恨恨地離去,番國總統不但不走,還跟龍定混在一起,明天要讓殺手看清楚才下手,只要沒有殺番國總統應該是沒有事。唉,只能是這樣了。泉善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第三天的早上,龍定跟泉善談了一上午的事情后,下午便去木日國的一些企業看看,其中主要是跟柳生集團和道森集團兩個董事長會談,跟他們談談在z國投資的優惠政策。由于龍定和番國總統在一起,陳天明和安得烈他們把兩位元首團團圍住,要靠近他們都得層層審查,殺手要對付他們根本是不可能。
  本來按照安排是番國總統到其它一些企業,可總統是吃定要跟龍定在一起,泉善也是沒有辦法。
  番國總統非常滿意陳天明的安排,他既可以大談特談番國經濟,吸引木日商人在番國投資,又可以出盡風頭。而且柳生集團對番國的投資也非常有興趣,總統看著漂亮的柳生良子當然是滿嘴答應,只要柳生集團加大在番國的投資,他一定給予最優惠的照顧。
  柳生良子本來就想把家族的產業轉移到歐洲等國,所以她聽到后心里更是高興。反而旁邊的道森沒有這么好的照顧,他看了心里酸酸的,直恨自己不派一個美女秘書過來。
  按照議程是在某酒店吃飯,由道森集團請客的。可番國總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他跟龍定交流了意見后,覺得還是回別墅區比較好一點。人家企業賺點錢不容易,自己還是回別墅里吃,而且別墅里的菜式不比外面的酒店差。
  于是,龍定和總統各坐一輛車回別墅區。他們前后一輛,自衛軍在前后包著,z國和番國保鏢的車時速60有點不規則地把龍定他們的車給圍了起來,看似不規則,但把所能狙擊的角度給擋住,要擊殺兩位元首是不可能的。
  由于這次會見的企業家比較多,他們回去的路上已經華燈初上,黑夜就像一個可惡的黑幕,把一切罪惡給掩蓋起來。
  “啪”,一輛在外面掩護龍定的小車被打中發出強烈的火光。車里的保鏢還沒有逃出來就響出爆炸聲,估計里面的保鏢被炸死。
  陳天明一愣大叫著,“敵人用火箭炮,大家小心。”
  那些mc自衛軍聽到爆炸聲也急忙把車停下,當他們看到右邊的一棵大樹上站著一個拿火箭筒的人,馬上開槍射擊。
  “啊!”那個拿火箭筒的殺手被打成刺猬般從樹上掉下來。這些mc自衛軍也不是吃素的,有一定的能力。
  陳天明馬上下車向番國總統的商務車奔去,當他拉開車門的時候,便看到總統夫婦害怕地看著右邊那輛還著著火的小車。“總統先生,你們到主席的車里去,這樣我們保護的范圍會小一些。”陳天明大聲地說道。
  “是,是,”番國總統急忙點著頭。自己跟龍定在一起,陳天明一定保護得非常盡心,這樣自己也會安全。于是,他跟夫人馬上下車走到前面龍定的防彈商務車里。像他們這些元首坐的車,就算用火箭炮也打不壞。
  看到番國總統夫婦進了車里,陳天明把門給關上,轉頭看現在的情況。剛才還沒有什么敵情的公路突然竄出至少有幾十個蒙面人,他們拿著微沖槍向mc自衛軍掃射,而且還時不時扔手榴彈。m的,這些人的武器裝備很強悍,好象比那些自衛軍的還要好。
  看到這樣的情景,陳天明知道面前的這些人是來自殺手組織,他們的武器裝備強,遇到作戰勇敢的自衛軍也豪不懼色。“啪”,一個手榴彈在某輛小車上炸響,把幾個自衛軍炸上天。
  陳天明按了一下耳麥說道:“大家離開車,以龍主席的車為中心潛伏,發現危險便排除。”像現在槍雨彈林的時候,誰沖出去誰就會像刺猬般死掉,就算陳天明也不敢試一下是否躲得過像漫天風雪般的子彈。
  這時,拿著微沖槍的安得烈帶著幾個保鏢趕過來,“陳先生,我們總統說一切聽你的指揮。”
  “我們現在潛伏,你們八個人在前邊,不讓敵人靠近,發現敵人格殺勿論。”陳天明惡狠狠地說道。剛才的車子被炸,里面有兩個南中海保鏢,他們就這樣犧牲了。這讓陳天明心里填滿了無限的怒火。
  “我們八個人一邊,你們只有十來個人可以看著三方嗎?”安得烈猶豫了一下。他知道陳天明的武功厲害,但現在敵人的武器太厲害了,不是用武功可以解決的。
  “你不要懷疑我的決定,這是命令。”陳天明大聲地罵著。都什么時候了,安得烈還質問自己。
  安得烈也是軍人出身,他馬上回答,“是,我們馬上執行命令。”安得烈馬上帶著保鏢們趕到前邊,以小車為掩護埋伏起來。由于他們會武功,又有防彈的小車掩護,子彈是打不到他們。
  “四s,你們在左邊,我在右邊,小月和a組的六個保鏢在后邊,一定不能讓敵人沖進來。”陳天明咬咬牙叫著。本來a組是八個保鏢,死掉兩個只剩下六個。
  “是,保證完成任務。”四s和楊桂月他們立即大聲叫著。話音未落,他們馬上向各自的方位飛去,為了節約時間他們全用上輕功。不過有幾十個mc自衛軍在外圍抵擋敵人,陳天明他們現在還不用出手,有點空閑。
  外圍的mc自衛軍有點抵擋不住了,他們一共是60人,而殺手卻有一百人,且個個訓練有素兇悍無比,武器比他們的還要先進。不一會兒,自衛軍已經傷亡過半了。
  “陳先生,我們的人抵擋不住,你們快撤,我已經向總部要求支援了。”陳天明的耳麥里響起信介著急的聲音。作為一個軍人,他知道任務失敗是什么下場。可信介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被上級出賣,他們用兄弟們的命來抵消國際上的輿論。只有自衛軍也被殺,別人才不會懷疑是木日國搞的鬼。
  “信介,我們現在沒有辦法撤退,你們只有死死頂住,等待總部的增援才是辦法。”陳天明苦著臉說道。如果能逃的話,他不可能不逃。人家能這樣包抄,一定是在前后的公路上設置了路障,他們是逃不了,就算是增援的車輛也來不了,只有靠直升飛機。不知道木日國的直升飛機過來要多長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