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502 要吐臟衣服

陳天明他們回到別墅后,馬上安排人手加緊巡邏。由于多了八個南中海保鏢,陳天明放心不少。他們開始輪流值班看守,而信介他們20個mc自衛軍也是分為兩班倒輪流看守,不過他們就辛苦一點,在外面巡邏。
  把這些事情安排后,陳天明便給柳生良子打電話了。也不知道龍定找柳生良子是什么事,但看情景應該不是壞事,于是他想安排柳生良子現在就過來,反正她還在別墅區里。
  柳生良子接了電話后馬上答應,不過為了不引起其它麻煩,她坐韋志堅的車過來。韋志堅的車已經被信介他們確認,而且有陳天明的通知,他們馬上放行進到別墅里面。
  陳天明馬上走出來迎接,當他看到高貴漂亮的柳生良子走出來,眼睛不由一亮,他急忙上前握著柳生良子的手小聲說道:“老婆,我好想你啊!”
  “我也是。”柳生良子深情地說道。
  這時,從車里還下來一個女人,那女人穿著職業套裙,兩條美腿沒有一點斑瑕,胸前的酥峰高高聳起,纖纖腰肢不夠一握,臉上化了淡淡的粉妝,又是一個不比柳生良子遜色多少的美女。“你還記得我嗎?”美女對陳天明幽怨地說道。
  “貞子,我哪會不想你啊?”陳天明苦著臉說道。特別是貞子胸前的高聳,快讓他想死了,如果不是韋志堅在身邊,他真想沖上去摟著她的細腰,好好蹂躪她柔軟的豐滿。
  “陳先生,這位是……”韋志堅走過來想向陳天明介紹柳生貞子,他知道陳天明的身份特殊,是虎堂的總教練,如果不是這次為了主席的安全,他是不會降低身份當一個保鏢。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韋大使,良子和貞子是我的好朋友,以后麻煩你多多照顧她們,就當對待我一樣。”陳天明把意思說得很明顯,良子是自己人。
  “啊!”韋志堅變了一下臉,他沒有想到大名鼎鼎的柳生家族掌門人竟然是陳天明的朋友,而且從剛才陳天明話里的意思明顯是暗示自己。天啊,這事情太奇怪了,雖然他一直當木日國人是朋友,但還不是真正的朋友。
  “韋大使,這事情我以后再跟你交待,我們現在先進去,主席在里面等著呢!”陳天明笑了笑,然后引著柳生良子和貞子往里面走。
  在大廳的楊桂月看到陳天明領著兩個美女進來,不由暗暗皺了一下眉頭。特別是看到陳天明盯著人家看的時候,那眼神比色狼還要色狼。哼,死陳天明,竟然敢當著老娘泡其它的女人,我今晚才不陪你。本來楊桂月見誤會陳天明,原來他看那四個旗袍美女是保護主席,所以覺得是應該勉強答應陳天明的那個齷齪要求,晚上偷偷陪他一下,當是獎勵他。可沒有想到他現在又勾搭兩個良家婦女了,不,是木日女人,好象那個最漂亮的是柳生家族的董事長。想到這里,楊桂月氣就不一處出了,她恨不得現在沖上去把陳天明的**割了數年輪。
  “哼,”為了表示自己的不滿,楊桂月重重地從鼻子里噴出怒火。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陳天明起碼死上一千幾百回了。
  “咦?小月,你不舒服嗎?”陳天明擔心地看著楊桂月。她不會是水土不服?看來今晚或者什么時候要給你按摩一下驅寒才行。
  旁邊的柳生良子身為女人當然知道楊桂月是怎么回事?她看了楊桂月一眼笑著說道:“你好,妹妹,我叫良子,你以后可以叫我良子姐姐。”
  人家說伸掌不打笑臉人,楊桂月見柳生良子主動向自己示好,她也不好意思發作,“你好,我叫楊桂月。”
  這時,小李走了下來,他看到柳生良子來了馬上說道:“柳生小姐,主席在上面等著你,韋大使,你也上來一下!”
  柳生良子點點頭,與貞子、韋志堅一起上樓,在臨上去的時候,她向陳天明拋了一個溫情的目光。
  楊桂月看了更是心里酸酸的,這個花心蘿卜,怪不得月心這樣說他,他是見一個喜歡一個,這樣的男人自己怎么還會喜歡他呢?
  “小月,你不舒服嗎?我幫你看看。”陳天明見柳生良子他們上去了,便走到楊桂月的身邊,想幫她把把脈看看是怎么回事?
  “陳天明,你給我滾一邊去,誰要你管。”楊桂月生氣地踩了陳天明一腳,然后氣呼呼地跑上樓去了。
  “這是怎么了?”陳天明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自己好象沒有得罪楊桂月。
  龍月心走了過來,眼里有點不屑,陳天明這個人也真是的,小月姐明明是吃醋生氣,他還問什么。不過那是他們的事情,自己也管不了這么多,自己只是管爺爺的安全就行了。龍月心對旁邊的s1打了一個手勢,s1點點頭馬上帶人離開。
  后來的八個南中海保鏢分為兩班倒,在別墅里把守,而四s在二樓盯著龍定他們的房間,信介他們又在外圍負責巡邏,這里的對外監控又是紅外線監控,敵人要過來一定是驚動巡邏的人,所以大家也放心不少。
  “陳先生,我想跟你聊一下。”龍月心坐在陳天明對面的沙發,雖然她今天晚上也穿了一襲晚禮服,但她很巧妙地把腳合著,讓陳天明看不到她的大腿。不過就她那晶瑩細膩的小腿也是非常養眼,她的臉上沒有施一點妝,反而讓她的臉有種清新脫塵的感覺,如麗質仙娥生月殿。
  “你請說,”陳天明微微點頭也坐了下來。
  “你對今天晚上的事情怎樣看?”龍月心問道。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從今天晚上的事情來看,泉善所謂的保衛工作嚴密并不可靠,而且那個旗袍美女本意是想殺龍主席的。”
  “是的,當時我也看到了,如果你不出手,我也會出手。”龍月心說道。“不過你今晚的這手玩得非常高明,把矛頭遞到番國總統那里,這樣爺爺要說話也是容易出口,更能借題發揮得到番國總統的支持。”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龍月心發現陳天明這個人不傻,而且像今晚的事情還有點狡猾。
  “如果只是這些小間諜的話,我們還是不怕的,可以在第一時間內把他們秒殺。”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
  “陳先生,我跟你說一下我的想法!”龍月心頓了頓說道。“這次的事情不像表面這么簡單,我可以肯定這次的事情是泉善故意的。”
  陳天明呆了一下,“是泉善故意的?”
  龍月心點點頭,表情有點復雜,“是的,像這次這樣的酒會,一個國家的警衛不能做到滴水不漏,那是說不過去的。如果是一個小國還說得過去,但是木日國并不是小國,而且他們在安保方面是非常不錯的。”
  “你的意思是這次事情雖然是其它國家間諜所為,但是泉善讓人故意放松警戒,好讓間諜殺手混進來殺龍主席?”陳天明暗暗吃驚,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次木日國之行是兇險萬分。本來看似安全的酒會都出現殺手,那還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是啊,泉善這招可謂是非常陰毒,這樣的酒會很多人都會放松,而酒會里的服務員都是經過挑選嚴格審查的,本來以為不會出事卻出事了,這說明是木日國的錯。如果這次殺手能殺得了爺爺,那泉善的責任不是很大,最多是保衛不嚴,反正有那個間諜殺手頂著。”龍月心說道。“從這里可以看出泉善是想要爺爺的命。”
  陳天明著急地說道:“月心,你指揮,我們應該怎樣做?”
  “你今晚把矛頭指向番國總統就是做得很好,估計番國總統心里怨恨泉善,而且從現在開始,外面的裝置全由我們的人重裝,就算信介他們想要對我們不利,也會讓我們的人發現。”龍月心的臉上露出笑意。
  “你們帶著那些裝置過來了?”陳天明興奮地說道。林國可是裝這些東西的高手。
  龍月心說道:“恩,而且比你們那個林國先生裝的只高不低,這些裝置都是國家精英裝置的。只要有人進到這別墅里面,我們的人會第一時間發現通知大家。”
  “這個好,”陳天明高興地說道。“現在我們人強馬壯,不怕敵人過來。”
  “陳先生,我老實跟你,我來木日國,主要也是為了爺爺的安全,這次辛苦你了,國家不會忘記你的。”龍月心感激地說道。這個陳天明在其它方面都是不錯,就是人太花心,剛才還對那兩個木日女人放電。
  “為了國家辛苦怕什么。”陳天明無所謂地搖搖頭。他往二樓走去,柳生良子在二樓跟龍定談事情,不知道談得怎樣?
  當陳天明在二樓的走廊站了一會的時候,龍定的房間門開了,柳生良子和貞子走了出來,看著她們臉上的笑容估計跟龍定談的是好事。
  “你們兩個跟龍主席談好事情了?”陳天明看到貞子拉上房門,估計韋志堅還在里面跟龍定談事。
  “恩,”柳生良子點點頭,嬌艷的小臉有點緋紅,特別是她看著陳天明的眼神有點情意,那是想xx00的情意,陳天明一看就懂。他也想啊,但是他來這里是保護龍主席,不可能現在跟柳生良子出去啊?可是今晚不跟她們這對姐妹做一些男人想做的事情,那也太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對不起自己了。
  “你們現在就要回去了嗎?”陳天明有點沮喪,要不她們遲一、兩個小時再回去也好啊,自己好想跟這對姐妹花玩玩。她們在木日國,自己跟她們在一起的時間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