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499

傍晚的時候,外面的信介通過無線電向陳天明匯報,有z國駐木日國大使來拜訪。陳天明接到小李的通知,知道下午z國大使館的人會過來,馬上讓信介通知外面的門衛放行讓他們進來。
  沒有過多久,一個約五十左右歲的z國男人進到別墅區,他的后面還站著幾個z國男人。陳天明眼睛一亮,從那后面幾個z國男從站立的姿勢和一觸即發的爆發力來看,他們就算不是高手,也是軍人。
  前面的人是z國駐木日國大使韋志堅,當二樓的小李聽到韋志堅來訪,馬上走下來對韋志堅說道:“韋大使,主席在上面等著你,請你跟我過來。”
  韋志堅點點頭,然后對那幾個z國男人說道:“你們回到自己的隊列!”說完便跟著小李上去了。
  那幾個男人點點頭,走到四s的身邊親熱地跟他們握手。四s跟這些男人認識?陳天明暗暗疑惑。
  也看到陳天明臉上的疑惑,馬上走過來對陳天明說道:“陳先生,這幾個也是我們南中海保衛局的,他們是先過來接應我們。他們現在的身份是大使館的工作人員,負責在木日國的接待工作。”陳天明傳授四s他們四人聯擊,個個對陳天明感激不盡。
  陳天明一速描高興了,原來這些是南中海的保鏢,這下保鏢更多了一些,有這些人在保衛工作就更好做了。“好,歡迎你們,s1,你也把今天中午學到的東西教他們,你們八個人正好組成兩對。”
  “好。”s1馬上答應了。他拉著那八南中海保鏢在前面的大廳里教了起來,根據內部指示,這次來木日國是非常危險,而且龍主席為了配合一件事,寧愿少帶保鏢,把保鏢留在這里接應,更是說明這次的木日國之行的重要性。
  陳天明哪里知道這么多,他還在心里暗暗高興,想著龍定這招絕,雖然他們沒有帶這么多保鏢過來,但在木日國生派一些人,美其名曰為大使館方便工作,一樣是起到保護的作用。
  韋志堅跟著小李走到二樓龍定的休息室,龍夫人一看到有人過來,她馬上識趣地往對面龍月心的房間走去。
  “主席好。”韋志堅看到龍定為了那件秘密的事情以身涉險不由暗暗佩服。有哪個國家領導人可以做到這樣啊?但是這次的事情如果不是龍主席過來,也不會這么容易完成。
  “韋大使,你過來坐,小了,上我們的鐵觀音。”龍定對后面的小李說道。小李是龍定的私人秘書,對龍定的想法和做法非常了解,他以上往后面走去。
  韋志堅見小李出去了,馬上小聲說道:“主席,一切都安排好了,所有東西都在我們大使館。”
  “安排好了就行,我第四天的晚上到我們大使館就餐,你負責安排一些人,”龍定笑著說道。這次如果能順利回去,一定為z國科學領域帶來一個劃時代的改變。
  “主席,你一定要小心,我們的人打探到有人要對你不利,而且不是一般的高手,他們要置你于死地。除了木日國這邊的人,還有其它國家的間諜,他們也想挑起各國之間的戰爭。”韋志堅著急地說道。這次龍定出訪木日國就是為了大使館的那些東西,但是利益和風險是同在的。而且龍定如果在木日國出事,他這個大使就算是以死也不能謝罪啊!
  “這個我知道,小韋,你不要擔心。”龍定的語氣變得和善了很多,現在他對韋志堅好象不是下屬,而是晚輩。“我已經有安排了,他們不會這么容易得手的,反而是你,在這里受了這么多年,特別是為了這些東西犧牲了很多,國家是不會忘記你的。”
  木日國是一個非常仇z的國家,因此韋志堅在這里當大使遇到的困難是非常多,不同一般人所能忍受的。韋志堅搖搖頭說道:“主席,我們不怕苦,只要能讓國家繁榮昌盛,讓這個世界和平就行了,只是這次因為那些東西死掉了幾個高級特工,唉,那是國家的一個大損失。”
  “國家會記住他們的。”聽韋志堅這樣說,龍定的臉色也是一暗,那些都是烈士啊!龍定想到前不久陳天明弄了一個烈士撫恤基金會,這可是為國家減輕不少負擔,而且也讓烈士家屬拿到更多的撫恤金。想到這里,龍定對陳天明更是喜歡。
  “晚上的酒會我也參加,”韋志堅說道。“這次的酒會格局很高,木日國很多官員和大使都要參加,另外一些大集團和貴族都過來。雖然人數多,但要求也非常嚴格,進來的人員都要嚴格審查,應該晚上危險不大。”
  龍定笑道:“小韋,我的安全你不用擔心了,你負責好那件事情就行。這次我們這樣。”龍定小聲地對韋志堅說著。
  晚上,龍定帶著龍夫人和龍月心一起支參加晚上的宴會,陳天明、楊桂月、四s和幾個工作人員陪同。那八個中南海保鏢留在別墅待命,別墅里安排也非常周到,只要有需要,給別墅區的總臺打個電話,就會有人送餐過來。
  進了宴會大廳,陳天明便看到里面已經人頭涌涌,看著他們的打扮男的西裝革履,女的高貴大方,一看就是非官即貴。韋志堅說過,能參加這次酒會的人是身份的象征,不是有錢就可以進來。
  看到龍定的到來,泉善馬上帶人上去迎接。“龍主席,雖然你準時而來,但你是最后一個來的。”泉善笑著說道。
  “呵呵,人老了身體不好,多休息了一下。”龍定不好意思地說道。今天晚上的酒會是非正式宴會,如果不是考慮到其它國家的領導人都來,龍定是不想來的。
  這次過來參加酒會的很多是集團的董事長,他們見到各國的領導人前來都想紛紛靠近,如果得到他們的青睞,以后集團在該國生意可是風生水起。但是泉善有規定,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誤會,他們只能是在自己所坐的區域里小聲交談著。
  “走,其它國家的領導人都在前面等著人。”泉善笑瞇瞇地說道。他帶著龍定夫婦和龍月心往前面走去,而陳天明他們在后面緊緊地跟著。同時,四s各站四個方向緊緊地盯著一切可疑的目標。
  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四s全穿著輕便的進口防彈衣,在有必要的時候馬上擋在龍定的身邊當肉彈。現在的阻擊手無處不在,而且手段也越來越高明。在來之前,他們已經被上級下了死命令,就算是死也要保護好主席的安全。
  來到后面正中的位置,那里已經會著幾個國家的領導人和家屬,這次來木日國的其它國家領導有翻國、伊國和幾個亞洲國家,他們坐在那里親切地交流著。不要看他們表面是和藹的,便有時為了國家的利益卻是在明爭暗斗。
  陳天明他們這些保鏢和工作人吊嗓就在領導人餐桌的旁邊一桌坐下,陳天明掃了一眼,發現旁邊靠近領導人的餐桌全是各國保鏢和工作人員所在,他們所坐的位置剛好把領導人的那桌給包圍起來,如果有人想對領導人不利,就要經過他們。這些領導人的保鏢個個是高手,要經過他們去暗殺領導人的話,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這些各國的保鏢好象也“爭芳斗艷”似的,他們看著其它國的保鏢不順眼,個個放出自己體內的真氣,想體現自己的強大。從而陳天明他們可以得知那些保鏢的實力非常強,可能有一些還是該國的秘密組織的高手。如伊國的天使等。
  不過z國的保鏢有點奇怪,他們是只顧著小心翼翼地查看當地的情況,并不理會那些其它國家輕蔑的眼神。特別是番國和伊國的保鏢,他們十分看不起亞洲國家的保鏢,特別是z國對他們不理不采更是讓他們惱火。
  現在陳天明他們把能對龍定不利的位置全給鎖定,只要發現不對,他們馬上出手。四s還是鎖定四個方位,楊桂月鎖定龍定的位置,陳天明屬于自由人,隨時觀察查找還可能出現的盲點。他們都是受過這方面訓練的人,配合起來有條不紊。
  同時龍月心在龍定的身邊,這個陳天明也暗暗放心,聽楊桂月說,龍月心的武功不在他之下,這讓陳天明高興的同時也感到驚訝,龍月心是哪個門派的?這么年紀輕輕武功這么高?難道他也有奇遇?可惜啊,他如果跟自己雙修的話,武功一定會更高。想到這里,陳天明心里蕩淫了起來。
  雖然陳天明他們也是可以用餐,但考慮這次酒會可能出現危險,他們在別墅已經吃過,現在主要的任務就是保護龍定他們。
  有一個大且腹腹的木日商人想越過警界線過來向各國領導人敬酒,但被外面的木日國警衛給攔住了。沒有泉善的命令,其它無關之人是不可能過來。那個木日商人見過不去,只以作罷,馬上軒身向旁邊的一些商人政要敬酒。
  下午龍月心還跟陳天明說,可能還會出現一些其它國家的間諜破壞,以此引起各國的矛盾,雖然這些人不算強大,最多是一、兩個出現搗亂,但學是讓陳天明非常警惕。有時那些不起眼的小人特,可能會揭起大風大浪。
  這時,各國駐木日國的大使上前敬酒,木日國的警衛緊盯著各國大使,因為他們都有呼國大使的資料,一個個大使前來敬酒,想要做為避免什么不昝的事情也是很難。
  到了韋志緊了,他拿著灑杯向各國領導躬身表示敬意,然后他走到龍定的身邊小聲說道:“主席,有兩個木日商人想見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