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148 誤人子弟

陳天明開車送小紅回家后便又回到了空天酒店。
  他一進大廳就看到了林國。“啊國你們吃飯了沒有?”陳天明問林國。
  “還沒有準備一會就吃。”林國搖著頭說道。因為做酒店的一般都是等客人吃完了空閑下來才吃的。所以現在也沒有什么客人了林國他們也準備吃了。
  “那你們一會吃完飯后你彥青、小豪、小蘇一起上我的休息室我教你們武功。”陳天明在林國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好好一會我們就上去。”林國一聽陳天明要教他們武功忙高興地點頭答應了。反正下午兩點到六點的時候酒店都沒有什么事有事也可以叫別的兄弟看著他們一會四人要好好地學一下老大的武功。
  陳天明見林國點頭答應了自己也搬了一些東西上了二樓。
  “老大”林國推開房門輕輕地叫著。
  “你們來了好快進來把門關上。”陳天明邊說邊叫林國他們四人進來。
  林國他們開始可是飯都沒有吃多少就急著跑上來了。特別是張彥青一聽陳天明要教他們武功就在飯桌上吵著不吃了。所以他們一進陳天明的房坐椅子的坐椅子坐床邊的坐床邊然后大家一起看著陳天明想快點學到陳天明的武功。
  “其實我的這武功很容易學的如果學到了就能武功高強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陳天明現在感覺自己就像大伯一個非常厲害的師傅一樣大聲地兌道。
  人家一般收徒都是介紹一下自己的門派和武功但是他哪里懂得這些所以就先吹一下牛讓大家知道香波功是一門容易學的武功和一門非常厲害的武功增加林國他們的自信心和學習的勁頭。
  其實陳天明哪里知道在大伯的門派里最難學的就是香波功因為香波功不是誰都能練的。它是因人而異要特殊的體格才能練。這種體格在武學上叫天陽脈一般人是沒有這種脈的它是非常適合練香波功。
  但是世上擁有這種體格的人少之又少所以那天大伯一發現陳天明這樣的體格欣喜若狂一定要教陳天明香波功就是這樣的道理。因為擁有天陽脈的人身體的體質因為特殊原因本來就不好所以一般擁有這種體格的人如果不經過適當的調理到了三十歲就會因身體虛弱過世。
  并且在大伯的師門中兩百年前曾經有一個前輩有天陽脈的體格學了香波功后如虎添翼有不同的功效。但是別的弟子學了香波功后反正進展不大連本門最差的武功都比不上。后來門派中就禁止本門弟子學香波功因為在他們門派中除了那前輩之外就沒有人的體格是天陽脈的。
  因此陳天明今天要教林國他們學香波功其實效果是不大的因為他們都沒有天陽脈的體格就算學只能算是學到皮毛而已。而且陳天明學香波功快主要的原因是他被血黃蚊咬到把他脫胎換骨為學香波功奠下了很好的基礎。
  另外大伯還幫陳天明打通了全身的經脈也為他練香波功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只是陳天明不知道而已還以為學香波功很容易。
  “那就好那就好。”張彥青聽陳天明說香波功很容易學眉開眼笑地說道。想到一會自己馬上就可以學到絕世武功和老大一樣一個人打二十個人只是一會就把他們全打趴下了他又干笑了幾聲。
  “那你們跟我開始背香波功的口訣背完后就盤腳而坐開始運氣丹田把氣運走全身就是一個周天到時看看你們能練多少周天?”陳天明開始對著他們說香波功的口訣了。
  林國他們聽陳天明開始說了也急忙打起十二分精神聽著。
  “聽到我剛才說的香波功的口訣了嗎?”陳天明問林國他們。
  看他們一個個好像很認真比自己的學生上課的時候還認真的樣子陳天明就高興了感覺到自己非常有成就感。
  “老大我們聽到了。”林國他們似懂非懂地對陳天明說道。
  “那你們背一下給我聽聽。最好是從頭到尾一字不漏地背下來。”陳天明聽林國他們說已經聽到了自己也高興了。
  “什么?老大要背出來?”林國一聽陳天明這樣說蒙了聽到他是聽到了但是要他們背下來這這怎么可能呢剛才陳天明說了什么他現在好像都全忘了哪還能背出來啊!
  “是啊要背出來的如果不背出來那怎么練啊?”陳天明一聽林國他們背不出來就生氣了。哪有這樣練功的自己當時可是一聽大伯說一次就背下來了要不能有這樣的成就嗎?
  “老大我的頭腦不行我一聽到背書就頭疼所以我在學校的成績差我才去當兵的。”林國苦著臉對陳天明說道。
  “老大你如果讓我背哪個歌星和美女的資料我肯定有心思背但你讓我背那什么什么氣什么運什么全身的話我的腦袋就記不住了。”馮豪也拼命地搖著他的腦袋說道。
  “老大我也不行。”小蘇也在一邊苦笑著。
  張彥青聽林國他們三人沒有背出來得意地對陳天明說道“老大我跟他們不一樣我會背一點。”
  “你能背出來?”陳天明一聽大喜本以為自己剛才的勞動要白費了但想不到是張彥青給了他希望。
  “我會背一點”張彥青肯定加高興地說道。他想到自己比林國他們厲害就不由地在心里偷偷地高興了。
  “那好你背給我聽一聽。”陳天明也高興了忙叫張彥青背。
  “運氣丹田運走全身……”張彥青聽到陳天明的鼓勵自己也搖著頭晃著屁股地對林國他們背了起來帶一邊背一邊得意地眨著眼睛直讓林國他們在旁邊羨慕。
  “貫通……貫通……”張彥青總共背了五句然后就背不出來了后面還有很多他哪里記得起來了。
  “彥青前面幾句對了不錯繼續背。”陳天明還以為是張彥青害羞不敢在這么多人面前背于是繼續鼓勵著他。他以前叫學生背書的時候他就是這樣鼓勵的。
  “貫通……貫通……”張彥青急了抓著腦袋也想不出來。“老老大后面的我記不了了。”張彥青不好意思地紅著臉。
  “切我還以為是多厲害也不過比我們會背幾句”馮豪聽了也高興地笑了起來畢竟張彥青也高明不了他們多少所以他的心理也就平衡。
  “小豪你看你人家彥青比你厲害多了你一點不會背人家比你背多了幾句。”陳天明對馮豪說道。
  “老大當然了彥青是高中畢業我們才是初中畢業呢!”
  馮豪說道。
  “你們其它三個人都是初中畢業嗎?”陳天明轉過身子問林國。
  “是啊老大我們這幾個人除了彥青是高中畢業之外我們都是讀完初中就不讀了呵呵大家都讀不下了。”林國不好意思地說道。
  “噢原來這樣那不怪你們不過你們也不要怕我早有準備這是我復印的香波功口訣。”陳天明邊說邊把幾張紙從口袋里拿了出來。他就是怕林國他們平時忙沒有空背所以自己用紙默背了下來然后拿到外面去復印了幾張。
  “太好了還是老大想得周到。”林國一看陳天明拿出的那幾張香波功口訣忙高興地接過去給他們一人一張然后認真地看了起來。
  “怎么樣?背得怎樣?”陳天明問林國他們。
  “老大背不了不過一邊練一邊放在旁邊看一下那就沒有什么問題。”林國說道。
  “那好你們按著口訣練練到一個周天就停下來告訴我你們的感覺是怎樣的。”陳天明點點頭糾正了他們盤腳的動作然后自己在旁邊把電視的音量開小看起了電視來。
  已經看了兩部電影的陳天明不耐煩了怎么要這么久啊?自己練一個周天的時候好像很快的是半個小時還是一個小時了。可是現在都已經快過四個小時了他們怎么還沒有練好呢?不會是走火入魔完蛋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急忙走到林國的身邊仔細地看著。
  還好他們還有氣息出那就說明他們還是活著的。陳天明在心里想道。他放下心來然后再繼續看電視。
  “老大我練完了。”沒一會兒張彥青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對陳天明說道。
  “你是練了一個周天嗎?”陳天明問道。
  “是的一個周天。”張彥青點了點頭說道。
  “那你有什么感覺?”
  “好像沒有什么感覺?”張彥青想了想搖著頭對陳天明說道。
  “沒有感覺?”陳天明奇怪了他拿過那張紙再仔細地對一下沒有錯啊一字不漏是香波功的口訣。
  這時林國他們也先后地醒了過來告訴陳天明他們都練了一個周天。
  可是當陳天明問他們有什么感覺的時候他們的答案是一致的就是沒有什么感覺就好像是睡覺一樣睡醒而已。
  其實香波功是一種特別的武功沒有天陽脈體格的人練了就當練一般的氣功權當強身健體而已。所以林國他們怎么會有陳天明以前那樣練了之后感覺自己全身充滿力量呢?
  “天啊我忘了一個最重要的環節了!”在思索的陳天明突然對著林國他們大叫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