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7)      第1943章(08-07)      第1944章(08-07)     

流氓老師1489 我要殺了你

楊桂月也是剛練完內功,她看到陳天明睜開眼睛,急忙問道:“陳天明,你怎樣了?”
  “我的武功全恢復了,”陳天明高興地說道。“你呢?內力有沒有提高一倍?”
  “有,”楊桂月也高興地點頭。這個流氓果然沒有騙自己,跟他那個什么雙修真的可以提高內力。
  “呵呵,我就說嘛,我們一雙修就可以提高內力的。”陳天明得意地說道。
  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你就會這些流氓的事情。”說歸說,但她還是感覺陳天明的這什么狗屁雙修很厲害,一下子就可以把自己的內力提高一倍,這是自己吃什么好人參所不能比的。
  突然,陳天明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有點澎脹,好象又要在自己的經脈里面運行似的。奇怪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難道我的功力終于可以在瓶頸內沖到反璞歸真?
  這是陳天明一直很期待的事情,他跟黃霞敏那個后,吸引了她第一次的元陰,感覺對他的香波功很有幫助。后來他跟莊菲菲雙修,更是感覺到自己的內力提高一些,但就沒有辦法沖破瓶頸到達第九層反璞歸真。
  現在他跟楊桂月結合,楊桂月本來內力就強,她的第一次元陰更是對陳天明有幫助,另外還有雙修,更是讓他體內的真氣澎湃,要沖上最高一層反璞歸真。
  “陳天明,你怎么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楊桂月看到陳天明臉色的不對,她關心地問道。
  “小月,你幫我護法,我感覺我的武功可以更進一層了。”陳天明說完,馬上又開始練香波功。這次由于有丹田的幫助,陳天明的真氣開始有規律地在體內運行,但是當他運到幾個周天后,還是沖不破瓶頸,他的真氣強大是強大,但還是沒有辦法沖到第九層。
  這樣的情況讓陳天明有點喪氣,自己體內的真氣好像達到量了,可為什么不能起到質變到達第九層呢?唉,如果再有一個武功高強的美女跟自己雙修的話,那就好了。陳天明可惜地想著。
  以前他沒有像現在這么渴望練到第九層,當今天晚上他遇到先生,看到先生這么可怕的武功,自己完全不是人家的對手,他就想著要快點練到反璞歸真,要不然自己遇到先生都是被宰的份。像先生這樣的高手,起碼要十幾個高手一起聯合對付他才有勝算,但人家先生也有很多高手啊!
  陳天明再練幾個周天,還是沒有什么進展。雖然他體內的真氣在身體里面要沖破什么的,但實質卻是沒有沖破。這下怎么好呢?就這樣殺出去嗎?但如果先生在上面的話,自己還是找死。
  __在先生的別墅里,老j向先生匯報,“先生,京城到處都是一些高手,他們好象在尋找陳天明。”
  “呵呵,讓他們找,三號別墅在富人別墅區里,如果沒有證據就算是虎堂也不敢進去搜查。再說陳天明他們在地下室里,他們根本沒有找到。”先生陰陰地笑著。陳天明不能跟著老龍去木日國,老龍是死定了。
  “那我叫我們的人小心一點,不要撞在槍頭上。”老j說道。
  “可惜,如果不是等著老龍去木日國,今天晚上我們可以偷偷地干掉他們一些人。這個時候陳天明的人一定很慌張,根本不是很設防。”先生輕嘆了一下,陳天明是安安公司的主心骨,如果他不見了,安安一定會亂起來。
  不過,這種事也有弊端,虎堂一定會把這事向上面匯報,自己要隱藏好一點,不能讓別人提前發現自己。先生暗想著。為了能干掉老龍,他這次可是提前出手對付陳天明。
  老j陰笑一下,“陳天明如果死了,群龍無首,他的人就容易對付了。”
  “好,你下去,讓大家小心一點。”先生揮揮手說道。先生所練的無名神功已經達到反璞歸真,當然,如果靠他的修煉就算再過二十年也可能達不到。不過他有幸得到兩條千年人參,靠著這千年人參,他的武功在三年前就達到了反璞歸真。
  如果不是為了對付陳天明,他還是想著繼續隱藏下去,以免引起別人的注意。不過,現在知道他武功的人也就是陳天明和楊桂月,他們兩個人是逃不了的。想到這里,先生陰陰地笑了起來。
  __陳天明睜開眼睛看了前面楊桂月一眼,她已經穿上自己的衣服,很牛逼地看著密室的門,好象如果有敵人來了,她就會沖上去干掉他。她現在的武功提高了一倍,手里正癢著呢?
  “小月,你再幫我一下好嗎?”陳天明心里一動。自己的真氣雖然很強了,但還是差一點東西,如果再讓自己小明上的熱流幫自己,有可能沖破瓶頸到達第九層。他決定試一下,反正這種事情自己是不會吃虧的,既可以練功,又可以占便宜。
  “幫你什么?”楊桂月問道。
  “你再和我像剛才那樣做一次好嗎?我的武功到瓶頸了,老是上不了最高一層。”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楊桂月都跟自己做了好幾個小時,現在再叫她做有點難為她了。
  楊桂月小臉一紅,“什么?你還要啊?”當她看到陳天明的那里還是那么強悍的時候,她吃驚了。自己已經上了幾次天堂,兩腳泄得快站不穩,可他怎么還不行啊?
  陳天明正氣凜然,“我現在是練功,不是那種意思,我是很純的,你不要想著我那么色好不好?”
  “你本來就色,”楊桂月沒有辦法,只能又把自己的褲子脫了,露出她那兩條雪白的大腿。現在她不是剛才那樣什么也不懂,她知道怎樣做了。“你躺下去,流氓!”
  陳天明看著她那白茫茫一片中帶些黑時,兩冒火了,而且由于這里是密室,他們剛才做完了那事后沒有水清洗,他還看到她腿上的一絲殷紅。不過陳天明也不敢造次,馬上躺在地上等著楊桂月的“幫忙”。
  楊桂月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張開腿慢慢地跨坐下去。“嗯,”她感覺到有點疼。
  “等一下,可能你還沒有準備好。”陳天明急忙說道。他把手伸到楊桂月下面的敏感點輕輕地摸了起來。
  “啊!”楊桂月情不自禁地哼了一聲,她沒有想到陳天明這么厲害,只是輕輕摸了自己一下,她就感覺自己那里像被電了一下似的,然后全身又麻又癢。
  陳天明知道自己摸對地方了,他干脆坐起來一手摸她胸前的柔軟,一手摸那個敏感點。在這樣雙管齊下的挑逗下,沒有一會楊桂月就呻吟起來,她感覺自己渾身發著火,剛才那里好象有點痛的地方現在也不痛了,而且想要找個什么東西止癢似的。
  “陳天明,你躺下去,我要開始了。”楊桂月非常強悍再加嚴肅地對陳天明說道。話音未落,她就輕輕地動了一下身子,那種如電流的感覺又傳遍了她的全身,不過這次是非常舒服,舒服到她的腳趾頭。
  陳天明也馬上躺下來運起自己的香波功,楊桂月這樣幫他刺激下面,是能讓他的那里涌出更多的熱流,這也是他要真正做那種事情而不叫她用手。
  楊桂月也用力地運動起來,還是剛才的姿勢和動作,不過她比剛才更加熟悉和有技巧。那陣陣的快樂涌上她的心頭,她更加快樂地動作。
  那一股股的熱流再加上八道真氣在陳天明的體內運行著,它們如一匹匹的野馬在奔跑。陳天明感覺自己的經脈好象要爆炸似的,這么多的真氣一起運轉,特別是加上了那強大的熱流讓他的身體快撐不住了。
  不過陳天明還是強忍著,他聽智海說過量到質的變化不是那么簡單,他一定要沖破瓶頸到達第九層。只有到達反璞歸真他才有希望跟先生斗,否則他跟先生的力量簡直就是雞蛋對石頭。
  “啊,陳天明,我快不行了。”楊桂月軟倒在陳天明的身上氣喘吁吁地說道。這個流氓真是鐵人,自己都快要累死,還上了兩次天堂,怎么他還沒有泄啊?
  “小月,你再來一次。”陳天明把自己體內的一些陰氣渡了一些到她的身體。那強大的熱流和真氣在他的體內讓他也快支持不住了。不過,成功就在眼前,他一定要沖破這瓶頸。
  “好,”楊桂月咬咬牙,繼續爬起來“戰斗”,又是一陣陣的熱流向陳天明的體內涌過來。
  可能陳天明也被楊桂月刺激了這么久,而且他也不想忍得太久,一股精華從他的體內射了出來。楊桂月也再一次到達天堂,她不想動了,這次就算陳天明再叫她動,她也不干了。
  突然,陳天明感覺自己體內有點異樣,他馬上叫道:“小月,你快點離開我,到最遠的角落去。”說完,他推開楊桂月,在地上坐著繼續練功。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明體內強大的熱流跟真氣融合在一起產生了無可言狀的強悍,那些真氣合成一道向他的經脈沖過去。陳天明有點慌張了,他感覺這真氣的強大到自己好象控制不住,他馬上引領著真氣在體內運行。
  當他運完一個周天后,“啪啪啪”,他的體內不斷發出響聲,好象他的經脈全給沖破了,但不是被沖壞的那種。
  楊桂月聽到陳天明的叫聲后,她也馬上拿著自己的衣服沖到角落里躲著。她也看到陳天明身體的變化,現在陳天明的身體好象比以前大了很多,就好象他的體內充滿了氣體,想要出來又出不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