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8)      第1943章(08-08)      第1944章(08-08)     

流氓老師1488 有點矛盾

陳天明也是知道,只要自己體內的真氣越來越強大,特別是那血氣強大到可以修復丹田的時候,那自己就可以聚集真氣,恢復武功就有望了。因此,他繼續運著體內的真氣向各經脈流轉著。只是可惜楊桂月現在不動了,不能給自己刺激那里的熱流。
  過了不久,無奈的陳天明只好叫道:“喂,胸女,你怎么了?睡著了嗎?”
  “你才睡著了呢!”楊桂月懶洋洋地說道。剛才她正如陳天明所說,差點睡著了。剛到達天堂,她又辛苦運動了這么久,當然是非常累。不過竟然陳天明這樣說,她就不能讓陳天明給看小。
  “那你可以繼續動嗎?我還要你的幫助。”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他現在正需要楊桂月繼續刺激自己的那里。
  “行,”楊桂月輕輕地爬起來,她感覺到陳天明那強悍的東西還在自己的里面,一點也沒有示弱的樣子。這個鬼東西,剛才不行的時候就不行,現在行了卻是那么可怕。她邊想邊動了起來。
  在楊桂月剛動一會,陳天明的那里又開始涌出熱流,然后繼續在他的體內運轉。剛才涌出來的熱流不但修復他的身體,而且還化為他的真氣。特別是他體內的血氣已經非常強大了,雖然沒有達到十成,也是有了五成,只是可惜丹田那里還沒有恢復不能聚集而已。
  突然,陳天明的心里一動,楊桂月都能把她的陰氣傳到自己的身上,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把自己的內力傳到她的身上從而雙修嗎?反正自己的丹田還沒有修復,不如幫她沖破穴道多一分安全。就算有人現在來了,她也是可以對付一二。
  想到這里,陳天明小聲地對楊桂月說道:“胸女,我想先幫你沖開穴道,好不好?”
  “你行嗎?你自己的武功都沒有恢復。”楊桂月不相信陳天明,如果陳天明有這樣的能耐,還不如幫自己解開穴道。像先生點她的穴道,是要很強的內力才可以解開的。
  “天啊,你可不可以不要老懷疑我不行啊?”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你老是這樣說,我就算行也被你說成不行了。”
  “你真的行,那就快點試試。”楊桂月也非常想把自己的穴道給解開,這樣就算來了敵人自己也不是那么怕。
  陳天明說道:“從現在開始,你聽我的,我怎樣說你就怎樣做。一會我會把真氣從我的那里傳到你的體內。”
  “那里是哪里?”楊桂月疑惑地問道。
  “就是我跟你現在接觸的那里。”陳天明邊說邊看了自己的下面。
  “流氓。”楊桂月紅了紅臉。
  我靠,我不流氓能救得了你嗎?陳天明見楊桂月雖然這樣說,但也是答應了。他便慢慢地把自己的真氣運到自己的那里,再從那里慢慢地傳進她的體內。由于現在楊桂月的穴道被封,陳天明怕太多的真氣她接受不了。
  楊桂月也感覺到陳天明的真氣從那里傳了過來,她又羞又喜,原來陳天明的身上真的有真氣了,但他又為什么不給自己解開穴道呢?
  其實楊桂月不知道,陳天明的身體雖然有真氣,但由于他丹田不能聚集真氣,所以也就沒有辦法用得了這些真氣,例如攻擊敵人或者幫她解開穴道。
  “你慢慢地引著我的真氣沖你被封的穴道,慢慢來,不要急,等你適應的時候我再加強。”陳天明說道。
  “嗯,我知道了。”楊桂月馬上引著陳天明發過來的真氣向自己被封的穴道沖去。
  一次,不行,兩次,還是不行。不過楊桂月不氣餒,她也知道這是他們的機會,如果不好好地把握,他們一定會全死在這里。當陳天明感覺到楊桂月已經適應了自己的真氣,他說道:“我加大真氣了,另外,你可以動的話就繼續動,這對我幫你有很大的作用。”陳天明想楊桂月再幫自己弄一些熱流出來沖到她的身上,這樣效果應該會更好。
  “好,”楊桂月點點頭,一邊動著身子,一邊沖著穴道。
  沒有過多久,“啪”的一下輕響,楊桂月感覺自己的一處穴道被陳天明的真氣給沖開了。雖然先生用內力封了她的穴道,可在陳天明那奇特的真氣沖擊下還是給沖開了一個。
  “陳天明,我的一個穴道被沖開了,我們繼續。”楊桂月興奮地搖著身體,讓陳天明舒服得快要叫出聲音來了。
  “好,好,就是這樣做,大力一點,我喜歡。”陳天明也一邊小聲叫著,一邊繼續把真氣輸給楊桂月。
  隨著他們的配合,楊桂月的那幾道穴道終于被沖開了。那久違不見的真氣終于出現,楊桂月高興得流下了眼淚。“陳天明,我的穴道終于全解開了,我不怕他們了。嗚嗚嗚!”
  “胸女,你應該笑啊,你哭什么?”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人家是高興嘛!”楊桂月抹著眼淚說道。“你把你的真氣撤回去,我現在幫你恢復武功。”如果剛才那兩個人還要來,我一定要殺了他們。楊桂月暗想。
  “不用,你現在把你的真氣跟我的真氣運在一起,看能不能融合,就算不能融合,你也把你的真氣跟我的真氣在一起和你的經脈運轉,運一個周天后,你就會發現你的武功有提高了。”反正都這樣了,陳天明干脆跟楊桂月雙修,幫她把內力提高一倍。第一次的雙修對他和她都是有很大的幫助。
  楊桂月不相信地說道:“真的能提高我的武功?”
  “當然了,我騙誰也不騙你啊?你快點,”陳天明繼續把真氣運過去。
  楊桂月點點頭,然后把自己的真氣跟陳天明的真氣一起,向自己的經脈運過去。當她運了一個周天后,果然發現自己的武功強了一些。“陳天明,你說的話是真的。”
  “我靠,我什么時候說話不是真的?”陳天明快要氣暈了,這個女人到現在還懷疑自己的話,自己都是她的男人了,能騙她嗎?
  “好,你接著把你的真氣跟著我的真氣,向我的那里發過來,運到我身上來。”陳天明教著楊桂月如何雙修。
  當楊桂月的真氣全到陳天明的體內時,陳天明的身體就充滿了強大的真氣。那真氣大得快要把他的身體給撐爆了,而且楊桂月還在繼續動著,他的那里又繼續涌出熱流。他體內的血氣越來越強大,拼命地恢復著他的丹田。
  突然,陳天明欣喜地發現自己被廢的丹田終于給修復好了,那些奔騰的真氣好象找到家的感覺,馬上向他的丹田聚集。“胸女,我的好女人,我終于恢復武功了。”陳天明興奮地說著。如果不是怕吵到上面的人,他真想高歌一曲。
  “真的嗎?太好了。”楊桂月也高興。陳天明的武功恢復了,那就說明他們不要死,而且還可以逃出去,她也不要被那些壞人侮辱。想到那些人在自己自殺后,還要強自己的尸體,她憤怒了。
  “你不要急,現在我幫你提高內力,只要你按著我做的,你一定可以提高一倍的內力以上。”陳天明很有信心地說道。因為這次有點不一樣,由于他受傷了,體內的血黃蟻自動地恢復,所以涌出強大的熱流幫助他,那些熱流也涌到楊桂月的體內,一定對她的武功有幫助。
  于是,他們開始真正地雙修了,先是陳天明把真氣運到楊桂月的體內,接著楊桂月又把她的真氣運到陳天明的體內。
  而且陳天明的丹田可以聚集真氣,他也不怕了。他干脆把楊桂月給抱起來,一邊抱著她一邊用力地運動著。老是讓她運動,自己是男人怎樣也說不過去?
  “啊!”在陳天明強猛的沖撞下,楊桂月又達到了一個天堂。如果不是陳天明給她輸入真氣,她真是腳軟地站不穩了。“陳天明,你不要這么流氓好不好?你讓我安靜一點練功行嗎?”楊桂月嬌嗔地白了陳天明一眼,這個流氓不老實,都說是練功雙修了,他怎么又在自己的身上折騰,把自己折騰得又累又爽。
  “好,我們練功。”陳天明爽完了,也不跟楊桂月計較。他就這樣跟著楊桂月雙修起來,而且他也把楊桂月剛才的處子元陰給吸回到丹田里,接著繼續練功。
  當他們來回地練了幾次后,陳天明覺得可以了。他從楊桂月的身上出來,然后對她說道:“小月,你現在馬上練功,把我們雙修的真氣吸為己有,這樣你的武功就非常厲害了。”
  “嗯,”楊桂月點點頭,她也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澎湃,她馬上走到旁邊坐下來練起自己的內功。
  陳天明也盤腳而坐練著自己的香波功,楊桂月的武功高強,他跟她雙修也是受益不少。而且這是她的第一次,對他的武功提高很多。
  雖然陳天明的丹田可以聚集真氣,但他畢竟是受過傷,又被廢掉武功,真氣還沒有復原到原來的地步。也就是說,他體內的真氣比他以前的還要多,因為他剛才雙修的時候,體內也留著不少楊桂月的真氣。但是,那些真氣和下面涌出來的熱流還不算是完全屬于他的真氣,他也要練功吸收那些真氣化為他的。
  當陳天明練了十八個周天后,他才慢慢地睜開眼睛。他的內力終于恢復到以前的狀態,而且比以前還要強了。楊桂月的武功很高,跟她雙修對自己有著很大的好處。另外陳天明也感覺到自己現在的武功強了不少,但強到什么地步他也說不清楚,只是好象還沒有達到那種反璞歸真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