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1484 買了七套

“你知道我?胸女,你這是什么意思?”陳天明想著他們可以用那個辦法突圍,他也不那么擔心了。
  “什么意思?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的武功被廢了,你還能恢復武功嗎?我看你是想著騙我被你占便宜而已。”說到這里,楊桂月的小臉紅了。他這個流氓就會占自己的便宜,上次如果不是自己的那個來了,他可能會把自己那個了。
  突然,楊桂月的眼睛一亮。對啊,我怎么沒有想過這事情呢?反正自己都喜歡這個流氓,不如把自己干凈的身體給了他,不能讓那些歹徒占自己的便宜。想到這里,她高興地對著陳天明笑。
  “喂,胸女,你不要對我笑得那么***好不好?我是有自尊的。”陳天明看到楊桂月對自己奸笑,他有點害怕了,楊桂月什么時候變成這么奸了?難道她被先生刺激害怕之下變瘋了?想到楊桂月瘋了,陳天明更加害怕,他現在受傷還沒有好,根本動不了,那種事情要楊桂月主動才行啊。如果她瘋了,她怎么可能跟自己xx00呢?
  “陳天明,我,我把我給了你,好不好?我不能便宜那些歹徒。”楊桂月害羞地低著頭小聲說道。雖然她平時大膽潑辣,但跟陳天明說這樣的話還是非常羞怯。
  “你,你把你給我?”陳天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還想著怎樣騙楊桂月主動跟自己xx00呢?沒有想到楊桂月現在卻是主動送上門來了。反正現在的時間還不能做那種事情,免得引起別人的注意,不如自己先逗她一下。想到這里,陳天明故意嘆了一口氣。
  楊桂月疑惑地看著陳天明,“陳天明,你怎么了?難道你被人家打傷,那個東西不行了?”楊桂月邊說邊看著陳天明的下面,心里暗叫自己的命不好,可能陳天明被先生打傷那里,不能幫自己的忙,這下怎么辦啊?
  “我靠,我的那個東西怎么不行呢?”陳天明生氣地說道。m的,楊桂月可以小看自己的其它地方,但絕對不能小看自己的那里,這簡直是國際太鄙視。
  “那你嘆什么氣?”楊桂月奇怪了。
  “唉,胸女,你是知道的,我也很想幫你,但我是一個非常再加非常正派的男人,你說在這里要給我,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啊!”陳天明故意苦著臉。
  楊桂月的臉色變了,她沒有想到陳天明還這么講究。“算了,你當我剛才沒有說過這話。”
  陳天明怕自己的玩笑開得太大,急忙說道:“小月,你別這樣,你已經是我內定的老婆,我不幫你幫誰呢?”
  “真的?!”楊桂月喜出望外,自己能把第一次給了陳天明,也算是可以的了。
  “當然是真的,我騙誰也不騙你啊!”陳天明急忙地點頭。他本來想跟楊桂月說怎樣解救自己的,但楊桂月竟然要跟自己xx00,那就先x0完了再!反正在x0的過程中,自己還是可以慢慢恢復。
  他的武功被廢,最重要的就是丹田沒有辦法把內力聚集在一起,不知道一天內可不可以恢復。想到這里,陳天明又有點著急了,當時他可是打了很多次的飛機才能恢復。
  “那好,”楊桂月邊說邊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地說道:“陳天明,我要怎樣做?”楊桂月畢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她不知道如何“下手”。
  看著著急的楊桂月,陳天明心里暗暗好笑。楊桂月這個人做起事來就是急性子,想著要做就做,根本是不管其它的。
  “你幫我把褲鏈給拉下來,就像上次那樣啊!”陳天明教導著。其實這次就跟上次差不多,差的就是她讓自己的強悍進入她的那里就行。想到楊桂月的處子之氣,還有自己最后可以跟她雙修,陳天明又對恢復身體有了信心。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恢復功力,只能是努力嘗試。
  楊桂月點點頭,然后把手伸到陳天明的褲子下面。她不是沒有摸到陳天明的那里,但想著自己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他,她的心里還是感覺有點害怕。“你,你可以自己來嗎?”楊桂月紅著臉問道。
  “我也想啊,但我被先生打傷了,武功又被廢,我哪有力氣啊?”陳天明苦著臉說道。如果可以自己來,自己還在地上躺著干什么?一早就把她給推倒,然后跟她快活地xx00了。
  楊桂月見陳天明也是如此,她只好咬咬嘴唇,然后找到他的褲鏈,輕輕地拉了下來。當她把拉鏈拉下看到陳天明里面的黑色男性小褲時,她的臉如充血一般紅了。“然,然后呢?”楊桂月說得非常小聲。
  “把我的寶貝溫柔地弄出來。”陳天明興奮了。也不知道是先生害自己還是幫自己,難得楊桂月主動。
  “噢,”楊桂月把陳天明的小褲拉了一下,看到他那茂盛的黑草時,她手一抖快要支持不住了。
  “呵呵,胸女,你不會是害怕?”陳天明怕楊桂月太羞怯而誤了大事,只有用上激將。
  楊桂月臉上一變,馬上說道:“笑話,陳天明,老娘我什么鳥沒有見過啊?還怕你這種小鳥?我告訴你,我不害怕。”
  “喂,你用上正確的形容詞好不好?這哪是小鳥?這是大鳥好不好?”陳天明氣了,她說自己哪里小不好,偏偏說那個地方,自己哪里小了?
  “還大鳥?呸,我看是老鳥了,”楊桂月本來是害羞的,被陳天明這一激,她反而不害羞跟陳天明斗起嘴里了。
  陳天明笑道:“厲害啊!原來胸女天天都有鳥看啊?我剛才還以為你沒有看過鳥,看到我這么大的鳥嚇壞了呢?”
  “切,我,我見過比你還大的鳥,你這鳥算什么?”楊桂月邊說邊用力地把陳天明的小褲給拉下來,露出他的“小明”。“嘻嘻,還說什么大鳥,原來是小小鳥,這種小小鳥要飛也飛不高的。”楊桂月看到陳天明的那還沒有興奮的小明,不由譏笑起來。難得有機會打擊陳天明,她當然是不會錯過了。
  如果是平時,陳天明的小明一早就昂首挺胸了。但他被先生給打傷,胸口上的痛還沒有復原,所以他那里雖然有楊桂月柔軟的小手扶著,但也是沒有很興奮。
  “胸女,你不要侮辱我的小明好不好?它一會就會發火的。”陳天明說道。
  “好啊,你叫他發火給我看。”楊桂月也是奇怪,上次自己看到陳天明的那里不是這樣的,怎么現在好象沒有以前那么大了?以前的那個樣子真是嚇人,而現在根本不能叫小鳥,叫小蟲還差不多。難道他真的被先生打傷,那里不行了?楊桂月的心里突然冒出這個念頭。
  “咚咚咚”,好象有腳步聲向這邊走過來。這里是密室,過道的聲音會傳到這里,陳天明他們聽到有聲音。
  陳天明著急地說道:“胸女,快,有人來了,你快把幫我那里弄好,不要讓別人發現。”如果讓別人看到他們要在這里xx00,會誤事的。
  楊桂月也聽到有人要來,她害怕得一松手,陳天明的小褲就向他的小鳥彈了過去。“啊!”陳天明咬著牙慘叫一聲,自己的小褲彈中自己的小鳥了。
  “胸女,你輕一點嘛!”陳天明倒吸了一口冷氣。
  “我,我不是故意的。”楊桂月急忙再拉開陳天明的小褲,把他的小鳥給推了進去,再把小褲拉上,然后拉上褲鏈。
  就在楊桂月剛干完這些事情的時候,密室的門響了一下,那是鑰匙開鎖的聲音,接著門被打開了。
  “陳忠,龐志勇?”陳天明驚訝地叫著。陳忠可能是先生的人,他有懷疑過。這些天也派人去查陳忠,但陳忠好象失蹤似的不見人影了。讓陳天明非常驚訝的是龐志勇竟然會在這里。
  龐志勇是玄門的弟子,曾經是智深的徒弟。上次陳天明平反玄門的時候,就要找龐志勇算賬的,但沒有想到卻給他逃了,而且他現在跟陳忠在一起。看來當時龐志勇已經跟陳忠他們是一路的了。
  “呵呵,陳天明,想不到我們終于見面了。”葉大偉興奮地笑著。當他一接到先生把陳天明給抓回三號秘密別墅的時候,他就馬上帶著人馬過來這里了。他來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把陳天明給殺了。
  “陳忠,我們平時沒有仇,你們為什么要對付我?”陳天明大聲說道。“龐志勇,如果你還當自己是玄門弟子的話,就不要為虎作倀。”
  龐志勇惡狠狠地瞪著陳天明,“陳天明,自從那天我從玄門里逃了出來后,我就不是玄門弟子了。我要為我的師傅報仇,還有你搶了我的小妮,我要一一地跟你算賬。”
  “小妮?”陳天明愣了一下。
  “對,當時如果不是你上玄門的話,小妮根本不會移情別戀,我故意向智海告密說你們在玄門里面吃肉,但沒有想到智海偏袒你,沒有怎么懲罰你。”龐志勇生氣地說道。
  “原來是你告的密。”陳天明現在終于知道那次告密的是龐志勇。雖然后來他當了掌門后可以問智海那件事情是誰告的密,但他覺得那是小事沒有問,而且那時也是他們的錯。
  龐志勇陰陰地笑著,“對,是我告的密,現在你終于有報應了。”當時智深一直想著當掌門,龐志勇更是贊成。他們兩師徒一早就盯上了智靜和小妮,可沒有想到沒有如意而已。
  葉大偉也激動地說道:“陳天明,現在到我跟你算帳了。”反正陳天明的武功已經被廢,而且先生他們也不會放過陳天明,所以葉大偉不再隱瞞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