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483 是我害你的

被眾保鏢扶起來的陸宇鵬吐出一口鮮血,虛弱地說道:“那個面具人太可怕了,如果不是我有挨打的能耐,可能會被他給打死了。”陸宇鵬跟別人交過手從來沒有這么狼狽過,就算是陳天明打他,也不能傷得他這么可怕。這個面具人到底是誰?武功怎么這么可怕啊?
  旁邊的保鏢馬上拿出手機給張彥青打電話,報告陳天明和楊桂月被一個面具人擄走,他們也被面具人所傷。大家都知道,如果不是面具人急著要走,大家都得死在他的手下。
  頓時,京城安安保全公司馬上好象被人扔進了一顆原子彈一樣。上次陳天明被人炸暈,那還是別人用奸計所造成的,可這次陳天明卻被人家制住擄走,而且其中還有楊桂月。陳天明的武功大家是知道的,就算是張彥青這樣的高手,也要幾個人才能應付。
  張彥青馬上給許柏打了電話,匯報剛才發生的事情。許柏也大吃一驚,陳天明大后天就要去木日國,而今天晚上卻出了事,連帶自己家的那個寶貝小月也被人抓走。那個面具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這么可怕?
  雖然這件消息還不能對外傳播,但京城的安安、虎堂、飛龍幫、章魚組織和花蝴蝶組織都出動人馬暗暗地查找陳天明的消息。大家以安安保全公司為主導,分為四個方面秘密查找,一發現陳天明的蹤影,馬上通知大家。
  但是,京城就是京城,里面有不少高官達貴,張彥青他們派出去尋找的人只能是在表面上尋找,不能進到人家別墅和公司里面,就是民居也不敢,所以他們也找不到什么蛛絲馬跡。
  許柏更是著急,這次陳天明被抓讓人疑惑,這跟龍主席出訪木日國有關嗎?如果后天還是找不到陳天明的話,主席出訪木日國的計劃可能要有變。想到這里,許柏馬上給許勝利打電話匯報情況。
  __陳天明和楊桂月被先生挾著飛過樹林后,就看到外面停著兩輛掛著軍牌的商務車,當先生一落到地下,車門馬上開了,走出來兩個大漢。那兩個大漢各自接過陳天明與楊桂月,然后上了里面的車。
  先生彎腰上了車后,陰聲地說道:“走!去3號別墅。”商務車馬上發動,接著快速地向前奔馳而去,不一會兒就消失在黑夜中。
  商務車來到郊區富人別墅村的一棟別墅,當車子一到別墅門口,外面的大門自動打開,等車子進去后又馬上關上了。
  先生下了車,便往里面走去。剛才的那兩個大漢各挾著陳天明和楊桂月往里面走去,他們一直走進別墅的地下室,把陳天明和楊桂月關在一間密室里面。
  沒有過多久,還是剛才那樣打扮的先生走進這密室,他前面有一個大漢帶著。“把他們倆個人弄醒。”先生對那個大漢說道。先生廢了陳天明的武功,而楊桂月的武功根本不在先生的考慮范圍內,所以他只是封了楊桂月的武功而已。他這別墅里的任何一個手下都是楊桂月的對手。
  “是,”大漢點點頭,在陳天明和楊桂月的身上拍打了一下,把他們給拍醒。
  陳天明醒過來后,看到面前的先生奇怪地說道:“先生,你為什么不殺我?”先生對自己恨之入骨,他不會這么好心的。當陳天明暗吸一口氣時,發現自己的丹田根本沒有辦法聚氣。難道自己的內力已經被廢?想到這里陳天明一陣心驚。先生不殺自己,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我為什么要殺你?陳天明,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雖然你的武功被廢,但你還是可以過平常人的生活。你要知道,一個人的生命是寶貴的。”先生說道。
  “什么機會?”陳天明心里一跳。
  先生頓了頓說道:“你是不是有一種藥叫十全大補丸?”
  “十全大補丸?”陳天明愣了一下,他一時想不出那是什么。不過,他也不敢馬上表態,因為這畢竟是關系到自己的性命,先生現在不殺他,就是因為所謂的十全大補丸。陳天明心里一動,他馬上故意臉色一變,然后搖搖頭好象有點驚慌地說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他要故意引先生說出那到底是什么,他哪會想起當時自己在深山老林里跟老b胡亂說起的話了。
  先生看到陳天明的臉色變了,他更是相信陳天明的心里有鬼。“陳天明,我看你是不想說了。好,我幫你提示一下,當時你跟楊桂月在一起的,在深山老林里,你明明刺激自己的潛能,還被老b他們打傷,可為什么后來你還生龍活虎的啊?當時你不是跟老b說過你是吃了十全大補丸嗎?”先生一臉的得意,他為自己揭穿陳天明的詭計而高興。
  “你,你都知道了,為什么還要問我?”陳天明沒好氣地說道。呵呵,原來是這么一回事。陳天明想起來了,自己當時是這樣跟老b胡扯的。怪不得先生沒有殺自己,原來是因為那個子虛烏有的十全大補丸。
  “識時務者為俊杰,你還是說出來,我會放過你和楊桂月,到時你們兩個人可以過上美滿的生活。”先生引誘著陳天明。只要陳天明說出十全大補丸,他就殺了陳天明,然后把楊桂月關起來另作它用。剛才他的手下搜過陳天明的身,把陳天明身上所有的東西都處理掉了,還是沒有發現什么藥丸。
  陳天明哪會想信先生的鬼話,他看到先生眼里的異樣。“好,我告訴你,才怪。先生,你當我是傻瓜啊?我告訴你后你一定會殺了我。除非你把我放了,我再告訴你。”
  “陳天明,你現在跟我講價嗎?你是沒有選擇的余地,如果你不答應我說出十全大補丸的秘密,我就會挑斷你手腳的筋,接著再慢慢地折磨你。另外,你不是很喜歡楊桂月嗎?我會讓我的手下輪流在你的面前強暴她,不知道你會不會心疼呢?”先生陰險地笑著。
  “我就算死了,也不會讓你們得逞。”楊桂月生氣地罵道。
  “隨便你,你長得這么漂亮,我的手下對奸尸也是很有興趣的,到時再拍一些給許勝利看看,不知道他會怎樣呢?哈哈哈!”先生哈哈大笑著。
  楊桂月想著自己死了都會被人侮辱,她害怕了,她沒有想到這個先生會是這么陰毒。
  “小月,你不要說了,”陳天明虛弱地說道。他受了重傷,又被廢掉武功,他根本不能運氣療傷。“先生,你給我考慮考慮!”
  “我的時間是寶貴的,你要考慮多久?”先生看著陳天明的臉,想從他的臉上看出有沒有什么異樣。“如果你不想說,我只有殺了你,再奪去你身上的獨孤飛劍。”
  “三天,三天后我答復你。”陳天明想了想說道。他把希望全寄托在自己身體的異能上,三天的時間應該夠了。
  先生搖搖頭說道:“不行,我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這個時候你不告訴我,那后果你自己就想想!”說完,先生走了出去,那個大漢馬上跟著后面,把鐵門給關上。陳天明沒有內力,他體內的飛劍根本是弄不出來,而且密室里有高手在把守,他們不怕陳天明能逃得了。
  楊桂月看著先生走了,她跑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說道:“陳天明,你現在怎樣?”
  “唉,你沒有看到嗎?我被打成重傷,還被廢了武功,你說我能怎樣?”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對了,你有那個十全大補丸嗎?”楊桂月繼續問道。
  “沒有,那是我騙他的。”陳天明小聲地說著。雖然這密室沒有什么監控器,但還是小聲說話為好。
  楊桂月聽后臉色變了,“陳天明,明天我咬舌自盡后,你就找個東西把我的臉劃花,不要讓人拍清我的臉。”楊桂月還是想著自殺算了,自己清醒被人強,還不如死掉不知道什么事情好一點。
  陳天明看了看空無一物的密室,“小月,麻煩你幫我找一個可以劃花你臉上的東西給我。”
  楊桂月看了看密室,臉色更加難看了。“這下慘了,我們怎么辦啊?”楊桂月現在真想哭了。
  “你冷靜一點,我有辦法。”陳天明堅定地說道。他有感覺到自己受傷的地方好象沒有剛才那么痛了,這說明血黃蟻的血液在起作用,雖然沒有自己運功那樣好的效果,但起碼是有點作用。
  而且這次先生廢掉自己武功的手法跟以前蔡東風對付自己的差不多,那次是梁詩曼救了自己,現在有楊桂月在身邊,自己可能還會有救。陳天明也不敢有太大的自信,因為先生的武功高強,不知道他用廢掉自己的手法會不會還有不同。只有讓楊桂月幫了自己,才能知道行不行。
  “你有辦法?”楊桂月欣喜若狂,不過她冷靜下來又以為陳天明是在開玩笑。陳天明的武功被廢,他還能有什么辦法?他還以為像上次那樣他只是重傷嗎?他現在可是沒有武功了。看這密室這么牢固,而且先生那些人的武功這么高,就算自己解開身上的穴道也是逃不出去。
  陳天明點點頭,“是的,你還記得上次我們在深山老林的事情嗎?你不是也幫了我,讓我的武功恢復嗎?”陳天明不敢直接跟楊桂月說要跟他xx00,他想循序漸進地啟發她,讓她不要以為自己是一個大色狼。其實自己是很純的,現在只不過是形勢所迫而已。
  “陳天明,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這個流氓嗎?”楊桂月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