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482 水龍頭壞了

近了,陳天明終于走近先生,他現在距離先生只有十米左右。在他們這些高手中,十米距離完全可以讓他們秒殺一個人了。
  “怎么了?你不敢動手嗎?我可是先讓你動手的,要不然到時你卻是動不了手。”先生陰陰地說道。好象他的嘴唇沒有動,他的聲音也不大聲,但卻能清楚地傳到陳天明的耳朵里。“陳天明,你不是有獨孤飛劍嗎?你還是用上,讓我看看是不是有很大的威力?”
  陳天明沒有說話,他知道自己遇上平生最強的對手了。雖然他還沒有跟先生交上一招,但先生體內透出無形的真氣卻讓他不敢輕視。“好,我會全力以赴,你要注意了。”當他面對一個可以正視的對手時,陳天明還是尊重他的,就算他是自己的敵人。
  陳天明雖然沒有用飛劍,但還是運起自己自己體內的八道真氣化為兩道,兩道真氣一左一右地向先生襲去。那真氣如猛龍出海一般,發出低喝。自從陳天明的武功大成之后,他從來沒有用全力去對付一個人。面前的先生透著神秘,讓他不得不認真對待。
  “轟”,陳天明的十成真氣全打在先生的身上,但先生好象只是揮揮手,陳天明的真氣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陳天明吃驚地看著面前的先生,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可是自己的全力一擊啊,可先生好象沒有怎么招架似的就把自己的攻擊消失得無形了。“你這是什么武功?”陳天明問道。
  “你的武功已經算是不錯了,但你還是差一個層次,有時一個層次就差天地這么遠。”先生得意地笑著。他已經試出陳天明的武功,雖然很強大,但還沒有登上最高的境界,也就是反璞歸真。如果一個人的武功達到這樣的境界,那便是無招勝有招,就算是再強的攻擊也是不怕。
  “什么層次?”陳天明不懂了。
  “以你這么年輕就練到這么強的地步,估計你的武功在十年內還會進一層達到反璞歸真的地步,但是可惜了,你得罪了我,就只能是完蛋了,你沒有機會再練。”說完,先生向陳天明飛過來。
  說是飛其實不是,先生整個人向陳天明飄移過來,就像他根本沒有沒力似的。這是輕功嗎?陳天明暗暗吃驚。雖然他的輕功也是不用腳,但像先生這樣的飄移根本不是一個層次。如果陳天明不是無神論者,他還真以為先生是鬼不是人了。
  拼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暗暗咬牙,把手一伸,一道白光閃了出來。他要用飛劍全力一擊,如果這次不能對付得了先生,那他就要逃了。m的,我打不過還不能逃嗎?
  “呵呵,很好,看看你的獨孤九劍如何?”先生陰笑一聲,然后徑直向陳天明飄過去。
  “破!”陳天明大喝一聲,所有的真氣指揮著飛劍向先生沖過去。飛劍無堅不摧,再加上陳天明的十成內力可是非常厲害。就算先生的內力很強,可如果他跟自己硬拼的話,那自己就可以用飛劍破他的真氣。
  看著飛射過來的飛劍,先生的眼睛一亮,陳天明的武功還引不起他的興趣,可這個獨孤九劍卻是不一般,他倒要看看有多厲害?
  “嗖”的一下,飛劍就飛到先生的面前。但是奇怪的事情同時也發生了,那就是飛劍竟然射不過去,在它的面前好象有層看不到的防護層擋住不讓飛劍再動一毫。
  陳天明急忙咬緊牙關想用盡全力把飛劍推過去,可先生的前面比銅墻鐵壁還要厲害,根本是動不了。
  “陳天明,你還有什么絕招嗎?”先生笑著說道。
  陳天明知道跟先生的武功不是一個層次的,他的武功比自己強上太多了。想到這里,陳天明把飛劍一收,然后往后面逃,他一邊逃一邊對后面的楊桂月叫道:“小月,快跑,先生太強了,我不是他的對手。”
  就在飛劍剛回陳天明的身體時,先生也如鬼魅般出現在陳天明的面前。他陰森森地說道:“陳天明,你還能走嗎?”
  陳天明見先生突然就飛到自己的身邊,他知道自己是逃不了的,他對著楊桂月大叫一聲,“小月,你快逃,我來擋他一下。”話音未落,他便舉起雙掌擊向先生。雖然陳天明不是先生的對手,但這是他的含怒而發,要跟先生拼命。
  頓時,先生被無數個掌影所包圍,分不清哪是真掌哪是假掌,而且周圍的花草全像被人用鍘刀砍斷似的。“有一點門道,可惜你遇上了我。”先生冷冷地說道。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如果再讓陳天明練幾年,可能就快趕上自己了。
  只見先生的身形一晃,他出手了,只見他的手掌突然發出一道白影,那白影先是很小,隨著它的飛出越變越大,最后大得把陳天明攻過來的掌影全給吞噬,接著白影向陳天明飛去。
  看著龐大的白影向自己飛過來,陳天明無法再逃,他只有運起全身的內力向白影打去。“啪,”他的內力打中白影,但卻不能把白影打退。那白影繼續向陳天明罩過來,“轟”,陳天明整個人被白影打中。
  “撲”,陳天明覺得自己的胸膛像被一個大鐵錘打中似的,好象肋骨都被打斷了,他吐出一大口鮮血倒在地上。這是他跟先生的第一次見面,卻沒有想到輸得這么慘,先生的武功起碼高出他的一倍,而且他的武功太神秘了,讓自己根本逃不過他的攻擊。
  “呵呵!陳天明,你已經受重傷了,現在根本運不了氣。”先生說得一點也不假,陳天明的肋骨已斷,根本不能運氣。
  在那邊的楊桂月看到陳天明被先生打傷,她像一頭被激怒的獅子,“陳天明,你不要怕,我來救你了。”她向先生沖了過來。
  “小月,你快跑。”陳天明有氣無力地說道。這個胸女傻了,怎么不跑?自己都不是先生的對手,她沖過來簡直是雞蛋碰石頭。
  “不自量力,”先生冷哼一聲,把手一揮,一道勁風如颶風一般沖中楊桂月,把她給打在陳天明的旁邊。
  “你怎么不跑?”陳天明看著楊桂月也吐出了一口鮮血,不由苦著臉說道。
  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說道:“我像你那樣怕死嗎?我們就算死也要死在一塊。不,我的意思是說大家一起來的,就要一起走,大不了我們一起拼死。”
  先生聽了他們的話,眼睛突然射出一道冷光,“你們不要說了。”先生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舉起手掌準備擊下去。
  陳天明知道先生要殺了他,他只得閉上眼睛。雖然自己有血黃蟻的血液可以修復身體,但現在自己一下子被先生殺死,估計也是修復不了。因為只有人是活的才能利用血液修復,現在先生要殺他,他是活不了的。“先生,在我死之前,你可以讓我看看你是誰嗎?”陳天明突然問道。
  “不行,”先生搖搖頭,對著陳天明的氣海穴就是一掌。“啪”的一聲,陳天明暈倒過去。
  “你殺了他,那現在到我了!”楊桂月以為陳天明死了,不知道為什么,她也不想活了。
  “楊桂月,我留著你們還有用,陳天明只是被我廢掉武功而已,”先生說道。
  楊桂月奇怪地說道:“你認識我嗎?”她好象在印象中沒有見過先生這個人。
  先生沒有等楊桂月再說,他把手一揮把她給點暈了。先生之所以沒有把陳天明殺了,是因為他惦記著陳天明的十全大補丸,那種能快速恢復身體的藥丸。只要能從陳天明的身上得到十全大補丸,那他的手下就算是多了一條命,這對他的大事很有幫助。
  而楊桂月是許勝利的寶貝外孫女,許勝利當她是掌上明珠,有她在自己的手里,到時許勝利還不乖乖地聽自己的話嗎?于是,他兩手一抄夾著陳天明和楊桂月就要離開。
  “住手。”在那邊的陸宇鵬他們聽到陳天明這邊有巨響,便馬上沖了過來。他們跑到這里一看可是呆了,一個面具人挾著陳天明與楊桂月要逃走。
  以陳天明的武功,不要說一個人,就算是幾個人也不是他的對手。這個面具人一人就把陳天明跟楊桂月制服了?陸宇鵬他們也想不了這么多,他們向著先生飛過去,一邊飛一邊發出攻擊。
  “你們去死!”先生大叫一聲,由于他的手摟著陳天明與楊桂月,他對著陸宇鵬他們連踢幾腳,他體內的真氣從腳而出,幾股強大的勁風向陸宇鵬他們襲擊過去。
  由于陸宇鵬的武功比其它的保鏢高,他飛在前面。當他看到面具人這可怕的攻擊,害怕地叫道:“大家快退,這人的武功太強。”可是已經遲了,先生踢過來的勁風已經擊到陸宇鵬他們的前面。
  沒有辦法的陸宇鵬只好強忍一股真氣擋在前面,為大家擋住先生擊過來的勁風。“啪啪啪”,有兩道勁風擊在陸宇鵬的身上,陸宇鵬像斷了斷的風箏似的向后飛摔。而另外幾個保鏢也被先生攻擊的余風給擊中,他們也全往后面摔去。
  先生見已經在這里把事情鬧大了,也不想在這里久留以免節外生枝。他挾著陳天明與楊桂月往后面的黑夜中飛去,那邊是一大片樹林,他的人在那邊接應著他。
  那幾個受傷不是很重的保鏢急忙跑到陸宇鵬的面前,“鵬哥,你怎樣了?”剛才如果不是陸宇鵬沒有后退,反而飛在前面幫他們擋住攻擊的話,那他們可能是被殺死了。那個面具人太可怕,用腳踢出來的勁風也是這么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