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479 母女花

“咦,貝少,你怎么流鼻血了?”神醫奇怪地說道。貝文富的鼻子嘩啦嘩啦地流著血,神醫真怕他一個支持不住一命呼西的話,自己可能會被那些貝家手下干掉。
  “我,我沒有事。”貝文富一邊擦著鼻血一邊說道。神醫的藥真補,他喝下那些藥,只覺一股熱流涌上心頭,再涌向自己的鼻子。可惜那熱流不是涌向自己的小**,要不然真是發大了。
  其實神醫亂把補藥再加上一些藥合在一起給貝文富吃,貝文富沒有死掉,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神醫正七八經地說道:“貝少,其實你現在出的鼻血是你體內的毒血,你注意一下不讓它流得太多就行了。如果沒有事的話,你就先出去,我要給你配藥了。你也知道,有時時辰過了再配藥,效果就不是很好。”神醫還要跟樓上的美女xx00呢!他巴不得貝文富快點滾遠一點。不就是吃一些雜藥嘛,自己隨便給他弄就行了。
  “好,好,神醫,你慢弄,我先走了。”貝文富樂呵呵地跑出去。
  __自從這次馮蕓來京城后,陳天明發現她是真正地變了。雖然以前她在m市那里也有變化,但沒有像這次的真心真意。馮蕓不但乖乖地呆在安安公司里面,她還盡自己的能力幫張彥青他們做事,有空的時候就呆在房間里面練功。
  當然,當她聽到陳天明來公司的時候,她是跑出來的。“天明哥,你來了。”馮蕓看著陳天明。自從陳天明那次跟她交談后,她心里對陳天明又有很大的認識,原來他一直知道自己不是真心呆在公司里面,但還這么遷就自己。她發現陳天明不但長得帥,而且為人處世不錯,安安公司里的人都敬戴他。最要緊的是,現在每當她看他時,她就覺得自己的心跳得特別快。
  “恩,小蕓,我聽彥青他們說你現在非常用功,武功練得怎樣?”陳天明看著馮蕓問道。她現在把自己那小太妹的裝束全改了,頭發也拉直不是爆炸頭。一條長袖針織上衣,下面是過膝蓋的黑裙子,腳穿一雙捆綁式的涼鞋,非常青春陽光。
  馮蕓本來就長得漂亮,她以前只是打扮成太妹的樣子,以致掩蓋了她的清純。現在的她清純漂亮,讓陳天明的眼睛不由一亮。唉,如果她一早是這樣的打扮,估計有很多男孩追,也不要跟著方翠玉鬼混。
  “還行,我現在一有時間就練功,看能不能幫天明哥的忙。”馮蕓掩著小嘴笑道。
  你像現在這樣不給我惹事,就是幫我最大的忙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想。他不知道因為方翠玉的失蹤讓馮蕓的大腦清醒了很多,馮蕓想著陳天明為了救自己不顧性命,這點陳天明就不是壞人了。
  “唉,小蕓,如果你哥在這里就好了,你想不想讀書?想的話我送你去學校,那里有不少好男孩,到時你挑一個。”陳天明笑道。以馮蕓現在的打扮,一定能在校園里掀起風浪,估計她的追求者沒有一百,也在幾十。
  “那些男孩子哪有天明哥好,我就喜歡天明哥。”馮蕓大膽地說道。雖然她改成了清純的打扮,但她的內心還是大膽潑辣,敢做敢恨。她就是喜歡陳天明,所以她要大膽地說出來,別人不是說幸福就要靠自己把握嗎?
  開始馮蕓是想著逢場作戲假裝喜歡陳天明,為方翠玉打探多一點消息。但沒有想到她越跟陳天明在一起,越對陳天明有好感,慢慢地轉變成喜歡上他了。反正陳天明有不少女人,多自己一個不多,少自己一個不少。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小蕓,你不要這樣說,我當你是妹妹,等我有空我就幫你介紹幾個英俊的小伙子。”
  “我不,我就喜歡天明哥,”馮蕓嘟著小嘴不高興了,“就算你不喜歡我,你也不能這樣把我推出去,我要一輩子都跟在你的身邊。”說完,她胸前的酥峰好象因為她的生氣而有點顫動。
  看著馮蕓胸前的柔軟,還有那潔白的小腿,陳天明不由暗暗吸了一口冷氣。以前他還沒有發現馮蕓的迷人,現在才感覺到她的漂亮。
  “好了,我想看看你的武功練得怎樣?我們去訓練場。”陳天明說道。大后天他就要跟龍主席會合然后去木日國,他也跟柳生良子談過,柳生良子也對他說安全方面她會派一些高手幫忙。
  “好,我要跟你比試一下。”馮蕓本來是混黑道的,她越來越喜歡練武,一有時間就在拼命地練著,她也想看看自己的武功有多高,而且想得到陳天明的指點。
  他們到了訓練場后,陳天明便對馮蕓說道:“小蕓,你盡管對我出手,我要看你最強的武功是如何?”
  馮蕓點點頭,她深吸一口氣,內力一吐,手肘向前一沖,身體就如小豹子似的向陳天明撲過去。她在撲過去的同時,以手化掌砍向陳天明,那手掌帶出來的勁風也有點像模像樣了。
  不錯,攻擊有點力度,出手也快,就是少了一分殺氣。陳天明看著馮蕓的攻擊暗暗地思量著。以前馮蕓跟方翠玉學的武功很多都是花架子,在攻擊上沒有很大的作用。就是有,也是幾招殺招,如程咬金的三斧一樣,打完就沒有戲了。
  而馮蕓現在跟智海學了不少武功,現在她的武功雖然不是很高,但也勉強過得去,跟一級保全員差不了很多。“小蕓,出手要狠,而且內力的運用一定要隨心而發,不要因為造勢才弄出來以致浪費了自己攻擊的內力。”陳天明一邊說一邊輕松地扭扭腰,雙腳往右移了兩步避開馮蕓的攻擊。
  “看招,”馮蕓見陳天明這么輕松地避開自己的攻擊,她又向陳天明踢去一腳,她一樣是用上了內力,空氣中蕩起無數腳影。特別是她穿著裙子,讓陳天明看到她雪白的大腿了。
  “這招還可以,但力度還差一點,以致攻擊不夠快,別人還是可以躲過。”陳天明又是輕輕一躍,避開馮蕓的攻擊。馮蕓現在差的就是內力,這內力的修煉只有三條路,一是靠自己努力修煉,二是有藥物進補,最好是奇珍異寶。三是人為的輸送內力。
  馮蕓見自己兩次的攻擊都被陳天明躲過,她暗咬玉牙,全身突然一轉接著向陳天明旋去。她這招是把自己的身體當成攻擊武器向對手進攻,是要用上全身內力拼命地使出,這一招雖然威力很大,但對使用者也是有很大的副作用,稍為不慎就可能是死亡或者重傷。
  陳天明看到馮蕓使了這招,不敢怠慢,他在避開的同時,也用內力輕輕地護著馮蕓,怕她有什么閃失。
  “啊!”馮蕓畢竟是第一次用這招,力度的掌握還不夠,她慘叫一聲就要摔倒下來。
  眼明手快的陳天明馬上一招手,兩股柔力上下挺著馮蕓,直接把她給托到自己的身邊。陳天明雙手一抱就把馮蕓給抱住了,他看著臉色蒼白的馮蕓關心地問道:“小蕓,你怎樣了?”
  “我,我沒事。”馮蕓有點害怕地說道。剛才她把自己的內力使用到極限了,稍為不慎她就會重傷,幸好陳天明化去自己的攻擊而抱著自己。她一想到自己現在陳天明的懷里,小臉不由一紅,一股男人的氣味讓她心如小鹿般跳躍。
  “你還嘴硬?你看你臉都白了,是不是受傷了?”陳天明擔心馮蕓,干脆直接坐在地上,把馮蕓抱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仔細地探著她手腕上的經脈。由于他緊張馮蕓,一時沒有注意馮蕓坐在他的大腿上。
  過了一會,陳天明才舒了一口氣,剛才馮蕓使出她自己也沒有辦法控制的招式,幸好自己及時護著她,要不然她不會只是輕傷,一定是重傷了。
  “天,天明哥,我可以起來嗎?”雖然馮蕓喜歡陳天明,但讓她這么親密地坐在陳天明的懷里,她還是挺害羞的。而且剛才陳天明在為她把脈什么的時候,還碰了三下她胸前的柔軟,讓她暗暗顫抖了三下。剛才的感覺,就好像自己被電擊到一樣,又麻又酸。
  陳天明也發現自己現在跟馮蕓的情形非常曖昧,她的小屁股正坐著自己的兩腿間,頭靠著自己結實的胸膛,一股處子特有的幽香往他的鼻子處撲來。而且馮蕓的身體有點傾斜,他正好可以從她的脖子往上衣看進一點點,看到一點點的溝溝。
  天啊!我的那里沖動了!陳天明暗叫不妙,他的那里挺了起來,現在馮蕓正好坐在他的那里,這一挺要說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啊!兄弟啊!你不要亂動啊!我拜托你了,大不了今晚我找曉丹讓你玩玩好不好?陳天明暗暗地想著。
  可是,這東西能是陳天明想控制就控制得了的嗎?它一挺就挺了起來,好象正挺中馮蕓的那個股溝,而且還是非常強悍的那種。
  馮蕓也感覺到屁股正面突然出現了什么東西頂著自己似的,咦,奇怪了,剛才好象都沒有什么東西頂著自己屁股的,現在怎么出現了?好象有點硬硬的,但又不是很刺人。想到這里,馮蕓輕輕地扭了幾下屁股,想感覺那里到底是什么來的。
  我的媽呀!陳天明困難地吞了吞口水,自己的那個兄弟就像一個炮引,被馮蕓又軟又有彈性的臀部扭了幾扭,馬上把他的“炮引”給點著了,他只覺一股熱火馬上沖上自己的大腦,那非常再加非常強大的刺激感傳遍了他的全身,他的身體不由一抖,他快要控制不住了,他情不自禁地想要動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