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475 我的女朋友

“媽,你不要為難天明了。”苗茵看到陳天明愁眉苦臉,不由心疼了。媽媽這個條件也太那個了,這怎么可能呢?就算陳天明是國家主席的兒子,主席也不敢同意陳天明娶幾個女人,那可是違法的事情。
  “陳天明,小茵,我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如果你們不能做到,那你們也不能在一起。如果你們沒有結婚就,就做那種事情,我就死給你們看。”說完,苗媽捏了一下苗爸的大腿。
  苗爸馬上心神領會地也跟著附和,“對,我也死給你們看。”他們在來之前已經商量好了,如果苗茵不答應,他們就要用死來威逼女兒。
  “爸,媽,你們這樣做,只是讓我不孝嘛!”說到這里苗茵傷心地哭了起來。
  陳天明看著苗茵痛苦地流著眼淚,他心里非常心痛,就像被刀絞了一樣。“苗茵,你不要哭了,我,我答應你媽的條件,我一定會努力的。”唉,現在只有是見一步走一步。到時找個機會認識一下國家主席,然后再趁主席腦袋進水的時候跟他談這個條件,估計是有百分之一的希望。
  再或者,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到時苗媽可能也會腦袋進水答應自己跟苗茵在一起也說不定啊!想到這里,陳天明的心里又有一點希望了。事在人為,自己跟韓賓接近國家主席,不行,韓項文那小子是自己的情敵,韓賓不一定會幫自己這個忙。不知道許勝利跟主席的關系怎樣呢?是不是穿一條褲子的呢?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好,我們就這樣說定了。”苗媽高興地說道。“另外,我給你們約法三章。”
  “約,約法三章?”陳天明與苗茵異口同聲地叫道。不是說只有一個條件嗎?怎么還有三章?
  “是的,”苗媽得意地說道。“這只是附加條件而已。第一,你們不能在結婚前見面交往。第二,小茵可以再交其它的朋友,第三,小茵在結婚前一定要保留清白之身。”
  陳天明愣了,“什么?不能再交往了?”
  苗茵也說道:“媽,你這樣的約法三章不行,第一章通不過。”
  苗媽和苗爸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說道:“這樣,第一改為少交往,不過你們不能同居,只能做普通的朋友。”
  “這個我可以答應。”苗茵點點頭說道。只要爸媽先讓她跟陳天明交往,那他們再慢慢地想辦法!陳天明可能找不到國家主席同意的,唉,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她也準備等爸媽同意之后,再把自己給了陳天明的。沒有得到父母的祝福,就算跟自己相愛的人在一起,也不算是真正的幸福。
  “好,我會努力的。”陳天明見苗茵也同意了,自己也不好再說什么。“老師,你們這次來京城呆多少天啊?”陳天明想著曲線救國,只要把苗茵父母討好了,自己還是有一絲機會的。
  “我們會在這里呆三天,不過不用你費心了,我們會安排的。這三天小茵陪我們就行了。”苗媽的眼里透著狡黠。
  陳天明急忙說道:“不費心,我現在很有空的,我可以陪你們去玩。你們以前也是我的老師,就算苗茵跟我現在只算一般朋友,我也可以陪你們的嘛。”
  苗茵也說道:“媽,天明說得對啊,他可以陪我們的。”
  “反正我不想見到他,小茵,你是不是想趕爸媽走啊?如果是的話,那我們下午坐飛機回去。”苗媽邊說邊站了起來。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苗茵聽媽媽都這樣說了,自己也不好再讓陳天明跟著去。自己的爸媽難得來一次京城,自己陪一下他們!想到這里,她向陳天明使了一個眼色。“天明,你還是回去,我陪我爸媽就行了。”
  陳天明無奈地站起來,說道:“好,你們慢聊,如果有什么事就給我打電話。”說完,他要離開了。
  “陳天明先生,你把你的卡拿走,我不需要了。”苗媽嚴肅地說道。
  “這個還是你們拿著,就當學生孝敬老師的。”陳天明訕訕地說道。苗媽現在要跟他劃清界線。
  苗爸從地上撿起金卡遞給陳天明,“你拿著,我們還是有錢吃飯的。”
  陳天明見苗茵父母的態度這么堅決,他只好拿著卡出去了。苗茵父母見把陳天明給趕走了,高興地對望了一眼。苗媽對苗茵說道:“小茵,中午我們就在華清酒店吃個飯,下午出去玩!”
  “好,媽,你想去哪里玩?我帶你們去。”苗茵點點頭。畢竟父母很少來京城,上次也只是玩了兩三天,他們因為要回去也沒有玩夠。反正陳天明有的是錢,自己賺的錢就當是給父母花!
  “別急,下午我再告訴你!我們現在先去吃飯,中午好好休息一下。唉,我們都這么大一把年紀了,來來回回地跑著,也是夠累的。”苗媽故意地說道。
  苗茵聽著媽媽的話,眼睛不由一紅,“媽,是我不孝,我應該回去看你們,或者接你們過來的。讓你們跑來跑去的,要不下午你們再休息一下,明天再玩了。”就算爸媽不要陳天明陪,自己也可以包一輛出租車,帶著爸媽在京城好好玩玩。
  “我們不累,先去吃飯!”苗媽擺著手說道。
  下午,苗茵帶著父母剛走到學校的門口,一輛豪華商務車就開了過來。商務車開到他們的身邊停了下來,車窗打開了,露出韓項文英俊的臉龐。“苗茵,伯父,伯母,你們這去哪啊?”韓項文笑著說道。
  “喲,這不是項文嗎?”苗媽眼睛一亮,興高采烈地叫著。
  “是啊,伯母,是我,你們來京城怎么沒有給我打電話呢?我好開車去接你們,帶你們好好在京城玩玩啊!”韓項文有點埋怨。
  “你現在有空嗎?”苗媽越看韓項文越順眼,聽劉副院長說韓項文到現在都沒有女朋友,就這點陳天明就比不上人家了。看那個陳天明長得老實,其實里面特花心。
  韓項文哪聽不出苗媽是什么意思呢?他急忙點頭,“有啊,我有空,你們要去哪玩?我陪你們。”
  苗茵不想韓項文插過來,“不……”可是,她才剛說一個字,苗媽就插上話了,“好啊,項文,這幾天你就陪著我們到處玩玩。”
  “媽,”苗茵微微看著苗媽說道。她不想跟韓項文扯在一起,特別是這個時候,如果讓陳天明知道,他一定以為自己什么了。
  “小茵,你不要忘了我們的第二章,而且你是不是想媽累一點啊?”苗媽有點生氣地說道。
  韓項文也說道:“苗茵,我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當一般朋友陪陪你們而已。而且我覺得伯母這個特好,就像我媽一樣疼我。”
  苗媽說道:“項文,找個時間約你媽一起出來玩啊?”
  聽苗媽這樣說,韓項文的臉色變了一下,“我媽已經過世了。”
  “噢,不好意思,都是我多嘴,項文,你不要生氣。”苗媽不好意思了。
  “沒事,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所以我看到伯母就想著我媽而已。”韓項文搖搖頭說道。他把車門打開,讓苗茵他們上車。這商務車后面很寬敞,幾個人坐進去還挺松。
  苗媽對韓項文說道:“項文,我們也不大熟悉京城,你就帶我們去玩!”說完。苗媽對著他眨了眨眼。
  “好,我來安排。”韓項文點點頭。
  當韓項文的車剛開走,陳天明的車也出來了。他擔心苗茵他們出事,便在中午的時候給苗茵發了一個信息。得知苗茵他們現在出去打車,他便開著車想在后面跟著,卻沒有想到韓項文出現了。
  難道是韓項文告的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不知道是誰向苗茵父母告密,而韓項文現在又剛好出現?這也太突然了!不過以韓項文的為人,他不應該這樣做。他自己都說要跟自己光明正大的競爭苗茵,而且以他家里的條件,完全可以給苗茵父母施壓,可韓項文并沒有這樣做。
  m的,如果讓我知道是誰告的密,我一定割了他的**數年輪。陳天明生氣地罵著。不過現在有韓項文在陪著苗茵他們,自己也不好再跟著了。只能是等過幾天,苗茵的父母省了,自己再好好問問!
  如果是別人,陳天明還是不那么緊張,可韓項文這個男人太優秀了,不但相貌、身份、地位和家勢,哪一樣都不輸于他或者比他好。不就是公平競爭嘛,自己還怕他嗎?而且苗茵喜歡的是自己,又不是他。
  這幾天,最高興的莫過于苗媽,因為這幾天韓項文一起陪著他們,而且苗茵由于她的勸告,也跟韓項文說上一些話。雖然不是什么情人之間的甜言蜜語,但也是一個良好的開端。只要以后自己再為韓項文和女兒創造機會,他們一定成的。
  反正事情也不急于一時,陳天明那個什么鬼條件是根本完成不了。過一段時間,自己再叫小茵省,讓韓項文送她回來,這又是為他們創造機會了。苗媽越想越高興。
  韓項文與苗茵把興高采烈的苗爸苗媽送上飛機,韓項文就要送苗茵回去。苗茵搖搖頭說道:“不用了,天明過來接我了。”
  “天明過來?”韓項文奇怪地說道。“那他為什么不送送你爸媽啊?”
  “這是我們的事,”苗茵不想跟韓項文說這個。這時,陳天明接到苗茵的短信,馬上向這邊跑了過來。這幾天他看著韓項文在陪著苗茵他們,他快要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