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8)      第1943章(01-28)      第1944章(01-28)     

流氓老師1457 你是不是傻了

那個男的見黃娜有點猶豫了,他不由得意地說道:“黃娜,你可要想清楚啊!其實我當你是朋友,我也希望你當我是朋友,你還是叫這個鴨子出去!男人嘛,哪里沒有呢?你看我,不比這個鴨子差的。”男人拍拍自己的胸膛,他說自己的錢不差。
  陳天明一聽這個男的老叫自己鴨子,他火了。“大叔,你再說我可不客氣了。”
  “什么?你敢在這里打我嗎?”男人囂張地叫著。他不怕陳天明在輝煌酒店動手,這里的保安會收陳天明的。“鴨子,你有種試試,你不敢動手你就不是男人。噢,對了,我差點忘了,你只是鴨子,不是男人。”
  聽著這惡毒的話,陳天明哪忍得住。不就是生意嗎?大不了自己賠給黃娜。于是,他沖上前對著那個男人就是一巴掌。“啪,”陳天明一巴掌把那個男人打得摔飛出去。那男人摔在地上后,臉腫得老高,如在嘴里塞了一個蘋果似的。而且他臉上刻著五道手指印,那是陳天明的手指印。
  “你,你敢打我?”男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陳天明難道無法無天了。“來人啊,有人在這里打架了,有人打我了!”男人歇斯底里地叫著。
  “天明,”黃娜怕陳天明沖動把這個男人廢了,她急忙走過來摟著他。“你不要跟他一般見識。”
  服務員看到陳天明打人,她馬上拿出對講機讓保安馬上過來。有一個保安跑了過來,現在的輝煌酒店簡直是比公安局還牛,還有人敢在這里鬧事呢?保安一聽到有人在這里鬧事,覺得是要大展身手,要不然天天沒事干,也對不起自己那一個月幾千塊錢的工資。
  “保安,就是他打人。”女服務員看到保安來了,松了一口氣。她馬上指著陳天明對保安說道。
  保安一看是陳天明,不由愣了一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保安看著那個被打的男人說道。這保安是退伍軍人,在集訓的時候見過陳天明,陳天明還教了他們一些武功。
  “保安,他打我,他竟然敢在輝煌酒店里面打我,他明顯是看不起輝煌酒店。”那男人大聲地叫著。
  “他打你就打你,你為什么得罪這位老板?”保安當然是不客氣,對著那個男人又是一腳,把那男人的鼻子給踩出血了。
  “好了,這事就算了,”陳天明怕保安在這里繼續打這個男人影響不好。“那個什么老板,以后你的嘴巴放干凈一點。在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你得罪不起的人。”
  那男人呆了,他沒有想到保安不但不打陳天明,還幫陳天明打他,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難道自己今天見鬼了。男人從地上爬起來,對黃娜兇著臉說道:“黃娜,我告訴你,以后你們集團別想拿到耀人公司的產品,不過三個月,你們集團就別想在電腦行業混了。”男人覺得得罪不起陳天明,他拿黃娜出氣。
  “耀人公司的產品?”陳天明愣了一下,耀人公司的產品不就是那個超級電腦嗎?“娜姐,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黃娜小聲地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陳天明。原來黃娜這次來京城,主要是想找耀人電子廠的廠長章理貴要一些電腦經銷,但現在耀人電子廠的產品一早就被人家訂完了,所以章理貴連見也不見黃娜。
  沒有辦法的黃娜只好找到一線代理經銷商,想出高價買一批電腦回去,就算是少賺一點也行。因為耀人電腦的出產,將是電腦一個劃時代的改革,黃娜只有跟耀人科技靠上,以后才不會淘汰。
  這個男人叫熊標,就是耀人電腦的一個一線代理經銷商,他看到黃娜這么漂亮有錢,當然是見色起異,想逼黃娜跟他睡一次再簽合同,因此,就出現了這樣的事情。
  “嘿嘿,黃娜,你害怕了?”熊標抹著臉上的血,得意地說道。“從今以后,你們的黃氏集團就不能在電腦行業混了。因為我認識其它經銷商,只要我一個電話,誰也不會給你耀人電腦。”
  聽到熊標的話,黃娜的臉有點黯然,她知道在未來的三年,耀人電腦將會沖擊全國甚至全世界的電腦市場。這是一個很簡單的事情,在市場上同一類型的產品,相同的價錢,可耀人的產品性能和配置是其它新產品的兩、三倍,耀人電腦將會取代以前的電腦占在前列。
  不過幸好耀人電腦現在的發行量不多,還不是很沖擊國內的市場。但聽耀人公司的消息說,在未來三年,耀人電腦就會進軍全國的電腦市場,到時,其它的電腦廠要么轉產,要么成為耀人電腦的合作伙伴一起賺錢。
  黃娜就是看到這個賺錢的好機會,馬上到京城找耀人公司的章理貴,但章理貴現在太忙了,除非見以前的經銷商,后來找他的經銷商根本不見。
  “我,我大不了不做電腦這一行業。”黃娜有點傷心地說道。現在的生意越來越難做,不斷有新的集團公司出現成為她的競爭對手,而且她是一個漂亮的女人,有一些合作伙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呵呵,有我們耀人電腦撐著,你當然是做不了了。”熊標哈哈大笑。
  陳天明皺了皺眉頭說道:“耀人電腦是你的?”
  “關你什么事?”熊標見陳天明看著他,他有點害怕,他怕陳天明又打他。這是怎么回事?怎么陳天明打自己這保安不管呢?難道他們認識?
  “當然關我的事了,你叫熊標是嗎?呵呵,我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不是耀人公司的代理商了。”說完,陳天明拿出自己的手機。
  “哼,你以為耀人公司是你開的?說我不是我就不是嗎?”熊標覺得自己是斯文人,不跟陳天明武斗,來文斗。
  陳天明不理熊標,他已經給章理貴打通電話了,“章廠長嗎?是我。你手下是不是有一個叫熊標的代理商?”
  “是的,老板有什么指示?”那邊的章理貴聽到陳天明打了這個電話,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
  “你現在給熊標打電話,跟他解除代理經銷合同,耀人不應該跟這種人合作。”陳天明也不想在電話里說得太多。
  “我知道了。(,6)”章理貴也不多說,陳天明是他老板的老板,他的話就是命令,所以他只要執行就是了。
  熊標不相信陳天明有這個能耐,他輕蔑地掃了陳天明一眼說道:“哈哈哈,真是好笑,你以為隨便打一個電話,對方就是章廠長嗎?像這種玩意我也會,我也可以隨便給一個手下打電話,叫他章廠長,讓他配合我說話。”
  “鈴鈴鈴,”熊標褲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熊標拿出手機一看,發現是章理貴打過來的,他臉色不由一變。不過他不敢怠慢,馬上接通電話媚笑著:“章廠長,你好,你現在哪啊?我正想打電話請你到輝煌酒店吃飯呢!”
  “熊老板,我現在打電話告訴你,你跟我們耀人簽訂的代理產品合同取消,你明天到我們公司來拿合同違約金!”章理貴開門見山地說道。他不知道熊標是怎樣得罪陳天明的,他只知道,他要馬上跟熊標撇清關系,要不然那火也會燒到他的頭上來。
  “什么?”熊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用力打了自己一巴掌,好疼,不是在做夢。“章廠長,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要合同違約金,你是不是覺得那個價錢不對?我可以再提高的,你不要取消我們的合同。”
  熊標害怕了,他還想著自己如果代理耀人電腦幾年的話,自己以后起碼是億萬富翁,他可以再養十幾二十個情人。可如果他現在被耀人電腦拋棄,那他以后就不能在電腦行業混了,正如剛才他跟黃娜所說的。
  “這不是錢的問題,我們訂了這個價錢,是不會再坐地起價。”章理貴說道。
  “那到底是什么問題?”熊標氣急敗壞地叫著。如果他不能搭上耀人公司這條線,他真的是要轉行了,那一點點違約金算什么,都不夠他一個月賺的錢。
  章理貴以前也跟熊標認識,他嘆了一口氣說道:“問題是你得罪了你得罪不起的人。”說完,他掛了電話。
  熊標拿著電話呆若木雞,原來這一切是真的,剛才陳天明沒有騙他,他是給章理貴打電話。但是,陳天明怎么會認識章理貴,而且一個電話過去,章理貴寧愿賠償違約金,也不跟他合作了呢?
  陳天明見已經懲罰了熊標,也不理他了。陳天明扶著黃娜,拿著她的手袋說道:“娜姐,我們走!”
  黃娜雖然頭很暈,但她還是看到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天明,你認識那個章理貴章廠長嗎?”黃娜是一個很有生意頭腦的人,她知道只要熊標的合同一被解除,就會有一批耀人電腦空出來,她可以付給熊標得到的那些違約金,從而得到耀人電腦的一線經銷權。
  “是啊,娜姐,你不要擔心,你明天就去找章理貴,就說我讓你去的,他會把熊標本來的那份代理銷售額給你。”陳天明哪里看不出黃娜的意思呢?
  “真的嗎?”黃娜再也顧不上這里是公眾場合走廊,她摟著陳天明送上了自己迷人的香唇。
  陳天明見黃娜自投羅網,他哪會放過呢?他立即回吻她,舌頭在她的小香唇里打轉,跟她的香舌在纏繞。同時,他的大手也捂上了她飽滿的大白兔。
  “啊!”黃娜松開嘴輕輕地喘了一口氣,她快要窒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