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455 以前的情分

第15章奇怪的東西老龍點點頭說道:“陳天明說得也對,沒有證據的事情,說了反而不好。你以后要小心一點,陳天明不是有很多保鏢嗎?你以后可以借他一些保鏢。”
  “不,我才不會跟他扯上太多的關系。”龍月心搖搖頭。
  “你越是這樣越不好,只要你想著不跟他有關系就行了,你這樣做顯得有點掩耳盜鈴。而且陳天明的高手很多,你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老龍沒有想到龍月心對陳天明的印象這么差。不過,他又感覺好象有點不對。
  “爺爺,你放心吧,我會考慮的。”龍月心說道。
  老龍說道:“如果今天那個林國帶人送你們回來,也不會出現這事情。”說到這里,老龍心里一動。
  龍月心笑道:“這樣的結局不是很好嗎?我們可以看到想對我下手的人是誰,而且讓他們偷雞不著蝕把米。”龍月心想著今晚干掉幾個蒙面人,心里就高興,不知道能不能從那些蒙面人的尸體找到線索。
  “好了,你快上去休息吧,讓醫生幫你看看。”老龍揮揮手說道。
  “那好,我上去了。”龍月心點點頭,往樓上走去。
  就在龍月心走上去不久,在房間里的小李從里面輕飄飄地沒有一點腳步聲地走了出來。“長,已經查過了,死去的歹徒沒有身份,可能跟昨天晚上偷襲耀人電子廠有關。”小李恭敬地說道。
  老龍往后一靠,想了想說道:“這事情還是讓陳天明他們去弄吧,反正月心沒有事了。你看看紫真睡了沒有,讓她下來一下。”
  “是,”小李點點頭。
  __
  在先生的別墅里,當先生聽到老e他們失敗了,不由皺著眉頭。“老e,你確定那些全是南中海保鏢不是陳天明的人嗎?”
  “是的,我可以確定,那些人穿的衣服全跟南中海保鏢一樣,”老e點點頭。
  “這怎么說,老龍也起疑心?或者是剛好他的人在那里呢?”先生陷入了深思,過了一會,他抬起頭說道:“老a,從現在開始不要對龍月心行動,小心露出我們的馬腳。”
  “是,”老a點點頭。“那項目資料我們還打它的主意嗎?”
  先生肯定地說道:“要打,找機會搶過來,畢竟這是一個賺錢的好機會。好了,你們下去吧,老J,你留下來。”
  眾人離去了,只留下老J。老J知道先生單獨留自己下來是有事的,他站在一邊等著先生的話。
  “你過來我這里,我有事跟你說。”先生向老J招了招手。老J走到先生的身邊,先生在他的耳邊小聲地說著。
  __
  第二天,當陳天明聽到林國轉自申紫真的話說龍月心差點出事的時候,他差點嚇壞了。沒有想到先生那伙人要對龍月心下手,不行,我一定要派人保護好她們。想到這里,陳天明馬上派林國帶人保護申紫真和龍月心。
  林國一聽到申紫真受到襲擊,當然是緊張得要命。現在聽到陳天明要他派人保護申紫真,他馬上答應,帶著一批人準備二十四小時保護申紫真。而龍月心那邊,陳天明也派了幾個保全員過去。
  當陳天明準備過去看看龍月心的時候,他的電話響了。他一看,是莊菲菲打過來的。莊菲菲前天回到B省的莊家,說是要回去看看。
  “姐夫,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說說。”莊菲菲說道。
  “什么事?”陳天明問道。
  “你現在有空嗎?我在京城莊家別墅。”莊菲菲說道。
  陳天明沒有想到莊菲菲這么快就回來了,他馬上跟莊菲菲說他現在過去,讓她在別墅里等她。
  到了莊家的別墅,那些看門的保安認出陳天明的車,他們馬上把大門打開讓陳天明進去。陳天明進去后,莊菲菲便在樓下等著。自從她是陳天明的女人之后,她就嘗過做女人的滋味。她現在愛死陳天明了,那種飛上天堂的感覺讓她一直回味。
  “姐夫,”莊菲菲跑上去摟著陳天明的手臂。“小姨好想你啊!”
  “是嗎?你還沒有吃飽啊?”陳天明淫笑著。他趁著別人不注意,在莊菲菲豐滿的酥峰上摸了一把。
  “要死了,這可是在外面。你想要的話,我們回房間吧!”莊菲菲被陳天明這一摸,身子也是一軟,她太喜歡陳天明的強悍了。
  陳天明有點擔心莊菲菲,他跟她進了一樓的大廳后,便問道:(,)“菲菲,到底是什么事?”
  莊菲菲正色說道:“是這樣的,我上次聽你問我莊家有什么秘密的時候,我就暗暗留意。我問了莊伯,他說沒有。不過這次我回去看到了我爸爸存留下來的秘密保險柜,看到一樣奇怪的東西。”
  “是什么東西?”陳天明心里一動。
  “就是這一塊東西。”莊菲菲從沙上拿起自己的手袋,然后打開拿出一塊半巴掌大的東西遞給陳天明。
  陳天明拿過來一看,現這是一塊不知道是由什么做成像鐵片的東西。有點黑,握在手里感覺有點沉,應該不是鐵。這片東西的上面好象有條紋,有點像龜殼,但又不像龜殼。陳天明奇怪了,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菲菲,你知道這是什么嗎?”陳天明問莊菲菲。
  莊菲菲搖搖頭說道:“我不知道,我又不敢問莊伯,怕他不讓你看。所以我先拿過來問你了。”
  陳天明點點頭,他是知道莊伯一直對自己有著戒心,而且他也明白這是人家莊家的事情,自己要管也是有點過分。不過,許勝利讓他打聽這消息,如果自己不打聽,也是交不了差。陳天明用內力輕輕捏了一下這片東西的一個小角,現竟然不能捏壞一點。
  “咦?奇怪了,這是什么東西做成的?”陳天明吃驚地說道。他知道自己的內力,就算這是一塊鐵片,也會被他捏扁,可這次自己卻是捏不動這東西。他繼續加大內力,想把這東西捏扁。
  但是,讓他失望了,這塊有點黑黑的東西還是那么硬,根本沒有軟一點的感覺。陳天明驚訝了,這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東西啊?
  莊菲菲說道:“我也拿出去偷偷地問了一些金鋪的老師傅,他們說不知道這是什么材料的,肯定不是鐵,也不是金銀。”
  “菲菲,我想用飛劍試一下,看能不能刺花一點。”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這塊東西實在古怪,他想用飛劍試試,反正也不是割掉,只是輕輕刺一下。這東西太堅硬了,陳天明不管怎樣弄也沒有反應,所以激起他的好奇。
  不過,他也知道這東西能在莊念廣的秘密保險柜里,一定非常重要。所以,他想征求一下莊菲菲的意見。
  “姐夫,你試一下吧,不過要小心一點。”莊菲菲想了想說道。陳天明想要做的事情,她一定。
  陳天明點點頭,手掌一伸,內力一吐,飛劍從手掌心飛了出來。他小心地輕輕一割,用飛劍在那片東西上割了一下。
  “咦?沒有事!”陳天明驚訝地說道。他知道自己的飛劍是削鐵如泥,就算是金銀也不夠它削,但是卻削不動這塊東西。
  “姐夫,你的飛劍不是很厲害嗎?”莊菲菲也奇怪地問道。她也對這塊東西充滿著好奇,飛劍也削不動它。
  陳天明不信邪,再用內力一吐,那飛劍在內力的作用下出白光,然后他再用飛劍在那塊東西上割了一下,接著再拿出來一看。這次他呆眼了,那塊東西沒有變,好象飛劍根本對它起不了作用。
  “我的媽呀,這是什么東西啊?比飛劍還厲害?”陳天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的印象里,飛劍無緊不摧,怎么可能削不了這塊東西呢?
  “姐夫,你的飛劍真的很厲害嗎?”莊菲菲有點懷疑陳天明的飛劍。
  “你看吧!”陳天明看了看四周,現一樓大廳有扇鋼門。只見陳天明內力一送,飛劍便飛到那扇鋼門的頂角,然后一閃,鋼門的頂角好象豆腐一樣被飛劍給割了下來。
  莊菲菲大吃一驚,“姐夫,你的飛劍真厲害啊!(,16netbsp;陳天明得意地把飛劍收回來說道:“現在你相信我飛劍的鋒利了嗎?奇怪了,這塊東西是什么來的,居然這么堅硬?”
  “是啊,”莊菲菲也把這塊東西拿過來放在手里捏了一下。
  “菲菲,我估計這就是你們莊家的秘密,而且看這塊東西還沒有完整,只是其中一塊,你們家有一塊,另外五家也可能有一塊,加起來就是完整的一塊。”陳天明的心里突然有了這個大膽的假設。難道六大家族的秘密就在這些東西上嗎?可這東西到底是什么來的呢?想到這里,陳天明也想不通了。
  “要不我問問莊伯?”莊菲菲說道。
  陳天明想了想看著莊菲菲說道:“菲菲,你相信我嗎?”
  “我,我人和心都給你了,你還說這樣的話嗎?”莊菲菲紅著臉白了陳天明一眼。
  “這樣,你把這東西交給我保管,然后再拍張相片給莊伯看,看看他有什么話說沒有?”陳天明說道。這樣莊伯就算想要這東西,也是不可能的,反正在自己的手里。再說了,自己現在也算是莊家的女婿半個莊家人,可以拿著莊家的東西。
  “好吧,就這樣,莊伯這個人有時很固執,姐夫,你不要跟他沖突。”莊菲菲有點擔心地說道。
  陳天明搖搖頭說道:“我不會的,我忙完這幾天的事后,就跟你一起回B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