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451 買飛機

“呵呵,月心,爺爺怎么會害你這個寶貝孫女呢?你當時征求我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告訴你了,跟陳天明合作是最好的人選。”老龍哈哈地笑著。“現在相信爺爺了?你要知道,有一些是機密,你是不能知道的。你以后跟陳天明慢慢合作,會知道他更多的事情,他真是一個寶。”
  “切,是一個臭寶而已,自以為是,花心,流氓,又有點白癡。”龍月心把自己可以形容陳天明的詞語全用上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這么恨陳天明,可能他經常騷擾自己!
  “什么?月心,那個小子對你干了什么事情嗎?”老龍大吃一驚,他覺得陳天明是一個人才,只是想叫孫女結交他而已,并不是想把孫女送給那個花心小子,就算他們愿意,他也不肯,一定會捧打鴛鴦。
  龍月心搖搖頭說道:“那又不是,我只是感覺他有點討厭而已。”
  “不是就好。月心,陳天明這個人做朋友還是不錯的,你跟他交朋友,他可以幫你很多。但你千萬不要喜歡上他,他有很多女人,是現代的陳世美啊!”老龍千叮萬囑。當時他也想到這個項目重要,所以才讓陳天明參與。可他現在才想到自己漂亮迷人的孫女遇上那個色狼,可能會出問題啊!
  “爺爺,你放心,我才不會喜歡那種男人,你也知道了,我最討厭那種水性楊花的男人。”龍月心堅定地說道。
  “是,這個爺爺知道,所以我才這么放心。項目資料保密的事情你不要擔心,就交給陳天明他們弄就行了,他們在保護方面很有一手,而且高手很多。”老龍也不想這么好的項目被間諜盜走,那也是國家的一個重大損失。
  龍月心說道:“我知道了,爺爺,你忙!”
  __
  在苗茵的宿舍里,陳天明正摟著苗茵甜言蜜語,為了完成自己偉大的“使命”,陳天明一邊哄著苗茵,一邊對苗茵上下其手。這些天不管他怎樣努力,苗茵還是只讓他脫掉上面的衣服,而下面的衣服不能脫,要摸還是可以。
  但是這樣怎么可能讓陳天明解得了自己多日的相思之苦呢?他越是摸著苗茵胸前的柔軟,越是想著她下面的隱秘。但只能隔著褲子,只能是讓他望梅止渴了。
  陳天明輕輕地親著苗茵胸前的小紅豆,那蕾絲罩罩被他扔到床頭一邊,那對可愛的圓球屹立在他的眼前。
  被陳天明親著那敏感的地方,苗茵微微呻吟了一聲。她既喜歡陳天明吻摸自己的酥峰,又怕他吻摸那里。她怕陳天明控制不住,硬是要把自己那個了,那就麻煩了。
  陳天明的手輕輕地往下,伸到了她的裙子下,可惜苗茵穿著的不是那種性感超薄的小褲,要不然自己一摸就可以感覺到她里面的芳草地。唉,有時女人穿純棉小褲也麻煩。不過,陳天明還是努力地摸著,隔著小褲摸她的隱秘。
  他一只手在上面,一只手在下面雙管齊下,他就不信不能把苗茵給挑火了。到時她一軟下來,自己可是趁機而入了。
  “天,天明,不要摸那里了。”苗茵輕輕地夾了一下腳,她實在不住了。陳天明的手就好象魔手一樣,摸得自己渾身發燙,不要說他,就是自己也快控制不了自己。
  “苗茵,你今天就給我,行嗎?”陳天明哀求著。他聽莊菲菲說,這段時間韓項文好像也時不時地在苗茵面前晃來晃去,這情報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情報啊?韓項文那小子一直對苗茵不死心,如果讓他給撬了墻角,自己真的是要揮刀自宮了。
  “天明,遲點行嗎?”苗茵的話里透著猶豫,她好象蠻有心事似的。“我,我還沒有考慮清楚。你先放開我,我快受不了了,我不想我們現在就突破最后的防線。”
  “苗茵,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陳天明放開苗茵胸前的酥峰,正色地說道。
  苗茵支支吾吾地說道:“沒,沒什么事。”
  陳天明說道:“你不要騙我了,你是知道你眼里根本揉不了沙,你,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好,好,我告訴你,不知道是誰告訴了我爸媽,說你除了我之外,還有女朋友。”苗茵咬了咬牙說道。“昨天我媽還給我打電話問我這件事情,她說現在準備開學了,學校的事情多,她和我爸遲點來京城找你問個清楚。”
  “不會?哪個人這么缺德?這樣的事情也打小報告?”陳天明生氣地說道。他怕的就是苗茵的父母知道,所以想早點下手,把生米煮成熟飯后,就可以有談判的籌碼,現在慘了,被苗茵的父母知道。陳天明頭疼了。
  苗茵嘆了一口氣說道:“唉,這種事情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我爸媽遲早會知道的。你想想我們應該怎么辦?”
  陳天明問道:wap16“你怎么跟你爸媽說的?”
  “我跟他們說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不敢欺騙我爸媽。”苗茵為難地說道。
  “這個我明白,我到時再想辦法。”陳天明無奈地說道。陳天明也不好意思再跟苗茵進一步的親熱,苗茵還沒有考慮清楚,自己就強要了的話,也是對不起她。這事情到底是誰說的呢?難道是韓項文?不可能,好象韓項文蠻君子的,他應該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苗茵不好意思地看了陳天明一眼,接著拿起床頭的蕾絲罩罩,輕輕地蓋上那對可愛的大白兔,然后再把兩手繞到背后,熟練地扣上罩扣。
  陳天明想了想說道:“苗茵,竟然你爸媽都知道了,我到時就告訴他們實情,不過我也一定不放棄你,除非你不要我了。”
  “不,我要你。”苗茵傷心地撲到陳天明的懷里哭著說道。她跟陳天明這么多年的感情,而且陳天明一直是她心里的夢,她是不會讓這夢破滅的。
  “苗茵,我們一起去面對你的父母,你一定要站在我這邊,好嗎?”陳天明輕輕地摸著苗茵的后背,那手碰上了她的罩帶。“我們一起說服你的父母,我相信我們一定行的。”
  “好,我們一起說服他們。”苗茵堅定地點點頭。“如果我爸媽同意的話,你,你想怎樣,我都隨你。”說到這里,苗茵紅著臉低下了頭。
  陳天明聽著心里一陣興奮,但同時他也知道要說服苗茵的父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為了苗茵,他一定要努力。
  __
  “什么?老d被抓了?”先生慌得從太師椅上跳了起來。他寧愿聽到老d戰死,也不愿意聽到老d被別人抓了。
  “是的,我們的人查到了,老d被抓到虎堂的總部里,一直沒有出來。”老a低著頭說道。
  先生生氣地說道:“我們的人只有戰死或者回歸,怎么可能當俘虜呢?”
  老a說道:“聽說當時老d想自殺的,但陳天明好象識破了他的做法,先下手敲掉了他的牙齒,讓他根本沒有辦法自盡。不過先生你放心,老d一定不會招出什么來的。”
  “也是,我連自己的親信都信不過的話,這個世界也沒有什么人可以信了。”先生點點頭說道。“老d在虎堂總部里有點麻煩,我們就是不能掌握虎堂里面的情況,可老d偏偏在虎堂,真是讓人著急。”
  “很難救出老d,”老a搖搖頭說道。“老e,你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訴先生!”
  旁邊的老e點點頭(,6)然后把昨天晚上偷襲耀人電子廠的情況告訴了先生。
  先生嘆了一口氣說道:“昨晚的事情也不能怪你們,誰想到陳天明竟然會在那里,那個項目跟龍月心那個丫頭有關,看來事情有點復雜。”
  “根據我們的情報,那些項目是來自于華清大學里面的專家研究出來的,但具體不知道是哪些專家。不過是由龍月心主負責,她是創業協會的會長。”老a說道。
  先生想了想,然后坐回太師椅上說道:“可能陳天明也知道是我們要打那些資料的主意,如果我們再派人去,一定很難得手。不如我們在龍月心那里下點功夫,她跟那個申紫真不是負責資料嗎?我們就抓住那個龍月心,看能不能拿到資料,老龍很心疼他的孫女,估計抓到龍月心,那資料就容易得手了。”
  “怎么我們處處都會遇到陳天明?”老a氣餒地說道。他跟陳天明交過手,知道陳天明的厲害。而且聽老e說,他們還是九個人打陳天明,也一時勝不了他。
  “你放心,陳天明威風不了多久,你們快點把資料搞掂,弄些錢回來才是正事。現在蔣氏集團有點吃緊,他們拿不了多少錢過來維持組織的費用。”先生有點惱火。也不知道陳天明是怎么知道蔣氏集團跟自己有關系,麗人集團的生意幾乎處處牽制著蔣氏集團,再這樣下去,蔣氏集團就要告急了。
  先生哪會想到,當時莊家集團被收購的時候,陳天明讓宋顯耀他們查到了蔣氏集團在背后操作,所以,陳天明現在的生意也處處牽制著蔣氏集團。而且麗人集團跟蔣氏集團的生意大部分是差不多類型,麗人集團發展了,當然是打擊著蔣氏集團。
  “好,我會帶人去的。”老a點點頭。
  “老a,你不用去,畢竟你也有不方便的地方。你還是讓老e和老d他們去,讓他們多帶一些人,千萬不要再出事了。”先生擺擺手,“估計陳天明他們看緊那些資料,但我們卻不打資料的主意,而是資料的主人,呵呵,讓陳天明他們意想不到。”
  今天還有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