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447 史宜龍

陳天明定睛一看,果然發現那個鉆出頭的“淫婦”就是樊煙。他不好意思地說道:“噢,不好意思了,打擾你們兩位,你們繼續做你們的事,我走了。史統,你放心,我今天晚上不回來了。”說完,陳天明往外面走去,順便把門給鎖上了。
  史統訕訕地說道:“小煙煙,這個陳天明就是不識趣,我們不用管他,我們繼續,反正他今晚不會回來的了。”他摸了一下樊煙豐滿的酥峰,他感覺自己又找到感覺了,小蟲開始轉變了。
  “不,我,我們改天!”樊煙紅著臉搖搖頭。她本來是有點害怕的心理跟史統那個的,現在陳天明打斷他們,她哪還敢在這里啊!“我,我先回去!”
  “不要啊,現在這么晚了,你一個人回去怎么行呢?”史統當然是不想讓樊煙現在回去,他要在今晚把樊煙給推倒。
  “你不會叫手下送我回去嗎?史統,我今晚不能在這里,要不然會讓陳老師笑話的,你,你想的話,我們再找一個時間!”說完,樊煙的臉紅得如紅布一樣。“你現在給陳老師打電話,叫他回來。”
  史統見樊煙已經起來穿衣服,而且不管自己的勸告要回去,他只能是給手下打電話叫他們把車開到樓下送樊煙回去。
  史統傷心地看著樊煙離去,接著他生氣地給陳天明打電話,“陳天明!”
  “史統同志,呵呵,你真是快槍手啊!還說要兩、三個小時,原來就是這么兩三分鐘。”陳天明笑著說道。他一看史統就是銀樣蠟槍頭,就這么一會兒的時間,他就把事情搞掂給自己打電話了。
  “我靠,你這個喪盡天良的家伙,我,我們還沒有那個你就進來,現在小煙煙也走了。你為什么不遲兩、三人小時再進來。”史統想著自己差一點點就玉成好事了,他現在連死的心都有了。“另外,像我這種強悍的男人,哪會只做兩、三分鐘啊?陳天明,我要跟你拼命!”史統暴跳如雷。
  “呵呵,這叫報應,你以前不是也經常打擾我嗎?”陳天明幸災樂禍地說道。“對了,你是不是很窮啊?拜托你找個好的地方幽會,要不你們去輝煌酒店,我給你們免單。”
  史統說道:“你不要這么齷齪好不好?我們是純潔的,不像你說的那樣。”史統想起剛才樊煙交待過的話,要好好跟陳天明解釋一下,不要讓陳天明誤會和嘲笑他們。
  “純潔?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啊?你們剛才在床上干傷天害理的事情,我都看見了。”陳天明罵道。
  “我們是在床上聊人生談理想。”史統支支吾吾地說道。
  “你們聊人生?我看是聊人體生殖器官?”陳天明說道。“好了,我不跟你說了,你自己在宿舍**!”陳天明心里一陣痛快,也該史統享受一下這種滋味。m的,自己以前也經常被史統這樣打斷。
  陳天明掛了電話,便讓陸宇鵬開車去耀人電子廠。自從聽到林國說有武林中人過來偷項目的資料,陳天明便多派安安公司五個高手過去林國那邊。反正自己今天沒有什么事可干,還是過那邊看看大家,也好讓他們今天晚上睡一個安穩覺。耀人電子廠一般白天不是那么緊要,晚上卻是敵人容易來的時候。不過今晚有陳天明和陸宇鵬這兩個高手在,估計林國他們可是高興得要命。
  陳天明他們到了耀人電子廠,林國便馬上下樓迎過來。“老大,有什么緊要事嗎?”林國緊張地說道。
  “沒事,我見你們天天守在這里,怕你們悶,你今晚帶他們都去玩玩!我們在這里守著。”陳天明笑著說道。他也帶了幾個人過來,實力完全可以比得上林國他們那十五個人。
  “老大,不用了,反正我們已經習慣。”林國不好意思地說道。他還以為有什么事呢?雖然有一些保全員是輪流過來值班,但像林國幾個人是固定駐守在這里的,比較辛苦。
  “沒事,你們都去玩,去酒玩玩,我請客,”陳天明笑了笑,這些兄弟平時跟自己也很辛苦,自己關心他們得不夠。
  林國想了想說道:“這樣,我去跟那些兄弟說說,放他們一個晚上的假。”說完,林國走上了樓,跟樓上的兄弟們說了一下。由于可以換班的那幾個人員經常在外面玩,他們就不出去了,反而那些固定駐守在這里的兄弟們,聽說老大陳天明和陸宇鵬在這里駐守一晚,還請他們出去玩,他們便高興地歡呼著。
  于是,陳天明讓手下給他們這些人一張金卡,讓他們出去玩。陳天明看著林國還在那里,不由奇怪地問道:“阿國,你怎么不去?”
  “我,我還是留在這里好一點。”林國摸著腦袋說道。
  “老大,你不知道,國哥是想在這里陪著申小姐。”有一個保全員調侃著。
  陳天明笑道:“呵呵,原來是這樣啊!不錯,阿國,你們進展得怎樣了?”
  林國瞪了那個保全員一眼說道:“老大,你不要聽他們胡說,我跟紫真沒有什么的。”
  “好了,我們不要說了,還是上去再!”陳天明擺擺手往上面走去。當他們走到三樓的時候,發現龍月心和申紫真站在樓道的走廊,奇怪地看著他們。
  “月心,你也來了?”陳天明邊說邊瞪了林國一眼,m的林國是不是棄明投暗了?怎么龍月心來了也不告訴自己一聲?害得今晚自己覺得無聊想回宿舍住一晚。
  林國也看到陳天明對自己的警告,他急忙小聲地說道:“老大,不是我不想說啊,這幾天龍月心晚晚都在這里住,可紫真不讓我說,她說我如果告訴你,她就不理我了。”林國為難啊,自古以來忠孝都是難兩全的。
  我靠,為了女人,連老大的話也不聽了。陳天明真想一掌把林國給拍死。不過,他想想人家有了女人連老娘都不要,自己這個老大算哪棵蔥啊?“哼,我以后再跟你算帳。()”說完,陳天明馬上堆著笑臉向龍月心走去。“月心,你也在啊?”
  “陳先生,你怎么來了?”龍月心板著臉說道。“還有,你來就來,怎么下面這么吵?我還以為是出了什么事情呢?”
  “哼,林國,你竟然敢不聽我的話?”申紫真看到陳天明來了,以為是林國告的密,她把林國拉到旁邊,用力掐著他。
  林國苦著臉說道:“我,我沒有啊,如果我知道陳先生來,我一定會馬上給你打電話的。是他自己心血來潮要來,我能有什么辦法?”
  陳天明冒冷汗了,幸虧申紫真不讓林國暗殺自己啊,要不然自己可是暗箭難防。不過,現在自己的兄弟正處水深火熱之中,自己吃一點虧也要維護他了。唉,現在的老大不好當啊!
  “申小姐,你們誤會了,阿國不知道我要來,我是見他們這么辛苦,叫他們今晚出去玩玩,我們來幫他們看著。”陳天明說道。
  “什么?你說那些保全員去玩了?”龍月心大驚失色,她是知道這些安安公司保全員的厲害,現在陳天明叫他們去玩,如果有歹徒來了怎么辦?怪不得剛才下面這么吵,原來那些保全員出去玩了。
  龍月心就是害怕有人來搶資料,所以這幾天晚上都帶著幾個自己的保鏢過來這里看著。且她覺得林國他們不錯,發現有危險,還多加幾個保全員。可現在倒好,陳天明還叫那些保全員出去玩。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啊,他們這些天太辛苦了,是要讓他們輕松一下,要不然他們天天繃著神經,人會繃出病來的。”
  “如果出事了,我看你怎么辦?”龍月心真想一腳把陳天明給踢下樓,這個自大的男人,以為自己帶了幾個保鏢就很了不起嗎?
  “不用怕的,我這些保鏢很厲害,絕對不比那些保全員差。”陳天明自信地說道。
  龍月心掃了陸宇鵬他們一眼,不再說話,她只是希望今天最好不會有歹徒過來,前幾天都沒有人過來的。
  林國急忙站出來打圓場,“龍小姐,你放心,陳先生這些保鏢非常厲害的,也是我們安安保全公司的保全員,并不比我們這些保全員差。”
  聽林國這樣說,龍月心的臉色才緩了一下。安安保全公司就是負責保護,陳天明能請到他們當保鏢也是在情在理。而且陳天明說得也對,那些保全員天天在這里守著,他們的神經也繃得太緊了。她轉頭看著申紫真,“紫真,看來我也要放你兩天假,讓你好好休息一下才行。”
  “不用,我不累。”申紫真搖搖頭說道。
  “這樣,我明天請你們一起去玩,到時把密碼箱放在安安保全公司的保險柜里鎖著就行了。”陳天明對龍月心笑著,這可是一個親近龍月心的大好機會。
  “也好,紫真是要出去玩玩了。”龍月心點點頭。“不過剛才陳先生說得讓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天天把密碼箱鎖在這里,有時不趕貨的時候,可以放在安安保全公司的保險柜里,這樣林國先生和紫真也可以輕松一下。”
  陳天明說道:“對,就這樣,到時我們再合計一下。阿國,你陪申小姐回房間看著密碼箱,我陪月心去看看這里的防護措施。”說完,陳天明拼命地向阿國使著眼色,反正他們兄弟倆自己泡自己的,大家互不相干。
  林國馬上拉著申紫真說道:“紫真,我有事點要跟你說,我們去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