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3)      第1943章(01-23)      第1944章(01-23)     

流氓老師1446 史統示警

葛然聽后愣了一下,他急忙搖頭,“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碰到的。”他哪會讓別人知道他要強j房憶香,而被陳天明打了呢!
  蔣炎笑了笑說道:“小然,你不要騙我了,我如果連這些小事都不知道的話,那我也不叫蔣炎了。你是在輝煌酒店被陳天明打的,這個陳天明也太愛多管閑事了,你不要怕,我一定幫你對付他。”
  “真的?!”葛然高興地叫了起來。竟然蔣炎什么都知道了,那他也不遮著掩著。“蔣董,其實陳天明也就是副市長何連罩著他,我只要把何連給收了,就沒有什么問題了。”
  “呵呵,看來你還是不了解陳天明,麗人集團和輝煌酒店是陳天明的。”蔣炎笑道。
  “什么?”葛然有點不敢相信,他知道麗人集團和輝煌酒店的厲害。“陳天明有這么厲害嗎?”錢能通神,葛然現在有點怕陳天明了。麗人集團在輝煌酒店在省城也有分公司,都是有很大背景,是有點難搞了。
  蔣炎看出葛然心里的猶豫,他笑著說道:“怎么了?陳天明差點廢了你,你就這樣算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就不是男人,也不配跟在湯副省長后面當跟班了。”
  葛然訕訕地說道:“我,我不會這樣算的,我現在只是想著如何對付陳天明。可能以前的計劃要改變一下才行。”陳天明能把生意做得這么大,省里可能也有人。
  “沒事的,我跟陳天明也有點仇,大家一起聯合對付他就行了。小然,這樣,你負責跟m市的市長溝通一下,市長跟陳天明也有點不對,而且他剛才不是也看你了嗎?”蔣炎說道。
  葛然聽了暗暗吃驚,這個蔣炎果然不簡單,自己被陳天明打的事情他知道,現在連市長跟自己交好也是知道。“蔣董,那你說我應該怎么做呢?”葛然問道。
  “是這樣的,我們要打擊陳天明,就要把他的生意全給滅了,你岳父不是在省社會保障廳當廳長嗎?我們只要這樣,就可以賺很多的錢了。”蔣炎小聲地對葛然說道。
  “這,這保險嗎?”葛然聽了蔣炎的話,有點猶豫了。風險和利益是同在的,雖然蔣炎說可以賺很多的錢,但也一樣有風險。
  蔣炎正色地說道:“你知道我跟湯副省長的關系,再過幾天,你再跟著我到京城看看望一些中央領導,你就知道陳天明在我的眼里只是一個小角色。不過他的集團公司蠻大,我動他要有一個理由,在股市上收購麗人集團,不但可以動陳天明,而且還可以占有他的錢。這比玩他的女人一樣讓人興奮啊!”
  葛然聽到蔣炎說玩陳天明的女人,他心里也馬上興奮起來了。媽的,劉美琴越來越好看,那種性感和漂亮并存的韻味,是自己上過所有的女人中沒有的。想到這里,他的下面也興奮了。對,自己不但要上房憶香,還要上劉美琴,讓陳天明戴綠帽。呵呵!想到這里,葛然就高興了。蔣炎在省里的勢力很大,有他幫助,自己一定可以對付得了陳天明。而且他跟湯副省長的關系,自己就更不要猶豫了。
  “好,我聽你的。wwl6”葛然堅定地點點頭。陳天明,你敢踢我的下面,我要割你的下面,看你還厲害不厲害?
  __
  史統現在跟樊煙可以進展神速,這不,他跟樊煙吃完宵夜后,就回到宿舍聊人生聊理想了。
  “小煙煙,我們上床聊一下天?”史統對樊煙蕩淫地笑著。這些天他已經幾乎把樊煙的某些人體部位給摸了,就是差真正實踐的機會。
  “這,這好!”樊煙是一個敢做敢當的女孩,她現在太喜歡史統了。原來史統以前都是裝的,他不但武功高強,還有不少生意,真正是一個有錢年輕有本事的男人,自己不好好地把握住,就會給那個于小晴給搶去了。于是,當史統說上床聊天的時候,她也就半推半就紅著臉上去了。
  史統已經把門給鎖上了,陳天明現在都不知道跑到哪個國家,所以他不擔心陳天明會回來這里住。現在又沒有上課,而且陳天明在京城有這么地方住,他除非腦袋進水了,才會三更半夜回學校宿舍住。
  史統緊緊地摟著樊煙,瘋狂地親著。他不管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推倒樊煙,要不然也太對不起國家了。“小煙煙,你好美,我愛你。”這是男人一般要推倒某個美女的準備話語,先讓她感動得暈迷,然后再胡作非為。
  “史統,你一定不能負我,要不然,我死給你看。”樊煙也使出女人慣用的殺手锏,在獻身之前給史統說明一下,不能白讓他得了便宜。
  “不會的,我怎么會負你呢?”史統一邊捏著樊煙豐柔的波峰,一邊信誓旦旦地表著態。只要讓他現在把樊煙給上了,就算做馬做牛也值啊!男人,就是要做女人的牛馬,在她的一畝地上努力地耕耘。
  聽到史統的話,樊煙高興地閉上眼睛,不再阻止史統的手,讓他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了。不一會兒,史統就把樊煙的衣服給脫光。
  “史統,把燈關了。”樊煙小聲地對史統說道。
  “好!”史統依依不舍地看了樊煙那冰清玉潔的肌膚,反正這是第一次,關就關,下次自己不關燈好好看個夠。他站起來走到門邊把燈關了,當他轉頭回來的時候,發現樊煙已經把被子拉上蓋住她的身體。
  嘿嘿,蓋被子又怎樣呢?自己的內力好,一樣可以在黑夜中看得清楚。小煙煙,我來了。史統在心里叫了一聲,就往床上撲去。那床發出可憐的叫聲。
  在被子里的樊煙有點顫抖l6這畢竟是她的第一次,她任史統把她壓在下面,等待著那神圣的一刻。
  史統興奮了,他已經張開了樊煙的雙腿,準備要沖進自己神往的地方。只要樊煙成了自己的女人后,自己就可以了了一件人生大事,以后可以放開手腳對付那些幕后黑手。
  “咔咔咔”,房門的鎖孔好象插進了鑰匙在扭動,就好象史統將要插進樊煙里面似的。
  史統聽到有人開門心里不由一跳,馬上停止了動作。是小偷?我靠,我們宿舍哪有什么錢?你如果要錢,等我上了我的女人后,我送你一千塊去吃宵夜,不要現在搗亂嘛!史統在心里恨恨地想著。
  樊煙也聽到了外面的響聲,她輕輕地推了一下史統,然后把自己的兩腳給夾緊了。現在史統就像是大羅神仙,也不可能進得了她的陣地。
  史統翻過身子,舉起手暗運內力,準備等那賊一進來,就一掌把他打出去,然后自己再大叫一聲,嚇死那個狗娘養的。
  門開了,同時,外面的人也出聲了,“咦?史統那個淫人不在宿舍啊?奇怪了,他又去哪里殘害良家婦女了?”那是陳天明的聲音。
  史統一聽臉都綠了,好你個陳天明,你居然在小煙煙的面前說我壞話,我一會再跟你拼命。“陳天明,我在這里。”史統大聲地喝道。同時,他也放下手撤掉內力。
  “我靠,史統,你在就在,這么大聲干什么?對了,你這么早就睡覺了?你是不是有病了?”陳天明一邊說一邊打開了門邊的燈。
  樊煙一聽到是陳天明回來,她馬上鉆進被子里面了。她現在跟史統都是光著身子,如果讓陳天明知道的話,真是太難為情了。
  “你才有病呢!”史統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天明,我現在有點事,你先出去玩玩,過兩、三個小時再回來。”史統邊說邊向陳天明使著眼色,然后再看一下自己的被子。
  陳天明看明白了,原來史統被子里還有一個人,看他光著上身的樣子,估計里面是一個女人,而且也跟史統差不多打扮,他們準備真槍實彈地運動,被自己進來打斷了。不過,陳天明抱著要對同志負責的心態語重心長地說道:“史統同志啊,你這樣是不行的。”而且陳天明哪相信以史統這樣的體力,會運動得了兩、三個小時啊?估計他就是那兩、三分鐘就完事了。
  “陳天明,你說什么?”史統見陳天明還不滾出去,氣得眼睛都快冒火了。
  “你不是說你只喜歡樊煙嗎?你這樣在外面又勾搭另一個女人,你這算是什么?你對得起樊煙嗎?”陳天明一付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當然,如果樊煙同意的話,我也沒有話說。可你怎么能這樣呢?而且還在我的房間里做這種事情。史統,我現在鄭重地告訴你,我以后不管你和樊煙的事了。”
  史統向陳天明使著眼色,“天明,不是這樣的,你先出去,兩、三個小時后我再跟你解釋。”
  陳天明嚴肅地說道:“不行,史統,我不能讓你一錯再錯地這樣對不起樊煙。你們這對奸夫淫婦給我起來,然后再給我出去滾出去。”
  在被子里面的樊煙心里一陣感動,原來陳天明對史統這么好啊!以后一定要讓史統跟陳天明多學一點,這樣史統就不會變壞了。不過,她現在不出聲的話,可能陳天明會越吵越大聲,把旁邊的一些留校研究生給引過來。
  她紅著臉鉆出頭小聲地說道:“陳老師,是我。”
  “我知道是你,但你們不能這樣啊!”陳天明生氣地說道。“咦?怎么這聲音聽起來有點像樊煙啊?”
  “天明,她本來就是樊煙。”史統惱火地說道。被陳天明這一鬧,他剛才那強悍的蛇變成一條可憐的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