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442 我們喝一杯酒

“你啊你,都醉了,還喝什么酒?”陳天明邊說邊把莊菲菲扶好,拉著被子幫她蓋上。
  “我,我沒有醉。”莊菲菲見陳天明沒有給她酒,情急之下摟著陳天明的脖子,把他給拉了下來。陳天明本來是俯著身子,被莊菲菲一拉倒了下去壓著她。雖然隔著被子,可陳天明還是能感覺到她胸前的高聳。
  陳天明感覺自己的下面有反應了,他有點惱火地說道:“菲菲,你不聽話,我就打你,你快睡!”
  “嗚,姐夫,你都不疼我,你打死我算了。”莊菲菲邊說邊把被子扯掉,然后翻轉身露著自己誘人的挺翹的臀部。
  陳天明看著莊菲菲渾圓的屁股,心里不由一熱,他對莊菲菲的屁股有種不同一般的感覺,好象有種沖動和異樣。很有弦度的曲線,中間的彎溝,都讓他有種情不自禁要動手的感覺。
  “你打我啊,反正你都不要我了,”莊菲菲哭著說道。雖然她吐不出來,但還是可以哭出來的。而且她想著自己一心要跟陳天明,不計名分不計其它,只要在他的背后做一個小女人,可卻偏偏不能實現。
  “菲菲,你不要這樣說,我,我怎么舍得打你?”陳天明有點困難地說道。那優美的臀部隨著她的說話一抖一動,甚是撩人。
  莊菲菲說道:“姐夫,你打我,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就喜歡你打我的屁股,你來,小姨我永遠是你的。”莊菲菲嬌媚的聲音如蜜糖一般泌入陳天明的心田,讓他心里又是一蕩。他本來今天喝了一些酒,雖然不是醉的那種,可也是有點上頭,感覺整個人很興奮。現在莊菲菲又露著屁股讓自己打,他不由想起打莊菲菲那時的情景,每打一下她就在下面呻吟一聲,很爽。
  “你,你不要這樣。”陳天明感覺自己現在連吞口水都有點困難了。他想過去摸莊菲菲的屁股,但又不敢。
  莊菲菲輕咬了一下牙,她今晚可是豁出去了,舍不了孩子套不了狼。想到這里,她把身子翻過來,快速地把自己的褲子全脫了,然后再翻過來說道:“姐夫,小姨求你打了,我好想你打我。”
  陳天明呆了,莊菲菲脫衣服的整個過程他都是目睹,她脫得很快,而且是把健美褲和里面黑色的小褲一起給脫了,陳天明只見她那黝黑的芳草地略為一閃,接著就被大腿給擋住了,然后她又轉過屁股,讓他看著那雪白的一片。
  陳天明感覺一陣時光都停止了,莊菲菲的屁股太漂亮了,真是冰肌玉膚,滑膩似酥、細潤如脂,怪不得自己打得這么舒服。
  “姐,姐夫,你過來嘛!”莊菲菲現在就像一只狐貍精,那又嗲又媚的聲音簡直是在給陳天明火上加油。
  陳天明慢慢地走過去,仔細地看著那誘人的風景,白得耀眼,那深深的溝溝好象要把他給陷進去了。他不由自主地伸過手,輕輕地摸了一下。
  莊菲菲感覺到陳天明的心動,她心里暗喜。陳天明溫柔的撫摸讓她的身體微微顫抖一下,不過,她還是渴望陳天明打自己的屁股,她也像上了癮似的。“姐夫,你,你打我!”說完,莊菲菲又是顫抖一下。
  陳天明只覺頭腦一片昏沉,面對這么漂亮的屁屁,他還能忍得住嗎?他伸手就在那誘人的屁股上拍打一下。
  “啪”,聲音非常清脆悅耳,雖然陳天明打得沒有多大力,但這種肉與肉的接觸,而且那里非常柔軟富有彈性,還是非常大聲。
  莊菲菲只覺一股電流從屁股上涌到自己的心頭,以前陳天明打自己的時候,都是隔著褲子的,但現在卻是這么親密的接觸,她幸福地呻吟了一聲,“姐夫,你再打我,我要。”
  剛才還有點猶豫的陳天明現在聽到莊菲菲的呻吟,他再也忍不住了,他用力地打著她的屁股。
  “啊!嗯!唔!”莊菲菲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感覺,這種又痛又癢又興奮的異樣,只有陳天明打自己的屁股時才會有。她太喜歡這種感覺了,連作夢都在想著。
  陳天明也興奮起來,他跨上床坐在莊菲菲的身邊,一把摟起她讓她躺在自己的大腿上,接著一手抓著她高聳的酥峰,一手繼續在那豐滿的臀部上打了起來。
  “啊,姐夫,我愛你。”慢慢地,莊菲菲亢奮加幸福地快要暈過去。陳天明從來沒有摸過自己的酥峰,現在他能主動地這樣,就說明他已經開始向自己敞開心扉,她快要做他的女人了。
  看著那雪白的屁屁被自己打得通紅,好象還有點腫,陳天明感覺不好意思。不過,他的下面卻是非常強悍,頂得非常難受。“菲菲,你,你疼嗎?”陳天明愛惜地看著莊菲菲,雖然她的臉朝下,可自己感覺她還是很痛的。
  “不,姐夫,我一點也不疼,只要你高興,你就用力打,”莊菲菲羞紅了臉,她感覺到自己的隱秘有了潮意。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怎么陳天明打自己的屁屁,自己會有那種如潮而涌的感覺。
  “唉,你這個傻丫頭,”陳天明心里一陣感動,雖然自己一直拒絕莊菲菲,但她不舍不棄地倒追自己,自己又怎么能沒有感覺呢?想到這里,他把莊菲菲拉過來,低下頭吻上她那艷紅的小櫻嘴。
  “唔,”莊菲菲的頭腦一片空白,幸福來得太快了,讓她自己也不知所措。陳天明竟然吻了她,這,這說明他對自己是有感覺的。
  隨著陳天明舌頭的閃進,莊菲菲張開小嘴不知道怎樣做。雖然她一直很大膽地追著陳天明,但她從來沒有過男朋友,只是從書上看到一些愛情的情節。于是,她笨拙地回應著陳天明。
  陳天明不忍了,面對這樣的美人,自己難道不動心嗎?他用力地捏了一下莊菲菲胸前的柔軟。
  “恩,姐夫,你要了小姨,小姨愛你,小姨要你。”莊菲菲興奮地叫著。她等這一天太長時間了,現在終于讓她給等到。
  “好,菲菲,姐夫現在就要你。”陳天明也不知道為什么,他聽到莊菲菲叫自己姐夫,心里好象很亢奮,那種沖動似是要把她給融化似的。
  于是,陳天明溫柔地說道:“菲菲,你的屁股疼嗎?要不改天我們再那個?”
  “不,我現在要。”莊菲菲哪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今天大家都喝了一點酒,才可能會有這樣的氣氛,如果改天的話,可能陳天明又不要自己了。
  “好,如果你疼的話就告訴我。”陳天明說道。今天他打她沒有以前那么重,只是紅腫并沒有流血什么的,估計只要自己小心一點就可以了。他輕輕地把莊菲菲扶起來,然后把她還沒有脫完的衣服脫掉,那對大白兔跳了出來,好象向陳天明招手。陳天明輕輕地吻上那大白兔,而且還輕輕地咬了一下那誘人的小紅豆。
  “嗯,,1(文”莊菲菲的身體又是顫抖一下。
  陳天明繼續在她的身上吻摸起來,這么動人的**,自己說不心動那是假的。不一會兒,莊菲菲就呻吟起來,她無力地躺在陳天明的懷里。
  陳天明輕輕地把莊菲菲放好,接著溫柔地向里面進攻。剛進去的時候,他感覺到前面有層東西在擋著,他知道這是女人寶貴的東西。“菲菲,你忍一下。”陳天明用力一挺,強悍地進去了。
  “啊!姐夫,疼,疼死我了,我不要了。”莊菲菲哪想到會是這么疼,好象要把自己給撕裂似的,比陳天明打自己的屁股還要疼!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你剛才都答應我了,現在你要后悔也來不及了,你等一下就好。”他都進去了,當然是不會半途而廢。而且哪個女孩不經過一場這樣的風雨才能見彩虹啊?不過,陳天明還是吻上她的櫻唇,安慰著她。
  “姐夫,我現在好象不那么疼了。”莊菲菲紅著臉說道。剛才的疼痛好象減輕不少,隨之而來的是又癢又酥的感覺,她想陳天明安慰自己。
  “你啊你,要的是你,不要的也是你,你真難伺候啊!”陳天明雖然這樣說,但他還是動了起來。
  “討厭,就會取笑人家。”莊菲菲急忙閉上眼睛。
  不一會兒,那張床在他們的運動下,發出強大的抗議,而且還是越來越大力越來越大聲的那種。
  “啊!”陳天明與莊菲菲同時吼了一聲。
  “姐夫,我好累啊!你,你要害死我了。”莊菲菲沒有想到做這種事情要這么長的時間,她本來想說自己不要了,自己夠了,但看到陳天明這么勇猛,她又不好意思拒絕他。
  “咦?菲菲,你怎么哭了?”陳天明看到莊菲菲流下了眼淚,不由著急了。“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不能因為自己不夠痛快,而折磨你這么長的時間。”唉,剛才她還是那么興奮,過后她卻哭了。
  莊菲菲搖搖頭,“不,姐夫,我是幸福而哭的,我終于是你的女人了,我好高興。”剛說完,莊菲菲覺得自己好痛,一是那破瓜之痛,二是屁股的痛。剛才她只顧快樂,忘了自己的屁股被陳天明打傷了。
  “你怎么了?怎么皺起眉?”陳天明也看到莊菲菲的異樣。
  “我沒事,我休息兩天就會好的。”莊菲菲紅著臉說道。她哪好意思說啊,這都是她“自找”的。
  “菲菲,你想你的武功提高嗎?”看著嬌艷的莊菲菲,陳天明心里不由一動。莊菲菲的武功不錯,是可以和自己馬上雙修,這樣自己和她的武功都會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