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9)      第1943章(01-19)      第1944章(01-19)     

流氓老師1440 幕后老板

陳天明也不知道自己身邊是不是有一個莊菲菲的密探,反正他一回京城,就能讓她知道,而且在第一時間給自己打電話。而且她現在跟自己說話的時候,又嗲又嬌,好象自己的小蜜似的,這讓陳天明郁悶得很。
  “姐夫,你有空嗎?”莊菲菲在電話里纏著陳天明。
  “怎么了?”陳天明一聽到莊菲菲叫自己姐夫的聲音,他的頭就大了。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他現在對莊菲菲有點又怕又喜的樣子。特別是聽到她叫自己的姐夫,小姨是自己的這句話,他就感覺渾身發燙,m的,自己是不是有點心里不正常?
  特別是他想著打莊菲菲的屁股時,那手感和莊菲菲似是呻吟般的叫聲,讓他的心里涌上一種像熱血般的快樂。他好象有點懷念打莊菲菲屁股的情景,那柔軟而又有彈性的渾圓,不是一般女人所能有的。
  “今天史統給我打電話,他說他請我到輝煌酒店吃飯,我想讓你陪我一下。”莊菲菲說道。她就不相信自己有恒心,還不能得到陳天明的喜歡。
  “史統請你吃飯?他不是變性了?他不是現在很窮嗎?還請你去輝煌酒店?”陳天明奇怪地說道。
  “是啊,我也有點奇怪。”莊菲菲說道。“不過他說他一個叔伯請我吃飯的,有事要跟我談。”
  陳天明說道:“你們談,我去了不是很好。”
  “我不,我有事要找你,如果你不去,我也不去了。姐夫,你就行行好,陪我一下,好嗎?你都有很長時間沒有陪我了。”莊菲菲撒著嬌。她哪會放過陳天明,特別是自從她發現陳天明又有錢和權,正是自己的白馬王子。而且史統的叔伯找自己一定是正事,她也想陳天明在身邊,幫自己拿拿主意。
  “那,那好!我去輝煌酒店等你。”陳天明沒有辦法了。
  陳天明到了輝煌酒店后,便往莊菲菲所說的房間走去。人家是兩家商談,自己去那里算什么啊?不過自己答應了莊菲菲,又不能不去。而且他也有點奇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希望能從中聽到六大家族的事情,要不然許勝利天天催自己要六大家族的秘密,自己上哪里找啊?
  “姐夫,我在這里。”陳天明剛上八樓,眼尖的莊菲菲就發現他了,她向陳天明跑過去。
  “你在這里等我?你怎么不進去啊?”陳天明看到莊菲菲是從樓道的休息沙發上向自己跑過來的,他有點奇怪。史統他們訂的是貴賓房,這里的照顧非常周到。
  “人家等你嘛,你不來我進去也沒有意思。”莊菲菲高興地挽著陳天明的手臂,那豐滿的柔軟緊緊地壓著他的手臂,讓他心里一陣興奮。
  陳天明訕訕地說道:“菲菲,你放開我的手,你這樣拉著我不好。”陳天明被莊菲菲的柔軟壓著,他感覺下面突然一頓,好象反應了。
  “你是我姐夫啊,我不拉你拉誰啊?”莊菲菲嬌媚地說道。
  “你還這么調皮,我就打你。”陳天明故意恐嚇著莊菲菲。
  “好啊,我一會給你打屁股,你想怎樣打都行。”莊菲菲的小臉一紅,低著頭小聲地說道。她也挺懷念陳天明打自己屁屁的時光,雖然每次給陳天明打一次,她第二天都下不了床,可她就是喜歡。
  陳天明聽著莊菲菲這樣說,心里不由一蕩,他好象越來越喜歡打莊菲菲的屁股。現在聽著她那暗示的話,他的手也癢癢的,真想把她拉進一間房間里打她,誰叫她不聽話,老是要惹自己。
  不過想歸想,陳天明還是跟莊菲菲進了史統訂的房間。當他們一進去,就看到史統跟一個五十左右歲的男人坐在沙發上聊天,看史統非常客氣的樣子,估計那個人就是他的叔伯。
  正在說話的史統見有人進來,他抬起頭一看,看到莊菲菲挽著陳天明進來不由一愣,不過他的心里又是一喜。陳天明與莊菲菲的關系越來越親密了,這樣下去,只要史家和莊家聯盟就沒有問題了。
  史達奇看到莊菲菲帶著一個青年過來,而且很親密,他也是一愣,不過他不認識陳天明,只能是看了史統一眼。
  “奇叔,這是菲菲,你以前見過的。這是我的朋友陳天明。菲菲,這是我家的一個叔叔,史達奇,是我爸之下的一個叔伯。”史統為大家介紹著。
  “你,你就是天明啊!”史達奇聽到史統介紹這個帥哥就是陳天明時,急忙高興地拉著陳天明的手不放,拼命地握著搖著。陳天明是安安保全公司的幕后老板,還是虎堂的總教練,這份能耐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
  陳天明蒙了,難道這個奇叔有那種的愛好?想到這里,陳天明害怕了。“奇,奇叔,你見過我嗎?”陳天明想把自己的手拉回來,但是史達奇緊緊地拉著,他拉不出來。
  ,::,!史達奇興奮地說道:“是啊,我聽少爺說,你經常照顧他,是他的好朋友。本來我想先請菲菲吃飯聊點事,下午再請你吃飯的。沒有想到你現在來了,正好,大家聊一下。我們家的史統少爺平時就會惹事,沒給你添麻煩!”
  “沒,沒有,奇叔,你,你可以放開我的手嗎?”陳天明訕訕地說道。這個奇叔太熱情了,可惜不是十八二十的美女。如果是的話,自己被他抱著也是沒有問題的。
  “奇叔,你不是說找菲菲有事嗎?”史統向史達奇使了一個眼色,他怕史達奇見陳天明在這里,而不顧莊菲菲,反而適得其反。
  史達奇也是老油條,他馬上醒悟過來放開陳天明的手,然后對菲菲說道:“菲菲,其實我這次過來,是代表我們史家來跟你們談合作的事情。”
  “合作,什么合作?”莊菲菲問道。
  “菲菲,我們到那邊坐著談!”史達奇邊說邊看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再看看那邊,意思是說要不要過那邊談。
  莊菲菲笑了笑說道:“奇叔,我跟史統哥哥很熟的,而且姐夫跟史統哥哥也是好朋友,他在旁邊聽著是沒有什么問題,我們一起坐下說就行了。”
  “姐夫?”史達奇大跌眼鏡。有小姨這樣拉著姐夫的嗎?好象把自己寶貴的“東西”全壓在姐夫的身上。
  “是啊,姐夫,你說我們一起談事情你在旁邊坐著好不好?”莊菲菲邊說邊緊靠著陳天明,一股處子幽香往陳天明的鼻子鉆,陳天明覺得自己要昏倒了。
  “隨,隨便你們!”陳天明吞了吞口水說道。他不小心轉了一下頭,看到莊菲菲衣領里面那黃色的罩罩,還有深深的肉溝,他還能說不嗎?另外陳天明也想多聽六大家族的事情。
  史達奇不排斥陳天明,他微微一笑說道:“那好,其實也不是很大的事情。菲菲,上次你們莊家發生那樣的事情,我們支援的不夠,我在這里代表史家向你賠罪。而且我們史家想跟你們莊家結成盟友,如果哪一方有困難的時候,對方盡量幫忙。”
  “結成盟友?”莊菲菲想了想說道:“我們之間要有什么權利和義務嗎?”
  “這個也沒有什么權利和義務,也就是誰有困難就盡量幫,我們史家和莊家以后就像朋友一樣,盡量幫助。”史達奇說道。史達奇說得很清楚,這種結盟只是一種口頭上的結盟,只要有困難的時候,對方盡量幫忙,能幫就幫,幫不了也沒有辦法。這樣對兩家以后的發展都有很大的作用。特別是現在幕后黑手的出現,更要大家團結在一起。
  莊菲菲看著陳天明說道:“姐夫,你說怎樣啊?我聽你的,你說怎樣就怎樣?”莊菲菲也是一個鬼靈精,她知道這種事是好事,但她不想自己答應,要問陳天明。到時有事了,還有他這個姐夫撐著。
  陳天明說道:“菲菲,這個是你們莊家的事,你自己決定!而且,這個是有困難互相幫助,盡能力地幫,也不是什么壞事。”
  “好,我就聽姐夫的,姐夫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莊菲菲又用自己胸前的柔軟碰著陳天明。
  陳天明要崩潰了,哪有這樣跟自己說話的,而且還有別人在旁邊,莊菲菲這樣做也太露骨了。陳天明小聲地對莊菲菲說道:“菲菲,你再這樣我生氣了,快放開我的手。”
  莊菲菲見陳天明板著臉,她只好嘟著臉有點生氣地放開陳天明。她就是要這樣做,讓別人知道她跟陳天明的關系,這樣,就像史家想對自己有什么陰謀,也有陳天明給頂著。
  如果這次是史統找莊菲菲商量的話,她還是有點相信史統的。因為憑著上次史統在莊家出事的事情,他還站在自己這邊,雖然是為了樊煙,可足以說明他是有點血性。但史統一向不管史家的話,現在代表的是史達奇,莊菲菲不得不有點提防。
  自己的叔叔和堂兄都可以出賣自己的父親,更不要說是別人。這也是大家族的悲哀,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顧出賣親人和朋友。現在莊菲菲可謂是怕了。
  “好,菲菲,我也老實,我們的史家現在也感覺到有人要對付我們,可能也像上次對付你們史家一樣,向我們史家一些重要人物下手。所以,我們才想著跟你們結盟,大家互相幫助。而且史統少爺也說你是一個巾幗不讓須眉,今天一見果然不出所料。”史達奇說道。
  “噢?奇叔,有人要對付史家了嗎?”陳天明心里一動,這正是他想打探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