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438 你可以不來

不好意思,因為別人幫我傳錯了,現在是1498與1499章二合為一,已經訂閱的重新看一次就行,不會再要讓你們再費錢。
  第七卷第1498章(狼狽為奸)
  秘書說道:“那請華董跟著我們的車。”說完,秘書就往前面走去,他上了前面的奔馳車后,那車就慢慢地開了。
  華理急忙上了自己的車,對司機說道:“快,跟著前面的車,如果跟丟了,我馬上開除你。”
  蔣炎的車在華美酒店停了下來,然后蔣炎眾人下了車,往里面的酒店走進去。他們好象不認識華理似的,只是進了自己訂的房間。只是剛才的那個秘書留了下來,好象在等著華理似的。
  華理看到蔣炎來自己的酒店,他也不那么擔心,畢竟這是自己的地盤,而且蔣炎找自己不一定是壞事。那個秘書看到華理走過來,他小聲地說道:“華董,蔣董已經在508房等你,因為蔣董想單獨見你,你的人可以不上去嗎?”
  “好,我現在就自己上去。”華理點點頭,他有點奇怪蔣炎這么神秘找自己到底是為何事?他轉身對自己的保鏢說道:“你們在下面等我,我自己上去。”
  華理進了508房,便看到蔣炎一個人坐在正首位上吃著茶,他那悠閑的樣子好象在自己的家里一樣。華理認出蔣炎,雖然他沒有跟蔣炎正式見過面,但是以前在省里一些聚會見過蔣炎。
  “蔣董,你好,今天見到你我非常高興。”華理急忙向蔣炎奔過去,就好象孩子見了娘一樣。
  “華理兄弟啊,你不要這樣叫我嘛,你如果看得起我,就叫我一聲炎哥。”蔣炎握著華理的手笑著說道。
  “好,炎哥,今天我請你吃飯,我一直想跟你好好聚聚啊!”華理看到蔣炎對自己親熱,他知道今天蔣炎來找自己是好事不會是壞事。
  蔣炎把華理拉到一邊坐下,“來,華理兄弟,你就不要客氣了,這飯誰請都無所謂的。在我們的眼里,這飯錢完全就不是錢。”
  華理點頭,“對,對,炎哥今天找我不知道有什么差遣呢?”華理還是有點不放心,像蔣炎這樣的人,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
  “也沒有什么大事,我就是想找你合作幾個項目,我們蔣氏集團在m市的那幾個項目,想找你們華美集團合作一下。”蔣炎說道。
  “真,真的嗎?”華理高興地站起來。今天他是走了什么狗屎運啊!昨天才不見了六億,今天又換來了幾億的工程項目。
  “當然是真的。”蔣炎鄭重地點點頭。
  華理說道:“炎哥,說句老實話,我有點不敢相信,像這幾個項目,想跟你們合作的人一大把,你怎么會想到找我呢?”
  蔣炎頓了頓,輕輕地端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才說道:“華理兄弟,我也實話,昨天你兒子的事情我也聽說過了,我為你不值,就這樣被人敲了六億,而且還是被陳天明那個流氓敲詐了。”
  華理不聽還好,一聽就火了,昨天的事情太讓他生氣了。他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氣憤地說道:“炎哥,這事我氣啊,不是錢的問題,主要是氣咽不下。就這樣敲了我六億,而且還是沒有辦法的那種。對了,炎哥也認識陳天明嗎?”
  “認識,我跟他也有仇,所以我才來找你。敵人的敵人是朋友,這話你應該懂,這也是我要幫你的原因。”蔣炎正色地說道。
  華理明白了,怪不得蔣炎會幫自己,原來還是因為陳天明的原因。看來,自己是因禍得福啊!“炎哥,既然陳天明是你的仇人,你為什么不把他扳倒,以你的實力完全是沒有問題的。”華理以為蔣氏集團的實力完全可以對付陳天明,而且蔣炎跟省、中央領導都有關系。
  “唉,華理兄弟啊,你有所不知,這個陳天明也不簡單,要不然,他昨天也不敢那樣對你,他只要有道理,連市長也不怕的。”蔣炎嘆了一口氣說道。
  “不會?陳天明這么厲害?”華理大吃一驚,他還想著找機會弄倒陳天明,可聽蔣炎這樣的話,好象蔣炎也不敢動他。
  蔣炎說道:“陳天明有三間公司,麗人集團、輝煌酒店和安安保全,你說,這三間公司有哪一間是弱小的?”
  華理一聽臉色蒼白,他知道麗人集團、輝煌酒店和安安保全的厲害,就是麗人集團的資產也不止百億,具體有多少,也只有他們的老板知道。輝煌酒店是一個高消費的地方,那里賺錢容易得就如喝白開水。安安保全里面的人武功高強,那可是惹不起的。華世聰那個兔崽子是怎么回事?怎么惹上這樣的人?
  “炎哥,麗人集團、輝煌酒店和安安保全都是屬于一個人的?”華理還有點不敢相信,就是這三間公司任何一間公司就讓人害怕了,而且三間都是陳天明的,那自己還怎么報仇啊?怪不得陳天明帶來的人這么厲害,自己的保鏢不是他們的對手。
  “是的,華理兄弟,這是內幕消息,我是不會騙你的。要不然,我一早就弄掉陳天明了,還能讓他活到現在嗎?”蔣炎陰森森地說道。
  “炎哥,聽你這樣說,陳天明太可怕了,我怕我斗不過他啊!”華理氣餒了,他是一個識時務的人,不會用雞蛋碰石頭。
  蔣炎又輕輕地拍了一下華理的肩膀,“華理兄弟,我這次叫你過來,就是讓你不要蠻干。沒事的,主要是我對付陳天明,你在后面跟著我幫一下小忙就行了。”
  華理害怕地說道:“炎哥,不是我滅自己的威風,陳天明太可怕了,就是那安安保全公司的那些保鏢,我就不是他的對手了。你知道,我現在也只是有十個八個保鏢,還是用重金請過來的。”
  “這個你不用擔心,對付那些會武功的人,是不用你出手的,自然會有人動手。你只要跟著我一起弄垮麗人集團就行了。”蔣炎陰笑著。麗人集團現在已經是上市公司,只要打擊它的股市,讓它破產就可以收購了。
  不過,因為現在麗人集團后面還有幾個集團公司在后面支撐著,所以資金才是最主要的。像上次蔣炎要收購莊家集團,就是被陳天明利用其它集團的資金支撐,才讓他們敗下陣。現在有這樣的機會,蔣炎當然是要把華美集團拉過來。
  雖然華美集團不是很大,只有一百左右億,但可以在關鍵的時候幫一下忙。并且蔣炎也會從其它地方借資金過來,尋找機會把麗人集團給吞了。只要陳天明沒有強大的資金,他要飛起來也是困難的,畢竟他養著不少人。
  陳天明,你殺了我的妻弟賈道才,我一定要你死得很難看。蔣炎對陳天明可是恨得咬牙切齒。
  “好,炎哥,我可是聽你的,你一定不要害了兄弟我啊!”華理笑著說道。只要能把陳天明給弄倒,他再花點錢也沒有關系。而且剛才蔣炎說要弄倒麗人集團和輝煌酒店,到時自己可能也能分點湯喝喝,這可是賺錢的好事情。
  “我不會害你的,華理兄弟,你放心,到時你聽我的,不但不會讓你虧本,還能讓你狠賺一筆,陳天明敲了你六億,到時你可以從他身上拿回六十億。”蔣炎奸笑著。
  “炎哥,我今天叫兩瓶好酒,好好跟你喝一喝,”華理放心了,只要自己跟蔣炎站在同一條陣線上,那他就能飛黃騰達了。
  __
  陳天明他們回到了京城,小紅也開始在研究所里繼續工作。陳天明回到京城后,第一時間就找了羅健,當時他讓羅健取代大刀幫是有目的的,飛龍幫的地盤太小,要發展就只有擴大地盤。
  于是,陳天明讓羅健過來輝煌酒店見自己。“羅健,你現在怎樣了?”陳天明看著意氣風發的羅健說道。
  “老大,我們已經完全控制了大刀幫的地盤,而且以前屬于大刀幫的關系我們也搭上去了。”羅健笑著說道。用陳天明的話來說,雖然飛龍幫取代了大刀幫,但以前的關系不能斷,否則會斷了飛龍幫以后的后路。
  那些當官的只是為了錢,他們不管是誰在那個地盤上,他們管的是誰給他們進貢,好讓他們的權力更好地發揮。因此,現在飛龍幫完全是掌握了大刀幫的地盤,人馬也壯實了不少。雖然不是一手遮了京城的黑道,但也在京城黑道上說得了話,那些黑幫老大也不敢看不起飛龍幫了。
  “我讓你把地盤擴大,主要的目的就是方便以后你們打斷消息,所以你不要忘了這個主要的任務。”陳天明對羅健說道。
  “這個我知道,老大你放心,我一直沒有忘了你的話。如果沒有你,我哪會有現在的一切啊!”羅健感激地說道。當時他只能算是一個小混混,靠著有幾個手下,和認識一些小關系,就想無法無天了。
  現在卻不一樣了,他認識的都是市里的人,以前那些他要拍馬屁的人,反過來要拍他的馬屁。他的那些關系還想通過他拉拉關系,讓他們高升呢!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那好,我讓你打探章魚組織的事情怎樣了?有沒有眉目?”
  “有了,”羅健急忙點頭。“我們的人發現有一群人潛入京城,具體來歷不明,他們在東郊那邊的一處別墅里住下,一般他們都不外出。因為我們的人武功不高,只是遠遠看著,初步估計是章魚組織的人。”
  陳天明也知道飛龍幫能打探這樣的事情已經不錯了,畢竟那些人都是高手,不是他們這些一般的人能打探出來。不過,一般的人也有一般人的好處,他們可以隨便化裝成一般人在四處逛逛,打探自己想要的消息。
  第七卷第1499章遭人注意“你們要記住,安全第一,你們只是打探消息而已,千萬不要靠近,以免被別人干掉。”陳天明叮囑著。
  “老大,這個我們知道的,謝謝老大的關心。”羅健感激地說道。
  “羅健,這是500萬的支票,現在你們飛龍幫強大了,要用的錢也多。你們收保護費就收,但不要多,有一些困難的商鋪盡量減免。另外,你們只能是在收保護費和夜總會等方面弄錢,不能參與毒品和軍火。”陳天明提醒羅健。這點是關鍵的,陳天明不想自己控制的黑幫跟軍火和毒品有關,這些一抓起來,就是掉腦袋的事情。
  羅健點點頭,“老大,這個我們按你說的去做,那些事情就讓別的黑幫做,我們做這些就夠了,而且還有老大的資金。”羅健不客氣地收下了500萬,因為如果沒有陳天明的資金,那些打探消息的人根本不能很好開展活動。
  “你派人盯著章魚組織的人,一有什么大行動就告訴我。另外,你幫我再探一下先生這個人。”陳天明說道。章魚組織并不是重點,重點就是先生的組織,這也是陳天明為什么要弄一個飛龍幫取代大刀幫的真正原因。
  按種種情況來看,先生是在京城里面的,而且他的組織就算不在京城,也有一個據點在京城里面。陳天明想通過飛龍幫幫他查找先生和先生的組織,只有像羅健他們那些專門打探消息的探子,還有夜總會的小姐們,才可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陳天明是不想做得太多的事,把自己弄得太強大,以致搞得自己太累。但是,先生一直想找他的麻煩,他不得不讓自己強大,為了自己為了家人。
  “先生?”羅健愣了一下,他現在也算是京城的一方小霸主,對京城的一些人還是認識的,但卻從來沒有聽過外號叫“先生”的人。
  “是,外號叫先生的人,他可能是中央里面的領導。另外他還有一個組織,是一個叫老a的人管著。”陳天明把自己知道先生和老a他們的事情告訴了羅健。
  “哇,老大,還有這樣的人和組織啊?”羅健吐了吐舌頭吃驚地叫著。如果這些人是老大的敵人,那可是非常可怕的。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的,他們一直對我不利,但我沒有辦法抓到他們,他們一直隱藏在暗處。”如果讓陳天明知道先生在哪里的話,他會馬上召集自己所有的手下把先生的窩給端了。
  羅健說道:“我會讓人注意的,特別是從貝家那邊下手。”
  “我也派人盯著貝家那幾個保鏢,但他們一直在貝家,并沒有跟其它人聯系了。不過可能他們非常小心,我們的人發現不了他們而已。現在我交給你們盯著,最好能查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我們會盡力的。”羅健說道。
  “好,我們吃飯,來試試這里的新菜。”陳天明笑著說道。
  下午,耀人電子廠在輝煌酒店的會議廳召開了新聞會,他們現在生產出來的電腦產品比現在的同類產品先進了300,而成本卻是同類產品的七成,這讓來新聞會的記者震驚。
  如果這樣的產品投放在現在的市場,那同類的產品就根本沒有市場了。而且外國的一些大國一直掌握著先進的電腦技術,現在卻從z國透露出這樣的消息,真是讓人大吃一驚。于是,那些記者馬上把資料和報道發回報社和媒體,讓主編等著他們回去發這條大稿,這消息一經發出,一定震驚全國,不,一定震驚全世界。
  而一些被邀請過來的商家馬上跟耀人公司簽訂了合作意向合同,只要產品生產出來經過有關部門驗證合格的話,他們馬上跟耀人科技公司簽合同,然后進行銷售。這可是一個非常大的商機,這些新產品一出現,以前的電腦產品都要淘汰。
  章理貴現在可是風云人物,他跟那些商家簽意向合同都簽得手軟了。他知道,只要下個月初他們的產品可以銷售的話,那到時他們還要增加十個生產線才能暫時滿足銷量。
  不過,陳天明也說過了,現在不能投產太多的產品,要不然其它的電腦廠家就要下崗回家了。所以,陳天明定下的價格跟同類產品的一樣,不過性能就是同類產品的兩三倍了。
  當然,像這樣的新聞會,陳天明、龍月心、申紫真和林國他們是不參加的。只是公司的高層和工廠的領導參加。陳天明也知道,像這個消息一經,林國的日子就不會清閑了。而且,陳天明也通知了白剛,告訴他這件事情。
  白剛知道后,也是嚇了一跳,這種新技術可是讓人吃驚啊!他馬上向上級匯報,接著讓陳天明他們要注意安全。當白剛聽到安安保全公司已經接手負責保全的時候,他也放下心來。安安保全公司比他們國安厲害多了,有他們負責,自己也不要擔心。
  畢竟這樣的項目可不比其它一般的項目,就是這樣的技術,足以讓外國一些心懷不軌的人瘋狂了。白剛有點埋怨那個耀人公司,他們要搞就在其它地方搞嘛,為什么要在京城這里搞呢?如果在這里出事,他這個局長也是要有責任的。幸好他們請了安安保全公司的人保護,而陳天明又及時地通知他。
  其實白剛哪里知道,當時老龍就是因為這個項目的安全問題,才讓龍月心選擇了跟陳天明合作。有陳天明他們在,安全基本不是問題了。姜還是老的辣,龍月心還在氣自己的爺爺亂彈琴,可沒有想到老龍幫了她一個大忙。
  于是,白剛馬上讓公安局在耀人工廠的門口弄一個治安亭,除了派出治安人員外,一定要有一個干警過去值班,保證里面的安全。可以說,耀人電子廠是威風凜凜啊,哪有人家這樣為他們開綠燈。
  可林國是看不上那些治安亭,那種治安亭只能是對付一些小賊,真正有間諜或者別有用心的人來,這些警察保安是無濟于事的。這幾天,林國也感覺到了工廠外面有一些人可疑的人在打探著工廠。不過由于工廠的保衛嚴格,不讓外人進來他們只能是作罷。
  看著這么多的意向訂單,章理貴只有給陳天明打電話,要準備多開那十條生產線。陳天明當然是同意,馬上讓章理貴負責調配人手,購買機器和招聘人手,把本來有一些空蕩的工廠給填滿了。
  對于新產品,章理貴是有信心的,因為在新聞會之前,工廠已經做出了樣品,不但檢驗合格,而且符合預期的功能和效果。只要大量生產出來后,經國家有關部門抽檢之后,就可以進行銷售。到時,老板一定數錢數到手抽筋,而他們這些人拿獎金也拿到笑得見牙不見眼。
  __
  這些天葉大偉可是快要氣暈了,他本來以為史家很容易解決,所以他向先生打了包票。但是,一次收買不了史統,第二次暗殺不了史統,第三次還是殺不了史統,他已經損失了不少人。而先生還在催促他,快點把史家搞掂,然后集中力量對付莊家。
  葉大偉不想讓先生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因此他隱瞞了史統的事情,只是說盡快解決史統,好讓史宜龍成為史家下任候選家主。
  可根據自己的線報,史統的武功居然是很厲害,而且他身邊還有一群非常厲害的高手,這讓他吃驚了。這怎么可能啊?那個像屎桶一樣沒用的人,竟然會是扮豬吃老虎,竟然讓他損失了十幾個高手。
  沒有辦法的葉大偉只能是暗罵自己的手下沒有用,他只好給老a打電話,讓老a借自己一些殺手,找機會干掉史統。當他剛跟老a通完電話后,史宜龍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忠哥,我們的事情要抓緊啊!聽說史統過兩個月要回集團上班。”史宜龍著急地對葉大偉說道。以前史宜龍不擔心的主要原因就是史統不想回集團干活,現在史統要回來的話,以他是未來家主的身份,隨便找一個能干的人輔助他,一定能管著集團。到時他想當下一任家主就難了。
  “宜龍啊,沒事的,我們正在安排這件事情,不是還有兩個月嘛,史統一定活不了兩個月了。你還是放心地拉攏你的人,史統的事情我們會搞掂的。”葉大偉安慰著史宜龍。這個時候千萬不能讓史宜龍亂,要不然史家的事情就麻煩了。
  媽的,本來以為史家這個家族最容易解決,但沒有想到卻是最難解決的一個家族。葉大偉生氣地在心里罵道。他們就是這樣認為,所以才最后搞史家。現在卻出現了搞不了史統,更讓他吃驚的是,史統這個人不簡單,深藏不露。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弄死史統,再讓史宜龍頂替,然后再弄死史家華,才能控制史家了。葉大偉本來以為很容易搞掂六大家族,可現在發現不是那么容易。特別是現在又出現了那個該死的陳天明,事情就更復雜了。
  “好,忠哥,我聽你的,你一定要抓緊。”史宜龍又叮囑了一番才掛了電話。
  “媽的,沒有用的家伙,一有事就這么緊張。”葉大偉生氣地把手機摔在桌上。他好象忘了,就是因為這些未來家主沒有什么用,才容易被他們控制,要不然哪可能會乖乖聽他葉大偉的話。
  “老板,溫柔鄉新來了一個漂亮的女孩,你要不要去嘗嘗鮮?”一個手下見葉大偉臉色不好,馬上拍著葉大偉的馬屁。
  葉大偉被手下捅中痛腳,他氣得打了手下一巴掌,“你媽的是不是只會玩女人啊?小心你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