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434 (史統有事)

華世聰被拉了出來,他光著下面的樣子讓那些警察看到想捧腹大笑。不過,他們還是有點敬業精神,不敢當著華理的面大笑。
  “快,給我兒子穿條褲子。”華理心疼地說道。他發現這些警察根本一點用處也沒有,而且他的保鏢更是沒有用,被人家打得不敢再打了。
  “華董,這可是你兒子要女孩的罪證啊,如果讓他穿上衣服,那罪證豈不是沒有了?”陳天明故意說道。其實剛才他已經讓人拍了不少相片。
  “你胡說,我兒子哪會是這樣的人?”華理氣憤地叫道。
  那個警察隊長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小聲說道:“陳先生,我們現在大家都看到了,你還是讓他穿上褲子,要不這樣也難看了一點。”
  陳天明聽警察隊長這樣說,點點頭說道:“好,我看你的面子,先讓他把褲子穿上。不過他不能走,否則我可不客氣了。”
  “行,”警察隊長向自己的一個手下使了一個眼色,那警察手下馬上走進里面的休息間拿著一條褲子出來。
  華世聰看著面前的褲子搖搖頭說道:“不,我不要褲子,我要女人,爸,我要女人。”
  華理生氣地打了華世聰一巴掌,“混蛋,你快穿上褲子,你還嫌現在不夠丟人嗎?”華理看到華世聰掉了一顆門牙,他心里如刀割一般。他狠狠地盯了陳天明他們一眼,暗想總有一天會跟他們算賬的。
  “華董,你下主意,如果你還在拖延時間的話,你兒子可能等不及啊!到時出了人命可別怪我。”陳天明慢條斯理地說道。
  “你們到底想怎樣?怎么這樣冤枉我的兒子?”華理故意說道。自己的兒子這個樣子,而且還在自己的酒店,華理多少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兒子搞鬼。不過,他是不想吃這個虧。
  “竟然華董這樣說,那好,這事就讓警察來處理。隊長,請你們帶上華世聰,我們跟你一起去公安局。”陳天明站起來說道。反正他是無所謂的,隨便華理選擇怎樣做都行。這里是m市,陳天明相信警察會秉公執法的,而且他也會跟著去。
  華理頭疼了,現在自己的兒子弄成這個樣子,如果再去公安局錄口供什么的,那兒子可能真的會因為熱火焚身死掉的。“我,我兒子現在病了,我要讓他去醫院看病。”華理說道。
  “不行,先去公安局。”陳天明搖搖頭。
  “就算是犯人病了,都可以去看病,難道我兒子不行嗎?”華理反問。
  “如果你要去是可以,大家一起去,我怕你兒子會跑,我會叫我的人和警察一起看著他,他要怎樣看病都行。”陳天明哪不知道華理要給華世聰找個女人解火。
  華理見說不過陳天明,只好走到那四個華世聰的保鏢面前說道:“你們說,這到底是什么事?”
  如果是平時,這四個保鏢還會隱瞞一下真相的,但現在他們的武功都被廢了,哪還會包庇華世聰?如果不是因為華世聰,他們怎么可能會弄成這樣呢?于是,他們把剛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陳天明聽了,哈哈笑道:“各位警察,華董,你們都聽到了,那紅酒和橙汁都在這里,如果你們還不信的話,那就可以拿去化驗。或者華董可以自己喝一杯也行。”
  華理哪會不相信啊?他知道自己兒子的品性,都是平時驕慣他了,以致現在鬧成這樣,遇到不應該遇到的人。“陳先生,你,你想怎樣?”華理不敢像剛才那樣囂張了,畢竟自己的兒子被人家捏在手里。
  “不是我想怎樣,而是你想怎樣?你是想公了還是私了。”陳天明說道。陳天明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太絕。
  “公了是怎樣?私了又是怎樣?”華理問道。
  “公了,就是去公安局審訊,按正常的程序走,你兒子到底該判多少年就是多少年。當然,如果他現在認罪簽字畫押,有這么多警察作證,也是可以讓他去治那個什么病的。私了,就是給女孩和打傷的司機賠錢。”陳天明說道。
  華理急忙說道:“我們私了,我們賠錢。”不就是賠錢嘛,自己有的是錢。
  那邊的華世聰說道:“我認了,我是想強j黃霞敏,我要女人啊,我快受不了了。”聽到華世聰的叫聲,那個保鏢又把一桶水全往華世聰的頭上倒地。
  “那好,賠女孩5億,那個受傷的司機1億。”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什么?”華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兒子又沒有強j了女孩,就這樣賠5億?而且那個被打傷的人也不是傷得很重,也要一億啊?這樣的賠法簡直比以前的不平等條約還要厲害一百倍。
  ::,!陳天明說道:“你可以不賠,我們就按正常的程序來,反正你兒子坐幾年牢是肯定的了,我不管你叫什么人來打官司,也是跑不掉。而且,你兒子現在就要認罪,要不然,他自己的命也會沒有的。”陳天明暗暗高興,就是因為華世聰自己吃了春藥,華理才不得不乖乖聽自己的話,除非他不要兒子了。
  像華世聰這樣的公子哥,不要說在監獄里坐幾年,就算是讓他在里面坐幾天,估計他也是受不了。里面的牢頭最喜歡弄他們這樣小白臉帥哥的菊花。
  “我不要坐牢,爸,你給他錢,我要女人啊!”華世聰歇斯底里地叫著。
  華理也是著急地要命,市長和公安局長怎么還沒有來?他們不是已經叫了特警嗎?華理就不信這些人還能厲害得了國家機器。
  “華董,你想好了沒有?反正我是無所謂的,我還能等。而且你不要惹火我,剛才的那幾億我還沒有放在眼里。大不了我到時不要錢,讓你的寶貝兒子在監獄里好好地過上幾年,就當管教一下他。”陳天明說道。
  “我,我再想想。”華理想了想,覺得還是再等一下,看市長他們來了怎么說。如果陳天明要幾百萬的賠償,他還是可以接受的,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但陳天明也太獅子大開口了,一開就是自己底線的一百倍。
  雖然華理現在有一百億身家,但讓他就這樣拿出幾億給陳天明,他還是心疼的要命。他現在寧愿給市長他們一億,幫自己把這件事情擺平了。
  “鈴鈴鈴”,小六的手機又響了。小六拿起手機聽了一會,然后轉頭對陳天明小聲地說道:“老大,下面又來了一批人,而且有不少特警,好象何連副市長也在這里。”
  陳天明一聽何連在這里,頭有點大了。雖然自己有不少女人,何連是收到一些風聲,但這樣光明正大地說,好象有點不好。不過,現在都是這個時候了,自己不能退縮。“讓下面的兄弟不要傷了他們,讓他們上來。”
  不一會兒,何連帶著m市的市長一群人趕上來了。何連當時一聽m市有一群恐怖分子劫持了華理的兒子華世聰,他心里叫糟,馬上打電話調遣了一批特警趕過來。可剛到樓下,他就發現了安安保全公司的人。
  他一問之下,那些人見是陳天明的未來岳父,馬上告訴了上面的情況,而且給小六打電話匯報。何連還以為現在m市的治安不好了,原來是陳天明搞的鬼。于是,他帶著市長和一些特警趕了上去。
  本來何連想叫市長幾個人一起上去就行了,憑自己的關系,陳天明敢不給自己面子嗎?但市長還是有點害怕,寧愿叫多一些特警上去保駕護航。“天明,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連看著陳天明他們皺起眉頭說道。
  何連知道陳天明是虎堂的人,可華理畢竟也是m市的知名企業家,如果鬧得太大對誰也不好,特別是對m市政府影響很大。
  “何叔,我也不想啊,可這事太讓人氣憤了,我是要管一下。”陳天明把華世聰剛才干的事情說了一次。
  “你們這幾個是先到現場的,是這樣嗎?”何連問旁邊的警察隊長。如果這事是真的話,那陳天明是沒有錯的。這個華世聰太那個了,仗著自己有錢就胡作非為,簡直是無視法律的存在。
  警察隊長點點頭說道:“華世聰的四個保鏢都招供說是這樣,而且華世聰自己也承認了。”像這樣的案件就算是傻瓜也會辦理,當事人同意受害人所說的證詞,這還有什么好說的嗎?
  何連火了,“來人,把華世聰押回局里去,好好審訊,該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
  華理呆了,他本來叫市長和副市長兼公安局長何連過來,是想幫他的忙,可沒有想到何連問了情況后,就要把自己的兒子押回去。如果自己的兒子沒有泄火,他的小命就會沒有的。于是,華理急忙向市長使了眼色。
  市長急忙對何連說道:“何副市長,你聽聽華董有什么話說沒有?”市長也見過陳天明,他沒有想到這恐怖分子原來是陳天明他們。剛才他在來的路上就跟何連說了,華美集團是m市的納稅大戶,一定要慎重處理,可沒有想到何連卻是秉公執法,一發怒就六親不認了,連自己剛才的勸告也不聽。
  “是啊,何副市長,我們是可以私了的,剛才陳先生說過了。”華理抹著冷汗說道。他以前聽說過何連的剛直不阿,可沒有想到他如此厲害,完全不請示一下自己的上級就處理了。而且那個男人竟然認識何連,這事情麻煩了。
  本來華理是想通過關系對付陳天明的,就算陳天明他們多能,也厲害不了特警,厲害不了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