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433 你今晚陪我

“天明很生氣嗎?”黃霞敏擔心地說道。
  “是啊,老大很快就趕過來了。”詹倚說道。他看了華世聰一眼,生氣地說道:“嫂子,就是這個人要欺負你嗎?”
  黃霞敏憤怒地點點頭說道:“是的,就是他,看他表面文質彬彬,沒有想到他這么壞。”黃霞敏不敢看華世聰,因為他還是沒有穿上褲子。她把剛才的事情簡單地告訴了詹倚。
  詹倚一手扭著華世聰的衣領,“啪啪”兩聲,狠狠地甩了華世聰兩巴掌,直把華世聰的一個門牙給打了出來。“媽的,我看你是沒有死過,我們老大的女人也敢動,今天你是死定了。”
  “老大們啊,你放過我,你要我給多少錢都行,我不行了。”華世聰用兩腿夾著自己的寶貝,在春藥的刺激下,他的那里又挺了起來。如果再不給他一個女人,他是要死的。剛才他不想穿衣服,以為就可以上黃霞敏了,現在他是想穿也穿不了。而且他現在最想的不是衣服,而是女人。
  “放過你?你竟然敢欺負我們嫂子,就是要想著后果了。”詹倚不以為然地說道。這里已經搞掂了,他已經給陳天明打了電話。
  “我不行了,我好難受啊!”華世聰跪在地上哭著說道。“你們說,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們。”華世聰知錯了,原來黃霞敏是惹不得的,他們只是來了幾個人就把他的保鏢給打倒了,而且聽這個男人說,他們已經把這里包圍起來了。
  這時,又從外面走過來幾個人,為首的人是小六。當小六接到消息后,也馬上帶著人過來了,他見詹倚沒有給他發信息,他馬上帶著幾個手下沖上來。“詹倚哥,這里搞掂了嗎?”小六問道。
  “行了,已經搞掂,現在正等老大過來。”詹倚點點頭說道。
  華世聰看到小六來了,嚇得臉色又是蒼白。他是認識小六的,雖然小六不認識他。小六現在是m市的地下皇帝,掌管著m市的幾個大黑幫。雖然小六沒有市公安局局長那么牛,但也是跺跺腳就能讓m市晃幾晃的人。
  “六,六哥,你也來了?”華世聰哭喪著臉說道。他聽到小六叫詹倚作哥,好象詹倚比小六還厲害。天啊,今天他到底惹了什么人啊?不就是一個醫院的小護士嗎?至于弄得滿城風雨啊?
  “你是華世聰?”小六雖然現在很牛逼,但他還是知道m市所有有錢人的資料,這個華世聰就在里面一員。
  “是啊,是啊,我是,”華世聰拼命地點著頭。“六哥,你們放過我,你們要多少錢都行。”華世聰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難受,那火快要把他給燒著了。
  詹倚又踢了華世聰一腳罵道,“你不要說話,蹲在那個角落里,要不我打死你。”
  小六也不理華世聰,他急忙問黃霞敏,“嫂子,那個人渣沒有怎么你?”
  “沒有,幸好你們及時趕到。”黃霞敏搖搖頭說道。黃霞敏走到外面,她不想看到華世聰。
  華世聰再也忍不住了,他急忙走到那張小床旁邊,摟著那個床腳,用自己的下面摩擦著那里。
  “我靠,華世聰,你可以安分一點嗎?”小六看不過眼了,他見過男人喜歡女人,也見過男人喜歡男人,但沒有見過男人跪在地上干床腳的?現在的林子大了,什么鳥也有。
  “小六,他自己吃了春藥,正難受呢!:a”詹倚嘲諷著。
  “我要,我要女人!”華世聰一邊用自己的要害摩擦著床角,一邊痛苦地叫著。如果現在這里有只母豬,他也會拼命地沖上去撲倒的。
  小六皺了一下眉頭,“詹倚哥,看來要叫人用冷水潑他一下,要不然他熱火攻心就麻煩了。”
  詹倚點點頭,叫了一個保鏢拿水過來倒在華世聰的頭上,華世聰好象冷靜了一些。不過,他還是緊緊地摟著床角。
  沒有過多久,陳天明帶著幾個手下過來了。他先是摟著黃霞敏安慰一番,然后又跑到里面的休息間,把華世聰毒打一頓。
  陳天明走出來問道:“叫人通知華理了沒有?”
  “有了,他正趕過來,很快就到了。”小六急忙說道。“鈴鈴鈴”,小六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聽了一會,然后對陳天明說道:“老大,華理帶了一些警察和保鏢過來,在樓下,我們的人不給他們上來。”
  “讓他們上來,正好讓華理看看他的不屑兒子,如果他還要兒子的話,就好好商量一下。如果不要,直接交給警察處理!”陳天明說道。
  “是,”小六點點頭,對著手機下了命令。
  陳天明看著蹲在地上的四個保鏢,生氣地說道:“又是你們四個人,上次我給你們一個機會了,可這次你們卻還要幫華世聰對付我的女人,這次我可饒不了你。詹倚,把他們的武功全廢掉。”
  “不,不要。你們放過我們!”那四個保鏢害怕地叫道。他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么剛才那個黃霞敏的保鏢說他們會后悔的。他們是學武之人,如果沒有武功,那他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哼,早知這樣,何必當初呢!”陳天明冷冷地說道。詹倚馬上走過去廢了那四個保鏢的武功。
  華理帶著一群警察和保鏢沖了上來,他看到陳天明他們冷冷地看著他們,還有那四個保鏢喪氣地坐在地上,臉無人色。“少爺去哪了?”華理生氣地叫道。
  “少爺在里面。”其中一個保鏢垂頭喪氣地說道。
  “你們這些沒用的東西。”華理罵道。他想沖進去看華世聰,但被小六的幾個手下攔著進不了。
  華理惱火地說道:“你們到底想怎樣?六哥,你可以給我一個解釋嗎?”華理以為一切都是小六做的,所以,他盯著小六。雖然小六現在統領著m市的黑幫,但他是正經的生意人,后面有m市政府他,他也不那么怕小六。
  小六笑了笑說道:“不是我想怎樣,而是我的老大,我在這里只是聽命令干活而已。1k6”
  “你的老大?”華理疑惑了,他從來沒有聽過小六還有幕后老大。他看了陳天明一眼,感覺到這陳天明才是這里主事的人。不過,他感覺自己好象在哪里見過陳天明似的。
  “是啊,我是他的老大,”陳天明笑著說道。“華董,其它的事情我不想說了,就說一下這件事情我們怎樣處理?你是想公了還是私了?”
  “我要先見我的兒子,在沒有見到我兒子的情況下,我是不會跟你說其它的事情。”華理大聲說道。雖然小六他們代表著黑幫,但邪不能勝正,自己還帶了警察過來,而且剛才他也給市長打了電話,市長命令市公安局調了不少警察過來了。
  陳天明點點頭,“這個可以,不過華董你自己過去就可以了,其它人不能過去。要不然可別怪我不客氣。”陳天明示意自己的手下拿著相機一起過去,給華世聰多拍幾張寫真。
  華理氣憤了,他轉頭對著其中一個警察說道:“隊長,你們警察不能說上話嗎?是不是現在m市是黑幫的天下了?”哪里的黑幫不是怕警察的?而且只要自己有錢,還能不擺平嗎?
  那個警察隊長為難了,他認出陳天明是何連的人。而且就是小六也不是他能惹得起的,因為小六暗地里是m市黑幫的幕后首領,可后臺暗得很。再說了,小六從來不直接參與黑幫的事情,要告人家也告不了。
  “這,這個,我們先來調查情況,看看情況是怎樣?”警察隊長暗罵自己倒霉,怎么攤上了這件事情。陳天明那邊他得罪不起,而華理也得罪不起,隨便得罪哪一邊的人,他這個小隊長也不用當了。
  “爸,你快救我啊!”里面的華世聰聽到自己的老爸來了,他急忙大聲叫道。他快忍不住了,雖然有一個人專門給他潑水,但只是一時減輕一下而已,他體內的春藥哪是說沒有就沒有的呢?
  華理聽到華世聰的哭叫,他忍不住了,急忙沖過去看華世聰。他后面的保鏢也想跟著過去,但被陳天明的手下全給攔了下來。
  “啪”,他們動手了,對方都是用上了內力對拼,但陳天明的手下厲害,一掌就把那些保鏢給打退幾步。
  那些警察看呆了,幸好剛才他們沒有對陳天明他們怎樣?要不然,憑人家這些氣功,就能要了他們的小命。而且小六現在是m市的紅人,他們也不敢動手。
  陳天明冷笑著,“你們這些保鏢聽著,這只是警告,如果你們再要進去,下次就不會這么客氣了。”
  華理的保鏢不敢沖過去了,對方的人多,而且武功高強,人家就是三個人,就把他們六個保鏢給打退,這份武功可不是他們所能比擬的。
  華理跑進里面的休息間里,看到一個男人拿著相機給自己的兒子華世聰拍照,而兒子裸著下面,摟著床角拼命地摩擦著,好象他的胯下很癢似的。
  “世聰,你怎么了?”華理痛心地說道。華理就這么一個兒子,從來舍不得打,他要什么自己就給他什么,現在見到他這個樣子能不心疼嗎?
  “爸,快,你快給我找一個女人來,我快不行了,我要女人。”華世聰一邊哭著一邊興奮地叫道。
  “你,你是不是吃了藥?”華理見華世聰這個德性,知道華世聰可能吃了春藥之類的東西。
  陳天明對身邊的手下說道:“你去把華世聰給拉出來。小敏,你轉過身,不要看他的丑樣。”里面的休息間太小了,陳天明還是想著在外面解決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