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430 (刀俎)

“向我道歉?”黃霞敏奇怪地問道。
  “是啊,我承認我以前是喜歡你,但你現在有男朋友了,你們之間又是相親相愛的,我絕對不會再有其它的心意了。我這次來是誠心交你這個朋友,請你吃一個便飯的,行嗎?”華世聰的臉上露出真誠。“除非你不想交我這個朋友,不肯原諒我。”
  黃霞敏猶豫了一下,她不了解華世聰的為人,不過憑她以前一直對自己的彬彬有禮,她覺得華世聰這個人不錯。而且善良的她也想向華世聰道歉,那天如果不是有他的幫忙,陳天明不會那么快接受自己的。
  因此,她不好意思地對華世聰說道:“華少,你等等,我跟司機說一下。”說完,她向那邊走去。
  司機?黃霞敏這么快就有司機了?華世聰的眼里快冒出光來了,想不到那個陳天明這么有錢,還派了司機給黃霞敏。不過,有錢又怎樣?自己不是也有錢嗎?而且,今天自己不但要上黃霞敏,還要拍她的裸照,看她還厲害不厲害?想到那天陳天明讓自己出丑,華世聰就火了。哼,如果自己不報這個仇,自己就不叫華世聰。
  黃霞敏走到那邊對車里的保鏢說道:“兄弟,我要跟個朋友吃飯,我不妨礙你吃中午飯,要不你先回去?”
  保鏢搖搖頭說道:“嫂子,不用的,你去哪里我就送你去哪里,然后我在下面等你,到時再送你回家。”
  “這個不好,太浪費你的時間了。”黃霞敏不好意思地說道。
  “嫂子,你有所不知,老大安排我跟著你,就是你在外面所有的安全由我負責,如果我不跟著你出了事,我如何面對老大呢?而且你不要擔心我,你吃飯的時候,我也在下面吃飯的,而且還可以報銷。”保鏢笑著說道。
  黃霞敏聽保鏢這樣說,才知道這個保鏢跟司機是不一樣的。想到陳天明為了她,而花這么多的財力和人力,她心里一甜,原來他真的是喜歡自己的。現在的黃霞敏就像一個灰姑娘一下子變成了公主,感覺有點不適應。
  就像這輛名貴的小車,以后完全歸她支配,保鏢就是她的專用司機,如果有事他就跟著,沒事就在家里等待。這是她以前在j縣完全沒有想過的事情,更不要說現在遇到了。“那好,我去跟那個朋友說一下。”黃霞敏說道。
  “嫂子,你一會還是坐我的車,不要坐別人的。”保鏢提醒黃霞敏。雖然華世聰是黃霞敏的朋友,但他是男的,保鏢還是要小心一點。
  “這個我知道,”黃霞敏點點頭。她現在是陳天明的女人,該避嫌的時候就要避嫌。黃霞敏走到華世聰的身邊,“華少,我們去哪里吃飯?你帶路,我坐我的車。”
  “那好,你跟著我們走。”華世聰聽黃霞敏這樣說,只好作罷。“我們現在去華美酒店。”這是華蓋集團的下屬酒店,雖然格調跟輝煌酒店差很多,但華世聰還是選上這里,因為那是他的地盤,想怎樣玩就怎樣玩。而輝煌酒店卻不一樣,如果自己在那里亂搞的話,吃虧的是自己。輝煌酒店的后臺硬得很,可不是華美集團所能惹得起的。
  華世聰的車子開始向前面行駛,坐在副駕駛座的一個保鏢對他說道:“華少,那個女人還帶著司機過來,可能有點麻煩。”
  “我靠,你們是不是只會吃飯啊?華美酒店是我們的地盤,而且你們四個平時不是吹自己的武功有多么厲害嗎?如果都不能解決這一男一女的話,那你們也不要跟著我干了。”華世聰生氣地罵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不要說這兩個人,就是一般的20個人,也不是我們的對手。”那保鏢自信地說道。他們四個都是華世聰花重金請來的保鏢,每人月薪是10萬。所以,他們當然是舍不得丟掉這份工作。之前華世聰說了,幫他搞掂這件事情,每人另外獎50萬。
  自從上次華世聰的父親華理被一群蒙面人群毆住院后,他就覺得賺得再多錢也是沒有用的,還是請一些武功高強的保鏢來保護自己才行。所以,現在華理和華世聰身邊都有一些保鏢保護。
  “你不用怕的,不就是一個陳天明嗎?又不是麗人集團的張麗玲?而且就算是張麗玲又怎樣?我又沒有玩她,而且我們華美集團在m市多年,就算是市委書記和市長也要看我爸的臉色,還用怕那個陳天明嗎?”華世聰得意地說道。
  華美集團是m市的納稅大戶,市委書記和市長當然不敢得罪他們,反而要經常跟他們談人生談理想,怕他們一個不高興把產業給轉移到別的省市,那m市的稅收和財政收入就會減少了。
  保鏢馬上向華世聰媚笑著,“對,華少說得對,我們是不會怕他們的。”
  到了華美酒店,華世聰馬上下車去迎接黃霞敏。“小敏,我已經訂了房間,你的司機就在樓下吃,我也為他訂好了飯菜。”華世聰不想那個安安公司的保鏢跟上去,急忙說道。
  “好,你就在下面吃飯!到時我再下來叫你。”黃霞敏滿意地點點頭,這樣自己的保鏢就不會餓肚子了。
  “是,”保鏢見華世聰已經安排好了,他也不多說。
  華世聰馬上帶著黃霞敏上樓去了,那四個保鏢雖然沒有直接跟上去,但也暗暗稍后上去幫華世聰看門。
  華世聰把黃霞敏帶進一個包間,里面雖然裝修不是很豪華,但也有休息間,還有小客廳分開。“小敏,你不要擔心,雖然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但我只當你是朋友,不會再有什么想法了。我今天請你吃飯,一是為以前騷擾你作賠罪,二是交你這個朋友。你以后就當我是你的大哥,如果那個陳天明敢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華世聰的話說得非常好聽。
  “華少,謝謝你了,我也不好意思,以前你經常找我吃飯,我還沒有跟你吃過飯,上次因為有事又吃不成。這次我請你吃,當我賠罪。”黃霞敏說道。她才不會擔心,自從她成了陳天明的女人后,陳天明就幫她打通了經脈,又教她一些武功,還給她先輸入了一年的功力。
  現在的她,就算是兩三個壯年男人也不是她的對手了。所以,她根本不怕華世聰現在對她使壞。而且她的保鏢還在樓下等著,有什么事情自己可以馬上打電話叫他上來。陳天明說了,那保鏢兄弟的武功,就算是十個她也不是他的對手。因此,黃霞敏還有什么好怕的?
  “你不要說了,這次是我請,”華世聰拍著胸膛說道。他馬上叫來了服務員,讓她上菜。華世聰的計劃就是在酒里下春藥,讓黃霞敏吃了,自己脫衣服讓自己上,這樣就是爽歪歪了。
  黃霞敏也知道華世聰有錢,也不跟他客氣了。她想著反正這一次就算是跟華世聰來個了斷,大家以后是普通朋友,上次欠他的也算是還了。
  不一會兒,服務員上酒菜了ap菜是四菜一湯,酒是一瓶普通的紅酒。
  華世聰說道:“小敏,雖然這頓沒有上次輝煌酒店那么好,但也算是我的心意,你不要嫌棄了。”
  “不會的,華少,你這樣說就太見外了。”黃霞敏看著那瓶酒,不好意思地說道:“我不會喝酒。”黃霞敏記得陳天明的交待,不要單獨跟男人喝酒。
  華世聰聽黃霞敏不喝酒,急忙說道:“小敏,這是紅酒,度數不高,你只是喝一點就可以了嘛!我一個人喝酒有什么意思呢?”華世聰邊說邊向女服務員使了一個眼色。
  女服務員會意地把酒瓶蓋打開,(其實那酒瓶一早就打開了,)然后為華世聰和黃霞敏的酒杯各倒滿了酒。這春藥是慢性型的,吃了要一會才開始藥性發作。
  “華少,我不會喝酒,要不,我以茶代酒!”黃霞敏邊說邊拿起了茶杯。
  華世聰有點慌了,那茶是沒有下藥的,就算黃霞敏喝得再多也沒有用。難道自己要霸王硬上弓?想到如果是這樣,那就沒有黃霞敏吃了春藥讓自己弄好一點。“不行啊,我喝酒了,你喝茶這算什么啊?你就喝一杯好不好?”華世聰說道。
  “華少,我不會喝酒,就算是喝一杯也會醉的。”黃霞敏當然是不肯喝酒。她現在準備為陳天明生個孩子,為了優生優育,她也是不會喝酒的。
  華世聰見黃霞敏說得這么肯定,他只有用下一個計劃了。黃霞敏不肯喝酒,他也預料到。“那這樣,你不喝酒,那就喝飲料,這總該行了?”華世聰笑著說道。飲料里也是下有春藥的,這是一早就準備好的。
  “好,那就飲料!”黃霞敏想了想說道。喝飲料是不會對身體有太大的傷害,她還是可以喝一點的。
  “小姐,快給我們上一瓶飲料過來。”華世聰高興地說道。
  女服務員點點頭,急忙走出去,不一會兒她又回來了,拿著一瓶橙汁。“先生,這個可以嗎?”女服務員問道。
  “可以,你為那位小姐倒一杯!”華世聰興奮地說道。只要黃霞敏喝了飲料,他就可以摟著她到那個小休息間里好好地干了。看她還裝不裝清高,一會給她拍一個清晰的dv。想到這里,華世聰更加興奮了。
  黃霞敏看著服務員倒滿了橙汁,她向服務員微微一笑表示感謝。這橙汁她是可以喝的,含有不少的維生素,對身體也有益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