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2)      第1943章(01-22)      第1944章(01-22)     

流氓老師1418 先玩50萬

陳天明也不是傻瓜,這段時間馮蕓在保全公司的舉動他也知道,像馮蕓那樣對自己有仇恨的女孩,不可能馬上就消除仇恨。她能這樣做,一定有她的目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是陳天明的危險之舉。
  馮豪為自己而死,自己怎么能不顧他的妹妹呢?因此,明知道馮蕓可能是一個炸彈,隨時會傷害到自己,陳天明也是要把她留在身邊。如果讓方翠玉帶著馮蕓,那馮蕓就會更加危險,他也沒有辦法掌握馮蕓。
  “哼,你就是看不起我,我以后不理你了。”馮蕓跺著腳生著悶氣。
  “小蕓,你不要這樣,我們大家都當你是妹妹,你是知道的。至于我的那個別墅,我媽規定了,不是我的家人,誰也不能進去里面住。如果我違抗我媽的命令,我死得很難看。而且里面也有很多我們的秘密,你是不能進去的。”陳天明搖著頭。看來自己是要叫馮蕓親密一點,顯得自己也當她是妹妹。
  “我不管,我就要住進里面。”馮蕓說道。
  小蘇急忙說道:“小蕓,你不要這樣,老大也有難處,有一些還是國家的秘密,他自己也作不了主。”小蘇突然想到了“國家秘密”,用這個應該是一個很好的借口。
  “我在這里悶得很,我要你陪我。”馮蕓見沒有辦法了,只好退一步。“小蘇哥,你去忙,我和天明哥聊。”
  小蘇當然是想快點離開,雖然馮蕓變了很多,但誰都怕她。
  “我有事很忙的,”陳天明不想惹馮蕓。
  “我不管,我就要你陪我,要不然,你讓我去你家住,我在這里無聊死了。”馮蕓邊說邊用自己的酥峰緊緊地壓著陳天明,陳天明那里又有反應了。
  “小蕓,你不要這樣,這樣不好。”陳天明輕輕掙扎了一下,但馮蕓摟得太緊了,自己的手臂根本沒有辦法抽得出來,反而還在馮蕓的酥峰上擦了幾下。
  馮蕓的臉馬上紅了,“天明哥,你好壞。”馮蕓只覺一股電流在自己的酥峰上傳播,這種感覺好象跟自己與方翠玉在一起時相似,但好象又有點不一樣。
  “小蕓,讓別人看到我們這樣不好,我們是兄妹。”陳天明看了四周一下,還好沒有什么人注意他們這邊。
  “我不管,我喜歡你,我要當你的女人。”馮蕓還是用自己柔軟的酥峰擦著陳天明的手臂。剛才她還是有點排斥,但那種電流的感覺又讓她有點留戀。
  “什么?你不要開玩笑了。”陳天明大吃一驚,馮蕓是不是喝酒醉了?怎么她說這樣的話呢?“小蕓,我們只是兄妹,像這樣開玩笑的話就不要說了。”
  馮蕓認真地說道:“什么開玩笑?我是認真的。自從你那天在京城救了我,我就跟自己說了,只要你不死,我就要嫁給你。”馮蕓想著上次陳天明為了救自己,緊緊地把自己壓在下面,他差點沒有命了。
  “天啊,你不要說了,我不喜歡你,我只當你是妹妹。”陳天明頭疼了。這是什么話啊?這個馮蕓又在搞什么鬼?
  “反正我不管,我就喜歡你,我要當你的女人,以后要住進你的別墅里。”馮蕓自信地說道。
  “小姐,你不要玩我了,你再這樣我就要逃跑了。”陳天明哭喪著臉。對于這個比鐘瑩還可怕的馮蕓,他真是害怕了。怪不得剛才小蘇拼命地跑呢?
  馮蕓得意地說道:“明天你一定要陪我玩,要不然我天天跟著你。就這樣了,你忙你的!我順便去學一些武功。”
  陳天明看著馮蕓離去,他暗暗思考著,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難道馮蕓為了要住進自己的別墅而要當自己的女朋友?想到這里,他腦袋又疼了。唉,今天晚上還要去黃娜家看看她們母女。
  黃娜是陳天明一早想攻下的女人,可她卻說自己是一個白虎,是一個不祥的女人。這讓他怎么辦啊?難道要霸王硬上弓?
  晚上,陳天明應邀去黃娜家里吃飯。其實像陳天明、黃娜他們家里的廚師都是頂級廚師,做出來的菜味道不比酒店差。不過跟朋友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不方便回家里吃飯而已。
  “天明,你陪一下小凌,我去廚房看看。”黃娜看到陳天明來了,高興地說道。
  陳天明眼睛一亮,黃娜像朵盛開的鮮花,白皙的皮膚顯得富有彈性,西裝套裙無法遮掩她那成熟的身體,兩個圓圓輪廓分明的酥峰襯托著她身體優美的曲線,渾圓挺翹的臀部分外迷人。
  旁邊的黃凌穿著一套白色運動服,修長勻稱的長腿,微翹的臀部滾圓而結實。胸前的酥峰已經蠻高,雖然曲線沒有黃娜那么凹凸有致,但也非常誘人,帶著一股鮮嫩而清新的氣息。老天,好一對漂亮的母女……不,是一對漂亮的姐妹花。
  如果現在有人說她們是母女的話,陳天明一定把那個人的眼睛給挖出來當彈珠玩。現在黃娜哪有三十多歲,她就好象二十多歲,一朵嬌艷而又成熟的花朵。可惜,自己只能摸而不能摘。陳天明現在有種沖動,想把這對母女花同時摟在懷里好好親熱一番,如果同時跟母女一起那個,那將是什么感覺呢?
  不行,我不能有那樣不道德的想法!陳天明馬上打斷自己那種超級齷齪的想法。
  想到那次在京城輝煌酒店里自己摸著黃娜的下面時,陳天明感覺自己的兩腿間發出強悍的氣息,唉,那兄弟又不聽話了。
  “天明,我跟你說話呢!”黃娜見陳天明呆呆地看著自己,不由羞得跺著腳。不是說好在女兒黃凌面前他不能這樣的嗎?他現在怎么好象一只大色狼似的?不過黃娜想著陳天明這么著迷自己,她心里又暗暗高興。
  “噢,你叫我啊?”陳天明馬上醒悟過來,他不好意思地說道:“娜姐,你叫我干什么啊?是不是要我幫你在廚房干活?”雖然陳天明不大會做菜,但在黃娜后面摟著她幫她加油按摩什么的還是可以做到的。
  “老師,我媽叫你陪我上去坐一會,”黃凌好久沒有見陳天明了,她可不管,她馬上走上前摟著陳天明的手臂,然后硬是拉著他上樓。
  陳天明現在的心又開始加速了,雖然黃凌的酥峰不是很大,但也有點料了。她的那里壓著自己,那柔軟的觸覺還是讓他感到非常清晰。天啊,你們怎么可以這樣對我啊?老是用柔軟的酥峰壓著我,這樣會出事的。陳天明在心里苦叫著。今天早上馮蕓是這樣,現在黃凌又是這樣,如果黃娜是這樣就好了。
  黃娜看著黃凌與陳天明親密的樣子,心里不由一暗。其實天明跟女兒是很好的一對,雖然陳天明的年齡大一點,不過男人大一點是無所謂的。想到這里,黃娜感覺自己的心有點痛。唉,不想了,還是去廚房看看!
  到了黃凌的房間,黃凌快樂得像只小鳥一樣把門關上,然后對陳天明說道:“老師,你這些天有想我嗎?”
  “我,我有啊!”陳天明在心里想著,我想你是老師想學生的那種。
  “嘻嘻,老師,你好討厭,老是想我。不過,我也好想你,我天天做夢也夢到你。”黃凌看著陳天明癡情地說道。
  “不會,你也太夸張了一點。”陳天明吃驚地說道。如果黃凌天天夢到自己,那自己豈不是成了夢中王子?
  黃凌見陳天明不相信,她大聲說道:“真的,老師,我不騙你。你不信摸摸我的心。”說完,黃凌把陳天明的大手拉到自己胸前的柔軟上。
  陳天明的手在黃凌的酥峰上,他急忙把手拉回來。“黃凌,我信你,你不要這樣。”
  “老師,你有沒有發現我跟以前有什么不同?”黃凌的眼里露出一絲狡黠。
  “不同?沒有啊!”陳天明搖搖頭。
  黃凌紅著臉小聲說道:“老師,我告訴你,我現在又長大了一點,小紅的身材肯定又比我的差了。”
  “長大了一點?”陳天明疑惑了。
  “是啊,”黃凌肯定地點點頭,接著看著自己的胸前說道:“我的這里又大了一號,我前天才去內衣專柜全換新的了。”
  陳天明這才認真地看著黃凌,她不說不知道,好象她的酥峰是比以前大了一點。她是怎么弄大的?難道是吃什么豐乳藥?或者用什么豐乳器?再或者是自己按摩?還是她讓男孩子幫她按摩?陳天明想到黃凌可能叫男孩子按摩,他的心有點酸酸的。
  “怎么這么快啊?”陳天明情不自禁地問了一句,他想知道黃凌是怎么弄大的。雖然說鳳生鳳龍生龍,黃娜的酥峰大,黃凌的也可能大,但她怎么大得這么快啊?上次在京城也沒有見是這樣的。
  “我,我是吃東西的。”黃凌低下了頭。
  “吃東西?你吃了豐乳藥?”陳天明大吃一驚,那種東西是含有激素的,如果多吃可能會對黃凌的身體有害。
  黃凌搖搖頭說道:“不是,我才不吃那些東西呢!我是在一里看到,說木瓜燉豬腳很補那里,所以我叫柳媽幫我偷偷燉的。”
  “原來是這樣,你嚇死我了。”陳天明拍了拍胸膛,他真的怕黃凌叫別的男孩子幫她按摩。不過黃凌也補得太快了,不長的時間,那里就長了一號。可能她得天獨厚,在什么燉品的作用下,提前把酥峰長了一號。
  “老師,我說的是真的,我才不像一些女人那樣,為了證明自己的胸大,在里面墊什么東西。你不信可以摸摸。”黃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