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417 商量

陳天明笑道:“你如果想天天留在這里,你可以跟阿國他們商量一下的。”
  小蘇苦著臉說道:“他們哪會同意啊?他們也想著天天在這里,要不,我去省城的時候,也把掌門師伯帶去?”
  “這可能嗎?掌門師兄沒有武功,他還跑這么遠的路,身體哪受得起?而且安全也是一個問題。掌門師兄在這里住著才安全,沒有必要到別的地方。”陳天明正色說道。
  “是,這個我知道,我只是說說而已。”小蘇笑著說道。“其實我在掌門師伯那里已經學到了不少武功,就是一招絕招,也要一段時間消化。不急的。”原來小蘇他們大概一個月就輪流調換一下。
  “走,你帶我去看看掌門師兄。”陳天明說道。
  小蘇點點頭,帶著陳天明到了訓練場。只見一身白衣的智海在人群里跟大家講著什么,大家看到陳天明來了,紛紛讓開一條路。
  “師兄,”陳天明對著智海叫了一聲。智海的修行非常厲害,特別是在修心方面,如果是其它人被別人廢掉武功,一定是傷心欲絕,但智海還是一付無所謂的樣子,就好象從來沒有武功似的。
  “天明,你來了,”智海看到陳天明來了,也高興地停止講授。
  “辛苦你了,如果我們的人不加強,以后吃虧的是我們。”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按理智海現在的情況,他應該休息了,但陳天明沒有辦法,手下不強悍一點不行。
  按照教授情況,智海分為兩種教法,像小蘇、小六、小七他們信得過的這些兄弟,學的全是玄門不傳之秘,以前全是掌門才能學的武功。以致鐘向亮和小夏一有空就往這里趕,他們也在旁邊收益匪淺。
  而其它玄門弟子和保鏢,也學玄門的一些精深武功。如果有天賦的,武功也好的,經過考核是可以進到小蘇那一組去。
  小蘇見陳天明有話要與智海說,便讓大家散開去訓練了。
  “天明,你現在的武功怎樣了?”智海擔心地說道。由于陳天明現在學的香波功是玄門其它人沒有學過,也不能學的,所以智海也幫不了什么忙。
  “還是只到第八層,練不到第九層反璞歸真。”陳天明搖了搖頭,“我好象就差那么一點,可就是跨不過去。”
  “你不要急,順其自然!”智海安慰著陳天明。“武功這東西,有時一天就可以領悟,有時幾十年也領悟不了。”智海也知道到了陳天明現在的境界,不是天天練就可以練得出來。而是靠一種領悟和機緣。
  陳天明說道:“對了,師兄,你說我的獨孤飛劍有沒有劍譜啊?”
  “獨孤飛劍?天明,我上次聽向亮說你有一把飛劍,就是獨孤飛劍嗎?”智海興奮地問道。
  “是啊,你幫我看看,我懷疑它是有劍法的。”陳天明很想讓智海幫自己看看,但一直沒有時間跟智海見面。他內力一吐,一道白光閃在他的手掌心上。
  智海只覺一道寒光閃出,沒有內力的他竟然覺得有點寒冷。他小心翼翼地拿過那把小飛劍,仔細地看了好一會,才慢慢地放回陳天明的手上。“天明,我也是次見過這種飛劍,剛才我看了一下,這飛劍的劍身好象沒有什么,很重。不過,既然有獨孤飛劍,那就一定有獨孤九劍劍法。”智海肯定地說道。
  “那你說劍法會在哪里呢?”陳天明問道。按照傳說,獨孤九劍是非常厲害的,可自己因為沒有劍法,這把飛劍在自己的手里只能算是偷襲的好暗器,在正面跟人家打斗根本沒有占什么優勢。
  “這個我不知道。不過,天明,既然你有機緣獲得獨孤飛劍,可能也有機緣獲得劍法。順其自然,是你的自然就是你的,強求不得。”智海說道。
  “謝謝師兄的指點。”陳天明說道。
  智海想了想,“天明,雖然我不懂你的香波功,但武功同殊一途,第九層是香波功的最高一層,那一定也是最難練的一層。這一層,可能是質的一種蛻變,你不要老想著如何增強自己的內力,而是要想一下如果在自己的武功上突破。”
  “突破?要怎樣的突破?”陳天明愣了一下,可以說,他練武的時間很短,武功真正提高反而是在玄門大山修練的那一個月。有時領悟一種武功,比自己天天練得要快很多。可能要如智海師兄所說,自己在領悟方面下的功夫太少了,老是借助一些奇遇和雙修。不過,他天天忙來忙去的,哪有時間靜下心來領悟啊!
  智海搖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畢竟種武功的領悟和突破是不一樣的。有時你走條路不行,可以走第二條路,再或者反過來走一下,可能會對你有所啟發。天明你也領悟過,武功的領悟和突破是要靠自己的,不是別人說怎樣,你自己就能做到。”
  陳天明感激地看著智海,“師兄,謝謝你對我的教導。我有空一定好好地想一下。”
  “時間是擠出來的,看你怎樣把握。天明,我現在是一個無用之人,玄門的以后要看你了,你的擔子重,你一定要小心。”智海語重心長地說道。
  “師兄,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主要是我們的敵人太隱蔽,如果他們敢跟我們正面對戰的話,我們也不怕他們。”陳天明自信地說道。“而且,師兄,如果不是你的幫忙,我們的人武功不會提高這么快。”雖然陳天明現在的人沒有跟先生老那個組織的人那么厲害,不過,如果兩個人對付一個人,還是不怕的。特別是他們用上一些合擊的方法,還可以對付他們。可問題是人家在暗,陳天明要找他們也找不到。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啊!”智海嘆了一口氣。“天明,你也很忙,如果沒有什么事的話,那就這樣了,我看看他們練得怎樣。”智海一般是幾天來訓練場一次,今天過來這里,他也不想浪費大家的時間。
  陳天明點點頭,然后跟小蘇走出外面。保全公司表面看似沒有什么人把守,但這里用的全是監控和暗哨,要進來的人想出去就難了。
  “小蘇,m市是我們的大本營,我們一定要守好這里,千萬不能出了什么亂子。”陳天明說道。
  “我知道。”小蘇說道。
  “天明哥,”從遠處傳來一道女人的叫聲,那聲音非常嬌嫩,如黃鸝一般清脆。
  陳天明聽了非常舒服,他正想看看這聲音的主人是哪個美女的時候,這一看卻是呆了。“小,小蘇,那個女孩是馮蕓嗎?”陳天明哪敢相信剛才叫自己天明哥的會是馮蕓,她以前不是叫自己陳天明嗎?而且叫得非常兇惡。
  “是小蕓,老大,不知道為什么?這段時間小蕓好象轉了性子似的,不再像以前那樣搗亂,而且還主動幫我們做事,做的事也沒有錯。”小蘇點點頭說道。
  這時,馮蕓跑到陳天明的身邊,拉著他的手臂撒嬌,“天明哥,你回m市怎么不告訴我?我可以去接你啊!”
  “這,這個不用了,我忙得不可開交,”陳天明訕訕地說道。
  “那你有空嗎?明天陪我去玩一下。”突然,馮蕓用自己的酥峰頂著陳天明的手臂,那豐滿柔軟的感覺,讓陳天明心里一蕩。
  陳天明急忙掙開馮蕓的手,“你找我有事嗎?”陳天明感覺現在這個女孩不是馮蕓,好象換了一個人似的,讓他渾身不習慣。
  “有事,天明哥,聽說你還有一個別墅,我可以去你那里玩嗎?”馮蕓眨著可愛的大眼睛說道。她對保全公司里面的事情差不多知道了,但也局限于一般事情,像機密的事情她是不能知道。所以,她想著去陳天明的家看看,看能不能為方翠玉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
  這段時間方翠玉也在暗暗招兵買馬,她等的就是一擊即中。現在魔門已經散了,門下的高手也沒有幾個,方翠玉手上的人也不多,她只有用暗殺的方法來對付陳天明。而方翠玉讓馮蕓纏著陳天明,了解陳天明的路線,特別是如果能進得了他的家,綁架他的家人,那就好了。
  陳天明堅定地搖搖頭說道:“馮蕓,我是有一個別墅,但你是不能去那里的,那里有一些機密的事情。如果你喜歡別墅,我可以為你買一幢。”陳天明也不糊涂。馮蕓是從方翠玉那邊過來的,他還是要防著她一手,能讓她知道的可以讓她知道,不能讓她知道的,是不應該讓她知道。就算是陳天明的女人,也沒有必要知道那么多。
  “為什么?聽說你的一些女人都可以住在那里,我為什么不能住?”說到這里,馮蕓好象想到什么似的臉紅了。
  “不一樣的,”陳天明哪知道馮蕓的思想復雜想到其它地方去,“你在這里住得不是很好嗎?而且你覺得有必要,我是可以給你買一幢別墅,是不是你有了男朋友?”
  “你胡說。”馮蕓生氣地瞪了陳天明一眼。“陳天明,你口口聲聲說當我是親人,可為什么我不能像你的親人一樣在那里住呢?”
  陳天明現在終于感覺到這個女孩是馮蕓了,現在的性格才是她馮蕓。“我是當你親人,所以才讓你在這里住,或者我另外給你買幢別墅,幫你請傭人,行嗎?”之前鐘向亮也向陳天明提了醒,說馮蕓以前恨他,又曾經是跟方翠玉在一起過,現在馬上轉變回到他的身邊,讓他小心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