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5)      第1943章(09-25)      第1944章(09-25)     

流氓老師1409 我的手指

燕姐看到陳天明思考的樣子,問道:“天明,怎么了,你還沒有想到嗎?你以前跟小敏也接觸了不少時間,我感覺到你對她是很有好感的。我不管你是不是喜歡,但你現在起碼要負責,你已經把人家那個了,難道你不想負責嗎?”
  燕姐的話如鐵錘一樣敲打在陳天明的心上,他不是一個不負責的男人,正因為他的負責,所以他才想著如何處理這件事情。正如燕姐所說,自己已經做錯了,一定要負責。而且黃霞敏還喜歡自己,自己又不討厭她,他對她也有一種說不上的感覺。
  “姐,我明白了,我會負責的。”陳天明鄭重地說道。
  “那你還等什么,小敏在我的休息室里等你呢!”燕姐笑著說道。雖然她不想陳天明再招女人,但事情弄成這樣了,陳天明是要為黃霞敏的清白負責。
  “好,我現在就過去。”陳天明點點頭,然后快步走出去。
  “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給我打電話。”燕姐笑道。
  陳天明走到休息間的門前,輕輕吸了一口氣,然后扭開門進去。
  黃霞敏看到有人進來,習慣性地抬起頭。當她看到是陳天明時,不由皺起了眉頭,“陳天明,你進來干什么?”
  “我,我進來看看你。”陳天明涎著臉說道。他已經決定把黃霞敏收了,所以他在心里已經改變對黃霞敏的說話。
  “我有什么好看?你是不是又想著給我錢?”黃霞敏生氣地說道。“陳天明,我告訴你,不要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就很了不起,你給我滾出去。”黃霞敏越想越生氣,他陳天明把自己那個了,難道就只會用錢來安慰自己嗎?
  “不是,我不是想著給你錢,剛才是我的不對,你報警抓我,讓我這個壞人坐牢。”陳天明故意痛心地說道。
  黃霞敏呆了一下,雖然她很想罵陳天明,但她卻是舍不得讓他去坐牢。而且剛才的事情自己也有一點錯,如果自己硬是不讓陳天明得逞,他也不會把自己那個的。“這事算了,你以后不要提起,你出去!”黃霞敏現在有點心灰意冷,陳天明不喜歡自己,可他又想補償自己。看來他還是一個負責的人,可惜他不是自己的。
  陳天明說道:“算了?可是我內心很難受,你還是報警抓我!”
  “不,”黃霞敏堅定地搖搖頭。
  “你報警!”陳天明還是這樣說道。
  “陳天明,你煩不煩?你給我出去。”黃霞敏不耐煩了,她根本不想把這件事情聲張出去。
  陳天明看著黃霞敏說道:“小敏,難道你喜歡我?”
  “我,我不喜歡你。”黃霞敏沒有想到陳天明會這樣問,她是想告訴陳天明自己很喜歡他,但她哪好意思說呢?
  “你不喜歡我,可為什么這么袒護我?我可是把你那個了。”雖然現在黃霞敏已經把衣服給穿上,但那豐滿的身材還是讓他困難地吞了一下口水,特別是他想著剛才自己只是剛剛進入一下就出來,那種欲罷不能的感覺,讓他還想繼續在黃霞敏的身上完成。
  “你不要說了。”黃霞敏小聲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小敏,我鄭重地告訴你,你現在已經是我的女人,所以你只能是跟我了,不過我要先說清楚,我家里有不少女人。”
  黃霞敏幽怨地說道:“陳天明,你不要說了,你都不喜歡我,為什么要我跟著你呢?我真的不需要你負責,你走!”
  聽著黃霞敏的話,陳天明深受感動,黃霞敏這么漂亮,而且以前跟自己發生過不少的事情,要說他對黃霞敏一點感覺也沒有,那是假的。特別是現在自己已經毀了她的清白,他更是要擁有她。
  “不,你是我的人了,你一定要跟著我。()”陳天明說道。
  “好,你不走,我走。”說完,黃霞敏慢慢地站了起來,她已經休息了一會,那種破瓜之痛好了很多。
  “你不能走,”陳天明馬上抓著黃霞敏的手臂。
  黃霞敏轉過身看著陳天明,“陳天明,你看著我,你說,你真的喜歡我嗎?剛才你傷害了我的身體,現在請你不要傷害我的心。”
  陳天明看著黃霞敏,看到她那痛苦的表情,他的心里也不由一痛,對啊,自己怎么能傷害她呢?他在心里暗罵自己混蛋。本來他是想跟黃霞敏說自己喜歡她的,但看到黃霞敏痛苦的眼神,他心亂如麻,什么話也說不出來了。
  “請你放手。”黃霞敏冷冷地說道。
  陳天明不由自主地松開手,黃霞敏拿起自己的護士服,一扭一拐地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燕姐走過來了。“天明,怎么回事?怎么小敏走了?”她以為只要陳天明安慰一下黃霞敏,她就會沒有事了,可沒有想到卻看到她掩面離去。
  “姐,小敏說得對,這件事情還是讓我好好理一下頭緒!我已經傷害了她的身體,不能再傷害她的心了。”陳天明坐在床上慢慢地想著。
  “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你是對小敏有感覺的。小敏很喜歡你,你讓她今晚靜一下,只要明天你說動她就行了,沒事的。”燕姐見陳天明也有點痛苦的樣子,便安慰著。
  “對啊,我真糊涂,我明天再找她,”陳天明高興地說著。剛才看到黃霞敏痛苦離去的樣子,他心里也無由一痛,看來,自己對黃霞敏也是有感覺的。但這個是不是喜歡,他自己就說不清楚了。
  想到這里,陳天明把燕姐抱在懷里。
  “天明,你要干什么?”燕姐吃驚地說道。
  “姐,我快憋壞了,剛才跟你還沒有弄完,跟小敏又只弄了一下,我快要被火燒死了。”陳天明苦著臉說道。他剛才跟黃霞敏哪里是什么大戰,只是“輕輕”地破了一下她的身就停止了。如果他現在不把火給發出來,他就慘了。
  都怪自己,如果不是搞什么制服誘惑,也不會弄出這樣的事情出來。不過竟然是命里注定,自己也不會逃避,黃霞敏,你看著,明天我一定要追到你。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不一會兒的時間,燕姐已經被陳天明給脫下了裙子和小褲,竟然今天是來玩制服誘惑的,他就要玩到底了。現在燕姐還是穿著醫生制服,不過陳天明可急了,他逗弄了燕姐幾下后,就沖進燕姐還有點干干的那里。
  “天明,疼,你慢一點。”燕姐慘叫了一聲。
  聽到燕姐的聲音,陳天明才知道太急了。于是,他慢慢地動了起來。不一會兒,燕姐適應了,開始叫陳天明加大馬力動作。
  由于這里是醫院,燕姐不敢叫得太大聲,她干脆拉起那被子咬著,暗暗地忍受那種快樂和痛苦的結合感覺。
  “啊!”陳天明輕輕地舒了一口氣,把自己釋放出來那一剎那間的感覺真好。
  “天明,我好累啊!”燕姐有氣無力地說道。如果現在有病人要找她看病的話,她不如死掉算了。
  “沒事,我幫你一下。”陳天明把一些真氣渡給燕姐,燕姐有了一些力氣。
  燕姐爬起來嗔了陳天明一眼,“你看看你,瘋起來像不要命似的,也不知道你是什么做的?”當燕姐看到床單的殷紅,便把陳天明拉了起來,然后把床單收好,準備給黃霞敏留著。
  “姐,我們睡!”陳天明輕輕拉了燕姐一下。明天自己還要拉著燕姐在醫院招搖呢!
  “你真的明天再走?”燕姐還是沾沾自喜。
  “是的,”陳天明輕輕地摟著燕姐,在另外一張床上睡了起來。
  第二天一早,燕姐就偷偷地把陳天明給叫醒。沒有過多久其它醫生就過來換班,她當然是不能讓人看到他們昨天晚上是在這里一起睡的。
  陳天明果然是沒有食言,燕姐交班的時候,他就在旁邊像保護神一樣看著燕姐,逢人就說自己是燕姐的男朋友。等燕姐下班了,他就拉著燕姐在每一層樓逛一下,最后才陪著燕姐回家。
  __
  京城,史統興高采烈地準備著,今天傍晚他要陪樊煙去看電影。他準備今天晚上看完電影后,跟樊煙攤牌,自己不是一個胸無大志的人,而是為了家族隱藏起來而已。只要跟樊煙說清楚,她一定會放下包袱喜歡自己。想到這里,他能不高興嗎?
  為了過好二人世界,史統開著已經修好的奔馳車去接樊煙,反正在他已經決定不再裝成太窩囊,所以,他開著的車也不再像以前那樣跳舞了。
  樊煙坐上史統的車,奇怪地看著史統說道:“史統,我感覺你好象有點變了。”
  “我變了?不會?我對你的心一直沒有變。”史統大聲地說道。
  “不是,我是覺得你整個人的氣質變了,”樊煙搖搖頭說道,至于是怎么回事,她也說不清楚。就好象史統以前開車不會開,現在他弄得非常穩當似的,整個都變了。
  “小煙煙,晚上我跟你說件事情。”史統正色地說道。
  樊煙問道:“現在不能說嗎?”
  “等晚上!”史統笑了笑,現在先吊一下她的胃口,等晚上再說。
  “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你搞什么鬼。”樊煙也知道史統對自己很好,但她老是覺得史統還欠一樣東西吸引自己,讓自己義無反顧地去跟他在一起。她是出自武林世家,從小腦里就灌輸了自己的男人要比自己強,所以,史統根本就不是自己心目中的那種男人。
  除了當時在莊家的時候,他非常英雄地要保護自己外,其它的卻沒有什么出色的表現了。而且當時是陳天明救了大家,不是史統。唉,如果史統有陳天明一半的強悍,那該多好!樊煙在心里可惜地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