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405 (神醫歸來)

“什么?你罵我臭流氓?我流氓你了嗎?”陳天明大聲地叫道。他也不管了,什么醫院要安靜,反正他要發火撒野了。如果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他真想對這個女護士流氓,先奸后殺,再奸再殺。
  不過,沒有看到她的臉,不知道她長得怎樣?就怕她是恐龍,自己被她奸了。不過她的身材很好,那對酥峰突出,皮膚細膩潔白,要不直接讓她戴著口罩不摘下來,那樣自己的“性趣”還是挺大的。想到這里,陳天明盯著女護士的高山。
  “陳天明,你流氓。”那個女護士生氣地跺著小腳兒,那似小珍珠的腳趾頭一閃一閃的,非常耀眼。她沒有想到陳天明的兩眼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的胸前看,還好自己里面穿了衣服,外面還有護士服,要不然真的被他給看穿了。
  陳天明真是氣得不得了,可人家是女人,自己想動手也不知道如何動手。打她胸膛?非禮的罪名一定是成立的。打她臉,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可能比非禮她更為嚴重。“咦?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陳天明突然想到剛才白護士叫他的名字,奇怪了,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難道自己帥得非常出名,已經是全m市美女的白馬王子?
  “哼,我這輩子都記得你的名字,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認得。”女護士氣憤地說道。
  “那你是誰啊?我怎么不認識你?”陳天明疑惑地看著女護士,她穿著醫院統一的護士服,還戴著口罩,誰知道她是芙蓉姐還是如花啊?
  “不認識我?”女護士邊說邊拉下了自己的口罩。
  陳天明一看,不由呆了。“你,你是……”在他面前出現的是一張似嗔似怒的小臉,桃花玉面,螓首蛾眉,紅艷的櫻桃小嘴微張露出潔白的貝齒,好一個漂亮女人。
  “怎么了?陳天明,你不認識我了嗎?”那個女護士見陳天明沒有喊出自己的名字,她氣得快要爆炸了,她沒有想到自己這么差勁,竟然沒有讓陳天明深深地記住自己。想到這里,她的心有點酸了,有種想哭的感覺。
  “你是黃霞敏,是燕姐以前在j縣醫院的同事,”陳天明訕訕地說道。他哪會不記得她呢?當時她跟燕姐同一個宿舍,自己去幫燕姐收衣服的時候,有點內急,直接就沖進衛生間方便,沒有想到讓她把自己的寶貝看了,她還喊著吃虧了。(詳見第77章。)
  后來他在醫院住院的時候,還是這個黃霞敏幫自己上廁所,想著當時她跟自己曖昧的事情,特別是她抓著自己的寶貝那時,陳天明的那里有反應了。
  聽到陳天明這樣說,黃霞敏的心里才還好過一點,看來這個流氓還是沒有忘記自己的。想到這里,她沾沾自喜,至于為什么,她自己也說不清楚。“算你了,我還以為你狗眼看人低呢!”
  “喂,你不要罵人好不好?”陳天明也知道以前對黃霞敏有一點不好,他也不好發火。“對了,你不是在j縣當護士嗎?怎么跑到市里來了?”陳天明奇怪地問道。
  “我也像以前燕姐那樣,上來m市人民醫院進修一年。”黃霞敏說道。其實說是進修,還是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往上面調。像燕姐以前那樣,在市人民醫院進修,就調進里面來了。市的待遇和縣的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原來是這樣,對了,我燕姐在哪里?”陳天明沒有忘記自己這次來的目的,他要讓全醫院的人知道燕姐是有男朋友的,而且還長得非常再加非常帥。
  黃霞敏的眼里露出責怪,你是燕姐的男朋友有什么了不起,至于在大庭廣眾里喊嗎?不過,燕姐就像她姐姐一樣對她,她知道燕姐喜歡這個流氓的,所以她也不為難陳天明。“燕姐在五樓值班,你到醫生值班室那里就可以找到她了。”
  “那好,我先走了,你忙你的。”說完,陳天明轉身往樓上走。他現在好象有點怕見到黃霞敏,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黃霞敏看著陳天明走上樓,她不由暗暗悲傷,為什么燕姐的命這么好,能找到一個這么好的男朋友,而自己,卻找不到一個喜歡的。不,是找到一個喜歡的了,但他卻是人家的男朋友。黃霞敏幽怨地看著陳天明的背影。
  陳天明到了五樓醫生值班室,里面沒有人,但他看到前面桌子上掛著燕姐的值班牌,知道自己沒有來錯了。
  竟然辦公室里沒有人,陳天明便坐在燕姐的辦公椅上,把保溫瓶放在辦公桌上,拿起手機給燕姐打電話。“姐,你在哪里?”陳天明小聲地問道。
  “天明,是你啊?”燕姐的聲音透出高興。“我不是告訴你我今天晚上值夜班嗎?天明,你現在哪里?”
  “我啊,我在吃東西,很好吃的燕窩。”陳天明邊說邊淫笑著,一會自己是要用湯匙喂燕姐吃,還是用嘴喂她吃呢?
  “你是不是要氣姐啊?”燕姐的聲音有點失落。天明回m市的時間不多,可自己今天晚上要值夜班不能陪他。
  陳天明笑道:“姐,你現在值班室嗎?”
  “不是,我剛才查一下病房,現在才準備回值班室。”燕姐說道。“你今天這么有空?不要陪其它姐妹嗎?”燕姐不想放下手機,晚上一般是沒有什么病人,而且要急診的病人有急診科接待,所以無聊的她想跟陳天明聊一下天。
  “不用,我現在陪你。,”陳天明說道。
  “嘻嘻,你就會哄姐開心,你現在的嘴越來越甜了。”燕姐邊說邊走到了值班室的門口,陳天明也看到她了,但燕姐因為傾身聽電話,并沒有發現值班室里有人。于是,陳天明故意不說話了。“咦?天明,你怎么不說話了?”燕姐著急地說道。
  陳天明干脆掛了手機,笑瞇瞇地看著燕姐。
  “喂,天明,”燕姐看到陳天明竟然掛了電話,她還以為陳天明的手機沒有電了,她只得把手機放進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抬起頭。她這一抬頭就看到里面坐著的陳天明,她不由呆了。
  “姐,怎么了?今天你還看到我,不會到現在就不認識了?”陳天明笑著說道。
  “天明,你怎么來了?”燕姐看到陳天明,高興地撲過去摟著他的脖子,她不顧什么形象了,反正現在也沒有什么人。她高興地親了陳天明一口。
  陳天明鄭重地說道:“姐,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過來看你了,剛才你們醫院的男同事恨不得把我送進手術室弄死我。”
  “怎么了?”燕姐疑惑地問道。
  “呵呵,也沒有什么,我一進醫院就跟你的男同事說,我是你的男朋友,要找你。沒有想到他們這么大的意見,一個個當我是他們的殺父仇人,”陳天明笑道。“看來,你的男同事很喜歡你,我再不看緊你,你可能會跟人家跑了。”
  燕姐白了陳天明一眼,“你胡說什么?你是知道人家對你的心,就算其它姐妹跑了,我也不會跑的。”燕姐想到陳天明在醫院里說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心里不由一甜。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要拒絕那些男同事就更有借口了。
  她也是為這個煩,她跟他們說自己有男朋友了,可他們還是不信,還信誓旦旦地說只要她一天沒有結婚,就還有一天追求她的權利。燕姐也想叫陳天明過來幫自己擋一下,但是想著他很忙,只好作罷。現在陳天明在醫院里大呼小叫地喊他是自己的男朋友,一定能打消一些人的念頭。
  “姐,你上班很累,來,你去洗一下手,我喂你吃燕窩。”陳天明邊說邊拍了一下那保溫瓶。
  “你從家里帶燕窩過來?”燕姐有點感動。陳天明拿燕窩來探班,比他在樓下喊他是自己的男朋友更讓她感動,哪個女人不想男朋友對自己好一點體貼一點。而且陳天明還說要喂她呢?
  “是啊,我怕你餓著了,所以故意到廚房里給你煮燕窩,然后再送過來的。”陳天明睜著眼睛說瞎話,這燕窩可是明媽的杰作。不過嘛,要泡女孩就是如此,不說一些讓她心甜讓她感動的話,怎么能讓她愛上自己呢?
  燕姐一聽呆了一下,“不會?你煮的?你可是從來沒有煮過東西。”燕姐有點不相信,如果這燕窩是陳天明煮的話,她不知道自己敢不敢吃,雖然這里是在醫院搶救比較方便。
  “是啊,是我煮的,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啊!”陳天明邊說邊拍著胸膛,既然要騙人家了,當然是一騙到底。
  “那我吃一口看看味道如何?”燕姐還是比較理性的,畢竟她是醫生,懂得生命是可貴的。不像某些寫的,只要是愛人煮的東西,就算是砒礵也要吃下去。
  “好,我喂你。”陳天明邊說邊打開了保溫瓶。
  燕姐見陳天明真的要喂自己,她的小臉馬上紅了。不過,她是不會放過這個愛人疼愛自己的好機會。“你,你等一下,我去關門。”燕姐邊說邊跑去門邊把門關上,還是閂上的那種。
  “姐,你現在不是值班嗎?你關門怕不怕?”陳天明有點擔心。
  “不怕,現在已經快十二點了,病人已經休息。如果他們有什么事情,他們的家屬會按床頭的呼叫鈴,我們這里也會看到的。”燕姐搖搖頭說道。今天病房里本來就沒有幾個病人,更是不用多操心。
  “那就好,來,姐,我喂你吃一口。”陳天明用湯匙勺了一勺,送到燕姐的嘴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