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404 (用來交換)

葛然看到旁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保安,他有點害怕了。輝煌酒店的保安是非常厲害,沒有人敢在這里撒野。而且一鬧事,他剛才的事情就要現形了。還是先走為妙,于是,他馬上掏出自己的銀行卡,“行,我現在結帳。快一點,我要去醫院看病。”
  經理拿過銀行卡,馬上走過去結帳。保安看著被陳天明打傷的葛然暗暗偷笑,他走路一拐一拐的,估計下面的問題不容易解決了。掌門就是厲害,要動就動人家的命根子。
  過了一會,經理才把銀行卡拿過來,接著讓葛然他們好走。
  陳天明把劉美琴她們送進房間,跟她們聊了一會,然后他也告辭回去了。
  “美琴,今天謝謝你們了。”房憶香感激地說道。
  “沒事,想不到葛然竟然是那樣的人,憶香,你以后不要跟他見面了。”劉美琴擔心地看著房憶香,她怕葛然還找她的麻煩。
  “我知道了,我以后看見他就躲。”房憶香說道。“唉,他有權有勢,我怕他以后報復我。”
  劉美琴不以為然地說道:“你不要怕,如果他敢找你麻煩,你就打電話告訴我,大不了我叫我老公對付他。”劉美琴的眼里露出怒氣,今天看在同學的份上放過葛然,如果他還不知悔改,她可不客氣了。
  房憶香奇怪地說道:“對了,美琴,剛才看到你老公陳老師好厲害,而且那些經理、保安都聽他的。”
  “憶香,有些事情我不能跟你說得太多,反正我老公不是一般的老師,他的本事大著呢!你以后有什么事,就馬上給我打電話,不就是一個葛然嗎?我叫我的保鏢就能搞掂他。”劉美琴不好意思說自己也可以搞掂葛然。她怕房憶香以后被葛然欺負,所以給房憶香說一下自己的本事。
  “什么?你有保鏢?”房憶香大吃一驚。劉美琴不是在公司上班嗎?那是什么公司,怎么會派保鏢的?
  “噢,天明怕我有時不安全,派一個人保護我。”劉美琴見自己說漏了嘴,急忙解釋著。
  房憶香說道:“美琴,我發現你們有點神秘。”
  “好了,不說這個了,我們還是聊聊其它的!”劉美琴說道。
  陳天明回到家里后,看到媽媽在自己的大廳里坐著看電視。“媽,你怎么還不睡啊?”陳天明奇怪地說道。
  “天明,你回來了,她們都有事不在家,我上來你這里坐坐等你回來。”明媽說道。
  陳天明想起來了,因為今天晚上自己要陪美琴參加同學會,何桃和李欣怡去逛街了,張麗玲她們有一個飯局。“媽,你要注意身體。”陳天明說道。
  “這個媽知道,”明媽點點頭。“天明,你要多點關心你燕姐,她這個孩子從小沒有父母,我看著她長大,她是有什么事情都不會說出來,自己憋在心里。”
  “媽,燕姐怎么了?”陳天明有點擔心地問道。
  “我聽別人說,你燕姐現在醫院很多人追,她想拒絕也拒絕不完,你還是找她談談,要不然讓她不去醫院上班了,反正我們家里不缺那個錢。”明媽說道。
  陳天明明白了,明媽是怕別人把燕姐給追去了。陳天明相信燕姐,她是最疼愛自己的,哪會舍得離開自己嫁給別人呢?“媽,你不要擔心,燕姐是不會跟別人走的。”陳天明笑著說道。
  明媽嚴肅地說道:“天明,我警告你,你有這么多女人,媽一句話也沒有反對,但是如果你把燕姐給弄丟了,可別怪我反對其它的女人進陳家。”看來明媽是把燕姐給當成準媳婦了,她怕燕姐吃虧。
  “媽,你放心,我會把燕姐給綁在身上,不讓她跑的。”陳天明調侃著。
  “你不要胡鬧,媽跟你說正經的。”明媽瞪了陳天明一眼。“這段時間你燕姐有點心事,你還是多跟她溝通!”
  “好,我現在就跟她溝通。”陳天明邊說邊站起來。
  明媽奇怪地說道:“你要去哪?”
  陳天明說道:“我現在去醫院找燕姐,燕姐不是今晚值夜班嗎?我去看她,順便給她送點夜宵。”
  “好,我現在就給你裝,廚房里還有燕窩。”明媽一聽好象自己有了孫子似的那么高興。“讓你燕姐不要上班了,回來給我生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子,這樣我就不會那么無聊。”
  沒有過多久,明媽就拿著一個保溫瓶上來了,她把保溫瓶給了陳天明后,就催促著陳天明快點去醫院。
  陳天明拿著保溫瓶走下樓,叫了一輛車送他去醫院。m市不比京城,這里幾乎是他的人,只要有大批的可疑人出現在m市,何連和鐘向亮就會在時間知道了。所以,陳天明也不那么怕安全問題。
  到了醫院,陳天明就要想問樓下的值班人員李燕醫生在哪里?陳天明知道燕姐這么多人追,就是因為人家以為她沒有男朋友,這次,陳天明要讓大家知道他是燕姐的男朋友,讓那些男醫生不要想壞腦袋了。
  “你好,小同志,我是李燕醫生的男朋友,請問她現在哪里呢?”陳天明攔住一個長得像武大郞那樣的根號2短個子的男醫生問道。
  那個男醫生看到陳天明拿著一個保溫瓶,好象要來探家屬的樣子,他馬上板著臉說道:“你嚷什么嚷,我現在是上班時間,我沒有時間跟你閑聊。”說完,他好象非常自卑地狂奔出去。
  我靠,我知道我長得帥,但你也不要去自殺啊?陳天明在心里暗道。突然,他又看到一個長得沒有自己帥沒有比自己高大威猛的男醫生,“你好,請問你有看到李燕醫生嗎?”
  “你是她的哥哥還是弟弟?”那個男醫生興奮地說道。如果這個是他未來大舅子的話,那他就要好好地討好一下,為自己未來的幸福而奮斗終生。
  “我是她的男朋友。:a”陳天明滿臉笑容。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那個男醫生咬牙切齒地說道。幸虧他現在手上沒有針筒,要不然他會用那個可怕的“武器”跟陳天明拼命。
  陳天明明白過來了,如果他找男醫生問燕姐在哪里的話,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好象讓男人生小子一樣。唉,也怪不得這些男醫生瘋狂,他們看到那么漂亮而又沒有結婚的燕姐,當然是像螞蟻看到蜜糖似的沖過去。
  于是,吃一墊長一智,陳天明決定要找一個漂亮的女醫生或者女護士問一下。突然,陳天明的眼睛一亮,前面有一個身材很性感的女護士向他走過來。雖然她穿著粉紅色有點寬松的護士服,但胸前的那對“胸器”很厲害,高聳入云,堪稱是秒殺男人的絕世好“胸器”。
  垂下的護士服下擺剛好到她潔白細膩的小腿處,她沒有穿祙子,腳穿一對淺藍色的皮涼鞋,露出十個像小珍珠的腳趾頭,非常可愛,讓人好想去親上一口。唉,可能看不到她的臉,不知道長得漂不漂亮?
  原來這個女護士戴著口罩,讓陳天明看不到她的臉。只是看到她的眼睛蠻清澈,按照一般來說,眼睛好看的女人,容貌也是很好看的。但這也畢竟是一般,有可能這女護士扯下口罩后,那容貌能嚇死全世界的男人。
  “你好,”陳天明向這個女護士施展自己魅力十足的帥哥眼神,雖然不一定能讓這個女護士當場跳脫衣舞,但起碼問一個小小的問題燕姐在哪里應該是可以得到標準答案的。
  “你說,”這個女護士的回答非常簡潔明了,只是好象她的語氣不是很友善。
  難道我長得比她的男朋友帥上十倍八倍,她心里不舒服?如果是這樣就糟了。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我想問一下李燕醫生在哪里?我是她的男朋友。”就算面前是女同志,陳天明也是要說一下。有時女人的嘴比男人要多上一百倍,可能第二天,燕姐有男朋友的消息會一傳十,十傳百地傳遍整個醫院,可能連衛生局也會知道的。
  “哼,是燕姐的男朋友又怎樣?至于在這里顯擺嗎?”那個女護士白了陳天明一眼。
  我靠,我又沒有非禮你,又沒有占有你,你至于這么大的意見嗎?陳天明一臉的沒好氣。不過他有求于別人,是不敢發火的。“我沒有顯擺,這三更半夜的,我怕你們誤會我是壞人,所以我才這樣說明一下。呵呵,不過說回來,你們一看我的樣子就知道我不是壞人。”
  “哼,還要誤會嗎?我一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是壞人。”那個女護士不客氣地說道。
  “喂,你不要老是哼哼的好不好?我有得罪你嗎?你怎么老是針對我?”陳天明火了,泥菩薩也有三分土性,再說自己是帥哥呢!m的,燕姐這醫院怎么回事?還說是市人民醫院,三甲醫院呢?自己問男醫生不說還情有可原,他們妒忌自己長得帥,又是燕姐的男朋友。可這個女護士怎么回事?難道她喜歡上自己?見自己是燕姐的男朋友她暗暗吃醋?對了,一定是這樣。
  女護士好象不怕陳天明生氣似的,“你有沒有得罪我你自己知道,還有,這里是醫院,你這么大聲說話,小心我叫保安把你趕出去。”
  陳天明也生氣地說道:“好啊,那你叫保安過來,我倒要看看這個市人民醫院是什么樣的醫院?找一個人都這么麻煩,我告訴你,如果我今天不發火,我就不是帥哥了!”
  “你試試?臭流氓!”女護士好象也非常強悍不怕陳天明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