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1)      第1943章(08-11)      第1944章(08-11)     

流氓老師1403 (嘲笑)

“啊!”葛然又發出了一聲慘叫。陳天明雖然不想殺他,腳上的力道不是很大,但足以讓葛然感覺自己的那東西快要斷了似的。他剛吃了兩粒偉哥,現在被陳天明這樣踢了一下,當然是痛得要命。
  “哼,知道什么叫痛了嗎?葛然,我今天晚上要弄死你。”陳天明生氣地說道。葛然在吃飯的時候,已經對劉美琴不敬,不過陳天明找不到出氣的方法,現在讓他給等到,他怎么會手軟呢?
  “天明,你快過來看看,憶香動不了。”劉美琴哭著叫道。太可怕了,幸好他們來得及時,要不然房憶香就要給葛然糟塌了。
  聽到劉美琴的叫喊,陳天明轉身跑過去。房憶香身上蓋著兩條衣服,雖然把她的某些部位給遮住,但還是讓人看了有點“觸目心動”的感覺。他拉著房憶香的手腕探了一下經脈,沒有查到穴位被制的跡象。
  “他,他在我的酒里下了迷藥。”房憶香小聲地說道。
  “這不緊要,”陳天明對旁邊的劉美琴說道:“美琴,你幫房老師穿好衣服。那個女服務員也過來幫一下。”為了避嫌,他們幾個男的就轉過臉去。
  葛然惡毒地看著陳天明,他覺得自己的寶貝痛得快要沒用似的,媽的,陳天明居然這么踢自己,自己一定要弄死他。不過,葛然想到現在被陳天明他們撞見自己**房憶香,他又有點害怕了。他急忙掏出手機給老方打電話,讓他快點上來。
  過了一會,劉美琴和女服務員幫房憶香穿上衣服了,“天明,我們弄好了。”劉美琴叫了陳天明一聲。
  “那就好,這里的人都是人證,我們報警把這個人渣抓走。”陳天明冷冷地說道。副省長秘書**女老師,這也算是大新聞。
  “不,你們誤會了,我跟房憶香是兩情相悅的,我們之間的事情并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葛然慌張地說道。如果是其它酒店還好說,這輝煌酒店跟別的酒店不一樣,現在他們的經理、保安和服務員看到自己要**,如果他們跟陳天明他們一起作證,自己要打掉這個官司是很難的了。
  “誤會?笑話,有這樣的兩情相悅?給人家下迷藥,人家在喊救命。葛然,我看你這次是死定了。”陳天明說道。
  保安馬上說道:“我現在打電話報警。”
  “不,不要,”房憶香一聽警察要來,她自己也驚慌起來。她考慮到如果讓大家知道自己被人**,那自己以后怎樣做人啊?而且葛然是省里當官的,認識各種各樣的人都有,如果他叫人報復自己的父母怎么辦呢?再說葛然還沒有對自己怎樣?
  “憶香,你怎么了?”劉美琴急忙問道。
  “美琴,我求求你們了,不要報警,這,這事就算了,”房憶香哭著說道。
  葛然一聽可高興了,“憶香,我一定賠你錢,還有幫你搞調動,只要你不告我。”
  陳天明生氣地說道:“房老師,這種人渣如果不送去坐牢,以后他還會害更多的人。”
  “這,”房憶香又有點猶豫了。,1k(1k
  “哼,房憶香,你可想清楚,如果你告我,大不了大家抱著一起死,我現在還沒有**你,最多坐兩、三年牢,但是你家里人可是要小心一點,出了什么事可別怪我。”葛然惡狠狠地說道。他了解房憶香,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不,你不能對付我的父母。”房憶香害怕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房老師,你不要怕的,他對付不了你的父母,這個世界是**律的。我們會幫你。”
  房憶香說道:“陳老師,謝謝你們,這事就算了,大家是同學,我又沒有吃虧,再說這事宣揚出去對我的名聲也不好。”
  “天明,你就按憶香所說的去做!”劉美琴拉了拉陳天明的衣袖,她知道女人是愛面子的,如果這事宣揚出去,以后房憶香找對象就難了。
  “好,我聽你們的。”陳天明點點頭,人家當事人都說不告了,自己再折騰也沒有用處。
  葛然高興地說道:“班長,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一筆錢,會幫你調動工作。”只要這事不宣揚出去,葛然寧愿自己吃虧一點。
  陳天明一邊憤怒地看著葛然,一邊向他走過去。
  “你,你要干什么?”葛然看到滿身好象著了火似的陳天明,不由害怕地說道。
  “哼,雖然不告你,但是起碼要給你一點教訓,要不然你是不會長記性的。”陳天明走到葛然的面前,對著他的胸膛就是一腳。
  “啊!救命啊!”葛然覺得自己的胸骨好象斷了似的。可當他還想繼續慘叫第二聲的時候,他的嘴被陳天明的皮鞋踩住,想叫也叫不出聲音來。
  劉美琴怕陳天明把葛然打傷鬧出其它事情來,她急忙跑過去抱著陳天明說道:“天明,不要打他了。”
  這時,老方從外面跑進來,他看到陳天明打葛然,急忙叫道:“住手,你是不是不想活了?連領導也敢打,我要報警叫警察來抓你。”
  “好啊,叫警察過來!”陳天明往后退一步,拉著劉美琴。
  “不要,老方,這事就算了。”葛然苦著臉叫道。這個陳天明下手好重,自己要去醫院看一下才行。
  “算了?”老方奇怪地說道。不過他看到這房間里有這么多人在看著,知道葛然的事情敗露了,難怪人家要打他。“那好,領導說什么就是什么。”
  陳天明對劉美琴說道:“美琴,你抱著憶香,我們走!”劉美琴現在也跟小妮她們學了一些武功,要抱房憶香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不能現在回去。”出了房間后,房憶香小聲地說道。“我怕被我的父母看到,我也不知道怎樣解釋。”
  “這樣,經理,你去幫我開一間房,今天晚上就讓她在這里睡!”陳天明邊說邊把自己的vip金卡拿出來遞給經理,然后又轉身對保安說道:“今天晚上你要看著她,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我找你算帳。”
  “是,掌……老板。”保安馬上向陳天明說道。“我一定保護她的安全,不讓別人進她的房間,我在人在。”保安見這是討好掌門的機會,哪會不認真負責呢?
  房憶香有點害怕地對抱著自己的劉美琴說道:“美琴,我怕,你今晚留在這里陪我好不好?”房憶香聽說這迷藥要兩、三個小時才會失效,她怕自己在房間里會出事。
  “這個?”劉美琴有點為難地看著陳天明。她是想陪房憶香,正好可以大家聊聊天,但她又不怕陳天明不高興。
  “美琴,你就留下來陪房老師,我讓人看著你們,沒事的。”陳天明見劉美琴也想留下來,他就干脆讓她留下來,反正剛才他們已經在衛生間里xx00了。
  負責卡拉ok房的經理看到陳天明的金卡,眼里一亮,他知道陳天明是跟本酒店有關系的人了。他記下了vip卡號,然后還回給陳天明。“老板,我會安排的,你放心!”
  “你叫多一個人看著嫂子,”陳天明叮囑著保安。既然在輝煌酒店,他也不讓保鏢留在這里了。
  “老板,你放心,我一定保護夫人的安全。”保安覺得自己的責任重大了,剛才只是房憶香,現在掌門夫人也在這里住,一會酒店的防范措施要提高到高級警備。
  “走,美琴,我送你們上去。”陳天明與大家上樓了。
  葛然看著陳天明他們出去后,氣憤地說道:“媽的,我一定要你們好看。”
  “領導,我一會叫人狠狠地打陳天明。”老方急忙說道。
  “你腦袋進水了?”葛然現在不能拿陳天明出氣,只能是拿老方來開罵了。“如果我們現在叫人打陳天明,他一定會把剛才的事情說出來,還是過幾天再說。”
  “是,是,領導說的是。”老方邊說邊拿出手機,打電話叫人家撤退。
  葛然對老方說道:“哎喲,快啊,你快帶我去醫院看看,特別是我的小弟弟,可能被那個陳天明給踢壞了。”葛然現在可是吃了啞巴虧,他被陳天明抓住把柄,白白地讓人打,但他只好先忍氣吞聲,以后再找陳天明算帳。
  當葛然和老方剛走到電梯,經理就馬上走過來說道:“兩位先生,你們好,請你們先付了帳再走。我們這是小本經營,恕不賒欠。”
  葛然一聽火了,如果輝煌酒店是小本經營的話,那c省就沒有什么大本經營的生意了。“你怕我們賴帳嗎?”葛然說道。
  “對啊,我是市委的,這個是省委的領導,我們明天再付賬,現在要去醫院看病。”老方厲聲地說道。
  “我們酒店有規定,不管是什么領導,除非你有金卡可以記帳,別的一律要付了帳才能走。”經理不好意思地說道。得罪了老板,不把你們扔出去就算你們好的了,還說什么領導不領導的?
  “看來我們以后市委的招待不能在這里了,”老方生氣地說道。他也知道自己是說說而已,在m市還有哪間酒店比得上輝煌酒店,而且現在人家輝煌酒店的生意好了,還不想市委的招待過來這里打折扣。再說老方自己也說不上這個話,只是狐假虎威地嚇一下。
  經理聳聳肩膀說道:“這個是你們的自由,不過你們這次的消費是要付帳的,而且剛才的事情我們還沒有跟你們記呢!”經理一想到葛然竟然敢在這里**女人,如果不是當事人說算了,他真想讓保安把他扣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