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401 (快來救我)

葛然假正經地說道:“是啊,憶香,你說得太對了。我也是這樣想的,不能讓家庭的事情影響我的仕途,但是,我也想跟自己喜歡的女孩在一起啊!憶香,你一定要幫我啊!”
  “我幫你?什么意思?”房憶香有點糊涂了,今天晚上葛然怎么了,好象有點怪怪的。
  “憶香,你難道不知道嗎?我一直喜歡你的。”葛然猛地一下子抓住房憶香的小手,那柔滑的小手讓他愛不釋手。漂亮的房憶香跟自己那只會化妝打扮的老婆差太遠了,難怪人家說有所得,必有所失呢!不過,他現在有權有勢了,他要玩盡天下美女。
  “什么?葛然,你是不是喝醉了?”房憶香大吃一驚,她好象被雷打擊一樣呆著動不了,葛然怎么會說這樣的話呢?
  葛然正色地說道:“憶香,我沒有喝醉,真的,我好喜歡你。我一定會幫你調進市一中,還讓你當上主任,以后再當上校長,我不會讓你吃虧的。”葛然說得很明顯,只要你房憶香給他上了,他不會讓她吃虧。
  房憶香拼命地搖著頭,“不,葛然,我們只是同學關系,并沒有其它的關系,你不要誤會了。”她想掙脫開自己的手,但發現已經被葛然給死死地抓住。
  “憶香,我沒有誤會,我真的很喜歡你,真的,特別是這段時間,我對你的思念猶如滔滔黃河之水一發不可泛濫。”葛然一手捂著自己的胸口,一手抓著房憶香的小手。
  “葛然,你喝醉了,我不喜歡你。”房憶香急了,她沒有想到葛然會喜歡自己。他不是喜歡美琴嗎?怎么會喜歡自己的?她沒有想這么多了,因為她發現自己的手還被葛然用力地捏著。
  “憶香,只要你跟了我,我一定會讓你調入市一中,還當上領導,你想怎樣都行!”葛然利誘房憶香。
  房憶香用力地把自己的小手抽回來,然后正色地說道:“葛然,我很感謝你的喜歡。但感情是不能用來交換的。我不喜歡你,不好意思,剛才我說的話當我沒有說過,我還是自己想辦法搞調動!”房憶香才不想用自己的身體換來榮華寶貴,如果是那樣的話,她寧愿呆在自己的學校。
  葛然見房憶香不肯答應自己的要求,他馬上不好意思地說道:“憶香,不好意思,我剛才被同學們灌了不少酒,有點胡言亂語了。不過,我還是真的想幫你,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我,我都是要幫你調入市一中。我不是那樣的人,我不要你任何的回報。”
  “葛然,”房憶香聽了有點感動,她以為葛然不肯幫自己了,沒有想到葛然還是要幫自己。
  “你不要說了,是我不對,我太自私了,沒有想到你的感受。憶香,你是一個很有本事的人,你以后一定會很出色的。”葛然在心里暗暗冷笑著,房憶香,竟然給你臉你不要臉,你可不要怪我了。
  “我哪有你出色啊!”房憶香嬌媚地笑了笑,能解決自己調動的事情,她心里非常高興。最主要的是她沒有看錯人,剛才她還以為葛然會以此來要挾自己。不過不管他要不要挾,自己都不會出賣自己。
  在那邊的老方已經聽出葛然的利誘失敗,他只好實施第二個方案。他走過來對葛然和房憶香說道:“領導,你怎么不跟房老師喝一杯啊?”老方把一杯啤酒放在房憶香的面前,而他跟葛然也一人一杯。
  “對,憶香,來,我向你賠罪,請你喝下這杯酒。”葛然拿著桌上的酒杯大聲地說道。
  “葛然,我沒有怪你,剛才的事情就當什么也沒有發生過。”房憶香也不是一個記仇的人,而且葛然還幫她搞調動呢!
  “那你喝了這杯酒!”葛然期待著,,1k(1k“如果你不喝這杯酒,我就當你沒有原諒我。”
  房憶香看了看這杯小杯的啤酒,以自己的酒量是沒有問題的。剛才她在包間里也是喝這種啤酒,不過只喝一些。算了,反正就一杯,喝完了,自己去找美琴聊聊。想到這里,房憶香拿起酒杯說道:“好,我就喝這一杯。我今天也喝了很多酒,不能再喝了。”
  “恩,就這一杯行了,喝醉了可不好。”葛然點點頭。這杯酒已經下了迷藥,就一杯夠你暈了的。葛然想著一會房憶香暈了,他就可以玩她了。反正他有權有勢,而且他知道房憶香的性格,有點愛面子,肯定是不會去告他的。而且在大家喝酒的情況下,這種事情是說不清楚的。
  老方又出聲了,“來,我們喝,我先干為敬。”老方邊說邊把自己手里的酒全喝完了。
  葛然也跟著喝完自己的酒,“憶香,你不會是不肯原諒我?”
  “我說了,我沒有怪你。”聽到葛然這樣說,房憶香當然是馬上把杯里的酒干了。
  葛然和老方看到房憶香把下了迷藥的酒給喝了,便哈哈大笑起來。“憶香,房老師,你真是好酒量啊!”
  房憶香見自己在這里坐了蠻長時間,她便站了起來說道:“葛然,方科長,你們慢慢聊,我過去看看美琴他們。”
  “憶香,你別急著走嘛?我還沒有跟你聊完呢!”葛然哪會讓喝了迷藥酒的房憶香走,只要過一會,她的藥性就會發作了。
  “葛然,等一會再聊,我先去看看美琴,她剛才跟我說有事找我。”房憶香見葛然拉著自己的手,她心里多了一個心眼。還是一會再叫美琴他們過來陪自己,這里只是他們三個人不好。
  “別急嘛,”葛然哪會讓房憶香給掙脫手呢?他用力地抓著房憶香的手,反正一會她就動不了憑自己胡作非為了。
  房憶香有點惱火地說道:“葛然,你放開手,你怎么這樣啊?”房憶香沒有想到葛然出爾反爾,剛才他不是說不會這樣了嗎?怎么現在還抓住自己,而且他的眼神在自己豐滿的酥峰上看著。
  “憶香,寶貝,我一看你就想上你了,你這身材比我家里的那個好多了,你就從了我,我一定讓你享盡榮華富貴。”葛然把房憶香給壓在沙發上,興奮地叫著。
  “葛然,你瘋了?你,你怎么說這樣的話,你給我滾開。”房憶香聽到葛然說這樣的話,她氣得想推開葛然。突然,她發現自己的手居然沒有力了,她想用腳踢葛然,可她的腳也抬不起來。
  葛然見房憶香不再掙扎了,他陰陰地笑著:“嘿嘿,你叫啊,你怎么不叫了?”
  “我,我怎么會這樣?”房憶香想動動不了,她害怕了。特別是她看到葛然那淫笑的臉,她知道自己要糟了。
  “呵呵,我老實告訴你,剛才你喝的酒里有迷藥,不過一、兩個小時,你是動不了的。”葛然高興地說道。
  老方見這里沒有自己什么事情了,他向葛然說道:“領導,沒事我先出去了。”
  葛然點點頭,“好,你先出去,我到時再給你打電話。”
  房憶香看到老方出去了,她知道葛然要對自己干什么了。“葛然,我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你如果敢欺負我,我一定告你。”
  “呵呵,房憶香,我告訴你,誰你了?你在這里跟人家xx00跟我有什么關系?我一直跟老方他們在一起,他們會為我作證的。你不但告不了我,而且你還有你家里人,都會受到我可怕的報復。”葛然得意地說道。他知道房憶香是一個孝女,如果拿她的父母要挾她,她一定不敢告自己的。
  “葛然,你這個禽獸。”房憶香流著眼淚罵道。
  “一會看你是禽獸還是我是禽獸。”葛然想著一會狠狠地干房憶香,看她還嘴硬不嘴硬。“我告訴你,我一會還要拍下你全裸的相片,如果我完蛋了,你的相片就會在你的親戚朋友和你的學校傳播。呵呵,我也是說說而已,我怎么會完蛋呢?我是一個有地位的人,人家相信我也不會相信你。”
  “嗚嗚嗚,我怎么會相信你呢?”房憶香害怕了。正如葛然所說,他有老方他們作證,自己告不了他,反而會給自己麻煩。而且葛然是一個小氣的人,如果他叫人報復自己的家人,那自己的父母就慘了。
  葛然說道:“房憶香,這樣,我也不是一個絕情的人,你給我弄一次,我就幫你調進市一中。當然了,如果你還想進步的話,我們還要經常在一起研究研究才行。”說完,葛然在房憶香豐滿的酥峰上抓了兩把。“哇,好大啊,比我老婆的大多了。”葛然現在兩眼放光,他忍不住了。
  “啊!”房憶香尖叫起來。
  “沒有用的。這里的隔音效果非常好,而且我已經鎖上門,交待服務員不能進來打擾我們。”葛然興奮地說道。他就是想要房憶香有知覺才好玩,要不然自己跟奸尸有什么區別?
  他把房憶香拉起來,脫掉她上面的紅色t恤。那對豐滿高聳的酥峰在米黃的罩罩里呼之欲出,光滑的肌膚在燈光照耀下潔白如雪,為了能看清房憶香的身體,葛然把包間的燈全打開了。
  “葛然,你不是人,我不會放過你的。”房憶香哭著說道。
  “就憑你?”葛然輕蔑地說道。“你知道我為什么要玩你嗎?就是因為你沒有后臺,我就算是玩死你也當沒事似的。再說了,你如果不想要你父母的命,你盡管告我。只要我聽到你把今天的事情告訴別人,我會馬上叫人把你的父母殺了。現在的社會,隨便砸點錢出去,就可以買兩條人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