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5)      第1943章(08-15)      第1944章(08-15)     

流氓老師1399 (救小紅)

房憶香站了起來說道:“陳老師,我把美琴交給你了,你可要看好她,不能欺負她啊!”房憶香想著剛才那些一對對的情侶,臉蛋又不由有點紅了。
  “你放心,我一定會看好美琴。”陳天明說道。當房憶香和老方出去后,陳天明心里不由一動,反正這里的包間也是幾個人了,而且都是情侶,只有兩個男女在唱著情歌,那是剛才已經在衛生間里滿足的那對男女。
  “天明,我今天很高興,”劉美琴看著陳天明興奮地說道。今天陳天明太給自己長面子了,讓她在同學們面前很威風。有些同學還偷偷地問陳天明是不是在外面做生意,要不然哪喝得起一萬多塊錢的紅酒啊?
  陳天明輕輕地拉著劉美琴,“只要你高興就行,我這段時間老在忙,沒有怎么陪你,不好意思了,老婆。”張麗玲她們還經常在京城,何桃和李欣怡也有時去京城,可劉美琴和燕姐卻呆在m市,跟自己在一起的時間比較少。看來有時是要讓她們去京城住一下才行。
  跟劉美琴聊了一會,陳天明突然小聲地說道:“美琴,我們也去衛生間里聊一會!”說完,陳天明心里非常興奮,這種偷情的感覺好象比昨天晚上跟女人們xx00還要強烈。
  “去衛生間聊天?”劉美琴奇怪地頓一下,陳天明這話是什么意思啊?去休息間還可以,哪有在衛生間聊天的?突然,劉美琴想到剛才那對情侶在衛生間做那種事情,她馬上明白了陳天明的意思,她的小臉跳出暈紅。“我,我不去。”
  “美琴,我們去嘛,我好想你。”陳天明在劉美琴的耳邊小聲地說道。他想著剛才人家在衛生間都xx00了,自己不搞一下,真的是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對不起自己了。特別是在衛生間里做這么有刺激性的運動,他更加興奮,下面已經開始反應了。
  被陳天明熱呼呼的氣息噴在耳朵上,劉美琴感覺自己的身體一熱,一股電流彌漫全身。她不是不想要陳天明的愛撫,但是在這樣貌似公共場所的地方,她還是有點不敢的。“不,不行啊,這里不是我們的家。”說完,她羞得低下了頭。
  “沒事的,我們進衛生間把門閂上,外面的音樂的這么大聲,別人是不知道的。你沒有看到剛才那對情侶嗎?如果不是他們一起出來,我們還不知道呢?”陳天明剛才進過衛生間一次,發現那里挺寬的,完全可以做一些高難度的動作。
  “可是人家要上衛生間怎么辦?”劉美琴支支吾吾地說著,她不想違陳天明的意,但又不敢在這里做那種事情。
  “怕什么,你們不是包了五間卡拉ok嗎?他們如果真的是急了,可以到隔壁的。現在哪有多少人在這里了,”陳天明見劉美琴有點心軟了,他用力地把她拉起來,右手緊緊地摟著她的柔腰,然后往衛生間走去。
  劉美琴紅著臉不怎么肯過去,但陳天明的力氣太大了,她也半推半就地被陳天明給“劫持”過去了。
  進了衛生間,陳天明馬上把門給閂上了。輝煌酒店是五星級的酒店,里面裝修豪華,就算是衛生間也裝飾得非常漂亮。
  陳天明把劉美琴頂在墻上,然后輕輕地摸了摸她胸前的豐滿。剛才人家在旁邊**什么的,他可是一直在忍著,現在不發泄一下怎么行呢?
  “天,天明,我們不要在這里做,好不好?要不我們現在回家?”劉美琴害羞地說道。
  “美琴,我們玩一下嘛,反正都進來了,沒事的。”陳天明邊說邊摸著她的酥峰,那柔軟的感覺還有別人對他的刺激,讓他腦袋一陣亢奮。
  “可,可我一個人怎么能滿足得了你?一會人家全走了,”劉美琴小聲地說道。她被陳天明摸著,感覺自己身體軟綿綿的使不出力氣來了。而且她感覺到自己的隱秘好象有了一絲潮意。
  陳天明說道:“這樣,我們在這里玩一會,等你到達一次天堂后,我們就出去。”反正陳天明也不故意忍著,他可以讓自己也快一點。
  “那,那好,”劉美琴低下了頭。“不過不能脫我的裙子。”這里畢竟是衛生間,雖然看似非常干凈,但劉美琴還是不想脫自己的衣服。
  “恩,我絕對不脫你的裙子。”陳天明興奮地說道。什么叫偷情,當然就是有點偷偷的感覺。因此,他為了隱秘一點,當然是讓劉美琴穿著裙子。像那天在李欣怡的辦公室,他發現李欣怡穿著衣服被自己xx00的時候,他心里也非常興奮。
  于是,陳天明伸手進劉美琴的裙子里面,在她的隱秘處溫柔地撫摸了幾下,然后就把她的綠色小蕾絲褲給脫了出來。
  “嘩,老婆,你有點口不對心啊,你看你的小蕾絲已經濕了。”陳天明把那條綠色小布條在劉美琴的面前晃著。
  “討厭,都是你害人家的,天明,你把它給我,臟死了人,我不要拿著在人家面前晃。”劉美琴的臉紅得像塊紅布似的,她知道自己的某些水流在小褲上了。
  “不臟,很香的。..”陳天明把小褲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那誘人的靡香散布在空中。
  聽著陳天明的話,劉美琴的臉更紅了。以前陳天明哪跟她說過這么**的話,現在不但說了,而且還是在外面的衛生間里面,這讓她的心頭撲撲直跳。
  陳天明把劉美琴的小褲放進自己的褲袋里面,然后繼續挑逗著劉美琴。他也知道這是衛生間,外面還有人唱歌,還是要抓緊時間才行。
  過了一會,陳天明感覺到劉美琴的那里已經可以了,他急忙把自己的強悍弄出來,溫柔地進去她的濕潤。
  “唔!”劉美琴輕輕地叫了一聲。她也聽到外面音樂非常大聲,所以她也沒有必要強咬著牙不敢出聲。
  “對了,老婆,你要出聲是沒事的,外面的音樂這么大聲,人家是聽不到的。”陳天明興奮地叫道。在這里做那種事情就是刺激,他開始動作了,畢竟大家都是站著,也沒有多少姿勢可以選擇。這次,他從她的前面進入。
  現在他一手提著劉美琴的左腳,一手輕扶著她,然后強悍地動作。
  剛開始劉美琴還是很害羞的,但隨著陳天明每一次的用力,慢慢地,她已經沉迷在這種刺激和快樂中。
  “啊!”劉美琴興奮地叫了一聲,然后緊緊地抱著陳天明不讓他動了。
  陳天明感覺到她在微微地顫抖,知道她已經到達天堂了。陳天明苦著臉對劉美琴說道:“老婆,你累了嗎?”
  “還,還沒有。”劉美琴的聲音如蚊蟻般小,她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跟陳天明這么荒唐,居然在這里做那種事情。
  “太好了,我還不行,我們再玩一次!”陳天明邊說邊把劉美琴的左腿放下來,然后把她拉到水箱旁邊。
  “你,你想怎樣?”劉美琴紅著臉不敢看陳天明。她不懂得應該怎樣配合陳天明,畢竟她還沒有跟陳天明站著做過這種事情,剛才那樣已經超出她的極限了。難道他想讓自己坐在水箱上?想到這里,劉美琴的臉色更紅了,這,這難度也太高了?
  陳天明笑了笑,“你用手按住水箱,然后背對我。”
  劉美琴羞得急忙按陳天明的話做了,他懂得太多了。以前他也從自己的背后進入過,但那是在床上,沒有想到站著也可以。
  陳天明掀起劉美琴的裙子,再調整她雙腳的站姿,然后慢慢地進入她的隱秘。
  “嗯,”這樣位置的進入讓劉美琴有點不適應,畢竟這是次這樣做。
  “老婆,你現在可以把腳收攏一點,對,就是這樣夾緊一點。”陳天明高興地叫道。劉美琴真聰明,自己一點她就懂了。陳天明不管了,他要大力地動作,把自己的全給發泄出來。
  那種緊緊地感覺,讓陳天明非常興奮,他就這樣繼續沖擊著。最后,他把自己所有的給發泄出來了。
  “啊,天明,我要死了。”劉美琴只覺兩腳一軟,就要摔倒在地上。陳天明這么強勁的動作,她哪還能得住呢?
  陳天明見狀,馬上抱住她,就這樣把一些真氣渡了過去。不一會兒,劉美琴恢復了一些力氣。
  “來,寶貝,擦擦。”陳天明拿著一些紙巾給劉美琴。
  劉美琴拿過紙巾,嬌嗔地向陳天明拋了一個媚眼,接著在自己的那里擦了幾下,然后再打開水洗了洗。陳天明也趕緊把自己整理一下。時間很緊,剛才他一直沒有對劉美琴溫柔,一上場就是猛動作,難怪她這么累。
  “給我,”劉美琴向陳天明伸出了潔白的小手。
  “給你什么?”陳天明愣了一下,難道劉美琴還不過癮還想要?
  “我,我的小褲,”劉美琴氣得跺了一下小腳。剛才他明明把自己的小褲放進他的褲袋里的。
  陳天明恍然大悟,急忙把她的綠色小褲拿出來,“老婆,我幫你穿好不好?”
  “嗯,”劉美琴微微點點頭,柔順地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她最聽陳天明的話,一般陳天明叫她干什么,她都肯干。
  陳天明張開小褲,讓她放腳進來。在幫她穿好后,他趁勢又摸了幾下。
  “天明,你剛才占人家的便宜還不夠嗎?”劉美琴啐了一口。
  “不夠,一輩子也不夠。”陳天明淫笑著。他又在她的酥峰上摸了幾把。
  “行了,我們出去,好象我們進來也有一段時間了。”劉美琴紅著臉說道。她有點害怕不敢出去了,但不出去在這里更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