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1398 (小紅被抓)

“陳天明,你什么意思?”葛然發怒了。
  “先生,你誤會了,這個先生用的是金卡記帳,他在我們酒店的任何消費都是可以記帳的。”經理看到葛然要跟陳天明吵起來,他急忙解釋著。剛才女服務員也在對講機里跟他說了大概的情況,所以他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在酒店里,擁有vip金卡是比任何人還要尊貴,特別是陳天明的金卡更加不一樣,比一般的vip金卡還要高貴,所以經理哪能怠慢呢!
  “他,他用的是金卡記帳?”葛然吃驚了,他是知道輝煌酒店派發的金卡,不是什么人都有,一般是有地位或者有錢的人才有,就算是m市的領導,也不可能每個人都有。用金卡記帳是可以代替付帳的,到時一齊銷帳就行。可是陳天明只是老師,哪會有這樣的金卡啊?
  “是的,”經理點點頭說道。“這位先生你還有什么事情嗎?沒有的話我出去忙了,這段時間客人很多,我們很忙。”雖然經理沒有說出怨言,但也埋怨葛然在大題小作,他們酒店也只是收他的5萬塊飯錢,并沒有多收他一分錢。剛才女服務員都告訴他那醉美人的酒已經付了,怎么這個男人還要請自己過來問呢?難道這個男人的腦袋有問題?
  “我,我沒有什么事了,”葛然紅著臉說道。本來他想要陰陳天明的,可卻是碰到了鐵板。怎么這個陳天明會有輝煌酒店的vip金卡呢?是誰給他的呢?葛然想不通了。
  陳天明小聲地說道:“傻逼就是傻逼!”說完,他輕輕地拉起劉美琴,準備跟劉美琴去樓上的卡拉ok包間。
  葛然聽了臉色又是一變,但他現在不能發作,因為他要查清陳天明的背景,要不然可能吃虧的會是自己。陳天明一喝就是三萬多塊的醉美人,還能記帳,這可不是一般的老師所能做到的。
  “那個葛小秘同志,大家都在等著你去哪里唱歌,是不是你沒有錢付了,不讓大家唱歌啊?是的話就告訴大家,不要讓別人在旁邊坐著苦等。”陳天明諷刺著葛然。
  “誰說我沒有錢付啊?”葛然惱羞成怒,他轉頭對老方說道:“老方,你讓服務員帶他們去樓上喝卡拉ok。”
  “走,我們去唱歌,”陳天明笑著說道。
  劉美琴在陳天明的身邊小聲說道:“天明,你好壞,剛才葛然的臉都綠了。”
  陳天明生氣地說道:“如果他剛才不是對你說那樣的話,我是不會跟他計較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一犯我,我必不饒人。”
  等陳天明他們上去后,葛然的臉都綠了,“老方,你趕快叫人查一下那個陳天明是什么背景,他怎么可能有輝煌酒店的vip金卡?”
  “是,是,我馬上打電話問一下。”老方躬著腰。他也在奇怪,怎么一個小老師會這么有錢呢?
  陳天明他們到了卡拉ok包間,大家便開始點歌唱歌了。這次葛然包下了五間相連的卡拉ok包間,一些人想唱的就唱,不想唱的也準備在這里坐一下,然后回房間休息。
  “美琴,你和陳老師來一首情歌對唱?”房憶香對劉美琴笑著說道。她剛才一直感激陳天明請她喝這么貴的酒。
  “好啊,”陳天明笑著說道。劉美琴唱歌很好聽的,當時在j縣的時候,吳青請他們唱歌,他就欣賞過了。
  “我不是很會唱。”劉美琴故意說道。
  房憶香白了劉美琴一眼,“得了,你以前還是學校唱歌比賽的冠軍呢!”
  陳天明與劉美琴對唱一首后,他便不想唱了,因為他不想當麥霸,而且這是劉美琴的同學會,自己在旁邊呆著喝一些茶看著劉美琴就行了。
  就這樣,大家開始唱自己喜歡的歌曲,也有一些同學開始往其它包間走動了。大家是同學,聚在一起就是想互相聊聊,一是聚舊情,二是想以后得到別人的幫助。
  于是,葛然所在的包間就聚了不少人,不過葛然也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他的包間是大包間,可以裝下不少人。
  “領導,我有事情跟你匯報。”在外面一直打電話的老方走到葛然的身邊小聲地說道。
  “好,我們出去說。”葛然有點不舍地說道。剛才同學們圍著他,個個對他說著恭維的話,真是讓他感覺很爽。可惜那些女的長得不漂亮,他下不了手。唉,班里就劉美琴和房憶香漂亮,可都跟著陳天明去那邊那個包廂了。
  出到門外,老方小聲地對葛然說道:“領導,我已經打探出來了,那個叫陳天明的九中老師,跟副市長何連有關系,至于有什么關系因為時間太短還沒有問得很清楚。”
  “副市長何連?”葛然冷笑了一下,“怪不得他有金卡,還能喝醉美人,原來是跟市領導沾了邊。不過我還跟省領導有關系呢!”葛然一臉的不在乎,市領導又怎樣?自己是副省長的秘書,說句不好聽的,他還可以給何連穿小鞋呢!
  “對啊,得罪我們領導,他陳天明是死定了。,1k(1k”老方馬上拍著葛然的馬屁。
  “老方,這樣,一會我們不動聲色,你讓人在外面盯著陳天明,出了輝煌酒店就給他一點顏色看看,另外我讓你在對面開一間小房間,你開了沒有?”葛然的眼里閃著淫光。竟然今晚玩不了劉美琴,那他至少要玩房憶香。
  老方急忙點頭說道:“我已經開了,另外我聽你的話,還買了一包迷藥,只要對方吃了,她有點清醒,但手腳是不能動,憑你怎樣玩都行。”雖然干這些事情是犯法的,但老方知道,只要跟領導干這種事情,以后領導就不可能撇開他。
  跟領導干一百件好事,不如跟領導干一件壞事要親一百倍。因為領導叫你一起去干壞事,那說明他已經把你當自己人看待了。現在的老方正夢想著自己快要飛黃騰達升官發財了。
  “好,不錯,你在那里等著我,我一會再過去找你。”葛然高興地說道。他馬上回到剛才的包間,跟同學們吹著自己這些年在官場的風光事。葛然是不怕房憶香先走的,因為這次同學會相當于他跟房憶香聯手組織,不到最后房憶香是不會先走。而葛然也想等著一會人少了,他就可以下手。
  果然過了一個小時左右,唱歌的同學紛紛告退了,就陳天明所在的包間,也只是幾個人在那里。而且還是情侶,在昏暗的燈光下,有一對情侶已經在在那邊的休息間親吻了。
  陳天明看著劉美琴和房憶香還在親密地說著話,不由苦笑了一下。劉美琴很懷念和房憶香之間的感情,所以她想今晚跟房憶香好好聊一下。而房憶香畢竟是班長,一會跟劉美琴聊一下,一會又跑出去看看別的同學,忙得不亦樂乎。
  “房老師,你這個大班長真是厲害。”陳天明笑道。反正他也算是有空,就當陪一下劉美琴,她以前經常呆在家里,也悶壞她了。
  “嘻嘻,你過獎了。”房憶香說道。“美琴,不好意思啊,本來想跟你好好聊一下的,但聊一會停一會。”當房憶香看到那邊的一對男女在休息間里親著嘴,她的臉又紅了。雖然這個算不了什么,但是畢竟這里還有人。
  正當房憶香臉紅的時候,衛生間的門開了,出來了一對男女,那個男的是他們的同學,女的可能是他的女朋友。那女的臉上漾滿春情,男的臉上有點疲倦,估計剛才他們在衛生間里大戰一場了。
  這就是人的奇怪心理,有時在家里弄倦了,可能換一個地方,會非常有,大家都爽得很。反正是衛生間,閂好門,外面又放著這么大聲的音樂,就算他們兩人在里面大聲地呻吟,外面也是聽不到的。
  這時,老方推門走了進來。“班長,領導叫你有事。”老方對房憶香叫道。
  “好,我馬上過去。”房憶香點點頭說道。剛才葛然幫她介紹了老方的身份,沒有想到老方竟然是市委的一個科長,這樣的官職對于她這個老師來說是不小了。而且葛然還跟她說,只要她有什么麻煩事,盡管找老方幫忙。
  房憶香聽著葛然這樣的話,心里非常感激。老同學還是老同學啊,在關鍵的時候會想到同學。房憶香現在的學校效益不是很好,她正琢磨著要找一間好的學校,沒有想到遇上葛然,葛然又叫她找老方幫忙,這不正是天賜良機嗎?因此,她聽到老方說葛然找自己,她當然是不敢怠慢。反正大家都是同學,找自己不外乎是同學的事情,或者敘舊什么的。
  “美琴,不好意思了,你再等我一下,我一會再跟你好好聊聊,好嗎?”房憶香無奈地對劉美琴說道。她也想跟劉美琴交一下心,一是劉美琴跟自己是好姐妹,二是劉美琴的男朋友有點古怪,隨便一喊就上兩瓶一萬多的醉美人,這哪是老師這么簡單啊?所以,她要問一下是陳天明在外面做生意,還是九中的效益本來就好。
  “好啊,憶香,你忙你的,我們不急,反正現在還早。”劉美琴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九點多,她也樂得跟陳天明在一起說悄悄話。陳天明老沒有空陪自己,她難得有這個機會,當然是愿意跟陳天明在這里呆著。
  老方看著劉美琴和房憶香這兩個美女,不由暗暗稱贊葛然的眼光獨到。葛然的這些女同學,要么是歪瓜裂棗,要么是恐龍肥豬,簡直侮辱了女老師的光輝形象。反而這兩個女同學漂亮啊,特別是那個有男朋友的女同學,看得自己心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