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397 (幻忍術)

“你才傻呢!”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葛然一眼。這個人長得雖然有點狗模狗樣,但智商并不是很行,看來這個葛然是靠關系坐到副省長秘書的位置。
  “那你為什么聽到這紅酒要一萬多塊不吃驚呢?”葛然奇怪地問道。
  “我為什么要吃驚?”陳天明覺得葛然有點腦殘,“這瓶叫醉美人紅酒,出產番國,要一萬多塊,我一早就知道了。”
  葛然說道:“你一早就知道還敢點?要一萬多塊錢啊,你有錢付帳嗎?”葛然正幻想陳天明沒有錢付帳時的窘樣,只要陳天明進了公安局,他就會吃不了兜著走。
  陳天明說道:“不就是一萬多塊嘛,我有啊!”
  哼,我看你一會怎么辦?如果你沒有錢付賬,你就會死得很難看。葛然以為陳天明是打腫臉充胖子,他一個小老師哪有這么多錢?
  “美琴,你怎么也喝酒了?你剛才不是說不會喝酒嗎?”葛然臉色很難看。
  “美琴是不會喝你那種便宜的酒,如果你剛才上這種醉美人的話,那她就有可能喝了。”陳天明諷刺著葛然。“唉,有人沒錢充闊佬,如果是我請客,我會上一萬多的醉美人,而不是一百多的干紅了。”
  “陳天明,你說話注意一點。”葛然火了,他真想現在就叫老方打電話叫幾個混混上來,把陳天明從八樓扔下去。
  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你剛才不是問美琴怎么不跟你喝酒嗎?我這是實話實說,唉,我們吃不慣那種一百多塊的酒,那個葛什么的小秘,你們慢慢喝你們的一百多塊,我們喝我們自己點的醉美人。你不要擔心,這酒我自己會付帳的。”
  “是的,先生,這位先生說過這酒他會自己付帳的,請你不要擔心。”女服務員走前一步,小聲地向葛然說道。
  “陳天明,你不是有錢嗎?請我們喝一下醉美人?”葛然想把陳天明手中的醉美人全喝了,他想占陳天明的便宜。
  “這是我自己出錢的,我肯定是不會請你喝的。”陳天明搖搖頭說道。如果是平時他是不會吝嗇的,但葛然明顯是不懷好心,他當然是不會請。
  葛然說道:“小氣啊!我出了這么多錢請大家參加聚會,你請我喝一點也不行?”
  陳天明正色地說道:“我要請也是請大家喝,再說了,如果你葛然對著大家說,你請不起大家喝醉美人,要我請也是可以的,我馬上讓服務員上酒。
  葛然聽了后臉一會青一會紅,他這次弄這個同學會就是想在同學們面前炫耀,所以哪會跟大家說自己請不起呢?葛然是不敢請大家喝醉美人,一桌一瓶的話,十桌就是要十多萬,那也是這次同學會的錢了。
  要葛然出十幾萬他還是可以頂得住,但要再出十幾萬,他的心就疼了。他的錢也不是光明正大地來的,而且他還要用這些錢包小蜜什么的。
  “哼,這種酒我經常喝,我不喝也罷。”葛然灰溜溜地走回去。
  房憶香擔心地對陳天明說道:“陳老師,葛然這個人有點記仇,你現在得罪他,他以后一定會報復你的。”
  “沒事,我不怕他,我又沒有做壞事。”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
  不一會兒,陳天明三人就把那瓶醉美人喝完了,“房老師,你真的挺能喝的,我們再來一瓶?”陳天明征求房憶香的意見。
  房憶香一聽陳天明還要叫一瓶,急忙擺著手說道:“不要了,陳老師,已經讓你破費一萬多了,我怎么還好意思喝呢?”房憶香的酒量好,她挺想喝這種醉美人,喝起來口感非常好,而且聽劉美琴說喝了會美容。
  劉美琴微微一笑,“憶香,沒事的,就當是我請你的,我們很久沒有見過面了,我們今天好好聊聊!”
  “小姐,”陳天明向女服務員招了招手,“再給我來一瓶醉美人。”
  “好的,請先生稍等。”女服務員說道。
  第二瓶醉美人上來后,陳天明也給旁邊的人倒了一些,剛才葛然他們說的話這一桌的同學也聽到了,不過這酒很貴,他們不敢問陳天明要,現在陳天明給他們倒,他們那當然是欣喜若狂。
  “領導,那個小子又叫了一瓶醉美人。”老方一直在盯著陳天明的動靜。
  “這個陳天明,好,我一會讓他好看,老方,你給我看緊他,不要讓他給溜走了。”葛然還以為陳天明一會可能借機走人,把這帳留給自己付,所以他叫老方看著陳天明。
  “領導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他跑單的。”老方拍著胸膛說道。
  嘿嘿,陳天明,你現在很牛,但看你付賬的時候還牛不牛?葛然在心里陰笑著。一瓶醉美人要一萬多,兩瓶就是三萬多了,一會看陳天明怎么辦?
  吃完飯后,葛然馬上叫來服務員買單。本來按原計劃,葛然是明天才一起把帳結的,但他要陳天明難看,所以先把飯錢給結了,看陳天明怎么應付?
  “先生,按原來的規定,這十桌的飯錢是五萬塊,”服務員有點奇怪了,不是說好明天才一起結帳的嗎?怎么這位先生要把飯錢先結了呢?不過奇怪歸奇怪,哪個酒店會拒絕客人先給錢呢?他們還想著葛然最好把明天的帳也給結了,省得麻煩。
  “好,我劃卡。”葛然拿出了一張銀行卡,這五萬塊沒有錯,沒有包陳天明的兩瓶醉美人。服務員接過銀行卡后,馬上走出去。而老方卻是目不轉睛地盯著陳天明,好象怕陳天明突然逃走似的。
  沒有過多久,服務員把小型銀行卡拿過來,葛然把錢轉過去后,便對服務員說道:“小姐,那兩瓶醉美人的酒錢,你們是不是應該問那個人拿了?”葛然指了指陳天明,他要看好戲了。
  “謝謝先生對我們酒店工作的關心,我們知道了。”服務員明白葛然的意思,他是叫自己去問陳天明要錢。可是,陳天明拿出那樣的vip金卡,根本是不會付錢的,只要記下他金卡的號碼,再到總臺的電腦上查一下..馬上就可以看到陳天明的資料。
  那張卡是最高級的vip使用卡,而且服務員也看了資料的頭像,是陳天明本人,也就是說陳天明是持卡本人,不是撿人家的金卡過來消費。所以,陳天明點的那兩瓶醉美人根本不用付錢,只要記在他的帳號消費欄上就行。
  過了一會,葛然還是見那個女服務員在那邊站著,并沒有去問陳天明要錢,他不由急了。因為其它同學已經吃飽喝足了,就要去下一個活動喝卡拉ok了。于是,葛然馬上又帶著老方跑到陳天明的面前。
  “陳老師,你的那兩瓶醉美人買單了嗎?我們準備要走了。”葛然大聲地提醒著陳天明。
  “好啊,走!”陳天明站了起來。本來他是想陪劉美琴回去的,但劉美琴說想跟房憶香再好好聊聊,所以他還是要陪她們去卡拉ok,因為陳天明怕葛然搞事。
  “走?笑話,你走得了嗎?”葛然冷笑著。
  陳天明說道:“笑話了,我為什么不能走?”
  葛然說道:“你把那兩瓶醉美人的錢付了再走!”
  “我已經付了,”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用那個vip金卡算是付賬了,消費的錢已經記在卡上,然后再一起清算。
  “呵呵,陳天明,我本來以為你會跑單,但沒有想到你更加無恥,你居然是騙人說已經付帳了。”葛然越說越生氣,他對那邊的女服務員叫道:“小姐,你過來一下。”
  女服務員過來了,“請問先生有事嗎?”
  “他剛才居然說已經把那兩瓶醉美人的錢給付了,你們現在是不是要報警啊?”葛然笑著說道。“你們不要怕的,我們是非常正直的人,我們是會幫理不幫親的。”只要酒店這邊報警,那他就可以小題大作了。
  “這個先生是把那兩瓶酒錢給付了,”女服務員說道。
  葛然呆了,這個女服務員是怎么回事啊?難道是腦袋進水了?他和老方一直在看著陳天明的,怎么沒有見陳天明付帳什么的呢?到底是自己看錯了,還是這個女服務員有問題?想到這里,葛然看了老方一眼。
  老方馬上小聲地說道:“領導,我剛才一直在看著,并沒有看到這個陳天明付帳。”
  “小姐,你叫你們的經理過來,我馬上要見他。”葛然生氣地說道。看來這個女服務員認識陳天明,她在幫陳天明開脫。媽的,想到時把醉美人的錢劃到我的消費上,門都沒有。葛然好象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好的,請稍等。”女服務員邊說邊走到一邊,拿著身上的小對講機小聲地說道。
  陳天明也明白葛然是什么意思,他是見自己沒有刷卡或給現金,要看自己出丑。唉,自己在自己的酒店喝酒,還用得著這么麻煩嗎?就自己的這vip金卡,可以在所有的輝煌酒店吃飯記帳的。
  不一會兒,一個穿著酒店西裝制服的青年走進來。“你們好,我是本樓層的經理,不知道我能幫大家什么忙嗎?”
  “經理,這個人點了兩瓶醉美人還沒有付帳,你看應該怎么辦啊?”葛然邊說邊掃了陳天明和女服務員一眼。
  “先生,那位先生點的兩瓶醉美人已經付帳了,不要再給錢。”經理說道。
  “什么?”葛然叫道。看來這個經理也是有問題的,輝煌酒店的人都是非常不錯的,今天這是怎么了?“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他沒有付帳。”
  陳天明譏笑著,“葛小秘同志啊,看來你的智商有點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