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5)      第1943章(09-25)      第1944章(09-25)     

流氓老師1396 (破陣)

老方馬上跑著走回去,他坐在葛然身邊小聲地說道:“領導,你不要生氣了。你越生氣,人家看在眼里就不好。我已經叫幾個人在外面等著那個陳天明了,只要他出去一定會被打得變豬頭。反而你現在跟他生氣,一會陳天明被人打,人家會懷疑你的。”
  “對啊,”葛然現在可是冷靜下來了。“老方,一會我再去跟他們喝酒,裝成無事人一樣。”
  “對,就這樣,就算是人家懷疑,也沒有那么明顯。”老方點點頭。
  大家吃了一會后,陳天明問劉美琴,“美琴,你想喝酒嗎?我叫一瓶好酒跟你和房老師喝。”劉美琴現在家里也有時跟大家一起喝一下,她還是可以喝一點酒的。而且喝紅酒對于女人來說,適當的喝一點還可以美容。
  “好,我聽你的。”劉美琴對著陳天明甜甜一笑。陳天明就是她的天,他要叫自己干什么都行。
  “嘩,美琴,原來你也會喝酒了,”房憶香吐了吐舌頭小聲地說道,她怕葛然聽到她們的說話。
  “我有時跟天明在家里喝一些。”劉美琴的小臉有點紅,她不敢說跟其它姐妹一起喝。
  房憶香羨慕地說道:“你們是不是在m市買了房子?”現在m市的房價可是四千左右一平方,就算買一套一百平方的也要四十來萬,房憶香現在都是跟家里人擠在一起住。
  “是的,”劉美琴說道。
  “來,我幫你們滿上。”房憶香拿過旁邊的紅酒。
  陳天明搖搖頭輕蔑地說道:“不,我們不喝這些紅酒,我們要喝就喝好的。”說完,陳天明向那邊的服務員招了招手。
  “先生,你好,我有什么可以幫忙的嗎?”服務員的態度非常好。
  “給我私人來一瓶醉美人紅酒,我一會再結帳。”陳天明也不知道一會房憶香她們還要喝多少,還是先拿一瓶。這種醉美人售價是要一萬多塊,不過酒勁不強,很適合女人喝。
  “這個,”服務員有點猶豫了,“不好意思,先生,因為這次的菜都是固定點包下來了,如果要多點的話,是要問一下那位葛先生或者方科長的。”服務員也為難,她不是不想讓陳天明喝好酒,而是老方一早交待了,如果沒有他們的同意,是不能讓其它人再點酒菜。
  陳天明理解地笑了笑說道:“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我自己出錢的。”陳天明把自己身上輝煌酒店vip金卡拿出來在服務員的面前晃了晃。“我一會一起結帳就行了,我也不知道我的朋友要喝多少酒,這些都算是我個人的。”
  女服務員看到陳天明手中的vip金卡,心里不由一驚。因為這種vip金卡是由總經理親自簽發的,不是很有地位的人,或者是總經理的熟人,是不能擁有這樣的金卡。這金卡在輝煌酒店吃飯是不用當時付錢,所有的消費都是記在帳號上,到時統一付賬就行。所以,擁有這種卡的人,是總經理信賴的人,想不到面前這個帥氣男人居然擁有這種金卡。
  讓女服務員想不到的是,這面前的男人居然是她們酒店的幕后老板,就是劉美琴身上也有一張。“不好意思,先生,我馬上為你拿酒過來。”現在的女服務員哪敢怠慢陳天明,就算現在陳天明要一百瓶醉美人,她也是要趕快拿過來。
  “記得記在帳號上,算是我的。”陳天明聳了聳肩膀說道。
  “是,”服務員走出去了,不一會兒的時間,她就拿回來一瓶紅酒。
  陳天明讓服務員把酒開了,然后給他、劉美琴和房憶香各倒上一杯,“來,兩位美女,我們來喝一杯!”
  “好,”房憶香拿過那杯酒,她不知道醉美人是什么酒,反正她沒有喝過,只是感覺那瓶子包裝得非常漂亮,正如其名,漂亮得像個美人。當她喝了那杯酒后,情不自禁地叫了一聲,“嘩,這酒的口感很好,我從來沒有喝過這么好喝的紅酒。”
  “憶香,你是可以喝很多酒的,你要多喝一點,這種醉美人女士喝了很好,可以美容。”劉美琴笑著說道。
  “唉,美琴,真是羨慕你,在公司上班可以多點出來應酬,能喝上這些好酒。這酒要多少錢?”房憶香問劉美琴。
  劉美琴搖搖頭,“我也不大清楚,反正都是他買單的。”
  陳天明接上話,不以為地說道:“這酒也不是很貴的,就一萬多。”
  “什么?一萬多?”房憶香大吃一驚,這種酒好象容量也不大,大概也就是十杯八杯,難道剛才自己已經喝了一千多?
  “房老師,你不要吃驚,我說的是一萬多塊,不是m元。”陳天明笑了笑。
  “我知道啊,就是一萬多塊就很貴了,我從來沒有喝過這么好的酒。”房憶香有點為難了,一會可是陳天明要付錢的。“美琴,這酒太貴了,你問問是不是可以退了?”
  劉美琴說道:“我們都已經喝了,怎么還能退呢?再說了,又不是要我們出錢,是他出錢。”劉美琴瞄了陳天明一眼。
  房憶香訕訕地說道:“陳老師也是當老師的,工資應該跟我差不多,這一萬多塊差不多是我們一年的工資了。”
  “沒事,就當他請我們喝的。憶香,你不要為他省錢,他也經常請我喝這種酒,這酒很好喝的,你再來一杯。”劉美琴拿過酒瓶為房憶香倒了一杯酒。
  :.:.,!“什么?陳老師經常請你喝?”房憶香又吃驚了,她感覺有點不相信。如果陳天明能請得起這瓶酒,她還是可以相信陳天明把自己的積蓄拿出來,但陳天明經常請的話,這就說不過去了。陳天明不是老師嗎?就算m一中的老師也不是這么有錢啊?
  “憶香,你就不要管了,你盡管喝,喝完了,我再叫他請你喝。”劉美琴轉過頭看著陳天明笑道:“天明,你說是不是啊?”在自己的同學面前炫耀自己的男朋友有多厲害,然后再撒撒嬌,真是一件非常再加非常愜意的事情。
  陳天明急忙點頭,“是,是,房老師你喜歡喝的話,一會喝完,我再叫服務員上一瓶醉美人。沒事的,錢嘛,就是用來花的。”
  “不要了,不要了,就這一瓶行了。”房憶香聽陳天明還要上一瓶一萬多塊的醉美人,哪敢還要啊?
  在那邊的葛然和老方喝著酒,眼尖的老方看到陳天明他們也在喝著酒,他小聲地對葛然說道:“領導,那個老師和那個女的喝酒了。”
  葛然抬頭一看可火了。本來葛然想著現在不理陳天明了,但沒有想到陳天明現在居然跟劉美琴喝起酒來,劉美琴不是說她不會喝酒嗎?怎么現在又喝?他媽的,簡直是不給自己面子。劉美琴,遲早一天我會玩死你。
  突然,葛然的眼睛又是一怒,他發現陳天明拿著一瓶醉美人紅酒,這種紅酒他是喝過的,要一萬多塊錢,一般是大場面才會喝這種酒。“老方,你怎么搞的?你怎么讓服務員上醉美人?”
  老方一看也愣了一下,陳天明手中的酒瓶果然不是他親自買的一百多塊錢的紅酒,而是一萬多塊錢的醉美人。“領導,我已經嚴重跟這里的經理說了,我們的錢已經給定了,如果沒有經過我們的同意,就算他上什么東西都不用我們付錢的。”
  “難道是陳天明故意點的?”想到這里,葛然心里大喜,如果是陳天明點的,那這一萬多塊就讓陳天明出,一會他拿不出這筆錢,干脆叫酒店報警抓他。
  “有可能,”老方站了起來,“我過去問問。”
  “走,我們一起過去。”葛然哪會放過這個好機會,他已經跟老方商量著一會怎么對付陳天明。
  一會兒,他們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老方大聲地問服務員,“這瓶醉美人是怎么回事?”
  “是,是這位先生點的女服務員看到老方和葛然想要打架似的,心里有點膽怯。
  “我不是告訴你們嗎?要再點什么要經過我們的同意,我不管,叫你的經理過來。”老方生氣地說道。
  “對,叫你的經理過來。”葛然一聽是陳天明點的,暗道真是老天有眼,一會一定叫經理讓陳天明給錢,這次還不弄死陳天明?他就把**割了數年輪。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不用了,這酒是我點的,你叫經理過來干什么?”
  老方說道:“我們已經跟經理說好了,誰叫他沒有做好,我讓他過來說清楚。”老方當然是叫經理過來問陳天明要錢。
  “還有什么好說的,我點的東西,我一會自己付錢就行了。”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這個老方一眼,這個男人長得像條狗腿,看來是葛然的走狗。
  “呵呵,陳天明陳老師,我看你是喝酒不知酒價。你可得坐好了,不要一會給嚇得從椅子上摔下來。這瓶酒叫醉美人,是從外國進口的,要一萬多塊錢,而不是一百多塊。”葛然高興地叫道。他想從陳天明的臉上看到那種大吃一驚,然后到害怕不知所措的樣子。
  但讓葛然失望了,陳天明并沒有從椅子上摔下來,而且臉上也沒有露出什么難看的表情,他只是笑了笑不以為然的樣子。
  “陳,陳天明,你是不是給嚇傻了?”葛然把自己的手伸到陳天明的面前晃了一下,陳天明怎么可能不出現吃驚害怕的神情呢?難道他被那一萬多塊的酒錢給嚇壞了腦袋?天啊,這怎么行呢?自己還沒有玩夠陳天明呢?如果陳天明就這樣傻了,自己的氣還怎么能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