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18)      第1943章(01-18)      第1944章(01-18)     

流氓老師1395 (聯合攻擊3)

房憶香馬上說道:“葛然,你是不是喝醉了?你少說兩句嘛!我們大家知道你還記住同學們,要不然也不會自己掏腰包請大家來輝煌酒店吃玩。”房憶香雖然生氣葛然說這樣的話,但她又不敢得罪葛然。
  “我哪有喝醉?我現在的酒量很好,再說我剛才都沒有喝酒,你沒有看到美琴都不跟我喝嗎?”葛然晃著手上的酒杯笑著說道。他看到陳天明在瞪著自己,可他不怕,一個小小的老師還能飛上天嗎?
  “美琴,你不要管他,你吃你的菜,”如果不是旁邊有不少劉美琴的同學,陳天明真想一腳把葛然給踢出來了,副省長的秘書又怎樣?就算是副省長他也不怕。
  劉美琴也生氣,她沒有想到葛然竟然當著陳天明的面子說以前的事情,幸好自己剛才已經跟陳天明解釋清楚,要不然估計陳天明已經氣得跑了。“葛然,我看在大家還是同學的份上不跟你計較,你再這樣,大家以后就不是同學了。”
  “呵呵,美琴,我跟你開開玩笑嘛,你不要介意。來,憶香,我們喝一杯。”葛然見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他也不再鬧了。他想讓陳天明與劉美琴今天晚上回去吵架,然后他再乘虛而入,這樣的話劉美琴就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好,我們喝一杯。”房憶香果然有班長的風度,她見葛然不再鬧了,馬上拿著自己的酒杯跟葛然喝了起來。
  葛然看著房憶香豐滿的酥峰淫笑著,“憶香,當時我怎么沒有發現你長得這么漂亮啊?唉,要不然我當時就追你了。”
  房憶香的小臉紅了一下,“葛然,我看你是喝醉了,你已經是結婚的人,就不要拿老同學開玩笑了。”
  “好,你們先吃,我們一會再聊。”葛然瞪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他在等著老方一會回來這里,畢竟這里不是他的地盤。
  果然沒有過多久,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走進來,他看到葛然拼命地揮著手。“領導,我已經送嫂夫人到了她的世伯家,”男人看著葛然拼命地躬著腰。
  “老方,來,你也沒有吃飯,來,一起吃。”葛然招呼著老方。
  “好,”老方點點頭,他也想拍葛然的馬屁。把葛然的馬屁給拍好了,那就相當于把副省長的馬屁拍好,這樣的話,他老方就可能還會再進一下步。他現在是正科,再進一下就是副處了。
  吃了一會后,葛然小聲地對老方說道:“老方,剛才有一個老師讓我的面子下不了臺,你能叫人教訓他一下嗎?”
  “老師?”老方頓了一下,“是哪一個?”老方為官多年,也懂得打人要先看人,如果好欺負就欺負,不好欺負還是不要惹。
  “就是那個,”葛然用手指了陳天明一下。
  “領導,你有查過他的背景嗎?”老方小心翼翼地問道。
  葛然不以為然地說道:“沒什么的,就是m市一個老師,你都知道了,現在的人如果有后臺的哪還當老師啊?”
  老方聽了暗暗點頭,現在的老師還跟以前的臭老九一樣,沒權沒勢,又是一個窮光蛋,如軟柿子一般想怎樣捏就怎樣捏。老方暗暗盤算著,如果自己能幫葛然搞掂這件事情,他一定會感激自己,這樣自己就可以跟葛然踏上一條腳。
  先不說葛然跟著副省長,就憑他的岳父是省里正廳的地位,也一定可以幫自己的。再說了,一個老師嘛,想動他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而且要對付那個老師也不是自己動手,自己隨便叫幾個人就可以搞掂。
  想到這里,老方興奮地對葛然說道:“領導,真是豈有此理,他一個老師也敢得罪你?你說,我怎樣搞他?”
  葛然聽到老方的話也非常高興,他就等著老方的這話。如果是省城,自己隨便叫人來弄死陳天明,可這里畢竟是m市,還是讓老方來。而且老方這個人聰明伶俐,是一個可以培養的人。
  “這樣,你叫幾個人在外面等著,等那個陳天明出來,就上去教訓他一下,最好是劃花他的臉,看他的女朋友還喜不喜歡他?”說完,葛然不舍地看了劉美琴一眼,他想著這么漂亮的女人被陳天明玩,真是太可惜了。
  老方明白葛然為什么要弄陳天明了,原來是因為女人。不過老方既然決定要討好葛然,當然是要盡力辦成這件事情。于是,他站起來拿著手機走到角落邊小聲地說著話,過了一會,他回來了。
  “領導,辦妥了,你等著看好戲!”老方坐回自己的位置得意地說道。
  “很好,老方,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以后的前途還是大大的有。”葛然多少也向老方表態一下。
  “領導,以后你得多多提攜我啊?我這個人沒有什么長處,就是喜歡聽領導的話,領導叫我向東,我絕對不向西,像老黃牛一樣任勞任怨。”老方拍著胸膛說道。
  葛然微微點點頭,“沒事的,我以后會幫你留意一下,到時再提你個副處。”
  老方一聽馬上笑得見牙不見眼了領導k那個人只是老師,要不要再找一個教育局的人,給他下絆子。”
  “當然要了,如果不要的話,我怎么整死他呢?”葛然生氣地說道。“老方,你到時去找一下教育局管人事的科長,就說是我的指示,讓他們把這個陳天明給調到農村去,如果找到他體罰學生、做家教、收家長的禮物什么的,一律從重發落,一定要弄死他。”
  “好,我知道了。”老方已經被那個副處的位置給吸引了,哪還管陳天明是什么人呢?他現在巴不得自己沖上去把陳天明給從八樓扔下去,然后自己第二天就去當辦公室的副主任(副處級的)了。
  現在的葛然可得意了,有老方在身邊,他什么也不怕了。就算是打架,他們還是兩個人對付陳天明。而且這是輝煌酒店,什么叫輝煌酒店啊?那就是這里的保安是一流的,如果誰敢在這里鬧事,一定會死得很慘。
  “老方,你跟我來,我帶你再認一下他,順便戲弄一下他。”葛然邊說邊拿起一瓶灑,然后帶著像條哈巴狗的老方向陳天明沖過去。
  在那邊的陳天明也看到葛然跟老方倆人在低著頭小聲說話,因為這里大家都在一邊吃東西一邊說話很吵,陳天明也不想用內力去偷聽他們在說什么。在陳天明的眼里,葛然他們就像小丑一樣,如果把他給惹火了,他們一定會死得很慘。
  葛然走到陳天明的身邊,大聲說道:“這個什么老師啊?你是不是還沒有喝過這么好的酒啊?要不要我叫朋友陪你喝一杯?”葛然的意思是陳天明不配跟他喝酒。
  “這些酒不知道是誰點的,太差了,我不想喝。”陳天明搖搖頭說道。他也看到葛然他們過來是想找麻煩的,今天晚上他為了劉美琴,就不跟葛然計較了。
  “什么?你懂不懂喝酒啊?”老方聽陳天明這樣說,臉色不由變了。這次葛然為了省一些錢,這些酒都是讓老方叫外面買進來的。老方是辦公室的,當然對這些事情比較拿手,他為了不丟葛然的面子,又可以省錢,他買了幾箱紅酒,都是一百多塊一瓶的。現在聽陳天明說這酒不好,他能不氣嗎?
  “懂不懂我不知道,我就知道這些酒不是輝煌酒店的,不知道是誰在外面買的便宜貨。”陳天明也不給葛然面子。
  老方火了,:a.“老師,你不要以為吹牛就很了不起,你喝過這么好的酒嗎?這可是一百多塊一瓶的。”
  房憶香見陳天明又要跟葛然他們吵起來,她急忙站起來說道:“是啊,陳老師,這酒不錯了,要一百多塊錢一瓶。我們平時點的還都是三十左右塊的干紅呢!”
  “房老師,不好意思,我不是取笑你們,我是就事論事,如果有人請人家到輝煌酒店吃飯,起碼都要上好一點的酒,要么就一千多一瓶的,最好是上一萬多的酒了。”說完,陳天明輕蔑地掃了葛然一眼。
  葛然臉色變了,他聽明白陳天明的意思,陳天明是說自己竟然請大家來輝煌酒店吃飯,就要讓大家吃好一點的酒,而不是弄這些一百多塊一瓶的酒。“陳天明,你什么意思?你一個小老師,在這里還輪不到你說話。”葛然發怒地說道。
  “我本來是不想說的,但你們要我喝酒,我才說一下。反正我是不喝這種一百多塊錢的紅酒,要喝你們喝。”陳天明笑著說道。
  “美琴,你不要怪我,是他不給我面子的。”葛然惡狠狠地說道。
  “你不要以為自己出個錢請大家吃飯,就可以侮辱別人。我告訴你,別人我不知道,但我陳天明的女人,絕對不能侮辱,否則,我就要他好看。”陳天明聳聳肩膀說道。他就等著葛然發作呢!這樣他就有機會揍葛然一頓。
  葛然果然中計,他握著拳頭就打向陳天明。雖然陳天明的個頭大一點,但他身邊還有老方在,而且他手上還有一瓶酒,正好可以當武器。
  “領導,”老方小聲地說道。他見葛然想動手,知道葛然氣得不輕了。他急忙拉了葛然的衣袖,讓葛然冷靜下來。“這里是公眾場合,你生氣對你不好。”
  葛然聽了老方的話,馬上冷靜下來,他畢竟是省領導身邊的人,當然知道在這里打架對自己的名聲不好。是的,要陰陳天明,沒有必要自己動手。想到這里,葛然拿著酒瓶氣呼呼地走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