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4)      第1943章(01-24)      第1944章(01-24)     

流氓老師1394 (聯合攻擊2)

在外面玩膩了其它女人,葛然想著要玩一下自己以前的大學女同學。所以,他找到班長房憶香,讓她幫忙搞一個同學會。當葛然看到房憶香的時候,心里也是怦然心動,雖然房憶香不是極品美女那種,但也算是漂亮的了。
  于是,葛然想著找個機會挑逗一下房憶香,然后再給她一些實際的東西,他就不信她不就范。沒想到,現在又來了一個劉美琴,而且還是自己的老情人,這讓葛然更加欣喜若狂。他現在把房憶香先扔在一邊,想著如何勾搭上劉美琴。
  想到這里,葛然出聲了,“美琴。”他想問劉美琴現在哪間公司,改天親自去找她,趁她男朋友不在的時候。他現在的心里就是家不如外面,外面不如偷。
  “老公,你們在聊什么啊?”這時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走過來,她全身都是濃烈的香水味,而臉上抹上的化妝品讓人看不清她長得具體怎樣。
  “老婆,你不在那邊坐著,走過來干什么呢?”葛然見自己的老婆過來了,急忙收斂了一下色狼眼。本來他是想偷偷地過來開同學會,但不知道他老婆怎么知道了,沒有辦法的他只好讓她來了。不過她老婆一會吃完飯后,要去拜訪她父親的一個朋友。所以,卡拉ok的時候,他是可以施展自己的大計。
  “我過來看看,”葛然的老婆看到葛然身邊有兩、三個長得很漂亮的女人,不由警惕起來。她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什么貨色,所以這次才讓他老公弄個可以叫自己的另一半來參加,要不然葛然一早就只叫女同學參加了。
  葛然苦笑著拉著自己的老婆往里面走,“走,我們回去坐,估計同學們差不多到齊,可以上菜了。”葛然也不是傻子,他現在的一切都是他的岳父幫忙才有的,如果得罪自己的老婆,可能自己會被冷藏了。
  房憶香拉著劉美琴的手說道:“美琴,想不到你現在這么厲害了,還有,你的男朋友長得很帥啊!”
  “你呢?有男朋友了?”劉美琴與房憶香邊說邊走著,把陳天明晾在后面了。
  “唉,我還沒有呢?我這個人哪還有人看得上啊?”房憶香打趣著。不是她不想找男朋友,而是自己看上的人家看不上她,人家看上她的她又不喜歡。
  “你的要求不要這么高嘛,”劉美琴笑著說道。聽房憶香說她是在m市一間中學教書,應該也是不錯的。
  房憶香瞄了陳天明一眼,“你不要說我了,你的男朋友長得很帥,又是在m市當老師,我看你是因為他而跑到m市的公司工作?”
  “是的,”劉美琴有點害羞地說道。她未婚先孕,哪還敢去學校上課?而且陳天明的生意越做越大,也沒有必要讓自己去學校工作了。
  “我看你的樣子真幸福,什么時候喝你的喜酒?你可要告訴我,我們當時在學校里可是好姐妹。”房憶香以前確實是跟劉美琴同一間宿舍,她們非常要好。現在劉美琴來到m市后,跟以前的同學少聯系了,所以才沒有怎么跟房憶香通電話。
  “遲,遲一點再說,”劉美琴紅著臉說道。現在她已經有了小思琴,她也不在乎那個名分,只要自己的親人和愛人們過得幸福就行。
  這時,大家都坐下來了,陳天明坐在劉美琴的右邊,房憶香坐在劉美琴的左邊,她們有說有笑,讓對面的葛然看得心里直癢癢的。他恨不得把劉美琴和房憶香這兩個美女拉進休息間里,脫光她倆的衣服,好好地大干一場。
  今天晚上最漂亮的兩個女人就是劉美琴和房憶香了,特別是劉美琴,她現在怎么這么好看了?當時自己怎么就沒有發現呢?如果知道她現在會這么漂亮的話,他一定想法把她給上了,灌醉、下迷藥,反正方法有的是。
  “美琴,這是我的電話,你可要經常給我打電話,”房憶香把自己的電話留給了劉美琴,同時也要了劉美琴的電話。
  陳天明看著這對老同學有說有笑,非常親熱的樣子,知道她們以前是非常要好的姐妹。而且他也很少看到劉美琴這么高興了,他自己心里也是高興。劉美琴經常要在家里看小思琴,而且她平常少出去逛街,有時陳天明叫她出去,她也不想出去。現在能看到她這么高興,陳天明準備叫房憶香以后多陪劉美琴。
  “美琴,你以后可以找房小姐去玩嘛,反正你的時間還是挺充足的。”陳天明向劉美琴暗示了一下,反正請人家出來吃東西去玩,肯定人家是會很樂意的。
  “我知道了,老公,謝謝你。”劉美琴感覺到陳天明對自己的情意,她甜蜜地笑了一下。
  “嘩,看你們叫得這么肉麻,我也想找一個男朋友了。”房憶香調侃著。
  劉美琴笑著說道:“憶香,你是要找一個了,如果你找不到,我幫你介紹介紹。”劉美琴想起了家里的那些陳天明的兄弟,他們很多都沒有女朋友,天天嚷著叫嫂子們幫他們介紹女朋友。
  陳天明的那些兄弟雖然學歷不高,但為人不錯,而且個個跟著陳天明之后,都是有錢人了。如果房憶香同意的話,劉美琴是不介意做媒人。
  房憶香以為劉美琴開玩笑,她也笑道:“好啊,美琴,你幫我好好地找一個。還有陳老師,你以后可不能欺負我的姐妹美琴,要不然我可是饒不了你。”
  “我疼她還來不及,哪舍得欺負她啊?”陳天明看著劉美琴含情脈脈地說道。
  “嘩,我真的是后悔了,你們太肉麻了,我怕我一會吃東西的時候,會吐出來的。”房憶香故意捂著自己的胸口嘔吐著。
  “嘻嘻,你也可以去找一個啊!”劉美琴得意地笑著。看來這次參加同學會是對的,難得見一下老同學,讓自己好象又回到了校園生活。劉美琴暗道。
  那邊的葛然看得直咬著牙,他這次可是花了十幾萬來泡妞的,沒有想到家里的母老虎在身邊,他不敢造次。他巴不得自己的老婆快點走,好讓自己過去親近劉美琴和房憶香。
  果然沒有過多久,他的老婆站起來說道:“老公,我讓你派車送我的,你安排好了嗎?”
  “好了,好了,”葛然高興地點著頭,“我已經讓m市市委辦公室的老方派車過來在樓下等你了,你放心,這次的事情都是他幫我辦理的。”老方是剛調來不久的市委辦公室的一個科長,他聽到葛然要在這里舉辦同學會,當然是一手包辦了。
  “那好,我先下去了,你們慢慢吃。”葛然的老婆雖然不放心葛然,但這次畢竟是人家的同學會,她也還有事,只能是先走了。
  葛然看到自己的老婆走了,心里高興得真想高歌一曲。他拿著一杯酒杯向劉美琴那邊走去,“美琴,我好久沒有見你了,來,我們喝一杯。”當葛然聽到陳天明只是m市一間中學老師的時候,他就不把陳天明放在眼里了。說句不好聽的話,只要他一句話,陳天明可能下個學期就不能上課,被發配到農村學校去了。
  陳天明看到葛然一付趾高氣揚的樣子,而且還當著自己的面要跟自己的女人喝酒,他的火就上了。于是,他馬上站起來說道:“秘書長,(秘書不是秘書長,陳天明故意諷刺而已。)美琴不會喝酒,我來代她!”
  “不行,我跟美琴喝酒,你就不要過來滲和。”葛然瞪了陳天明一眼。
  m的,你當我是戴綠帽的?你跟我的女人喝酒,還叫我不要管?陳天明也瞪了葛然一眼,然后直接說道:“美琴是我的女人,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不管是誰,就算天王老子,只要敢打自己女人的主意,他一定讓對方好看。
  “陳老師,請你斯文一點好不好?我們這是同學會,大家同學喝一杯酒,你至于這么大驚小怪嗎?”葛然見這里人多,他也不敢把話說得太狠。
  “同學會是同學會,可我的美琴不會喝酒,這樣,她用飲料來代替。”陳天明邊說邊拿起一杯飲料遞給劉美琴。
  劉美琴不好意思地說道:“葛然同學,我真的是不會喝酒,我以飲料代酒!”
  房憶香也打圓場,“葛然,以前美琴在大學的時候,也是不喝酒的,你就讓她喝飲料!”房憶香知道葛然這個人有點小氣記仇,他現在是副省長的秘書,如果恨上陳天明的話,那陳天明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因為副省長秘書的權力相當于副省長使用,就算是m市的領導也要看著葛然的臉色行事,所以陳天明只是一個小老師,得罪葛然肯定是完蛋了。
  “美琴,大家是老同學了,你難道忘記了大家以前的情分嗎?我可是沒有忘記的,我還記得當時我們在學校里的情景。”葛然慢悠悠地說著,他的話里含沙射影,要說多曖昧就有多曖昧。他的話里好象沒有說出什么來,不過知道他們以前事情的同學是知道他說什么的。
  “葛然,你,你……”劉美琴氣得臉都紅了,她沒有想到葛然居然敢當著陳天明的面說大家以前的事情,她氣得快要哭出聲音來。
  陳天明瞪著葛然惡狠狠地說道:“葛然,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給我說清楚。”
  “呵呵,沒什么意思啊,陳老師,我是說我們以前大家是同班同學,那可是同學的情分啊,我哪能忘記呢?美琴,你說對嗎?”葛然不以為然地說道。哼,一個小老師,你能把我怎樣?葛然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