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9)      第1943章(08-09)      第1944章(08-09)     

流氓老師1393 (聯合攻擊1)

出了電梯,陳天明他們就看到那間會議室了。他們進了里面,就看到幾十人在里面有說有笑。這次的同學會要求可以帶自己的伴侶,所以幾乎每人都帶自己的另一半參加,這種不吃白不吃的場面誰都喜歡。
  “嘩,那是誰啊?”眾男人看到陳天明身邊的劉美琴,不由眼睛一亮,那些狼眼全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
  這時,有一個端莊清秀的女人走過來,她看了陳天明與劉美琴一眼,然后對劉美琴說道:“你,你是美琴嗎?”
  “是啊,班長,你不會認不出我了?”劉美琴看到自己的班長房憶香看著自己不敢相認的樣子,不由掩嘴笑了起來。
  “天啊,你真的是美琴,你的變化太大了,我感覺有點像你,但又不那么像你,我都不敢認了。”房憶香大叫起來。“同學們,這是美琴啊!”剛才劉美琴一進來,大家都在暗暗猜測她是哪位同學。可就是沒有什么人能猜到,畢竟幾年不見,劉美琴的變化太大了,她現在哪像以前那個寒酸的窮女孩?
  聽到班長房憶香的叫聲,有些同學跑過來了,他們看著漂亮高貴的美琴都驚訝地叫了起來。“美琴,你這幾年變化太大了,難道你已經嫁給有錢人了?”劉美琴家的貧困大家是知道的,要不然她以前的男朋友也就是班里的體育委員葛然拋棄她,而跟一個有錢有勢長得不怎樣的女同學好上了。
  “我還沒有結婚呢!”劉美琴笑了笑說道。她這是真話,雖然她已經生下了小思琴,但還沒有跟陳天明結婚。陳天明是想跟眾女一起結婚,但在z國的政策是不允許,他現在也在發愁,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不會?還沒有結婚?美琴,你不要騙我們?”眾男人的眼睛又發出狼光了。雖然這次來參加同學會是可以帶自己伴侶,但有一些人還是沒有另一半,所以他們為了不吃虧,也邀請了自己的什么親戚好友來參加。因此,這些男的一聽漂亮的劉美琴還沒有結婚,他們恨不得馬上沖上去抱著劉美琴跑回家了。
  現在的劉美琴既有的成熟,又有女孩的純真,這種熟婦和蘿莉的結合體,最能吸引男人的眼球,所以這些男人哪能不沖動萬分呢?
  陳天明一看到那些色狼虎視眈眈,恨不得把他們的眼珠給挖出來。他急忙說道:“雖然我們還沒有結婚,但也快了。呵呵!”陳天明擺明告訴大家不要想了,自己已經是劉美琴的親密男友,快要結婚了。
  “美琴,想不到你的變化這么大,大家都快認不出你來了。”一個穿著白色西裝氣宇軒昂的男人走過來,只不過看著他的有點浮腫的眼袋,應該已經是被酒色掏空。
  “葛,葛然,是你啊!”劉美琴看了看面前的男人,淡然地說道。自從她愛上陳天明后,又有了小思琴后,她的心全在陳天明的身上,她現在只當葛然是一般同學,只不過先前怕陳天明誤會而已。現在陳天明已經了解,她也沒有什么好怕的了。
  葛然看到出眾的劉美琴心里不由直癢癢的,他沒有想到以前看起來只是清秀的劉美琴,現在竟然這么漂亮高貴,全班的女同學就她最漂亮了,更不要說自己家的那個只會花錢一點也不漂亮的女人。
  “美琴,你身邊這位是?”葛然看到劉美琴親昵地抱著陳天明的手臂,不由心里有點酸酸的感覺。他想探知一下陳天明是什么人,干什么的?
  “噢,這是我的男朋友,叫陳天明。”劉美琴為大家介紹,“天明,這是我們班里的體育委員,葛然,聽說這次的同學會是他全部贊助。”
  陳天明也看到葛然眼里的敵意,不過他不以為然,他才不管葛然是什么人。這里是m市,是他的地盤,他還怕葛然飛天嗎?“你好。”
  “你好。”葛然伸手跟陳天明握手。這個叫陳天明的男人長得一點也不比自己差,這讓他心里非常不舒服。特別是陳天明是劉美琴的男朋友,更讓他氣憤。如果當時自己先哄著劉美琴,一腳踏兩腳,這個漂亮的劉美琴還是任自己在床上玩的貨色。
  “體育委員好厲害啊,能在這里包下這么多酒席,我看要花不少錢!”陳天明打量著葛然。
  房憶香插上話了,“葛然現在是我們省副省長的秘書,能耐大著呢!”原來葛然攀上大船后,一畢業就考了下面的公務員。他的岳父后來調到省里當領導,他也跟著上去。在托關系下,他成功地調到省委政府辦,然后又當上了某領導的秘書。
  “厲害啊,怪不得這么有錢,今天的花費起碼要幾萬?”陳天明故意說道。m的,今晚的費用起碼要十幾二十萬,他一個國家干部哪有這么多錢消費,看來這些錢都是來路不明啊!陳天明有點生氣,如果葛然是大老板還好說,可他一個國家干部哪可能是自己掏錢?
  “呵呵,一般般了,我們領導說了,以后再會繼續給擔子我挑,可能我以后還會下來m市先當一個副處級的干部,好好磨練一番。”葛然很高興房憶香這樣的介紹,他現在有點飄飄然然得意起來。“我不是小氣的人,今晚的花費不止幾萬,至少要十幾二十萬啊!反正大家是同學,不要跟我客氣,開心就行。”
  房憶香說道,“葛然,謝謝你啊,現在沒有錢是難辦事,如果沒有你的,我們的同學會只能是在一般的酒店搞,哪敢在全市最好的輝煌酒店搞啊?而且還要大家出錢呢!”房憶香是班長,她正為籌辦同學會的事情而著急的時候,沒有想到卻遇上了葛然。
  葛然看著陳天明問道:“陳先生,你在哪里高就啊?”這是葛然最想知道的,反正他看著陳天明與劉美琴這么親密他的心里就非常不舒服。
  “噢,我只是一個老師,就在m市教呢!以后還要請葛秘書長關照關照。手機看訪問wp..”陳天明故意說道。
  “老師?呵呵!”葛然高興地叫了起來,他沒有想到劉美琴的男朋友只是一般的小人物,這真讓他大快人心啊!當他笑出聲音后,他發現自己這樣取笑陳天明好象不那么好,因為這里的同學很多都是當老師的,他急忙說道:“不錯啊,現在的老師不錯,呵呵!”
  “美琴,原來你的那位也是老師啊!大家可都是同行。”房憶香說道。由于劉美琴就讀的學校是師范大學,所以她的同學很多都是分配在各個學校任教。有關系的走走后門就分配在縣市或者好一點的學校,像劉美琴那樣的,只能回到當地的鄉鎮學校教書。
  葛然得意洋洋地說道:“陳先生,不,我以后得叫你陳老師了,陳老師,現在的老師工資不錯啊,你也有一千多了?”嘿嘿,一千多的工資都不夠我一頓飯錢,葛然擺明要打擊陳天明。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啊,也就是差不多了。現在我們這里的老師工資了差不多是這樣。”陳天明都沒有拿過自己的工資本去取錢,所以他現在也不知道自己具體有多少錢。
  “對了,美琴,你現在干什么?也是老師嗎?”房憶香問著劉美琴。這里面當老師的同學穿著都比較寒酸,哪像劉美琴,這裙子看來也要幾千塊啊!
  “我以前是當老師的,現在m市一間公司上班,幫人家打工。”劉美琴邊說邊看了陳天明一眼。幫自己的老公干活,應該也算是打工!
  “嘩,美琴,還真看不出啊!你不當老師在公司里上班了?怪不得你看起來比我們高貴大方。”房憶香和幾個女同學都羨慕起來了。現在雖然說當老師的是天底下最光榮的職業,但那是光榮,并不代表最有錢。
  現在的經濟社會,哪一樣都要錢,老師的那些工資哪經得起折騰。所以像房憶香他們這些當老師的同學,還沒有來過輝煌酒店吃飯。因此,這次大家一聽說吃住都在輝煌酒店,個個都報名要參加,連家在m市的也想今天晚上在這里住一晚,感受一下豪華漂亮的氣氛。
  劉美琴也非常同情這些當老師的同學,她自己也當過老師,知道當老師的辛苦。清閑是清閑一點,但沒有什么錢,這讓他們怎么安心國家的教育事業,可她又有什么辦法呢?那是國家的事情。“也沒有什么,我只是在公司里打工而已,跟大家也差不了多少。”劉美琴謙遜地說道。
  葛然正想跟劉美琴套套近乎,想問她在哪間公司,以后自己好去找她。反正她又沒有結婚,就算是她結婚了,自己一樣可以讓她紅杏出墻。想著可以玩漂亮性感的劉美琴,葛然就感到一陣興奮。
  自從葛然當上省領導的秘書后,他心里就開始澎脹了。自己的那個女人雖然是省正廳級領導的女兒,自己靠她家的關系爬到現在,可她長得也太一般了。以致經常出入官場的葛然大倒胃口,不得不綠草出墻。
  所以,年輕帥氣的葛然利用自己的關系,不但賺了不少錢,而且也在外面包養了兩個漂亮年輕的女大學生。另外,葛然還經常在外面跟著一些領導朋友縱歡,幾乎天天笙歌。他不但要在外面弄“私糧”,且要回家交“公糧”,因此葛然可是每天口袋里的偉哥不離身,到關鍵的時候派上用場。
  這次葛然出錢贊助同學會,也是有他的私人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