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392 (游樂場風波5)

史統說道:“所以啊,爸,你不要太過擔心,你也要小心一點,現在有人想要殺我,同樣也有可能有人想要殺你。菲菲的爸爸就是被人家干掉的。”
  史家華不以為然地說道:“我不怕,我現在也派了不少好手保護我,要想殺我不是那么容易的。對了,史統,你跟莊菲菲很熟,她怎么這么厲害?現在的莊家集團好象比以前莊念廣管理的還要好。”
  “這個我也不是很大清楚,不過我看她經常跟天明混在一起,估計是天明幫她的。”史統想了想說道。
  “你越說那個陳天明,我就越覺得好奇,你找個時間讓我跟他見見面。”史家華奇怪地說道。
  “這個我以后安排,”史統說道。“天明好象還有公司的,另外安安保全公司也是他的。”
  史家華正色地說道:“兒子,你一定要跟陳天明拉好關系。另外,你跟莊菲菲的關系也可以,也要跟她打好關系,以后史家和莊家成為合作戰略伙伴的話,也可以對付那些幕后的黑手。”
  “這個沒有問題,菲菲現在跟我還談得來。”史統說道。
  “另外,你跟于家那個丫頭的事情怎樣了?”史家華說出自己的最終目的,如果史家跟于家聯婚,史家的實力也可以強上很多。特別是于家就這么一個女兒,以后于家的產業遲早也是史統的。
  史統為難地說道:“爸,你不是說給我一個月的時間嗎?你現在又催我干什么?”
  史家華說道:“兒子,我這是為你好,男人嘛,為了家族的事業,就要犧牲自己的愛情。再說,小晴長得漂亮大方,待人和和藹,家底又好,你能娶她也不知道修了多少年的福氣。”
  “我說了,我已經有喜歡的女孩,你就不再逼我了。”史統有點生氣地說道。
  “人家不是不喜歡你嗎?我不管,一個月的時間,如果她不肯跟你回來見我,那你就要跟小晴訂親。”史家華說道。他調查了樊煙的家底,比于小晴差遠了。不過是自己兒子喜歡的,他又不能怎樣。
  “我一定可以帶她回來的。”史統堅定地說道。“就這樣了,我明天還要回京城,我要回房間睡覺了。”京城也有史家隱蔽的公司,那些公司都是史統暗自打理。
  __
  下午的時候,陳天明已經跟劉美琴準備去輝煌酒店參加同學會。聽說這次同學會是晚上聚餐,不在m市的同學可以住在輝煌酒店,一切費用都是那個什么體育委員負責。這讓陳天明有點好奇,那個體育委員蠻有錢的。
  以輝煌酒店的消費,他們這么多人,又吃又住的,起碼要20萬左右打底,看來現在的有錢人特別多了。還是國家的改革開放好啊,成就了一批又一批的富豪。
  “美琴,你今天很漂亮。”陳天明看著劉美琴贊賞著。
  :.:.,!劉美琴穿著一條白色的吊帶連衣裙,那凝脂白玉般的香肩很扯眼地露在了空氣中,富有線條感的裙腰將她的小蠻腰襯托得分外的曼妙,帶荷邊褶皺裙擺搖搖曳曳,露出線條優美的小腿,腳下穿著一雙白色的短跟皮涼鞋,整個人看上去當真是婀娜多姿。
  陳天明有時很奇怪地問劉美琴,她以前在農村幫她家干農活的,難道就沒有曬過太陽嗎?怎么皮膚還是那么白?可劉美琴只是輕輕搖搖頭,沒有作什么解釋。陳天明也知道,有時用天生麗質來形容女人是不會錯的。
  “你還看,眼珠都快看掉下來了!”劉美琴撲哧地笑了一下,然后掩著嘴白了陳天明一眼。今天陳天明雖然只是穿著休閑裝,但他依然顯得帥氣和尊貴,猶如一顆在黑夜中閃亮的星星一般,閃耀著引人的光芒。
  “唉,我看看自己的老婆都不行,難道我老婆今天穿得這么漂亮,要去約見舊情人?”陳天明故意調侃著。
  劉美琴聽了臉色一變,她的眼睛有點紅了。“天明,你不要這樣說,我現在只愛你一個人,我并沒有什么舊情人。”
  “天啊,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你不要這樣。”陳天明見劉美琴想要哭的樣子,急忙摟著她安慰著。“我是相信你的。”
  “天明,我還是要跟你說一下,我其實有點害怕去這個同學會的,我在大學里有一段時間跟我們班的體育委員挺要好的,他長得英俊學習又好,又是學校的籃球隊長。”劉美琴小聲地說道。
  陳天明心里一動,“所以,你當時就當了他的女朋友嗎?”陳天明不是一個小氣的男人,他連梁詩曼的都可以接受,何況是劉美琴呢?而且劉美琴在跟自己的時候,還是一個處子,這足以說明一切問題。
  “我,我們只是一般的男女朋友,我們只是拉過手而已,其它的什么也沒有做過。”劉美琴緊張地看著陳天明說道。“天明,我說的是真的,我絕對沒有騙你。”
  “我相信你,美琴。”陳天明鄭重地點點頭。當時他親劉美琴的時候,能感覺到她的生澀,那絕對不是接過吻的表現。
  劉美琴見陳天明這樣說,她才放下心繼續說道:“當時我們只是一般的要好,大家在一起更多的時候都是談學習和未來。后來,他認識了另外一個班的女同學,那女同學的父親是市領導,緊接著他就跟我分手了。”
  “你當時很生氣!”陳天明輕輕地摟了一下她。
  “當時我是很生氣的,后來冷靜地想了一下,覺得他這種見異思遷的男人不值得我喜歡。后來,我在大學里也沒有談過戀愛,一直到回來工作遇上你。”劉美琴說道。
  “其實,我還得謝謝你的那個體育委員,如果不是他見異思遷,可能我這輩子也得不到你了。”陳天明慶幸地說道。
  劉美琴癡癡地說道:“我有這么好嗎?”
  陳天明肯定地點點頭,“有啊,我覺得你是世界最好的女人之一。”因為陳天明還有其它女人,所以不敢說她是最好的,以免劉美琴回去說漏口的話,遭殃的還是自己。
  “謝謝你,天明,我今天一直想跟你說的,但又不好意思跟你說。”劉美琴不好意思地說道。她現在把要說的話全告訴了陳天明,感覺自己的心里舒服了很多。
  “這沒有什么的。美琴,你要知道,誰沒有過去啊,我不管你以前是怎樣?我要的是現在和以后,只要你現在和以后只是我的人就行了。”陳天明含情脈脈地看著劉美琴。
  “天明,其實我有點不想見他的,不過又想見一下其它的大學同學,我正在矛盾去不去呢!幸好你回m市,可以陪我去。”劉美琴高興地說道。
  陳天明說道:“敢情說你把我當成擋箭牌了,那我今晚要注意一下,不要讓別人搶了我的老婆。”
  劉美琴嬌嗔地說道:“我已經人老珠黃了,還有了小思琴,誰還會看上我啊?”
  “說得也是,我老婆沒有人要了,只有我要。”陳天明故意說道。
  “天明,你好壞。”劉美琴向陳天明拋了一個衛生眼。“那我今天晚上看看還能不能勾引男同學?”
  “別,別,我是開玩笑的,我老婆當然是人見人愛,車見車載啊!”陳天明捂著自己的胸口,“美琴,你不要嚇我了,以你現在的美貌,你如果亂拋媚眼的話,那會害死我的。”
  劉美琴得意地說道:“看你以后還敢不敢欺負我?”
  “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陳天明一邊抹著冷汗一邊說道。女人啊,是不能隨便得罪的。
  “走,老公,我們去我們的輝煌酒店。”劉美琴挽著陳天明的手臂,快樂地說道。
  “好,我們走。”陳天明跟劉美琴下了樓,坐上自己的奔馳500。陳天明已經打定決心,今晚一定要看好劉美琴才行。現在的劉美琴跟以前大不一樣了,以前她不懂得打扮,現在跟著張麗玲她們經常出入美容院,穿衣口味就像一個高貴的公主。這樣的女人一出現,當然是非常搶眼。
  看來,今天晚上自己要不離她三步左右,而且逢人就說自己是她的親密男朋友才行,打斷一切色狼的淫念。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到了輝煌酒店,陳天明讓跟著自己的保鏢們先回去了。反正輝煌酒店是自己的,里面都有不少武功高強的手下,還怕有人暗殺自己嗎?
  在門口負責保安的玄門弟子一看到陳天明來了,他們急忙跑上去小聲地說道:“掌門,你跟夫人來了。”現在玄門弟子越來越祟拜陳天明,如果不是陳天明帶著他們下山,他們哪會像現在這樣過上好日子啊!每人一個月至少有幾千塊,這種工作到哪里找啊?
  “是啊,你們去忙你們的,不要管我們。”陳天明笑了笑說道。說完,他和劉美琴上了電梯。
  劉美琴的同學會在八樓的會議間,那里已經弄好了。陳天明打電話問了一下,那里訂了十桌酒菜,每一桌的消費是5000元,十桌就是五萬了,這可是一筆不少的數目,且還是酒水另計的那種,再加上還訂了一些住房和卡拉ok房,這體育委員蠻舍得出錢。不知道會不會跟朱浩那樣,要跟同學們顯擺,或者別有陰謀呢?
  反正陳天明不管,他只是看好劉美琴就行,其它的同學要怎樣做是他們的事情。想著想著,電梯已經到了八樓。
  “天明,我們到八樓了。”劉美琴見陳天明在想著事情,便在他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我們出去!”陳天明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