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387 螳螂捕蟬

“行,我們可是說好了,到時你不要跟我搶。”陳天明笑著說道。
  “天明,其實我也要感謝你啊!”白剛看著陳天明嘆了一口氣,這個長得很帥氣的年輕人真是讓人看不透,他這么年輕,武功就這么高了,而且地位還這么高,已經是虎堂總教練。另外,他還是安安保全公司的幕后老板,有著這么多的高手,如果他利用這些高手的力量對國家不利,那將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另外輝煌酒店也是他的,他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啊?
  陳天明奇怪地問道:“噢?你要感謝我什么啊?”
  “唉,開始我還以為保護鄭小紅的事情是一件容易立功的事情,但沒有想到隨著越來越多的外國間諜組織進來,我有點擔心我們市國安對付不了,沒有想到后來你把事情全攬了下來。老實,如果不是你們保護鄭小紅,是我們保護的話,我們是絕對沒有辦法讓她安然無恙的。”白剛說道。
  “你太小瞧你們自己了,”陳天明笑了笑。
  白剛搖搖頭,“這不是小瞧的問題,我們有自知之明,特別是后面那次幾大間諜組織聯手對付你們,還有未來戰士服用m3后的怪異,我們絕對對付不了。”白剛也從一些手下打聽到m3的可怕,沒有想到m國的科技已經這么發達,可以制造出改變人類基因的藥物來使人體變強。
  陳天明擺擺手,“剛哥,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我們就不要說了。”
  “天明,說真的,我非常佩服你,首先是佩服你的人品,這次你們安安保全公司出了這么多人,還死傷一些人,可你們卻沒有問國家拿過一分錢,這讓我非常佩服。”白剛正色地說道。雖然保全公司成立是為了賺錢,但陳天明他們卻一分錢也不要國家的,這體現了什么?體現了陳天明他們強烈的愛國之心。
  “這個就不用說了,來,我們喝酒。”陳天明說道。錢現在對他來說已經是一個數字,能為國家做一點事,而且小紅還是自己的女人,當然是干掉那些外國人。
  于是,白剛與陳天明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上了,喝到高興的時候,白剛還大笑幾聲。“天明,跟你喝酒就是爽,不過我可告訴你,你的人在京城,如果以后我們國安在京城需要你們幫忙的話,你們可是要幫幫我啊!”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這個沒有問題,只要我們能幫你們的忙,我們一定幫。”
  “好,有你這句話,我這頓飯就是賺了。呵呵!”白剛笑著說道。
  “剛哥,聽你的意思,你是想用這頓飯來讓我幫你的忙啊?”陳天明故意打趣著。
  白剛不好意思地說道:“不好意思啊,天明,我知道這頓飯是少了一些,以后哥哥能幫你的就多幫你。”
  “剛哥,我剛才是開玩笑的,我們之間的交情就不用說這個了,你幫我介紹了這么多客人,我還沒有感謝你呢!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陳天明拍著胸膛說道。
  “對了,天明,你知道一個叫章魚的組織嗎?”白剛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似的,轉頭問陳天明。
  “章魚?我不大清楚。”陳天明搖搖頭說道。“我一般對什么組織都不大感興趣的,都是我的手下去搜集。出什么事了嗎?”
  白剛說道:“是這樣的,我們的人這兩天查探到章魚組織的人來京城,至于他們來干什么?我們也不大清楚。你是知道的,我們國安就是專門查探這些事情,所以我才問問你。”
  陳天明問道:“這個章魚組織是什么來頭的組織?”
  “這個組織非正非邪,他們一般在a省活動,而且是很少活動的那種。聽說里面的人不多,但個個是高手,可能是屬于某個江湖門派在外面的組織。”白剛說道。他自己也不怎么好給章魚組織下定義,白剛也跟a省國安廳聯系過了,a省國安也是不知道如何評價章魚組織,只知道這組織既不干什么好事,也不干什么壞事,好象是屬于某個門派或者有錢人的組織。
  于是,白剛把自己知道章魚組織的情況告訴了陳天明。現在不知道這個章魚組織在京城活動有什么意圖,如果可以借助一下陳天明的力量,也是可以的。
  陳天明說道:“剛哥,這樣,我也叫我的手下留意一下,如果他們有什么消息就告訴你。”
  “天明,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你的人多,如果幫我留意一下可能有別的收獲。”白剛高興地說道。
  “呵呵,剛哥,看來你是有目的請我吃飯的,你可不虧啊,一頓飯弄了幾件事情。”陳天明跟白剛喝了一會的酒,大家也熟悉開起玩笑來。
  “呵呵,天明,我也沒有辦法,誰叫我們是兄弟呢!整理于.”白剛一陣大笑。
  陳天明拍了一下白剛的肩膀說道:“好,你這句話我喜歡聽。以后我們就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不是犯法,我一定幫你。”
  白剛贊賞地看著陳天明,“天明,你還沒有喝醉啊!這么警惕性的話都還能說出來,不錯,我沒有看錯你。來,我們喝酒。”白剛的身份特殊,所以他交的朋友也要非常注意,現在聽陳天明說這樣的話,他更加放心。
  __
  在輝煌酒店的包間里,葉大偉邀請了陳天明與史統一起吃飯。
  當史統聽葉大偉請他們吃飯,心里不由一緊,但他想著陳天明也去,他就不那么擔心。陳天明的武功高強,而且輝煌酒店可不比上次的那個什么紅楓酒店,出不了什么事。
  于是,史統在沒有去之前就提醒陳天明,“天明,這次陳忠請我們吃飯,我們要小心一點。”
  “小心?為什么啊?以前陳忠又不是沒有請過我們吃飯,你怕什么?史統,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陳天明見史統一付非常緊張的樣子,不由笑著問道。
  “哪里啊?”史統當然是不會承認,“我只是覺得他是弄走私的人,我們還是少接觸為好。”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這個我知道,不過我們又不是去談什么犯法的事情,他請我們吃飯,按理來說,他還算我們的朋友,如果我們不去的話,好象說不過去。”
  “我也沒有說不去,我只是說大家要小心一點。”史統還是有點擔心,他派人查過陳忠,沒有查出什么來。可越是這樣,他越覺得陳忠有問題。完美的檔案,有可能說明檔案已經有人動過手腳。
  “那就是了,輝煌酒店不比其它酒店,在那里吃飯是安全的。”陳天明自豪地說道。輝煌酒店那里全是自己的人,陳忠就算要對自己做手腳也是不可能。是不是史統太緊張過度了?陳天明在暗想。不過他想著史統以前做事情也經常小題大作,三更半夜地叫自己回宿舍,他也就沒有多在意了。
  陳天明與史統進了葉大偉訂下的包間,葉大偉看到他們進來,馬上迎了上去。“天明,我好久沒有見過你了,我知道你忙,都不怎么敢請你吃飯。史統兄弟,上次我們的酒還沒有喝過爽,今天你可是要好好地陪我喝喝。”
  “忠哥,你太客氣了,老是要你請我們吃飯,這次我來請!”陳天明不好意思地說道。雖然史統說陳忠可能參與了走私生意,但人家老是請自己吃飯,又沒有要求自己幫什么忙,他還是有點過意不去。
  “天明,你這樣說就客氣了,我賺的幾個錢就是用來跟朋友花的,而且這次我說了是我請你們吃飯,你又來出錢這算什么呢?”葉大偉偷偷地看了史統一眼,發現史統今天的話比以前少了一些,他感覺史統對自己是有點看法。
  “那好,我下次請你。”陳天明點點頭說道。反正請吃飯這事情,對于他們這些有錢人來說,已經是非常簡單的事,也沒有必要你爭我奪的。
  葉大偉對史統正色地說道:“史統兄弟,你今天怎么了?那天你不跟我喝酒,我還生你的氣呢?”
  史統急忙笑著說道:“忠哥,你有所不知,我今天身體有點不舒服。”
  “你不舒服可以跟我說嘛,算了,今天不喝酒。”葉大偉關心地說道。“唉,現在我們做生意也不容易,有關系的靠關系,有門路的靠門路,我們這些從國外回來的生意人,更加是困難。像上次我跟史統所說的走私生意,那是一個內地的朋友叫我參與的,不參加嘛,對不起朋友,參加嘛,好象良心過不去。所以,我也只是弄一點小小的商品,就算以后出事也最多是罰一些錢。”葉大偉開始為自己圓場了。反正史統已經告訴陳天明,那他當然是裝成自己也是受害者了。
  陳天明聽葉大偉這樣說,皺了一下眉頭說道:“忠哥,走私的生意畢竟不是很好,那是違法的,你還是不要干!”
  “我能有什么辦法,我從國外回來,不靠一些關系是根本不能在國內做生意,我靠人家的關系,人家讓我幫他銷售一些商品,我也沒有辦法啊!唉,現在做生意很難的,上下都要打點,又要顧著自己的生意,又要顧著上面管你的人。”葉大偉越說越苦惱,好象非常氣憤的樣子。
  陳天明也理解葉大偉這樣的說法,就拿他的生意來說,如果不是他上面有人在關照,這輝煌酒店一早就讓那些上面的有關部門給弄得不成樣子了。陳天明不由想起上次在網絡上看到的一則諷話:現在z國最神秘的部門不是龍組也不是國安、虎堂,而是有關部門。
  (這個月陳天明會推倒一個女孩,大家猜猜會是誰?請砸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