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385 重氣攻擊

“你說什么?你說你請我飲早茶?是不是真的?”陳天明不相信地叫道。以前史統說這樣的話,陳天明還是可以相信的,但現在史統哪有什么錢,所以他經常讓自己請客。
  “珍珠都沒有這么真,”史統大呼小叫著,“天明,我真的有急事,你快點過來吧!要不然我就要完蛋了。”他的這話跟上次阻止陳天明與苗茵好事一樣的腔調,這讓陳天明生氣了。
  “史統,別人不知道你,我還不知道你嗎?你有什么事到中午再說吧,我現在還有睡覺呢!這樣吧,你中午請我吃飯,到時我們再見。”陳天明邊說邊掛了電話,然后繼續睡覺了。
  史統見陳天明掛了電話,只好苦笑一下,反正現在陳天明還在睡覺,又不是去跟陳忠見面,中午就中午吧!他現在正好去跟樊煙聯絡一下感情,想到這里,史統又拿起手機給樊煙打電話了。
  中午時分,陳天明準時地來到華清酒店的包間,而史統一早就點著菜,在那里一邊吃一邊等著陳天明了。
  “天啊,史統,你怎么不等我就吃了?”陳天明看到史統已經先吃了,氣就不打一處出了。
  “呵呵,我見你這么遲才來,所以我邊吃邊等了。”史統哈哈大笑著。“天明,來吧,你也吃一點。”
  陳天明坐下去問史統,“說吧,你有什么急找我?是關于樊煙的嗎?”
  史統急忙點著頭,“對啊,天明,你真是一個厲害的人物,不愧是虎堂的體育教練!”史統夸張地翹起大拇指。
  “我靠,你才是體育教練,我是總教練懂嗎?唉,跟你說也不懂!史統,樊煙沒有跟我說什么,不過,她的意思很明顯了,要你做一個有用的人,她不想你碌碌無為,只做一個普通的老師。”陳天明說道。史統就算是做老師,也是到處玩樂的老師,哪是什么優秀老師?
  “唉,為什么女人會這么現實啊?”史統嘆了一口氣。
  “這不是現實,而是一種擇偶標準。”陳天明笑了笑,“如果讓你去選擇吳青的女朋友小珠的話,你會選擇嗎?”
  史統拼命地搖著頭,“打死我也不去。”
  陳天明說道:“那就是了,人家吳青可是選小珠當女朋友的。每個人擇偶的標準是不一樣,所以,既然你喜歡上了樊煙,就應該盡管向她的擇偶標準看齊。你還是幫你們家打理一下生意,估計到時樊煙會喜歡上你的。”
  “現在只有這樣了,我過兩天就跟老頭子說一下,看看能不能回去幫一下忙。唉,做男人真難啊!”史統苦著臉。
  “如果你覺得做男人難,你可以揮刀自宮做太監的啊!”陳天明笑著說道。史統能開竅,他也高興。作為一個男人,應該有自己的事業。
  “去你的,陳天明,你揮刀自宮我也不會揮刀自宮呢!”史統罵道。
  陳天明說道:“呵呵,你剛才不是說當男人難嗎?還是當男人爽吧,有這么多美女讓你欣賞。”
  “我只是說說而已。”史統說道。“對了,天明,你覺得陳忠這個人怎么樣?”
  “陳忠?感覺還可以,對我們挺熱情的。”陳天明了想說道。畢竟葉大偉也沒有對他說過什么,平時看到他都是笑哈哈,而且一而再三地請他吃飯。而不像史統那樣,一開始就讓史統跟著去做走私生意。
  史統正色地說道:“天明,我感覺那個陳忠不是什么好人?”
  陳天明奇怪地問道:“史統,你是不是現了什么?”
  “沒,沒有,”史統急忙搖搖頭,他哪能告訴陳天明太多的事情,如果陳天明知道昨天晚上的暗殺,一定對自己的身份懷疑。“只是陳忠是弄走私生意的,他拉了我幾次入伙,我都沒有答應。”
  “他讓你一起弄走私生意?”陳天明皺了一下眉頭。雖然說很多大公司都有一點貓膩,可走私生意是犯法的,沒有想到陳忠會是做這種生意的人。不過這也說明不了很多事情,現在的商人有錢就賺。
  “是啊,我不肯答應,那可是犯法的事情啊!”史統見陳天明的臉色變了,知道自己今天的目的達到了。人家陳天明當自己是朋友,自己也應該讓他警惕一下。那個陳忠太可怕了,談笑之間就叫殺手來殺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厲害一點,可能今天已經躺在太平間吹風了。
  陳天明問道:“史統,陳忠是自己走私還是幫人家銷售?”陳天明想到上次虎堂跟邊防那邊聯合緝私,不但走私的人沒有抓到,反而抓了龍組的人。那些走私的人太狡猾了,不會就是陳忠他們吧?
  陳天明也知道陳忠是有本事的人,能經常跟太子黨的人混在一起,這些關系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擁有的。如果陳忠利用這些關系來走私,那將是可怕的事情。
  “這個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是參與了走私,還叫我也一起做。”史統說道。本來葉大偉以為史統容易對付,所以也告訴史統,讓他參與進來走私。可沒有想到表面是吃喝玩樂的史統,暗地里卻不簡單,以致讓葉大偉給暴露了身份。
  “噢,原來是這樣。”陳天明想了想說道。“史統,這種事情沒有證據,你不能在外面多說,以免引起別人的懷疑。”
  史統點點頭說道::.“這個我知道,所以我才偷偷地告訴你,讓你小心一下陳忠這個人。”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沒事的,他一個做生意的,我又不跟他做生意,我小心他干什么?”陳天明雖然這樣說,但對陳忠這個人以后還是有點提防,畢竟能參加走私的人,都不是什么大好人。
  “反正你要小心,不要著了他的道。”史統又叮囑了一下。可惜自己不能把昨晚的事情告訴陳天明,要不然陳天明會更加提防陳忠的。不過史統也相信陳天明是一個聰明的人,自己都這樣說了,他多少會注意一下的。
  而且史統估計以陳天明的身份,陳忠是不敢跟陳天明做走私生意。史統怕的是陳忠這個人太狠毒了,如果陳天明一個不提防著了他的道,那問題就大了。
  “咦?史統,我現你現在好象跟以前不一樣了,有點像男人了。”陳天明看著史統疑惑地說道。陳天明自己也說不出來是什么感覺,反正他覺得史統現在好象跟以前不一樣。
  史統聽了陳天明的話心里一驚,自己剛才太顯露了。他急忙變了一個臉,對著陳天明罵道:“陳天明,你什么意思啊?你說我不像男人?”
  “呵呵,你以前哪有這么精明啊?”陳天明笑道。
  “我靠,我史統可是史家大少爺,英明神武,聰明伶俐,我什么時候不精明啊?你兩個陳天明都沒有我精明?”史統恢復以前囂張的樣子。
  陳天明看到史統又吹牛了,他罵道:“是啊,你非常精明,你就像一個人精!”
  “陳天明,我要跟你決斗,你居然敢這樣罵我?”史統現在又恢復以前的樣子,他這個樣子讓陳天明剛才有點懷疑,現在又不懷疑了。
  “你敢跟我決斗?嘿嘿,史統同志,小心我一掌拍死你。”陳天明輕蔑地看了史統一眼,不是他吹牛,憑史統的小身架子,他一個手指就能放倒史統。如果昨天晚上陳天明看到史統動手的話,他就不會這樣說了,史統的武功居然跟6宇鵬的差不多,像史統這樣的身手,是非常少見的。而史統為什么有這么高的身手,他那個章魚又是什么組織,這也是一個迷團。
  “切,我不跟你這個野蠻的人打架,我是斯文人。”史統也見過陳天明的武功,知道就算自己施展全力也不是他的對手,再說現在自己還要假扮不會武功呢!“天明,這頓飯你請了。”
  陳天明一聽火了,“史統同志,你不是說你請我嗎?怎么是我出錢了?你信不信我叫一百只母猩猩把你給輪了。”陳天明越說越生氣,這個史統怎么越來越像吳青那個吝嗇鬼了。
  “我是本來想請你的,但你卻那樣打擊我幼小的心靈,說我不像男人,你說你要不要請客。”史統說得有點理直氣壯。
  “你說,你什么時候像個男人?樊煙泡不了,連這頓飯也沒有錢請,你說你像個男人嗎?”陳天明激將著。
  “陳天明,你可以瞧不起別人,但不能瞧不起我。我史統什么時候沒有錢請你吃頓飯了?”史統拍著桌子生氣地說道。
  陳天明陰笑著,“好啊,那你就請這一頓飯,你請了,就是男人,如果是我請的話,那你就不是男人了。”
  史統看著陳天明得意的樣子,知道自己中了陳天明的奸計。竟然人家都這樣說了,為了自己是男人的原則問題,自己只好是認輸請了。“好吧,這頓飯我請,不過說好了,下次你可要請我在輝煌酒店吃。”史統也不笨,記得下次撈回本。
  “唉,交友不慎啊!”陳天明故意嘆了一口氣。他的生活有時太緊張,有時能跟史統他們說說笑吵吵嘴也是可以減一下壓的。
  “得了,誰不知道你有錢啊!”史統沒好氣地白了陳天明一眼。“天明,我遲點回史家集團工作,到時我有錢請你吃香喝辣的。”
  “這話可是你說的,不要到時忘了。”陳天明叮囑著。
  史統生氣地說道:“陳天明同志,我史統大少爺是那樣的人嗎?我家里可是六大家族的史家啊,我家沒有什么多,就是錢多。”
  陳天明無言了,史統這個德性就是沒有辦法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