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5)      第1943章(09-25)      第1944章(09-25)     

流氓老師1384 你還沒有死

“陳忠?就是今天請你吃飯喝酒的陳忠?”坐在副駕駛座的保鏢不由吃驚地叫道。這怎么可能呢?陳忠不是少爺的朋友嗎?他還跟少爺稱兄道弟的。
  “是的,今天晚上我看出陳忠跟以前不一樣,他故意出去,又故意回來,這一切都像計劃一樣安排好的。”史統慢悠悠地說著。
  “少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訴我們,我們真的很擔心你。”這兩個保鏢其實是跟著史統一起長大的,他們的終生任務就是保護自己的未來家主。由于其它特殊的原因,史統從小就扮演一個敗家仔的角色,一直非常低調。所以,在史家里,除了史家華之外,也就是一些親信才知道史統的真正本事和能力。
  史統說道:“今天晚上陳忠又跟我談了合作走私生意的事情,我馬上拒絕了他。我感覺他今天晚上有點不一樣,于是多了一個心眼。于是,我發現當他借口離開的時候,他的兩個女手下就拼命地灌我的酒。
  最后,在我扶一個女職員去沙發的時候,我竟然發現另一個女職員在我的酒杯里下藥。哼,他們以為我比較笨,容易對付。可沒有想到我就是用這種假外表,能更好地保護我自己。在她們拼命地想我喝下那杯下了藥的酒后,我便當然馬上拒絕,想法把那杯酒弄掉。
  可沒有想到她們又繼續給我下藥,我只有走人了。這時陳忠就馬上趕回來了,可見他根本就沒有離開,他一直在旁邊監視著我們。我不知道陳忠為什么要給我下藥,但我知道他一定是想控制我,讓我為他辦事。
  可能陳忠已經發現我識破他的陰謀,所以他才令人對我下手。不會這么巧的,當他的陰謀剛破滅,我就受到殺手的襲擊。看來陳忠是想殺我滅口,不讓我知道他的事情。”說到這里,史統的臉色有點難看了。他為人低調,但并不證明他沒有用。幸好這次陳忠認為他不是很厲害,派出來的殺手并不多也不是很厲害,要不然今天死的可能是他了。
  “少爺,陳忠為什么要控制你?你不是只會享樂的人嗎?他控制你也沒有多大的用處?”保鏢問史統。
  “我們的人查過了,陳忠一直跟貝文富、曹健良、汪俊巖和孟義超一直很好,我看他的目的就是想控制六大家族,因為莊家有天明看著,他們下不了手,現在輪到我了。”由于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史統可以分析出一個頭緒來。
  開始葉大偉找史統的時候,史統是沒有多大在意的。做生意的人,一般都會有一些小貓膩,什么偷稅漏稅,鉆法律的空子等,要不然他們也不會發大財。所以,葉大偉說要弄走私的生意,史統是有點不以為然。
  現在的人也有一些做走私的生意,有大有小,因此史統也不覺得葉大偉這個人有什么很大的不妥,只要自己不參與他的走私生意就行。可沒有想到,今天葉大偉居然要給自己下藥,而且在自己識破之后,竟然要派殺手來殺自己。
  陳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殺了我,你又有什么好處呢?史統摸著下巴暗暗地想著。雖然他不知道陳忠到底想對他干什么,但他知道陳忠以后一定會不善罷干休,看來自己想要低調也是不行的。
  從今天的五個殺手來看,他們的武功不錯,能擁有這樣的手下,可不是一般的組織所擁有的。于是,史統不由要改變以后的計劃。
  突然,史統想到了陳天明,他跟陳忠也算是認識,陳忠的表面功夫做得很好,可能陳天明也非常信任陳忠。如果陳忠也暗算陳天明的話,那陳天明可能就是防不勝防了。想到這里,史統也想著明天找個時間給陳天明敲打一下,給他打一個預防針。
  “少爺,可能以后陳忠還要對你不利你要多派人手保護你才行。”保鏢擔心地對史統說道。
  史統點點頭說道:“是的,本來我想一直把我們的‘章魚’組織隱藏在暗處,可沒有想到現在終于要露面了。”
  “少爺,你早就應該把‘章魚’的人弄出來,你這樣顯得太窩囊了。”保鏢有點不服氣地說道。“你以前那個樣子,樊煙小姐是看不起你的,你應該像你的朋友陳天明一樣,這才能吸引樊煙小姐。”
  “我知道了,我的事情我會處理,你們不要多說了。”史統擺了擺手。當他聽到保鏢說到樊煙,他就有點不自在了。這次他顯露自己的實力,有點因為樊煙的緣故。老頭子想著于小晴不錯,硬是讓自己認了這門親事。
  __
  當葉大偉帶著手下回到自己的別墅后,他便讓手下看一下去暗殺史統的殺手回來了沒有,可當他得知那五個殺手還沒有回來后,心里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你馬上帶人去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們一定是出事了,要不然也不會聯系他們不上。”葉大偉著急地說道。殺史統只是小事,他們怎么可能會出事呢?這又讓葉大偉想不通了。
  當葉大偉的手下回來后,葉大偉才知道自己的五個手下全完蛋了。根據從警察那里得到的資料,警察已經初步斷定這五個人是殺手,有兩個是自殺,三個是被殺,而且他們還偷了人家的車。
  至于這五個殺手要殺誰,警察就不知道了。只知道這不是一般的殺手,能在嘴里都藏著一顆毒牙的殺手,肯定是心狠手辣的殺手。
  “媽的,這些沒有用的家伙,一個史統也殺不了。”葉大偉氣得把面前的桌子給掀翻了。“你們還查到什么了?到底是他們遇上史統時被人家干掉,還是另外遇上別人。”
  手下低著頭說道:“具體我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們是跟人家遇上了,還撞了車,然后他們就被殺了。電腦站”
  “這樣說,他們肯定是沒有遇上史統,有可能是撞上別人的車,怕人家識破他們的身份,所以想干掉對方,但沒有想到被人家干掉了。”葉大偉分析著。
  “對啊,老大分析得真好。”手下馬上拍著葉大偉的馬屁。葉大偉是一個喜怒無常的人,動不動就打殺自己的手下,這些手下都怕心理變態的葉大偉了。
  “不過,也有一個可能,就是史統還有其它厲害的保鏢,把我們的殺手給干掉了。”葉大偉突然又說道。“不過這個可能就少了很多,我已經查探過史統很多次,他不可能會有很多手下。他在史統一直不得寵,史家華都不大管他,所以史宜龍才想著要奪史統的新家主位置。”
  手下馬上附和著,“老大分析得太好了,我對老大的敬仰猶如滔滔長江連綿不斷。”
  葉大偉瞪了手下一眼,“得了,你不要拍我的馬屁,你馬上再派人去查探今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另外,幫我約一下史宜龍,我要好好地跟他談談,幫他煽煽火。”
  “是,我現在就去辦。”手下點點頭,急忙出去了。
  手下走后,葉大偉陷入了苦思。今天的事情太讓人奇怪了,五個高手去殺史統三個人,卻全軍覆滅了。史統不可能有這么大的本事,根據史宜龍提供的資料,史統從小到大就是一個廢物,好的不學,壞的卻學了一大堆。而且連武功也不學,如果不是有保鏢在保護他,他可能一早就被別人打死了。
  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會對付得了自己的五個高手呢?葉大偉又納悶了。難道史統剛好遇到陳天明,是陳天明的人把自己的殺手干掉的?如果是遇到陳天明,葉大偉知道這五個手下是給陳天明填牙縫,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媽的,我再問一下史宜龍,我就不信弄不死史統。葉大偉在心里暗暗地說道。他現在最怕的就是史統對自己起疑心,然后告訴陳天明,這樣自己就暴露了。如果自己暴露,那陳天明就會對自己設防,這也是葉大偉為什么要急著干掉史統的原因。可現在偷雞不著蝕把米,史統沒有殺掉,自己的五個高手卻死掉了。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不行,我過兩天要請陳天明與史統一起吃飯,把我們的關系再拉一下。反正今天就算是史統遇上殺手,他也是不知道誰派去殺他的。就算他懷疑自己,沒憑沒據的,他根本不可能說出來。到時自己再叫上剛才跟自己喝酒的太子黨那些人,為自己作一下證,一定能打消一下史統的懷疑。想到這里,葉大偉又偷偷地笑了。
  __
  這幾天陳天明經常在安安保全公司里面睡覺,一是可以跟小紅做個伴,二是可以在這里看看。很快就到九月份了,小紅又要開學了,到時他比現在更忙了。
  一大早,陳天明就接到史統的電話了。“我靠,史統,你還有沒有人性啊?一大早的你就吵醒我?”陳天明一看到是史統的電話,他就生氣地罵起來。現在的史統好象是吃定自己,一會叫自己請吃飯,一會叫自己去打探樊煙的意思,他可當自己是免費的民工了。
  “天明,你這些天去哪里了?都沒有看到你在宿舍的,我很想你了。”手機里傳出史統非常蕩淫的聲音。
  “你給我滾,你喜歡男人是你的事,可別跟我扯上關系。”陳天明生氣地罵道。這個史統現在怎么越來越變態了,剛才他的話說得太曖昧了,直把自己的“雞皮”都給弄出來了。
  “天明,我有一件急事,你過來,我請你在華清酒店飲早茶。”史統大聲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