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9)      第1943章(01-29)      第1944章(01-29)     

流氓老師1382 奇怪的道門

“還喝啊?”史統感覺自己好難受,大概江媛媛也喝醉了,她怎么就這樣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弄得自己不上不下的。史統不敢喝了,如果自己再喝就會醉了。
  “是啊,史少,人家已經幫你倒了,不管怎樣你都得喝這一杯?”江媛媛對史統媚笑著。
  史統正色地說道:“媛媛,我真的不能喝了。要不,你幫我喝了!”史統邊說邊把酒杯遞到江媛媛的嘴邊。
  江媛媛哪會喝下那杯有著紅頭蒼蠅的春藥,她微微搖搖頭,“史少,不行,你一定要喝,來,我先喝了我這一杯,先飲為敬。”說完,江媛媛輕輕推開史統的那杯酒,然后把自己手中的酒給喝了。
  “媛媛,你好酒量啊!”史統贊嘆著。江媛媛的小屁股又扭了幾下,讓他興奮得差點叫出聲音來。
  “史少,你不能耍賴,你一定要喝了。”江媛媛盯著史統手中的酒杯,一付他不喝就不會善罷干休的樣子。
  “好,我喝。”史統輕輕點點頭,看江媛媛的樣子,他不喝是不行了。想到這里,他慢慢地抬起手,把酒杯向自己的嘴里移去。
  也不知道是江媛媛不小心,還是史統沒有拿穩,就在史統的酒杯剛移到他面前的時候,江媛媛的身體輕輕碰了一下史統手里的酒杯,那酒杯便掉了下來。酒灑在史統的褲子上和江媛媛的屁股上。
  “啊!”江媛媛見史統把那杯里有春藥的酒給弄掉了,心里叫糟。如果不是史統主動地上她們,她們在他身上叫的話,拍攝出來的場面就不會是的鏡頭了。
  “不好意思,”史統推開江媛媛,看著江媛媛的褲子濕了一片,而自己的褲子那里也濕了,好象兩個人干了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
  “史少,我們再喝!”江媛媛見這次機會沒有了,想著要安排下一次的機會。她有點奇怪,剛才勸史統喝酒是非常容易的,怎么這一杯他就這么難喝了呢?
  史統搖搖頭說道:“不喝了,我的褲子臟了,我要回去換一條褲子。”
  這時,那邊裝醉的白冬梅見江媛媛失敗了,她也馬上裝作剛剛醒過來,“史少,你怎么在這里坐啊?來,我們喝酒!”她邊說邊坐起來,雙手勾著史統的脖子,那脹鼓鼓的酥峰不斷地擠壓著史統的身體。
  “好,我去倒酒,一會我們繼續喝,如果誰不喝,我可跟他急。”江媛媛拿過史統的酒杯,然后向那邊的飯桌走去。江媛媛想著再在杯里放藥,憑她和白冬梅一起對付史統,她就不信不能讓他喝一杯酒。
  江媛媛來到飯桌前,急忙倒酒,她的另一只手也偷偷打開自己的手袋,再拿出一粒紅頭蒼蠅放進史統的酒杯里。
  “史少,一會我跟你喝交杯酒好不好?”白冬梅摟著史統的脖子,恨不得用自己的酥峰幫史統洗臉。
  “不了,我醉了,我的褲子又臟了,我要回去換一下。”史統把白冬梅推開,然后站起來。“冬梅,你幫我告訴忠哥,我有事先走了。”史統不想再喝酒了,只想快點走。
  “不行,史少,如果你現在走了,陳董會罵我們姐妹的。”白冬梅拉著史統的手不讓他走。但史統的去意已定,當然是不會聽白冬梅的勸,他掙脫開白冬梅的手,想要走了。
  江媛媛一見史統要走,也急忙拿著酒杯過來。“史少,你怎么就走了?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們姐妹啊?”
  史統擺擺手說道:“哪會啊?”
  “那好,你把這杯酒喝了,我們才讓你走。”江媛媛舉著酒杯。如果史統把這杯酒喝了,那她倆再纏他一會,他體內的春藥就會發作。到時一切事情就如前面的計劃一樣了,而葉大偉就能控制史統。
  “不喝了,我真的不能喝了,下次,我下次請你們喝。”史統打著酒嗝,步子有點搖搖晃晃。
  這時,門開了,葉大偉走了進來。他在那邊看到不是事了,他急忙跑過來。“咦?史統兄弟,你怎么了?”葉大偉故意叫了起來。
  “忠哥,你回來得正好,我頭好痛,而且我不小心弄臟了褲子,我要回去換換,”史統指著自己的褲子不好意思地說道。
  “陳董,史少看不起我們,我們讓他喝了這一杯酒,他都不喝。”江媛媛向葉大偉撒著嬌。
  “這樣,你喝了這杯酒,我們送你回去。”葉大偉苦著臉說道。“兄弟啊,不是我說你,什么人都可以得罪,但女人是不能得罪的,要不然以后有你的罪受。”葉大偉想等史統喝了酒后,再拉著他到沙發上去聊一會天。然后他再溜走,好讓史統“”白冬梅和江媛媛。
  史統搖搖頭,“忠哥,我真的不能喝了,我今天身體不舒服。我的保鏢也要上來接我了,我剛才給他們打了電話。”
  “你保鏢上來接你了?”葉大偉愣了一下。剛才史統站起來走出去,他是看不到史統有沒有打電話。如果史統的保鏢來了,那后面的戲就演不成了,而且還會暴露了他們。
  “是啊,忠哥,我走了,以后我請你喝酒。兩,兩位美女,再見。”史統飛了一個吻,然后搖搖晃晃地走出門了。
  白冬梅和江媛媛見葉大偉并沒有留住史統的意思,她們也不出聲了。當他們看到史統走出去后,葉大偉拿著手機走到前面去,然后他小聲地對著手機說了幾句。
  江媛媛走到葉大偉的身邊小聲地問道:“陳董,我們沒有用,我們沒有完成任務,你處罰我們!”
  葉大偉搖搖頭,說道:“我剛才一直在看著,可能我們低估了史統,我感覺史統并不像我們所想像的那么簡單。”說到這里,葉大偉看著外面的黑夜。
  “陳董你的意思是?”白冬梅問道。
  :.:.,!“你們有沒有感覺到史統死也不肯喝那杯有春藥的酒?這不像他以前的性格。以前他可是有酒就喝,自己喝醉了就倒下去睡的,哪像今天這樣瞻前顧后的。”葉大偉想了想說道。“另外,史統不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嗎?怎么會拒絕你們的糾纏呢?如果是他以前的性格,一早就趁冬梅醉了占她的便宜。”
  江媛媛接上話,“陳董你以為史統是在扮豬吃老虎嗎?”
  葉大偉說道:“具體我也說不準,不過要看看史統的保鏢是不是真的上來了?”
  “你覺得史統的保鏢沒有上來?”白冬梅說道。
  “是的,我已經讓手下去查了,很快就有消息。”葉大偉說道。他感覺有點意外,本來他以為最好對付的就是史統,但現在卻對付不了史統。好象有種直覺告訴他,史統并不是大家所看的那么簡單,至于是怎樣,他也說不清楚。
  “鈴鈴鈴”,葉大偉的手機響了。葉大偉拿起手機聽了一會后,便掛了手機。“果然不出我所料,史統的保鏢并沒有上來,他們還在下面。”
  “陳董,你為什么讓史統下去?”江媛媛著急地說道。
  “沒有用的,史統能騙我們說保鏢一會就上來,這就說明他還是清醒并沒有醉。所以,就算我們留他下來,他還是不會喝那杯有春藥的酒。”葉大偉皺了一下眉頭,史統怎么會知道那杯酒有問題呢?如果不知道,為什么他死也不喝呢?喝了一杯就讓他走,他不會不喝的啊?
  想到這里,葉大偉更加懷疑史統這個人,從剛才的事情來后,史統好象比曹健良和汪俊巖還要聰明得多,這不像他以前的性格。如果史統比曹健良他們還要厲害,那史統也未免太可怕了?
  “那我們怎么辦?”白冬梅問道。
  “可能史統已經看出那酒有問題,而且他一直不肯跟我們合作,事到如今,我們只能是放棄他了。”葉大偉的眼里露出一道精光。既然不能為他所用,那就只能是毀掉了。現在先生老在催他,他也想著快點把史統給控制住。
  江媛媛說道:“那我和冬梅去干掉他。”
  葉大偉擺擺手,“不用了,這個我自有安排。嘿嘿,就算史統比曹健良他們還要厲害,又能怎樣呢?我已經派了幾個高手在路上伏擊他,不用過多久,史統被人暗殺的消息就會傳出來了。”
  “那會不會有人懷疑我們?”白冬梅有點擔心。
  “怎么會呢?我們一會就跟太子黨的人一起喝酒,史統從這里出去后,他發生什么事情是不關我們的事的。再說了,我們有證人證明,我們一直沒有離開這個酒店。”葉大偉陰陰地笑著。玩手段,他是最拿手的了。史統,一會看你怎么死?
  史統今天晚上的表現可以說是讓葉大偉大吃一驚,以前他拉攏史統,史統不答應,他還沒有多大注意。一個人不敢弄走私生意,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江媛媛和白冬梅兩人的配合幾乎是天衣無縫,史統怎么會發現江媛媛在那邊下藥呢?
  而且史統能騙自己說他給保鏢打了電話,這無疑說明史統還有著清醒的頭腦,他只是不想再喝酒下去。杯,那酒剛好碰掉了,第二杯死也不喝。史統啊史統,你裝得也很像,差點我們都讓你給騙了。
  不過,就算你今天晚上再裝,你一樣是逃不了我手下的追殺。葉大偉在心里暗暗地陰笑。他今天晚上派出的幾個都是高手,只要是其中一個高手,就能把史統和他的兩個保鏢全殺了。更不要說有幾個高手一起去殺史統,這下,我看你還能不能玩深沉?葉大偉想著史統的城府這么深,越想越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