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4)      第1943章(08-14)      第1944章(08-14)     

流氓老師1381 我們在京城

“哪些生意?”史統有點糊涂了。
  葉大偉對旁邊的白冬梅說道:“你叫服務員上菜,我們的人已經到齊了。史統兄弟,我們邊吃邊說。”葉大偉見史統好象不是很拒絕,心里有點暗喜,如果史統愿意加入他們的賊船,那他就沒有必要上演那個什么酒店門了。
  白冬梅點點頭,馬上走出去。不一會兒,服務員把美味佳肴全上了,而且還弄上了三瓶好酒。史統一看到那三瓶名酒眼睛不由一亮,“呵呵,忠哥,你還是這么客氣,你明知道我喜歡酒,你就上了這三瓶名酒,這可是要很多錢的,這怎么好意思呢?”
  葉大偉擺擺手說道:“史統兄弟,大家兄弟一場,一說錢就沒有什么意思了。而且我沒有什么多,就是錢多。現在錢對于我來說,只是一個數字而已。來,我們先喝一杯。”服務員已經出去了,江媛媛負責幫大家倒酒。
  “忠哥,你厲害啊,有錢說話的語氣就是不一樣。”史統羨慕地說道。他喝了一杯酒,好酒就是好酒,喝下去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兄弟,不是哥哥的不幫你,你還是跟我做那種生意!包你一個月賺大錢,到時你想要什么有什么,美女、名車、地位等應有盡有。”葉大偉開始利誘史統了。
  “到底是哪種生意啊?你知道我這個人,很多東西都做不來。”史統不好意思地說道。樊煙的話讓他感觸很深,她說得對啊,哪個女人喜歡一個沒有用的男人呢?
  葉大偉正色地說道:“我的意思就是做那種走私小生意,這可是以一賺百的好生意,包你賺得眉開眼笑。你看看我現在,要錢有錢,要美女有美女,只要我敢想的,沒有我要不到的。”葉大偉知道史統是一個好色的男人,用女人來引誘他應該比較成功。
  史統聽葉大偉說是走私,他的臉色變了一下,“忠,忠哥,不是兄弟我不想做,而是那種生意我做不來啊!你還是另找別人!”史統雖然喜歡錢,但這種走私的生意他是不敢做的。
  “你就不考慮考慮?”葉大偉問道。
  這時,白冬梅靠近史統,用她那豐滿的酥峰頂著史統的手臂,“史少,哪個女人不喜歡有錢的男人啊?你還是考慮考慮?以后你有錢了,你可是要關照一下小妹我啊?”
  史統馬上露出淫笑,“那當然,只要我有錢了,我一定關照冬梅你的。我天天請你吃飯唱歌。”三杯酒進肚子,史統覺得整個人都舒服了很多。
  “兄弟,你好好想想,我明天就給你送計劃過去看看。”葉大偉趁熱打鐵。“男人嘛,怎么能沒有錢呢?我知道你現在的經濟不是很好,你家里給你的錢不多。”
  “不行啊,忠哥,大家朋友歸朋友,但那種事情我是不敢干的。如果讓我老頭子知道,他一定會打死我。”史統還是堅定地搖著頭。
  葉大偉見史統說得這么堅定,知道他是不會答應走私的生意。估計是要實施“酒店門”的計劃了。哼,當時曹健良和汪俊巖不是也很嘴硬嗎?但的證據在自己的手上后,他們還不是乖乖聽話。想到這里,葉大偉向白冬梅她們使了一個眼色。
  “好,兄弟,我也不強人所難,來,我們今天只是喝酒言歡,不談生意上的事情了。”葉大偉把自己的酒杯舉起來了。
  就這樣,他們四個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喝了起來。史統的酒量本來就不是很好,當四個人把兩瓶酒喝掉后,史統的身體就有點搖晃了。“冬,冬梅,我告訴你啊,我史統可不是吹牛,如果你以后在京城有什么事情,盡可以來找我。我史家大少爺不是吹的,一定能幫你解決問題。”
  “好啊,史少,這可是你說的,你以后一定要多幫我。”白冬梅邊說邊看了葉大偉一眼。按史統這樣的情況,如果他再喝的話,到時只有她們他的份,他哪還有力氣她們了?
  葉大偉向白冬梅點了點頭后,他的手機就馬上響了。“喂,你好,噢,原來是李老板啊!……什么?你現在找我?……不行啊,我現在跟一個朋友在一起吃飯。……什么?你很急啊?……好,我現在過去一下。”說完,葉大偉掛了手機。
  “忠哥,來,我們來喝酒。,1(1”史統舉起手中的酒杯對著葉大偉晃了晃。
  葉大偉故作不好意思地對史統說道:“兄弟啊,我剛才接了一個電話,一個老板有點急事找我,我現在要出去一下。你和冬梅、媛媛她們好好喝一下。冬梅,媛媛,你們兩人一定要陪好史少,如果他不高興,我就拿你們是問。”
  葉大偉這話說得有點水平,陪好史統,是怎樣陪,怎樣讓史統高興?這個只能是意會而不是言傳了。關鍵在于史統和白冬梅她們是怎樣領會。
  “好,我們先喝,忠哥你一會可要回來啊!”史統看到面前這兩個美女,迷茫的眼睛又是一亮。如果是男人的話,看到這兩個性感漂亮的女人不動一下心,那他的**也是要割了喂狗。
  葉大偉跟大家打了一個招呼后,便推開門出去了。他一到外面,就馬上告訴外面的服務員,沒有里面的招呼,她們是不能進去。然后,葉大偉走到旁邊的房間推開門,向著里面的手下打了一個招呼。
  里面還是跟上次一樣,有著監控器在里面,只要史統跟白冬梅和江媛媛兩人在沙發上大戰的時候,這邊就可以馬上錄下來了。
  “你們都準備好了沒有?”葉大偉陰著臉笑道。
  “老大,我們都準備好了,就等他們現場直播了。”一個手下馬上對葉大偉點著頭說道。
  “嘿嘿,兩個美女對付一個史統,一定是可以成功的。”葉大偉冷笑道。
  白冬梅見葉大偉走后,便向江媛媛使了一個眼色。“史少,我們來喝一杯!現在陳董不在,你可不要欺負我們兩個弱女子啊!”白冬梅邊說邊站了起來,她好象不勝酒力似的,突然向史統的懷里倒去。
  “冬梅,你怎么了?”史統急忙扶著白冬梅,可她已經坐在他的大腿上,而且還是剛好坐在他兩腿間的位置上,這讓史統不由熱血沸騰,感覺自己的那里有反應了。
  “我,我沒事,就是頭有點暈,我沒有喝醉。”白冬梅小聲地說道。她嘴里帶著一絲酒氣,又帶著一絲香氣,讓史統覺得她現在特別迷人。
  江媛媛急忙說道:“史少,冬梅喝醉了,你可以先扶她去那邊的沙發上躺一下嗎?”江媛媛指了指那邊的沙發,上次就是在那里,汪俊巖吃了春藥后,狠狠地按著自己蹂躪自己,那種感覺讓她現在身體有點熱。
  “好,好,我現在扶她過去。”史統喝得也有點多了,但自己是個男人,白冬梅喝醉了,他當然得扶著她過去。
  史統扶著白冬梅搖搖晃晃地向那邊的沙發走去,走到一半路時,他們差點摔倒了。幸好還是史統扶著白冬梅的細腰,她沒有摔倒。
  把白冬梅扶到沙發上,史統喘了一口粗氣靠在旁邊仰躺著,看來,史統也喝得差不多了。
  還在酒桌旁邊的江媛媛見史統已經在那邊的沙發上,她急忙從自己的手袋上拿出一粒紅頭蒼蠅,快速地放在史統的酒杯上,然后倒大杯酒進去,輕輕地搖了一下。
  這種紅頭蒼蠅只要沾上水,它就能馬上融掉,且是無色無味,讓喝者根本察覺不出來里面被人下了藥。
  江媛媛見已經弄好了杯子,然后右手拿起自己的酒杯,左手拿著史統的酒杯向史統走去。“史少,你在那里干什么?是不是想占冬梅的便宜啊?”江媛媛格格地笑著。
  江媛媛不說還好,她這一說,史統轉過頭看了白冬梅一眼,只見白冬梅的兩腿微張,讓他從她的兩腿間看到她里面的小褲,那好象是紅色的小蕾絲。看到這里,史統只覺喉嚨一陣灼熱,他困難地吞了一口口水。
  “沒,沒有,我哪敢占冬梅的便宜?”史統的臉有點紅了。
  “你還說沒有,我看你的臉都紅了。唉,我們冬梅這么喜歡你,可你卻一點也不喜歡她,我真是為她不值。”江媛媛邊說邊向史統拋了一個媚眼。
  史統說道:“冬梅喜歡我?我怎么不知道?”
  江媛媛說道:“你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呢!來,史少,我們喝一杯!”江媛媛把左手的酒杯遞給史統。
  “還,還喝啊?”史統苦著臉說道。“媛媛,我的頭好痛,我不能再喝了。再喝我可就要出洋相了。”
  “出洋相?出什么洋相啊?人家今天高興,難道你不想跟我喝一杯嗎?”江媛媛邊說邊往史統的身上坐過去。這沙發本來就小,江媛媛沒有地方坐,直接坐上了史統的大腿。
  “媛媛,你,你坐好啊!”史統只覺自己全身的熱血在翻滾,旁邊躺著的白冬梅醉醺醺地張開腿,她本來就穿著短裙,這一張腿那些該露的和不該露的就全讓他看到了。特別是她那近乎透明的蕾絲小褲,讓他好象看到她里面的芳草地。
  而江媛媛坐那里不好,卻偏偏卻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也不知道她是故意還是無意,反正她輕輕地扭動著性感彈性的屁股,在他的大腿上摩擦著,他怎么能忍受得了呢?特別是他的那里一早就昂首挺胸了。
  “史少,來,我們喝一杯酒好不好?”江媛媛那對媚眼直勾勾地盯著史統,好象要把史統的魂給勾掉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