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4)      第1943章(08-04)      第1944章(08-04)     

流氓老師1374 未來戰士要行動

史統不好意思地說道:“天明,近段時間家里給我介紹了一個女孩,我正在納悶呢!”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史統一眼,“你有什么好納悶的?你一向都是很色狼的,這不是正合你的意馬?難道你家里給你介紹的女孩很丑,讓你產生不了”性趣“?陳天明越想越有意思,像史統這樣的敗家子,是應該娶一個丑女回去好好管教一下他。
  ”不是,那個女孩叫于小晴,長的蠻漂亮的,她爸爸是于氏集團的董事長。“史統搖搖透說道。他從床頭上抽出一張照片,那是一個女孩子的相片,長得很漂亮,真的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
  ”于氏集團?!“陳天明皺了一下眉頭,這個于氏集團他是聽過的,好像是z國一百強的集團企業,蠻有錢的。”不錯啊,人家有錢,跟你們史家也算是門當戶對,而且這個于小晴好像長得一點也不比樊煙差。“陳天明說的是真心話,雖然樊煙家是京城的一個武林世家,但論錢來說,樊家是比不上于氏集團。
  史統苦著臉說道:”這就是我的苦惱之處,我現在真的喜歡樊煙,但我家的老頭子又逼我娶于小晴,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真的喜歡樊煙?”陳天明問道。他還真看不出史統對樊煙是認真的,如果按史統以前的德行,史統可是一件美女就流口水,是那種端著碗里的,又拿鍋里的角色。
  “那當然了,我最苦惱的是小煙煙對我不冷不熱,我想要把她帶回家里跟我家的老頭子攤牌,可她現在跟我的關系只是一般,她肯定是不肯跟我回去面對的“史統哭喪著臉。”天明,你說我怎么辦啊?”
  “那你不會找樊煙談談,把自己的想法好處境跟她說說,看她是怎樣想的,這樣你就可以下決定了嘛!”陳天明對史統說道
  史統高興地說道:“對啊,天明,你跟我想到一起了,我也是這樣想的。”
  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史統一眼,“你也是這樣想的就行了,你可以去跟樊煙說,你這么急給我打電話干嘛?你不知道我的事情有多急嗎?”陳天面想著自己被視同這一覺,打擾了自己的好事。
  “天明,這才是關鍵啊,我不敢跟小煙煙說,所以才叫你來,讓你幫我跟她說。”視同滿臉希望地看著陳天明。
  “你的意思是說叫我跟樊煙說剛才的事情,史統,你把我當成傳話筒了?你自己不會說啊?而且這種小事,你在電話跟我說不一樣嗎?你為什么要我跑回宿舍?”陳天明越說越生氣,如果不是史統的電話,他現在已經跟苗茵在床上xxoo了。
  “我不知道怎樣做啊?所以我才叫你過來幫我的忙。”史統說到。“天明,你明天就幫我去找小煙煙說一說,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如果這個月還不能給我老頭子一個交待,他就要跟我斷離父子關系了。”
  陳天明見史統這么苦悶的樣子,只好答應他明天幫他說一下。唉,史統平時都是很大膽的,她怎么面對樊煙就這么害怕?可能他真是對樊煙來真的了。“好,我明天幫你跟樊煙說一下,至于怎樣,你就自己去問她!”
  “行,我過幾天就會問她。天明,你一定要跟她說清楚,我等她的決定,我很喜歡她的。”史統著急地說道。
  “那就這樣了,我還有事先走了。”陳天明急著要去找苗茵了。他拉開門準備要走。
  “天明,你等一下,我還有事呢!”史統見陳天明就要走,急忙叫住陳天明。
  陳天明回過頭看著史統問道:“你還有什么事,你就快!”
  史統不好意思地說道:“我今天晚上還沒有吃宵夜呢!你可以請我吃嗎?我現在的錢都花在樊煙上了,沒有什么錢了。“
  我靠,你沒有吃宵夜管我什么事?m的,這個賤人史統,不但叫自己當苦力,還要交自己請他吃東西。陳天明知道史統不要臉,但不知道他這么不要臉。“史統,你轉過身看看那個是什么東西,好奇怪啊!”突然,陳天面吃驚地指著史統的背后叫道。他的表情好像見到一個沒有穿衣服的美女那樣興奮。
  “什么?”史統馬上轉過身。“天明,到底是什么?我怎么沒有發現?”
  “m的,你這個賤人,”陳天明氣的一腳踢中史統的屁股,把史統給踢倒在床上。然后陳天明便轉身跑出去了。他要跟回去找苗茵了,他要跟自己心愛的女人xxoo了。
  “鈴鈴鈴,”陳天明的手機響了。他拿出來一看,是苗茵的。“苗茵,你不要急,我馬上就回去,你等我五………不,等我三分鐘,我馬上就到。”陳天明想著要用輕功直接飛上苗茵的陽臺才行了。
  “天明,史統怎樣了?”苗茵擔心地問道。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沒事,我都說了,他只是跟我說一件小事而已,現在已經說完了,我就到你宿舍的樓下了。”其實陳天明只是剛下他宿舍的樓下而已。
  “天明,我給你電話只是想告訴你,今天晚上我有點累,我現在已經沒有事了,我不用你陪了,你還是回宿舍休息。就這樣了,你今晚不要過來找我。”苗茵說完,便掛了電話。
  “喂,喂,苗茵,你不要掛電話。”陳天明叫了幾聲,發現那邊已經掛了電話,他再撥打過去,發現苗茵已經關機了。
  不會,明明說好要我陪你的,你怎么就變卦了呢?陳天明哪知道剛才只是苗茵一時心血來潮很想他陪她,現在苗茵冷靜下來,當然是不想這么快就把自己交給他了。
  m的,史統,你把我害苦了。陳天明越想越生氣。自己剛才為什么不多踢史統幾腳,把他打成豬頭呢?他是想著他的終生大事,可自己的終生大事卻被他給破壞了。唉,這么晚了,明天還要去找樊煙,自己還是回宿舍睡算了想到這里,陳天明便轉身回宿舍了。
  當陳天明剛進宿舍,他就聽到史統興高采烈的聲音,“天明,你回來了,你終于良心發現要回來請我吃宵夜了?“
  陳天明看到史統那賤樣,再想著苗茵已經關機叫自己不要過去,他馬上怒發沖冠。”史統,我要打死你丫的。“陳天明撲上史統的床,舉著拳頭狠狠地打下去。
  第二天,陳天明問史統要了樊煙的電話,便約樊煙在華清酒店飲早茶。樊煙聽說陳天明有事找她,她也應約而來。當然,陳天明為了避嫌,他在大廳一個清靜的地方訂了位置。樊煙看到陳天明訂的位置,也非常滿意。畢竟陳天明是自己好朋友莊菲菲喜歡的男人,而自己沒有必要跟陳天明過于親密。
  “陳老師,你叫我來有事嗎?”樊煙直接問陳天明。
  “是有事,是關于史統的”陳天明也開門見上地把史統交待的事情直接跟樊煙說了。
  樊煙聽后沒有說話,只是托著下巴暗暗地想著。過了一會,她才抬起頭問陳天明,“為什么史統不直接告訴我?”
  “他不敢告訴你,我看他對你是認真的,樊煙,你好好考慮一下,這種事情應該怎樣只有你們當事人才知道。”陳天明笑了笑說道。
  “我知道史統對我的心意,”樊煙說道。當時在莊家史統為了自己,不怕危險留下來陪她,這讓她對史統有了新的看法。但是,她老師覺得史統還欠少一點讓自己心動東西,這也是樊煙一直遲疑不答應史統追求的原因。
  “那你好好想象,這個世上對你真心真意,不怕死為你的男人不多了。你看那個孟義超,當時看到菲菲有難,他還是怕得逃走了。”陳天明說道。他從昨天晚上聽到史統所說的話,覺得史統是對樊煙真心的。像史統以前那么好色,面對一個跟樊煙不相上下的美女,而且那個美女家里還很有錢。史統昨晚還說于小晴是獨女,以后于氏集團是要交給她的,可史統還是選擇樊煙,這就非常不簡單了。()
  樊煙點點頭,她也知道陳天明說的是真的。那個孟義超平時在莊菲菲面前說他有多愛她,可在緊急關頭確實逃跑了。哪像史統。不要命地要跟自己在一起。想到這里,樊煙心里又是一甜。
  “讓我好好想想,我有時心里很亂,我不知道怎樣?”樊煙的臉上露出痛苦。雖然她知道有時候選擇愛人是不能十全十美,但她還是希望自己的男人像陳天明那樣強大。有人要欺負他們的時候,是他保護自己,而不是自己保護她。這就是樊煙的心結,一直不敢接受史統的心結。
  “我可以多嘴地問一下,你心里亂的是什么嗎?”陳天明問道。
  樊煙遲疑了一下,她一直想對史統說,但又不好意思說。有些事情不是說改變就能改變的,特別是一個人的本事。現在既然陳天明問了,她也坦白地告訴他,希望他能轉告給史統。她所要的男人就算不是一個頂天立地的人,但也希望能努力工作,而不是碌碌無為,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
  陳天明聽了樊煙的話,他明白樊煙的意思了。樊煙是不想自己的男人胸無大志,可是史統正是那種胸無大志,一付非常再加非常敗家子的樣子。哪個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像史統那樣呢?靠著家里的庇蔭過日子,如果以后史家倒了,史統還能生活嗎?陳天明不由對樊煙這種這種女人有點尊敬了,她不是那種愛錢的女人,反而是那種有思想有頭腦有自己想法的女人。如果這種女人嫁給史統,史統以后可是有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