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1)      第1943章(01-21)      第1944章(01-21)     

流氓老師1365 我們比試一下

希德看到陳天明拿到錢后,一付笑瞇瞇非常得意的樣子,他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哼,z國人,你就等著瞧!“對了,先生,我們上二樓的vip室!我們給你準備好了四個千里挑一的m國美女,而且還有世界名酒。”希德對陳天明哈著腰。
  “好啊,我就喜歡美女。”陳天明邊說邊摟著楊桂月站了起來,一付興高采烈的樣子。陳天明的樣子讓希德他們有點奇怪了。這個z國人贏了錢不想跑?難道他不怕賭場找他的麻煩?
  不過現在希德也不管陳天明是走還是留,反正韋拉已經讓人在外面等著他,估計現在韋拉也在外面了。“那好,先生,你請!”希德說道。
  陳天明對其它賭客說道:“各位,你們慢慢玩,我一會再下來跟你們玩,祝大家多贏一點錢。”說完,陳天明帶著楊桂月他們上去了。
  上了二樓,陳天明突然對希德說道:“希德先生,我想問一下洗手間在哪里?剛才太緊張,我有點急了。”
  “在那邊,我們帶你去。”希德笑著說道。他身邊也站著幾個賭場工作人員,說是工作人員,其實是打手,會一點武功。
  “好,你帶我們去!”陳天明還是摟著楊桂月,讓馮一行他們全跟著過來。
  “先生,不是你上洗手間嗎?怎么還帶著這么多保鏢?”希德知道陳天明也不是善類,身邊有八個保鏢。他還想著最好陳天明一個人去洗手間,然后他跟他的手上一起把陳天明制服在里面,到時也省了不少時間。
  陳天明擺擺手說道:“希德先生,讓你見笑了,我是一個怕死的人,特別是在這里,不帶多點保鏢我是不敢到處逛的。希望你能理解。”
  希德點點頭,“我們理解,走,我們去逛逛。”希德和幾個手下在前面帶路,這走廊非常寬敞,幾個人同時并排走也不顯得擁擠。
  陳天明看到二樓那邊有不少人影浮動,看來,凱旋賭場想讓自己留在賭場里面了。他輕輕拉著楊桂月小聲地用z國話說道:“一會不管我說什么,你跟著我做就是了。”
  “按照原定計劃,我們不是馬上從凱旋賭場門口逃出去嗎?”楊桂月也小聲地說道。這個流氓說他說什么,自己就要做什么?這行嗎?如果一會他讓自己陪他上廁所,自己也要跟著去嗎?想到這里,楊桂月的臉紅了。
  “情況有變,我們改變逃走的計劃,一會你們聽我的就行了。”陳天明笑了笑說道。計劃是死的,人是活的,現在這個逃跑計劃比以前的還要好。陳天明在心里暗道。
  希德他們停了下來,他指著里面說道:“先生,就在這里,你慢用。”
  陳天明對馮一行等四個虎堂隊員說道:“你們幾個先進去看看。”
  “是,”馮一行帶人進去看了。過了一會,馮一行出來對陳天明說道:“老板,里面沒有人。”
  “先生,你這也太小心了?”希德苦著臉說道。還好賭場老板沒有在洗手間里面安排人,要不然讓他們給發現了。
  “呵呵,希德先生,不好意思,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習慣,不是針對你們的。唉,人有錢了,很多事情都麻煩。”陳天明故意嘆了一口氣。“寶貝,走,我們進去!”
  楊桂月一聽愣了一下,“我,我也進去?!”她說得很小聲,而且用的是z國話。
  “是啊,我今天高興,我要你服侍我。”陳天明哈哈大笑,一付暴發戶的樣子。
  現在的楊桂月恨不得一掌拍死陳天明,她知道陳天明蕩淫,但不知道他這么蕩淫。還叫自己陪他上廁所,估計他是想讓自己侍侯他,幫他脫褲子什么的。想到這里,楊桂月惡心得想吐了。
  陳天明見楊桂月紅著臉不動,他便緊緊地摟著楊桂月,硬是拖著她進去了。同時,他向后面的任候濤使了一個眼色。他們都是訓練有素的虎堂隊員,一個眼神和動作可以表達了很多內容。
  任候濤點點頭,向旁邊的兄弟也使了一個眼色,接著手指在暗處微微動了幾下。林廣熾他們也看在眼里。
  希德看到陳天明摟著楊桂月進去,不由暗暗好笑。原以為西方國家才開放,可沒有想到東方的z國也這么開放。這個有錢的z國人叫自己的女伴進去服侍他,可能一會他們還在洗手間里面大干一千回合。
  進了洗手間里面,陳天明便對楊桂月笑了笑。
  楊桂月看到陳天明向自己淫笑,她的氣就不打一處出了。這個流氓,難道他真想讓自己服侍他?不行,打死自己也不能讓他得逞。“陳天明,你狗眼看哪了?”楊桂月見陳天明盯著自己的酥峰看了一眼。
  “喂,胸女,你不要吵好不好?我們準備逃走了,你故意叫幾聲,掩飾我的行動。”自從上次陳天明從窗戶處救小紅,他就發現自己有飛劍,其實是可以割開二樓的防盜網,然后從二樓跳下去的。因此,陳天明把一會逃走的計劃告訴大家。
  “叫?怎么叫?我不會?”楊桂月紅著臉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流氓不會讓自己學著男女做某種事情的聲音?那,那種聲音自己怎么學得來呢?楊桂月也聽說過上次陳天明曾經利用某個空姐這樣做,干掉了飛機上的西蟲分子,解決危機。
  難道現在陳天明也叫自己學那個空姐,假扮風騷引那些賭場的人進來?想到這里,楊桂月的臉又紅了,不行,自己根本學不了。楊桂月怒瞪著陳天明。
  陳天明苦著臉說道:“你大笑幾聲行不行?好像我們在嘻鬧,會嗎?”如果楊桂月出了聲音,那自己割起防盜網就容易多了,一是可以掩蓋聲音,二是讓外面的人不起疑心。因為任候濤他們在外面,希德是有點放心的。
  “好,”楊桂月白了陳天明一眼,然后大笑一聲。
  她的這一笑,讓陳天明他們愣了一下。天啊,楊桂月怎么笑得這么恐怖?看來她不怎么會笑,或者是不會演戲。
  楊桂月見大家呆呆地看著她,她氣得直跺腳,“陳天明,你們看著我干什么?不是你叫我笑的嗎?”
  “是,是,”陳天明一邊走一邊偷笑。他走到窗戶旁邊,把窗打開,接著一道白光從他的手掌里閃出來。只是白光來回閃了兩下,一條小鋼管就斷了。陳天明輕輕地拿著小鋼管,遞給后面的馮一行。
  接著,陳天明又繼續用飛劍割著小鋼管,為了一會能容易跳下去,陳天明干脆把這邊的小鋼管全割斷,反正也是一會兒的時間。割完鋼管后,陳天明把飛劍收了回來,然后轉過身對馮一行點點頭。
  馮一行會意地點一下頭,然后帶著華亭三個人走到洗手間門口。“希德先生,你們這洗手間怎么搞的?怎么沒有出水?”
  “沒有出水?不可能啊?”希德奇怪地說道。他在外面聽到楊桂月跟陳天明的笑聲,兩人好象在里面干著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
  “真的,你們可以進來看看。()”馮一行把門打開,然后看了后面任候濤他們一眼。
  希德看了里面一眼,發現某個廁間里傳出陳天明和楊桂月的笑聲,他估計陳天明與楊桂月做著別的勾當。于是,他帶著自己的幾個手下進去了。
  任候濤他們馬上跟著悄悄進去,他們剛一進去,馬上一起動手,一人對一人,而且馮一行他們在前面也開始動手。希德他們見馮一行他們要動手,暗叫要糟。他們馬上往后一退,可任候濤四人已經把內力運在掌上,希德他們往后退,正合他們的心意。
  “啪啪啪,”希德他們紛紛被任候濤他們點中穴道,而馮一行他們也夾攻。雖然希德的武功不錯,但是哪能經得起人家武功高強的虎堂隊員偷襲。當尤愛平把最后一個賭場人員打倒,戰斗已經結束了。
  陳天明拉著楊桂月從廁間里走出來,“快把門閂上,我們走。”
  “陳天明,現在不是演戲了,你不要占老娘的便宜好不好?”楊桂月掙脫陳天明的手。
  “呵呵,我怕你舍不得出來。”陳天明訕高地笑道。
  陳天明帶著馮一行他們馬上從那個窗戶往下跳,希望下面是偏僻的地方,好讓他們逃走。估計賭場門口全是黃金賭場和凱旋賭場的人了。
  那邊賭場的工作人員看到希德他們進去,緊接著任候濤他們四人也進去,他們暗叫不妙,馬上帶人跑過去。誰知道趕到那里門卻被鎖上了,沒有辦法的他們馬上一掌把洗手間的門給打開。
  當賭場的人看到地上躺著暈迷不醒的希德他們,不由暗暗吃驚。而那邊的窗戶已經被打開,防盜網的鋼條也不見了。
  “快來人啊,他們跑了。”那些人著急地叫道。
  __
  韋拉從賭場的小門出去后,馬上召集凱旋賭場的人,準備伏擊陳天明他們。他們這次出動二十來個人,只要陳天明他們出來,那他們就馬上沖過去圍著他們,保鏢和那個女人全干掉,只留下陳天明把贏來的錢全吐出來。
  巴洛一看到凱旋賭場的高手韋拉出來,而且還召集不少凱旋賭場的人在黑暗處小聲商量著,他就知道那個z國人在凱旋賭場掃場了。緊接著他派的人也回來報告,那個z國人贏了凱旋賭場五億四千萬,看來他們兩大賭場是要聯手一起對付那些z國人了。
  想到這里,巴洛帶著兩個手下向韋拉那邊走去。“韋拉兄弟,你們好啊!”巴洛走到韋拉他們的身邊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