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9-26)      第1943章(09-26)      第1944章(09-26)     

流氓老師1362 密談

“我買定了,你開!”陳天明點點頭說道。他倒要看看這個維姆有什么本事?反正5000萬而已,自己還有賭本。而且,這次他也是要竭盡全力地對付這個維姆,看他有什么本事。自己可是玄門的高人前輩某賭神的嫡傳弟子,(聽大伯說因為鐘向亮是國安人員,不方便去賭場,所以不學。)他還怕這個白鬼子?
  維姆暗運內力,他使出自己體內的真氣向旁邊的骰盅發去。隔空控制骰盅里面的骰子,是一個非常難度高的動作。不但要求施使人的內力高,而且在用柔力方面要用得好。像畢林雖然也會內力,但他的內力不高而且柔力用得不好,所以畢林只是黃金賭場的第二高手。
  自己在賭場已經渲染多年,他在賭術的應用上可以說已經是爐火純青,其它兩個大賭場的高手也不敢小看他。因此,維姆有點看不起這個來自z國的年輕人。哼,我要你把剛才贏的錢全吐出來。維姆在心里想著。
  可當維姆的真氣灌入骰盅的時候,他不由有點吃驚。如果按照平時,只要他的真氣進去,他想控制的那個骰子就馬上翻轉,達到自己想要的點數。可沒有想到的是,他發現自己要控制的那個骰子居然紋絲不動,就好象已經被人焊穩了似的。
  這,這怎么可能呢?維姆有點慌了。出現這樣的情況,就說明這個z國年輕人的武功很高。不過,維姆不愧是黃金大賭場的高手,他馬上鎮靜下來采取第二種辦法。
  這種賭骰子買點數一賠六雖然贏的錢很多,但也有弊端,那就是要三個骰子合起來的點數是15,雖然維姆想破壞個骰子不成功,但他可以破壞第二個骰子或者是第三個骰子的點數。只要有一個變了,那個z國人控制到個骰子又有什么用呢?
  想到這里,維姆馬上把自己的真氣往第二個骰子移去,他要改變第二個骰子的點數。但是,當他的真氣轉到第二個骰子時,發現那個骰子還是固定不能動。第三個骰子,還是這樣,這讓維姆奇怪了。
  這怎么可能呢?一個人不是就一道真氣嗎?不可能有三道真氣的?難道這個z國人發現我要移動那個骰子,他馬上把自己的真氣移到那個骰子上,趕在自己的前面?想到這里,維姆又心生一計,他開始把自己的真氣亂轉,一會跑到個骰子,一會跑到第三個骰子,一會又跑回個骰子。
  如果讓維姆知道陳天明不但有三道真氣,而且總共有八道真氣的話,一定會氣得吐血。人家陳天明只是小試牛刀,只是用三道真氣,如果八道真氣一起出現的話,場面會更加壯觀和嚇人。
  這次維姆又失望了,他發現不管自己怎么把真氣亂轉,那些骰子好象生根似的動不了。這怎么可能呢?維姆害怕地想著。他現在不管了,對準個骰子發出自己全身的真氣,想跟陳天明硬拼了,大不了把骰盅弄壞,這場不算。這場的賭注可是五千萬m元,那個z國人一贏,將是贏3億m元啊,賭場要大出血。
  陳天明志在贏了維姆,哪會讓維姆搞搗亂呢?他一邊用真氣按定骰子,一邊對維姆笑道:“維姆先生,你是不是應該按一下離手鈴,然后把骰盅揭開公布結果。”
  維姆現在哪敢說話,他把自己所有的真氣都向骰子壓過去,目的只有一個,把骰子給翻轉過來。如果自己一說話,肯定會消耗一些氣力,前功盡棄的。同時,維姆在心里吃驚陳天明的內力,這個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他一點也不吃緊,還有力氣說話呢?
  “開啊,快開啊!”聽到陳天明的說話,旁邊的賭客們拼命地叫了起來。他們也想看看這場是誰贏?雖然他們沒有真正看出什么問題,但也感覺到陳天明與維姆之間的異樣,他們可能是在斗法了。
  “各位,不要急,我們很快就要開了,”旁邊的畢林馬上站出來打圓場,他知道維姆遇上強敵了,正在拼命地對抗。如果有把握,維姆不會拖時間不開的。“大家都知道,這一場非常關鍵,我們的維姆先生想讓大家多看一會,馬上就要開盅了。”畢林還是有點表演天分,馬上為維姆回場。
  陳天明笑了笑說道:“如果是讓大家看一下是沒問題,但不要讓大家看得太久。哪位先生幫我看看表,只看三分鐘,過了太久我可是當維姆先生輸了。”
  維姆臉上拼命地冒出熱汗,他不斷地加自己的真氣進去,說句不好聽的話,他現在連吃奶的力氣都弄出來了,可那個骰子還是一動也不動。這種事情太奇怪了,這種情況只有一個可能,這個z國人把三個骰子都控制住了,而且是非常有力地控制,自己的真氣根本沒有他的強。
  完了,這次可能真的完了,維姆的臉上有點慘白。他沒有辦法了,只有使出兩敗俱傷的做法,把骰盅擊破。
  維姆的手掌微微一拉,真氣緊接著往上竄,然后向骰盅擊去。
  陳天明雖然面帶笑容好象無事人似的,但他一直盯著維姆,如果發現有什么不對勁的時候,他可以馬上出擊。當他看到維姆的眼睛掃了一眼骰盅,然后骰盅好象微微動了動。陳天明的真氣也馬上出去,第四道真氣馬上罩住骰盅,保護好它不被維姆破壞。
  現在的維姆知道自己完全不是陳天明的對手,他也感覺到骰盅也被陳天明保護起來,不管自己如何用內力去攻它,它都安然無恙。
  “維姆先生,時間到了,你想什么時候開呢?不會你覺得你會輸不敢開?”陳天明陰陰地笑著。
  “對啊,怎么不開了?不會黃金大賭場也搞小動作?”有些賭客不服氣地叫道。柯東雖然不敢說,但表情也有點不自然。如果維姆不開這個骰盅,估計明天也沒有什么人來黃金大賭場賭錢了。
  維姆苦著臉向畢林使了一個眼色,暗示他來開,他們要用最后一招,兩人聯手對付陳天明。
  畢林以前跟維姆合作過,知道維姆向他使眼色的意思。現在維姆不方便說話,也沒有把握贏得了陳天明。他想讓自己揭開骰盅,而且在揭開的同時,讓自己也用內力翻轉其中一個骰子,從而讓維姆贏。
  畢林向維姆點點頭,然后說道:“各位先生,這樣,我代表維姆先生開,大家看好了,結果很快就要揭曉。”
  眾賭客聽到畢林幫維姆開,維姆也點點頭示意可以,大家也沒有什么意見了,反正大家看的是結果,是陳天明贏,還是維姆贏。“好啊,快開啊!”眾賭客激動萬分。
  畢林按在骰盅上,然后發出自己全身的內力,他想把其中一個骰子的點數改變。這次,畢林感覺自己碰到石頭了,當他的內力發進去的時候,感覺到那骰子根本紋絲不動,就好象生根似的。
  現在畢林知道為什么維姆不敢揭開骰盅了,這骰子根本動不了,這說明它的點數還是十五點,沒有辦法改變。
  “開,開!”賭客們見畢林還在猶豫不開,他們開始大聲地起哄了。
  “你們再不開,明天黃金大賭場也不用開了。”陳天明得意地說道。賭場為的就是名聲,他們是不敢不開和不給錢的。
  “開!”維姆知道他們是沒有辦法贏得了,而且上面的老板艾杰也叫他們開了。賭場以前也被別人掃過場贏過錢,不過剩下的就由艾杰他們處理了,自己和畢林是沒有辦法。本來維姆還是有一絲希望,想著跟畢林聯手,看能不能取勝。但這個z國人太強了,強得好象不是人似的。
  畢林無奈地打開骰盅,看了一眼里面的骰子,小聲地說道:“四五六,十五小大,這位z國先生贏了。”
  “天啊!賭神啊!”柯東和其它賭客高興地大叫起來。陳天明又贏了三億m元。
  “好了,今天我就玩到這里了,畢林先生,你是這里的經理,可以把這些籌碼換成錢,存進我的國際銀行卡里面嗎?”陳天明把自己的籌碼全推到賭桌上,他的籌碼和剛才贏的三億,已經是58億m元了。
  “這個,”畢林有點猶豫了,他在等上頭的意思。他和維姆都不是這個z國人的對手,他們也不想陳天明在這里贏錢。
  陳天明皺了一下眉頭,有點生氣地說道:“怎么了,畢林先生,難道我贏了錢不能帶走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這些賭客誰還敢來賭錢啊?”
  “對啊,不能現場兌現嗎?賭場里不是規定可以馬上兌現的嗎?要不然誰敢來賭啊?”有些賭客又開始議論紛紛了。
  “畢林,讓人把錢兌現給他。”維姆對畢林揮揮手說道。他接到艾杰的指示,在這個時候是不能不給錢陳天明的,只有等陳天明出去后,再抓住他,讓他把錢給吐出來。于是,畢林和幾個賭場工作人員開始清點賭桌上的籌碼。
  “柯東,今天辛苦你了,這是給你的錢,”陳天明從賭桌上拿了兩個綠色籌碼遞給柯東。
  柯東高興地接過去籌碼,“賭神,你太英勇神武了!”
  陳天明微微一笑,然后對任候濤說道:“你帶兩個兄弟去辦好手續,把錢轉過來。”說完,陳天明拿出一張國際銀行卡。這卡是保密銀行卡,黃金賭場想查持卡人也查不了,只要他們把錢匯進來,陳天明就馬上走人。
  “好,”任候濤拿過銀行卡,叫上施運文和另一個叫尤愛平的虎堂隊員,等畢林他們清點完之后,大家往那邊走去。柯東也跟著過去,他也要換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