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1-20)      第1943章(01-20)      第1944章(01-20)     

流氓老師1361 我們沒有什么關系

“好,我開!”畢林習慣性地在那個離手鈴上敲了一下,示意陳天明不能再換其它點數的位置,然后他慢慢地把手放在骰盅上,輕輕地拿開了,好象有種小心翼翼的感覺。
  “466,16點大,先生,你好厲害啊,就差這么一點你就押中了。”畢林對陳天明得意洋洋地說道。
  “嘩,z國人輸了。”在旁邊觀看的賭客小聲地議論著。還好剛才他們沒有跟著下了,要不然他們就要虧了。
  陳天明想不明白了,剛才自己聽到的骰子明明是15點的,怎么現在一揭開是16點了呢?m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陳天明看著對自己陰陰笑著的畢林,心里正在納悶。
  “老公,你行嗎?”楊桂月小聲地問著陳天明。現在這么多人看著他們,她不敢用z國話說了,就算她現在說z國話,可能有人會聽的。
  我靠,男人怎么能不行呢?特別是你在大庭廣眾之下,說“老公你行嗎?”這不是裸地打擊嗎?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楊桂月一眼,“我行不行,你不是知道嗎?”
  “你胡扯,”楊桂月沒有想到陳天明會說那種事情,臉上露出了一抹紅暈,現在旁邊有這么多人,她不敢發火。她只有用自己的眼光“殺死”陳天明。
  陳天明又在思考了,畢林到底是什么時候做了手腳?自己當時還是聽了一下,聽出是456,15點的,可畢林揭開后就變樣了。對了,剛才畢林在揭開骰盅的時候,手好象有點異樣,難道他剛才用柔力輕輕地按在骰盅上,把其中5的骰子改成6?一定是這樣。想到這里,陳天明釋然了。
  在賭術中,有很多改變骰子的方法,像畢林剛才那樣通過骰盅的方法,叫隔山打牛,通過自己的內力微微振動骰盅,然后使骰子轉動一下,改變骰子點數。這種方法陳天明也知道,他也會,只不過剛才一時疏忽讓畢林鉆了一個空子。
  如果當時陳天明稍為注意一下,就不會讓畢林得逞了。現在陳天明找到原因,他也知道這黃金大賭場不比以前的小賭場,人家是有本事的。哼,畢林,我們走著瞧!陳天明在心里暗暗地想著。
  畢林以為陳天明沒有什么本事,他對陳天明笑道:“先生,你還賭嗎?”按照艾杰的指示,如果能把陳天明的錢贏回來就好,如果陳天明要走的話,外面會有人等著他的。
  “賭啊,怎么不賭呢?我來這里就是賭錢的。”陳天明說道。“畢林先生,你繼續開賭!”
  “好,”畢林二話不說,他又開始搖著那骰盅,他現在希望陳天明把錢全押下來,好讓自己贏。
  二樓監控室里,巴洛高興地說道:“老板,畢林不錯啊,一下子就贏了那個z國人,看來不用維姆出手了。”
  艾杰搖搖頭說道:“說不準,這個z國人不會這么簡單,他能一下子不押這么多,可見他非常小心。如果畢林在下一次還能贏的話,我們可能就不用擔心了。”小心能駛萬年船,艾杰后面還有幕后大老板,如果這次黃金大賭場被人家掃場,他也不好過。
  “老板,維姆已經回來了,他已經在旁邊看著畢林和那個z國男人賭錢了。”巴洛指著監控屏幕說道。
  “那就好,維姆回來了,那我就放心了。嘿嘿,z國人,我看你這次還厲害不厲害?”艾杰陰狠狠地說道。
  畢林搖了一會后,便把骰盅放在賭桌上。“先生,你可以下注了。”
  “好,柯東,押4000萬在15點的位置上。”陳天明對柯東說道。剛才他聽到了,還是456,15點,這個畢林還想像剛才那樣糊自己。不過這畢林還是有點本事的,不靠骰盅的機關,而靠自己的腕力控制搖出456點,不簡單。不過他的運氣不好,遇上了自己。
  柯東點點頭,把托盤上的籌碼差不多押在“15”點位置上。
  “有一些籌碼是我的。”楊桂月看到陳天明連自己的籌碼也押了上去,不由小心地說道。那些錢可是自己要回國花的。
  陳天明笑了笑,“沒事的,我一會還你。”現在陳天明的籌碼不夠四千萬了,當然是要借楊桂月剛才贏的錢。
  “好,可是要給我利息的,那可是我的私房錢。,”楊桂月對陳天明嫵媚地笑著。
  陳天明故意摟了摟楊桂月,讓她豐滿的酥峰碰著自己,一股爽歪歪的感覺馬上從他的手臂傳到全身。“沒問題,老婆的錢不就是我的錢嘛,我們不要分得那么清楚。”
  “先生,你買定了嗎?”畢林看著陳天明說道,他的臉上露出了勝利的笑容。他可不想看著這對z國男女在這個時候打情罵俏。
  “買定了,你開!”陳天明點點頭。
  畢林不愧是專業的荷官,他在開骰盅之前還是按了一下離手鈴,然后慢慢地打開骰盅蓋。“四六……五?”畢林呆了,他本來是想叫“四六六”的,但他看到骰盅里面卻是“四五六”。
  這,這怎么可能呢?畢林在心里拼命地叫著。剛才他在揭開骰盅的同時,已經用上自己體內的陰柔內力,悄悄把其中那個“五”的骰子拂了一下。按照慣例,那個骰子一定會翻一下,變成“六”的。可他現在卻看到那個“五”的骰子并沒有變“六”,還是“五”。
  “畢林先生,你是不是應該宣布是15點,我贏,然后賠給我24億m元啊?”陳天明笑著說道。一會再玩一次,就可以把錢弄夠了。富翁,就是這樣煉成的。
  剛才在畢林用內力翻轉骰子的同時,陳天明也從體內發出三股陰柔真氣,同時控制那三個骰子,現在骰子怎樣動,是陳天明說話了,而不是畢林。當畢林把那個骰子翻為“六”的時候,陳天明也把另外兩個骰子弄成了“四五”,這樣,表面看起來,還是“四五六”,畢林輸了。
  “你贏了,我們賠給你24億,”畢林拿出一本支票本,在里面寫了一張24億m元的支票,然后遞給陳天明。畢林是這里的經理,有權開支票。因為有時賭客贏得太多,不方便拿籌碼,就用支票來支付。
  陳天明拿過支票對畢林說道:“畢林先生,我們繼續!我還想再賭一把。”現在他已經有28億m元,再贏三億就可以走人了。“柯東,這是你的小費。”陳天明又拿了一個綠色籌碼給柯東。
  柯東真想吻陳天明的腳趾頭了,這個z國老板太大方了,如果一會他再贏的話,那自己會不會還有一萬m元的小費呢?現在柯東可是拿了兩萬m元的小費,估計他今晚睡覺都會抱著被子笑的。
  現在畢林可不敢跟陳天明來了,他都不知道陳天明是怎樣把骰子弄成“四五六”,以自己的本事只能是繼續輸錢。他也跟剛才那個荷官一樣,額頭上出冷汗了。畢林最多只能是隔物控制骰子,要通過物體的振動才能實施。
  但陳天明卻能隔空控制骰子,這份內力的深厚和對骰子的控制的巧勁,比畢林高了很多。因此,畢林哪是陳天明的對手。剛才只是陳天明沒有注意讓畢林鉆了一個空子而已。
  “畢林,讓我來!”一道聲音從人群里響出,緊接著一個長著鷹鼻的白人走出來。
  “維姆,你回來了,”畢林看到黃金賭場的高手回來了,他心里也大寬。他知道自己跟維姆的實力差了很多。
  “恩,這人的賭術很高,你不是他的對手。”維姆說道。剛才他也看到陳天明與畢林的賭博,陳天明的賭術太高了,能隔空控制骰子,畢林根本不是對手。
  陳天明看著這個叫維姆的鷹鼻白人,心里有點不感冒。在他的心里,覺得鷹鼻的人都比較陰險,自己還是小心一點。“好,你來!”陳天明說道。他來這里,就是要挑戰賭場的高手贏錢。
  “你這次押多少錢?”維姆一邊搖著手中的骰盅,一邊問陳天明。
  “五千萬m元,贏完這一把,我就要走了。”陳天明說道。自己已經有兩億多m元了,再贏三億就可以去凱旋大賭場。
  “好,希望這次你還這么好運。”維姆板著臉說道。他也知道,如果自己這次不能贏這個z國男人,黃金賭場是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人家想怎樣掃場都行了。于是,維姆決定這次竭盡全力不能讓陳天明贏。
  維姆是一個內力很高的賭手,一般有人掃場的時候,就畢林出去應付就行了。這次要他出馬,可見陳天明的厲害。“啪”,維姆把骰盅放在賭桌上,“先生,你下注!”
  “我押五千萬在7點上。”陳天明聽出骰子是“一二四”,七點。他暗運內力,三道陰柔真氣從他的體內發出,牢牢地按住那三個骰子,就像三個大漢按住三個漂亮的裸女一樣,裸女要動彈一下也不行。
  陳天明也小心了,剛才輸給畢林一次,就在自己的大意。現在,他用三道真氣按住那三個骰子,不管維姆怎么弄,他都不會放開那三個骰子,看他怎么辦?
  眾賭客沸騰了,這是拉斯維加斯有史起來屈指可數的驚天豪賭啊!每一個賭客都激動地盯著陳天明他們的賭桌,仿佛要見證這次偉大的歷史豪賭。這些賭徒難得見人家幾千萬m元一次的賭博,這可是以后跟朋友們吹牛的好題材啊!
  “你買定了嗎?”維姆的眼眸中精光一閃,接著迅速恢復常態。他有點驚訝陳天明這么快就能聽出骰子的點數,看來這人是有點本事。但能聽出又怎樣,自己的內力這么強,就算這個z國人會隔空翻轉骰子,也一定不會是自己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