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06)      第1943章(08-06)      第1944章(08-06)     

流氓老師1360 你可要負責

荷官又開始流冷汗了,他這次流的不是額頭那么簡單,他感覺自己里面的小褲都被汗浸濕了。雖然這里的空調很好很涼快,但他卻是害怕了。這個z國人怎么這么厲害,難道他已聽得出里面骰子的點數?想到這里,荷官又流汗了。能聽得到骰子的點數這樣的高手,不是他能對付得了的。
  陳天明這次押的是700萬m元籌碼,一開就是4200萬籌碼了,而且其它賭客也開始跟風,這是莊家最怕的事情。如果那個人是輸的話,再多一些人跟風也不怕,可那人是贏,給莊家的損失就大了。
  “荷官,你是不是應該叫買定離手,沒有下注的客人快點下注啊?”陳天明笑著說道。
  “對,買定離手,還沒有下注的客人請快點下注。”荷官苦著臉說道。里面的骰子就是三個一,也就是三點,如果他一開,就要賠4200萬啊!這哪是小數目?想到這里,荷官看了看上面的監控攝像頭,想老板派人過來處理。
  賭客們看到荷官的表情不一樣,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剛才還押“大”點的賭客馬上把自己的籌碼全押到了“小”上。
  “開啊,快點開。”賭客們看到荷官在那里磨磨蹭蹭,不由自主地大聲叫嚷了起來。荷官越不敢開骰盅,就越說明這里面有問題,骰子真的會是三個一,是三點數。因為三個骰子,只有三個一才會是三點數。
  “還,還有人買嗎?”荷官支支吾吾地說道。他不是不想開,而是不敢開。
  上面的巴洛看到荷官的窘態,轉過身問艾杰,“老板,那個荷官撐不住了,他不敢開。”
  艾杰也看到那里的情況,他沒有想到那個荷官這么沒有用,身為一個荷官,如果在賭錢的時候不鎮定,那他就已經輸了一半。“你叫畢林下去!一定要把那個z國小子給搞掉。”畢林是黃金大賭場的第二賭術高手,而高手維姆還在外面,不過艾杰已經打電話讓他現在馬上趕回來,估計現在已經在路上了。
  “好,我現在就叫畢林下去。”巴洛點點頭。
  “你叫那個沒用的東西把骰盅開了,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再這樣下去,估計我們的賭客會跑到別的賭場去。”艾杰生氣地說道。“媽的,都不知道這個z國人是什么來頭?”剛才艾杰叫巴洛查了一下,還沒有查到陳天明他們的來歷。
  拉斯維拉斯雖然只是一個城市,但他們的情報系統是非常先進的。他們有全世界有錢的人和有權勢的人的資料,但是,他們卻查不出陳天明他們的資料。艾杰哪里想到,陳天明他們這次過來用的全是假名,就算z國的公an部,也是查不到他們的資料。
  巴洛在電腦上按了幾下,下達讓荷官開骰盅的命令。正如艾杰所說,如果荷官再不開骰盅,可能賭客會鬧起來。
  下面的荷官接到命令后,松了一口氣。雖然一會要輸到四千多萬m元,但有上面的指示,自己也不需要背太多的黑鍋。他拿著骰盅,輕輕地打開。
  “一一一,三點小,”荷官哭喪著臉說道。他已經沒有剛才的鎮定了,這可是四千多萬m元啊,在m國已經算是一個有錢人了。
  “啊,呵呵,我贏了!”賭客們歡呼起來。現在,他們真想抱著陳天明好好地親一下,雖然他們都是男的,但不知道陳天明會不會介意。特別是一些跟著陳天明押在“三”點位置上的賭客,他們后悔剛才為什么不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籌碼全押下去。
  “先生,你的四千九百萬籌碼,”柯東的聲音有點顫抖,他太祟拜陳天明了。這么大的手筆賭錢,他還是次,哪有賭錢把自己幾乎的錢全押上去了。
  陳天明看著那些紅色的籌碼高興地笑了笑,“柯東,你辛苦了。”陳天明拿起一個綠色的籌碼遞給柯東,“這是給你的小費。”
  “我,我不辛苦。”柯東拿著一萬m元的籌碼,快要笑出聲音來。這個老板就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一萬m元的小費。這是他幾個月的雇傭金了。
  “你好好干,我們一會還要贏錢,到時我贏了,少不了你的小費。”陳天明笑著說道。
  “還,還要贏錢?!”柯東迷糊了,難道這個z國老板贏了近五千萬m元還不夠嗎?他還想要繼續贏錢?如果柯東知道陳天明的目標是五億m元的話,估計他的嘴巴會張得特別大。
  陳天明點點頭,說道:“是的,我還會繼續贏錢,這些小錢我還沒有放在眼里。”如果還是這個荷官賭,陳天明是把錢繼續全押上去。
  柯東吃驚了,z國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國家?在一些媒體上不是說他們很窮嗎?但這個z國老板怎么說得很有錢?
  楊桂月也高興地說道:“當然要賭了,我都沒有過癮呢!”剛才她又贏了60萬m元,正心花怒放,她不想當富婆也不行了。
  “快開賭啊,我們等不及了,你們黃金賭場是不是不想讓我們賭啊?是的話,我們就要到別的賭場賭了。”有些賭客嚷嚷起來。那個荷官滿臉是汗,他哪敢再開賭,他的這賭桌已經沒有籌碼了。
  這時,一個很高大的白人走了過來,他后面跟著兩個賭場的工作人員。那白人走到陳天明的身邊說道:“先生,你好,我叫畢林,是這里的經理,很榮幸你來到我們的黃金賭場。你現在已經有很多的賭本,完全可以到我們賭場的vip室,我們可以派專人跟你賭。”
  陳天明聽這個叫畢林的白人叫自己上去vip室賭,知道自己已經引起賭場的注意。不過,他是不會上去那里的。如果在那里,賭場的人不肯給錢的話,那自己怎么辦呢?難道要殺死他們嗎?
  陳天明知道賭場最輸不起的就是面子,如果在這里有這么多人看著,他們不肯給錢的話,那是不行的。估計從現在開始,就沒有賭客過來這里賭錢了。而且其它賭場也會把這個消息出去,打擊自己的對手。
  “不用了,我覺得在這里比較舒服,就在這里賭,”陳天明擺擺手說道。
  “在有專門的荷官跟你賭,沒有這里這么吵。”畢林還是想著讓陳天明上面。如果陳天明上去的話,老板艾杰是不會跟陳天明再賭了,可能直接就干掉他,或者把他軟禁在那里,慢慢地整死他。
  “我說了,就在這里賭,你們的賭場不會是強迫我們一定要去?這里有這么多客人看著我們賭,不是更好嗎?”陳天明說道。
  賭客們聽陳天明不想上去,心里更是高興。陳天明接下去的賭肯定是非常大的,如果大家能看看那是非常好的。而且他們也可以跟著陳天明,繼續贏下去。有一些賭客開始想著一會要下多少錢了。
  畢林點點頭,說道:“那好,先生,我來跟你賭。各位,不好意思,現在我跟這位先生賭,為了不打擾我們之間的賭錢,請大家到別的賭桌上去賭。”
  其它客人聽了,也都不敢跟著陳天明下注了。賭場方面要跟陳天明單獨賭,其它人是不能跟著賭,而其它賭桌一樣有賭骰子的。
  楊桂月不依了,“怎么我們不能跟著賭啊?這太沒有意思了。”她還沒有贏夠呢!她覺得自己起碼再贏幾百萬就差不多了。
  “老婆,我跟這位先生賭,你在旁邊看。”陳天明對楊桂月搖搖頭。現在是真正開始的時候,人家賭場派高手來了,自己也要打起十二萬精神應付才行。
  “那好!”楊桂月只好作罷。
  畢林走到賭桌的對面,那個荷官已經走開了,他拿起骰盅問陳天明,“先生,你想怎么賭呢?”
  “我就賭點數,買一賠六的那種。”陳天明笑著說道。
  “那好,我來,”畢林拿起骰盅慢慢地搖了起來,他搖得很輕松,一點也沒有什么取巧或者花樣。“啪,”骰盅放了下去,發出一聲輕響。
  陳天明聽出來了,那是456,15點大,沒有什么不一樣,難道這個畢林比剛才那個荷官還要差?不可能啊?難把荷官趕走的人,賭術一定比荷官還要好的。賭場不會派一個賭術差的人過來。
  “先生,請你買,這是我們兩個人的賭,別人是不能參加的,而且,為了不浪費大家的時間,希望先生不要賭得太少。”畢林對陳天明笑了笑,那笑容好象有點別的什么內容。
  如果不是畢林這樣說,陳天明可能押下四千萬m元了,但現在聽畢林這樣說,陳天明想先試試再說。“柯東,你幫我下一千萬到15點上。”陳天明對柯東說道。
  “好的,先生,”柯東現在已經當陳天明是賭神了,他哪會不聽陳天明的話呢!他馬上把一千萬籌碼押在15點上。
  “先生好厲害,一押就押在15點上,看來這次可能又是先生贏了,一賠六,如果先生贏的話,我們賭場就要賠六千萬了。”畢林笑得有點陰險。
  陳天明看到畢林的笑容,感覺畢林是有什么陰謀,但到底是怎樣?他自己又沒有感覺到。他再聽了聽骰子,沒有錯,是15點。m的,畢林,你就來,我看你有什么陰謀,反正我手頭上有的是籌碼,我還怕你這個白鬼子嗎?
  其實陳天明也不敢太托大,畢竟自己還少過來賭錢,人家這些都是在賭場浸了幾十年的人,什么花招和陰招都有,自己還是小心為上。“畢林先生,你開!反正是我們兩個人賭。”陳天明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