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老師》 最新章節: 第1942章(08-13)      第1943章(08-13)      第1944章(08-13)     

流氓老師1355 酒店門

一直到下午四點,陳天明才從睡夢中醒來,旅途的勞頓和疲憊已然消失無蹤。
  為了休息好,他們可是盡情享受,多睡一點。
  咦?自己的懷里怎么有一個人的?陳天明看了看,是楊桂月。大家都累了,睡
  著睡著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可惜,自己為什么不在睡夢中把衣服脫了,跟楊桂
  月xxoo呢?
  陳天明看了看膀彎中依然熟睡的楊桂月,那美麗的睫毛隨著輕輕的呼吸微微
  顫動著,分外的惹人憐愛。他低下頭,輕輕地吻了吻楊桂月光滑的臉蛋。反正她
  已經睡著了,這便宜不占白不占。
  楊桂月一下子醒了,她揉了揉眼睛,見陳天明摟著自己,她馬上一躍而起。“
  陳天明,你這個流氓,你居然趁我睡著的時候輕薄我,你說話不算話。”
  “喂,胸女,你講理不講理啊?大家都睡著了,是你自己睡到我懷里,我還
  沒有說你呢?”陳天明白了楊桂月一眼。再說了,我們之間的關系已經很親密了
  ,摸都摸過了,抱一抱算什么?“陳天明,你都答應我不說以前的事情,你怎么
  現在還說?”楊桂月生氣了。
  “我有說過嗎?我怎么不記得了?”陳天明笑著。“好了,我們起床叫東西
  吃!”陳天明輕輕地在楊桂月彈性十足的臀部上拍了一下。可能由于睡覺的問
  題,楊桂月的衣服有點亂,特別是胸口的衣服,讓陳天明看到里面的一片春光。
  楊桂月火了,“陳天明,你是不是要老娘殺死你?”
  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只是拍一下你的屁股,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如果你覺得吃虧,那你拍我一下!”
  “流氓,我不跟你說了,我先去洗澡,你打電話叫吃的!”楊桂月說道。
  大家已經約定好了,自己在自己的房間吃東西,然后大家再一起出去,反正陳天
  明已經在酒店預存了不少錢。
  “洗澡?”陳天明眼睛一亮,“胸女,為了節約時間,我們一起洗!”m的
  ,如果自己能和楊桂月一起洗個鴛鴦浴,這次來拉斯維加斯也是值得啊!
  “好啊,你過來!”楊桂月紅著臉點點頭。她翻開自己的旅行袋,從里面
  拿出一些衣服,眼尖的陳天明看到她拿著一套黑色的罩罩和小褲,還要健美長褲
  。
  陳天明聽了楊桂月這樣說,心里大喜。楊桂月的身材越來越性感,她窈窕誘
  人的身體真是讓自己熱血沸騰。天啊,一會不管了,直接在浴室里跟她大戰以前
  回合算了,好好解決自己的身體問題于是,陳天明衣服不拿了,急忙跟著楊桂月
  跑。“啪”,就在陳天明快要進到浴室的時候,浴室的門突然被里面的楊桂月給
  關上了,而且還在里面閂上。
  “喂,小月,你開門啊,我還沒有進去呢!”陳天明把自己的聲音放溫柔一點
  ,好讓楊桂月開門。
  “開門干什么?你沒有見我在洗澡嗎?流氓!”楊桂月在里面罵道。
  “天啊,剛才你答應我們一起洗澡的,”陳天明苦著臉說道。
  楊桂月說道:“我有說過嗎?我怎么不記得了?”這話好像剛才陳天明也說
  過。
  陳天明咬牙切齒地看著這道浴室門,怎么自己就沒有特異功能,能把浴室門看
  穿呢?這個楊桂月,她是故意整自己的。好你個楊桂月,一會我要你好看。陳天
  明聽到里面“嘩啦嘩啦”的水聲忽然想起來,他知道楊桂月準備洗澡了。
  天啊,現在楊桂月正在里面光著身子洗澡,自己卻不能看,而且不能跟她一
  起洗,真是氣死人。特別是陳天明聽到里面的水聲,那下面發出強烈的抗議之舉
  。
  沒有辦法的陳天明只好回過身打電話叫總臺送上一些精美好吃的東西上來,先
  把肚子填飽,再喝點小酒,接著就要干活了。
  沒有過多久,浴室的門開了,楊桂月從里面出來。他嬌美的面孔清純中透著
  嫵媚,長長的秀發像瀑布般飛散,盡顯東方女性優雅、素麗和出塵,簡直是美到
  了極點。可惜啊,剛才自己沒有和她在里面xxoo,真是對不起國家對不起人民對
  不起自己啊!
  “看什么看?色狼!”楊桂月有點滿意陳天明那副色迷迷的樣子。雖然陳天明
  家里有不少女人,但自己對他還是蠻有吸引力的。
  “切,你沒有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啊?”陳天明不以為然地說道。胸女,你
  敢跟我兇,看我不整死你。想到這里,陳天明向楊桂月走去。
  楊桂月看見陳天明走過來了,她有點害怕了。這個流氓越來越放肆,他一定
  想對自己動手動腳。想著他剛才拍自己的屁股,還要以前摸自己的酥峰,楊桂月
  急忙往那邊跑去。
  哼,知道怕了嗎?陳天明一邊想著一邊得意地往浴室走去。自己還是洗個澡
  再,一會慢慢收胸女,看她還“胸”不“胸”。
  進了浴室里面,陳天明把門關上,然后開始脫衣服。反正自己最神秘的地方
  也被楊桂月看過了,她現在要來看就看,反正自己是不怕吃虧。她能做初一,
  自己就能做十五。突然,陳天明的眼睛一亮。
  原來剛才楊桂月洗澡過后,并沒有把她的小褲小罩洗了,而且還扔在旁邊的
  小柜臺上,讓陳天明看了“觸目驚心”。不管了,反正自己的熱火已經被楊桂月
  引起了,是要好好地發泄一下,還是練一下特殊的香波功!
  想到這里,陳天明拿起楊桂月藍色的罩罩放在鼻子上聞了一下,一股特有的
  女孩奶香撲鼻而來,他的那里拿上昂首挺胸了。緊接著,陳天明又拿起那條粉紅
  色的小褲,又放在鼻子上聞一下。一股女人的特殊幽香又鉆進他的鼻子,沁人心
  扉。
  完了,我如果不發泄一下真的要完了。于是,陳天明拿起楊桂月粉紅色的小
  褲,裹在自己的強悍上,然后輕輕地動了起來。
  由于陳天明想到這是楊桂月的小褲,心里特別興奮。他的手越來越快,動作也
  越來越大。一陣陣酥麻往他的腦海深處傳遞,而他體內的火也越燒越旺,好像要
  把他給燃著似的。
  “啊!”陳天明低吼一聲,那白色的強悍全噴射在楊桂月粉紅色的小褲里
  。陳天明一看慌了,天啊,如果讓楊桂月看到,她一定會要了自己的小命。手忙
  腳亂的陳天明急忙把那條小布條放在水里洗了幾下。
  他是一個但男人,哪會怎么洗楊桂月的小東西。他見那種白色的東西不見了
  ,他就以為干凈了。他把那條東西扔在剛才的柜臺上,接著自己馬上真正的洗起
  澡來了。
  陳天明洗完澡后,又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剛才自己只顧欺負楊桂月,居然忘
  了帶自己換洗的衣服進來。陳天明看了一下這寬敞的浴室,眼睛又是一亮,。上
  面的架子上折疊著兩條浴巾。自己干脆用浴巾圍著重要部位出去就行了,反正游
  泳的人穿的東西比浴巾面積還要小呢?
  “啊!”楊桂月發出一聲可怕的尖叫,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東西似的。她聽
  到門開的聲音,便自然地回過頭看了一下,沒有想到居然看著陳天明沒有穿衣服
  ,只是圍著一條浴巾出來了。
  “胸女,怎么了?沒有看過像我這么帥的帥哥嗎?”陳天明沒好氣地白了楊桂
  月一眼,“我知道我長的帥,但你也沒有必要這么尖叫嘛!”
  “陳,陳天明,你居然沒有穿衣服?”楊桂月紅著臉罵道。她知道陳天明流
  氓,但沒有想到他這么流氓。
  陳天明也生氣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沒有穿衣服啊?我下面不是還要浴巾嗎
  ?比你們女人的超短裙不知道長了多少。再說了,你以前不是又沒有看過?”
  楊桂月說道:“你怎么沒有穿衣服?”
  “我的衣服忘了拿進去,我現在出來不是準備穿嗎?你叫什么叫?好象沒有
  見過像我這么帥的帥哥似的。”陳天明說道。“對了,我準備要穿衣服了,你是
  正大光明地欣賞,還是偷偷地看啊?”陳天明從自己的旅行袋里拿出一套衣服,
  準備換了。
  “你流氓,”楊桂月怎么可能在這里看陳天明穿衣服呢?她急忙跑進浴室里
  面,用力關上門,好像怕門會自己開了,讓自己看到陳天明換衣服似的。
  “切,有什么好害羞的,你連摸也摸過了。”陳天明把自己的衣服換上。
  在里面的楊桂月先來無事,便打量浴室里面的裝置,這總統套房真是不錯,
  里面的東西很高級,好像比陳天明的輝煌酒店還要好。對了,因為今天晚上他們
  不回這酒店了,所以他們的衣服也是先讓酒店的人拿去洗,然后也不要了。
  咦?自己的衣服都沒有浸水,怎么那條粉色的小褲是濕的呢?而且好像罩罩和
  小褲的位置也不對。楊桂月不愧是優秀的警察,她一眼就看到自己的衣服的“現
  場”被人破壞了,特別是那條小褲還是濕的。這里面一定有問題,楊桂月暗暗地
  想著。
  難道是陳天明剛才拿了我的罩罩和小褲?楊桂月越想越生氣,她知道有些男
  人很流氓很變態的,專門喜歡女人的內衣。像陳天明這種超級流氓,一定比那些
  變態更加變態。先到這里,楊桂月對著浴室門大聲喊道:“陳天明,你換好衣服
  沒有?”